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午夜凶铃夺命闹钟 [2004-11-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石川正在努力点燃一支烟,他已经试了三次,手还是颤抖地厉害,打火机的火苗蓝莹莹地在他眼前跳窜着,象个幽灵在舞蹈。

  “总不会连一根烟都点不着吧?”他想,可每次当他把烟凑近去的时侯,火却灭了。

  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

  “该死!”他诅咒了一声,把打火机扔出了窗外。

  窗外,是寂静的夜。

  “也许是太紧张了!”石川不耐烦地在窗前走来走去,不断安慰自已,“不要怕,肯定是紧张过度,一定要镇定下来,镇定下来,他们不会找到我的!”

  石川没有理由不害怕,因为他刚刚杀了一个人。

  他本来不想杀她的,可那个女孩拼命地反抗,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让他感到已别无选择,他用女孩的长筒袜紧紧地缠住她的脖子,用力向两边拉,当时他只是想把她弄昏,不要发出这讨厌的尖叫而已,结果达到了他需要的效果,她不再尖叫,也放弃了反抗,只不过那是永远的。

  女孩张着嘴,双目圆睁,仿佛在怒视着他,脖子上有一道紫色的血痕,看得他心里毛毛的。他曾经很喜欢这个名叫阳子的女孩,但地位的悬殊让他不可能成为她视线里的人物,她是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用他的话讲,是属于上流社会的名媛,而他只不过是个打工仔,一个她眼里的小瘪三,所以他只好每天准时打开电视,看她主持的新闻节目,然后陶醉在想入菲菲之中。

  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发现了女孩的起居习惯,她经常独自在夜里去附近的肯德鸡吃宵夜,回来时要经过一段黑漆漆的里弄,这时候那儿很少有人经过,一个罪恶的想法油然而生,他为此激动地睡不好一星期的觉,翻来覆去地思考着他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导致的最终结局,就是他终于杀了人,但杀人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我跑的时侯,没有碰到任何人,警察也不会想到我,不要再自已吓自已了!”石川想到这儿,心里稍稍安定了一点。

  一阵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他打了个寒战。

  “还是夏天,这风怎么这样冷?”他嘀咕了一声,把窗户关好,坐到沙发上,开始翻看杂志,这样可以使他暂时忘记恐惧。

  又一阵冷风吹过来,他抬头,看到窗户不知什么时侯打开了,绿色的窗帘在飘荡。

  “怎么搞的?”他放下书,把窗户重新关好,低头检查了一下插梢,插梢并没有坏。

  “可能是没有关紧吧!”他想着,不知怎得感到脊背有些发凉,女孩恐怖的死状浮现在眼前,她垂死的那一眼让他感到有种说不出的邪恶,叫人永远无法忘却。

  “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忘了这件事!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他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已的大腿,把注意力收了回来,准备去拿茶几上的杂志。

  可茶几上并没有任何东西。

  “刚才好象明明放在这儿的,怎么一眨眼就找不到了?”他有些奇怪,沙发上和茶几下也没有,他慌乱地在屋子里乱找,可都没有杂志的影子。

  “真是见鬼了!”他开始有些害怕,这时他感到背后有点异样,一丝淡淡的冷风从耳后吹来,好象冰冷的手指在他颈边划过,阴冷地让人发抖。

  “不要过来……”他颤抖得说,心跳加速。

  他终于鼓起勇气,猛地回头,背后的窗帘晃动了一下,露出窗台上的一本杂志。

  石川走过去,发现这正是他打天打地找不到的那本杂志。

  “是关窗时忘在那儿吧!”他为自已刚才的表现感到羞耻,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鬼魂,却被自己吓了个半死,真让人笑掉大牙了。

  他坐下来继续看书。

  突然桌上的小闹钟“叮呤呤”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特别响亮和刺耳,吓得石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又是十一点了!”他松了一口气,拿起闹钟把铃声关掉,这铃声是他自已设置的,目的是提醒自已,每晚十一点电视台会重播今天的新闻。

  他习惯性地想去把电视打开,可一想到阳子,心中便凉嗖嗖的,手指颤抖着不敢按下开关。

  “叮呤呤——叮呤呤——”闹钟又响了起来,在他的手中振动,他的手一抖,差点拿捏不住。

  “吵什么?”他怒吼了一声,这烦人的铃声激起了他的火气,他把闹钟使劲往地上一摔,哐啷一声砸得粉碎,左手食指终于按了下去。

  阳子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屏幕上,她仍以往日清晰而圆润的嗓音播报着新闻,这嗓音曾让他神魂颠倒。

  现在,它永远地消逝了,而明天,整个城市都会为这件案子震动,想到这儿,他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阳子仍在从容地播着新闻,这些新闻对石川来说已经不新了,因为他在晚上六点正的首播里已经从头看到了尾。

  最后一则新闻是一个关于破除迷信的报道,石川记得很清楚。

  “再也见不到她了!”他感到无比的惆怅,起身想关掉电视机。

  可新闻节目的片尾还没出来。屏幕里,阳子从旁边接过一张纸,然后播道:“今晚的节目可能要晚几分钟,现在播送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

  石川感到有些奇怪,六点钟的节目档明明没有这道外插新闻的,也许是七点钟才收到的重大新闻吧?他想着,重新坐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今天晚上,本市林滨区发生一起恶性奸杀案,警方现正在全力侦查,有人看见凶手为一平头青年,身高170厘米左右,请广大市民积极协助,发现可疑人物立刻向派出所报告。警方提醒单身女青年夜出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

  石川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他知道这并不是他犯的案子,因为死人不会再来播新闻,但接下去的话足以让他魂飞魄散。

  “据警方调查,证实受害者为本市经济台新闻主持人阳子。”阳子一字一顿,特别清楚地说道。

  石川的脑海中唰地一下变得空白,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这该死的电视关掉,可整个躯体已瘫软发麻,无法动弹,他圆睁着双眼,极端恐怖地盯着屏幕,脸部扭曲得变形。

  只见屏幕内的阳子冲着他笑了笑,然后慢慢地变了神色,她双目怒睁,猛地露出布满血丝的眼白,脸变得惨白惨白,紫色的满是淤血的舌头从青色的嘴里挂出来,头颈上渐渐现出黑色的绳痕,一副可怕的死相。

  石川想喊救命,可喉咙里象被什么东西堵住,无法发出一点声音。

  阳子从身旁扯过话筒的传输线,然后一步一步向屏幕前爬来,慢慢地钻出了屏幕,僵硬地摇晃着走过茶几,站在石川的面前,圆睁着没有瞳孔的眼睛,从上往下,毫无表情的,久久地盯着他。

  “……救……救命——”石川终于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第二天清晨,当警察找到石川时,他已经死了。据说他的死相很奇怪,圆睁着双眼,脸上的表情极端的恐怖,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紫色血痕,跟阳子的一模一样。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