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女鬼病毒 [2004-11-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一)

  我和刘恺好久不见了,近日却从他的朋友章民处得知,刘恺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什么?怎么会这样!我记得阿恺身体向来很好呀。却不知他得了什么病?”我吃惊地问章民。

  “这个……呃……阿河呀,你还是自己去问阿恺吧!我不知该怎么说,也实在说不清。”章民吞吞吐吐,面露尴尬之色。

  难道是……我心中念头一闪,旋即马上否定。不,不会的,刘恺并不是那种寻花问柳的好色之徒,那类羞于启齿的毛病该与他无缘。

  看来不去亲访阿恺,便难解我心头之迷。况且,他是我同窗多年的好友,虽已几年不见,然则友情未变,如今他又卧病在床,我岂有不去探望的道理。

  从章民那里打听到阿恺的住址后,我买了只烧鸡,又带了两瓶阿恺最爱喝的古井贡酒,直寻他住处去了。心里想着便是阿恺生病忌口,不吃酒肉,这烧鸡与白酒也是我之所爱,大不了我帮他吃个干净,决计不会浪费的。

  辗转了半天,终于到了阿恺租的那间破屋。一进门,先是一个空酒瓶把我的脚狠扭了一下,那个痛啊,让我忍不住地就哼哼起来。然后就听到阿恺的呻吟声,亦从他的卧室里飘了出来。

  和阿恺一照面,我才惊觉章民所说之言不虚。只见阿恺躺在床上,面黄肌瘦,双目无光,几无半点人色,只有口中那多年未变的呻吟的腔调,向我证实着这确是我几年未见的好友。我心下里一阵酸楚,顾不得寒暄,便帮他倒水扫地,整理床铺,忙活了半天才坐下来,然后打开烧鸡与酒开始自顾自地吃。

  “阿恺,不是我说你,你都病成这样了,也不找人来帮忙照顾一下。要不是我向章民问起你,还真不知你出了这档子事。对了,你什么病呀?章民那小子,怎么也没说过来看你?”

  “哎……阿河,多年未见,还是你对我最好呀!”阿恺满目凄凉,泪光盈盈,“其实我这也不能算是病,一不感冒二不中风,全是精神不济。我也不是不想找人来帮我,我只怕我这事情说出来,全把你们吓着,结果如章民一样不敢再来呀!”

  听阿恺说得这般离谱,又全不象是瞎扯胡诌,我心中不免也有些恐慌,硬着头皮说:“只要你当我是朋友,信得过我,你就放心大胆地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水河平生讲的就是义气,朋友有难,绝无撇下不管的道理!”心下里一边想着,万一阿恺这小子被黑帮追杀,或是欠了别人多少钱,我铁定说不认识他刘恺这人。

  阿恺躺在床上,听完我这番肺腑之言,激动得两眼放光:“好兄弟呀!你不知道,我这般境遇,全都源于那个倒霉的电脑程序!”

  阿恺的目光缓缓转向放于墙角的那台电脑,眼神逐渐转为惊恐……

  (二)

  那已经是近两个月前的事了。那天中午,我去班上同学的宿舍拿东西,是经贸英语课的阅读材料。因为我在校外另租房子,没和同班同学住一起,是为了找个清静的所在以便学习,或者也可以说,是为了更方便地玩。合该不巧,早上的经贸英语我正好旷课,不但被老师点到名,还没拿到阅读材料。只好中午再跑一趟,来班长处拿东西。

  进了宿舍,只见好多人围着一台电脑,又吵又叫,好不热闹。“你们干嘛呢?”我拽住一个兄弟问。“快了快了,马上要出现了!”他嘴里叫着,眼睛兀自盯着电脑屏幕。正说话间,好端端的电脑屏幕忽然一黑,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惨白的女子的脸跃然而出!大家轰地一惊,随即哈哈大笑,直叫好玩。

  原来是这个,最近报道过的女鬼病毒!我记得在报纸和网上都有所提及,这个程序已经流传甚广,往往悴不及防地跳出来吓人。据说曾有女孩子被吓得心脏病突发,送往医院急救。却不知班上同学从何处搞到这个东西,竟用来取乐,有趣之余,也有些小小的征服感。把个女鬼锁在电脑里供人游戏,多爽!当下二话不说,我拿一张三寸软盘拷了备份,准备拿回去再玩玩。

  当天夜里,我习惯性地坐在电脑前,放张CD听着,打开PhotoShop,然后把那个mc。exe(女鬼病毒)双击。先是出来一篇文章,写的是一个吃人的恐怖故事,然后文章消失,程序关闭。关闭了吗?没有!我按下Ctrl+Alt+Del,那个mc果然在后台暗暗运行着。

  我耐心地等待它——“她”的出现。应该叫“她”,因为“她”毕竟是一女子。我倒了杯可乐,一边喝,一边用PhotoShop合成一张我和徐静的合影。徐静是我喜欢的女孩,正如一位同样喜欢她的朋友所说,“像她这样清纯可爱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相片中徐静明媚地笑着,我则陪在她的旁边,也是一副开心的模样。哇,效果真不错,看来我对PhotoShop的熟练程度又上升了一层。

  “啊——!!”凄厉的惨叫。屏幕黑了,“她”那张惨白的脸呈现在屏幕上,黑洞洞的眼睛直盯着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我还是有些怯怯地怕。怕?我怕吗?嗬,瞎扯!我岂会畏惧一个虚无的程序。鼠标点一下,“她”就该消失了。我点!

  “她”还是那样死死地盯着我,没半点消失的意思。灰白的嘴唇咧开了,朝我微微地笑,口中是沾了血丝的牙。

  “啪啦!”杯子被我撩翻了,半杯可乐溅在键盘上。我居然还能下意识地匆匆扯过一张餐巾纸擦拭键盘。见鬼,真他妈见鬼!今早眼皮老跳,我就知道没好事!贞子是怎么出来的?她是从电视里爬出来的,不过那是超大屏幕数码电视。我这是电脑,不是电视,而且彩显才15寸。你想出来拜托找个19寸的纯平去钻,我这个太小,怕把你卡住,你就行行好别费劲拉!哇呀,power键在哪儿?你别老瞅着我笑呀,我承受不起,我知道你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发型也不错……power键,找到了,我按!

  (三)

  “你的手怎么抖得这般厉害,千万小心莫把酒瓶打啦,我知道这酒贵着呢。阿河,你是不是不舒服?”阿恺支起身子,看着我的脸,关切地问。

  我的嘴里还塞着一只鸡腿,不过我已经感觉不到肉味了。我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地发麻,心中悚然,脑袋里嗡嗡做响。

  “嗬嗬没事,这个这个……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强打精神,向阿恺挤出一番笑容,“阿……阿恺,那后来,后来呢?”

  “后来,咳……你知道什么叫做一回生二回熟吗?自此以后,她便总是出现,初时我难免惧怕,时间一长,见她毫无恶意,便也渐渐习惯了。若是何时见不到她,心中竟还觉得寂寞。”阿恺的脸上浮现出几许惆怅神色,温柔地望着电脑,自顾自地说道,“她出现的时间总也不定,白天倒也算了,有时我好端端地睡到半夜,她也跳出来叫个不停,非得我起身到电脑前,与她彼此端详半天,她才肯离去。”

  哇靠,这种事情都会有,我吐血!这算哪档子事呀,活脱脱一个“人鬼情未了”!我想了一阵,然后问阿恺:“她长得咋样?”

  阿恺呵呵一笑,说了三个字:“还不错!”

  (四)

  “九天少女入凡尘,西子湖畔处闲情,是非恩怨……”

  ——<天仙子>

  我刚到门口,还未开门,便又听见“她”的歌声。曾几时起,“她”竟然喜欢唱歌了,电脑里的那些mp3被“她”放了好多便,“她”也和着音乐一起唱。而且唱得很好听,娇柔缠绵,委婉动人。我惊讶于“她”有这样一副好嗓子,回想起初见面时“她”那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尖叫,真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你唱得越来越好听了,”我走进屋,坐在电脑前,打趣道,“我真没法想,倘若有一天听不到你的歌声,我该怎么活呀!”

  “她”看着我,微微一笑,苍白的脸上似乎还泛起些红晕。

  “呵呵,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今天刚买了一盘mp3,电脑里的太少了,这次让你听个够唱个够!”

  “她”一扬眉,咯咯一笑,然后忽然呆住了,两眼盯着我手中之物。

  我忘记了我手中除了一张光盘之外,还有一张大照片。就是我用PhotoShop做的我与徐静的合影,今天早上刚在学校用专用相纸打印出来的。见“她”这般神情,我也愣住了,讷然不知说什么好。

  许久,“她”轻叹一声,悄然隐去。任我千呼万唤,也不肯再出来。我心急如焚,在电脑中查找到那个mc。exe,双击打开,却只有一个对话框“该文件已损坏,无法使用”!

  晴天霹雳,击在我心坎,我脑海中空白一片……

  我正在专心致志地打文稿,以备更新自己的主页。轻啸一声,“她”毫无征兆地现身于屏幕。我一惊,随即笑了,假意嗔道:“去去,一边呆着,没见我正忙着吗!”“她”咯咯地笑,然后便离开了。

  这是往日里“她”最爱与我开的玩笑,总在我忙着做事时跳出来叨扰一番。有时我夜里睡得正香,也会很突然地听见“她”在叫,吵得没法子,只得披衣起身,对“她”自言自语一阵,“她”才肯离去。虽然总是很烦,却无大碍,更且见“她”那幽幽的神情,便是想斥“她”几声,也不忍心了。许多个夜里,还能听到“她”轻唱着的飘渺的歌声,伴我入眠……

  昔日的一切已成如烟往事,“她”突然地离去正如“她”突然地到来。那天夜里我作了一个梦,梦见“她”一袭白衣,一脸落寞地看着我,然后飘然而去消失于天际。

  梦醒,眼角的泪痕未干。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不需要理由,而又为什么只有在失去时才想到珍惜,才深感心中的不舍?这世上知己难寻,却因为我始终在意“人鬼两隔”,无形中伤着“她”的心。不,不该再用“她”,我一直想着如何叫你,古时有个女鬼名小倩,我就叫你倩吧!倩,倘若你知我心,就不要舍我而去,因为今生伴我的知己,非你无他!

  (五)

  我和阿恺都沉默着,谁也不说话。厨房里的水龙头未关紧,还在嘀嘀嗒嗒地滴水。窗外飞过一只鸽子,翅膀扑拉扑拉地响。我忽然发现,我似乎到今天为止才明白什么叫生活,如此充实,如此实在,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让人觉得舒适。

  “阿河,帮我倒杯酒吧!好几天没有起床了,我想我该活动活动。”阿恺掀开被子,慢慢坐起。

  我给他倒了杯酒,还给他撕了一只鸡翅。好奇之余我又问了一句:“她,倩,再没出现过吗?”

  阿恺苦笑着摇摇头:“至今两个多星期了,半个影子都没有。过去的时候,每天总是出来个好几趟的。那个程序也再打不开,不知她究竟去往何方,抑或是……消失于这个世界。”

  若在平时,我必然会对阿恺唠叨一大堆,从想不开的理由到想得开的理由,把想不开的理由说成想得开的理由,凭我那三寸不烂之舌把阿恺哄得由哭转笑,被我扁一顿还得开开心心谢我。而今天,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笃笃”,正尴尬间,听见有人敲门。正好,可以缓和一下气氛,也许加上那来者的一张嘴,便可以把阿恺哄乐了也不一定。我起身去开门。门一开,只见一女子立在门口,对我嫣然一笑,问道:“请问刘恺在吗?”

  虽说不上是国色天香,这女子也可算得楚楚动人,两弯柳眉,杏眼秋波,唇点朱红,未施多少粉黛,却更显清纯可人。我心里想刘恺这小子哪里修来这个好福气,如此美女找上门,真让人妒忌得要死。也罢,陪我一道劝劝他,必然让他把过去的悲伤忘得一干二净。于是客客气气地把她请进门,带入刘恺的卧室。

  那女子见了刘恺,只是一笑,定定地看着他。而阿恺却突然神色大变,瞠目结舌,也是定定地瞅着那女子不置一词,整个呆掉了。哇?这他妈怎么回事?好你个刘恺啊刘恺,我以前还想你不是那种好色之徒轻浮之人,怎么今天刚见个美女,就露出这副色迷迷的样子?我火大,看我不扁你!让你真正卧床三个月!

  只见阿恺嘴唇张翕半天,终于无限温柔地叫出一个字:

  “倩!……”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