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梦杀》第六章 梦杀(下) [2004-11-1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五>

  冯晓生的手稿:

  大自然通过死亡或物种的灭绝来达到内在的平衡,这是主的决定,在他神圣的眼中没有贵贱之分,一个富人不比一个穷人有更多进入天堂的机会,我主让他们死必有原因。而我却在不停的挽留他们去见我主,我的所做所为,大概是有罪的!长久以来我总在思考这个问题,做为医生,救死扶伤是否真的应该,可看一看历史就会发现,在资源与人口无法达到一个平衡时,瘟疫或战争必然暴发。可做为医生,此刻救人是为他日战争中死更多人吗?

  白芬不明白龙盛给她看这份手稿的意义,她疑惑的看龙盛。

  “是平衡,自然的法规。”

  龙盛避开白芬的目光解释,白芬有种被愚弄的感觉,她生气了。

  “你在为你们愚蠢的战争寻找借口是吗?人类就要灭亡了你们还却还在为谁是最后的主人而相互仇杀,这就是军人该干的事吗?”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使命,我们不杀平民。”

  “不杀平民?”

  白芬冷笑一声,龙盛转过身去,背对着白芬不再解释。

  房间外很安静,那些一零七医院的医护人员都不知到哪去了,也许是回各自的寝室安息了。嘈杂的营地陷入寂静中,只有竹林的哗哗声围绕。几只飞蛾在灯下飞翔,细碎的鳞片似粉般扑落。

  “生存还是死亡,我们都已经没有退路。”

  龙盛最后说,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白芬放下拐杖躺在床上,脑海中一片混乱。从刚才到现在,白芬一直有个感觉,有个人在背后盯着她,不远不近的保持着距离。这种感觉十分强烈,让白芬无法集中思想,无时无刻不处在戒备姿态中。

  枕头下有硬物剌到白芬的后颈,她坐起查看,枕头下压了个纸袋,抽出看是份机密档案。白芬犹豫片刻,还是打开了。现在这种局势,即使机密档案流入民间也不会引起什么哄动,反正人类即将灭亡,国与国之间的纠纷都变得无足轻重。白芬边想边拆开封口,里面是一叠四开大的照片,还有份厚厚的文字记录。白芬先翻看照片,是一些尸体的照片,上面夹着的小卡片上写着姓名及职位。白芬粗略的一翻,这些都是军人。只是最后两张照片上却是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模样,一颗子弹从额头射入击碎了他的大脑,整个后脑勺只剩一个黑洞,皮肉翻开。卡片上写着他的名字:周晓朋,职位居然是特勤连连长。

  白芬猛的想起什么,这张脸在什么地方见过。白芬放下照片,闭眼冥想,在朋友的孩子和医院里见过的孩子中搜索,但毫无结果。白芬叹了口气,心想自己最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心理学上讲压力过大人就会变得健忘真是没错。但从前可没有这种情况,也许那会确是年青吧。白芬想到一零七医院的往事,那些愉快或不愉快的经历,此刻都变得温馨了。甚至包括医院发生的那些鬼怪不可解的事,都有一丝喜剧效果。

  “鬼?”

  白芬猛的坐起,拿起那两张照片,盯着上面那孩子的脸,手开始颤抖。

  “真的是他!”

  白芬想到的是,这个小男孩和在一零七医院东四区七号病房门外因看到死神而跳楼自杀的小男孩一模一样,像是一对双胞胎。

  “怎么会这样?”

  白芬一把抓起文字档案翻看目录,却发现了更惊人的记录,原来在一号病毒扩散之初五号机构就已下达食人的命令。这也就是说,机构内部早就知道人将以人为食的事实。白芬手心冒汗,继续看下去。档案中记载着有一个营的官兵不肯食人,结果全中因感染被清洗掉。另一个营同样不肯食人,因为是外围驻军,不仅抗命甚至还兵变,但结局只能是全军覆没。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傍晚五时整,蓬莱外围防线西营发生哗变,激战一夜,于次日晨六点二十三分平息叛乱,死伤数千人。’

  记录上只有这么短短几句话,但白芬能够想象到场面的惨烈。照片上的人都是该营的军官,除了周晓朋。白芬直接翻到周晓朋那页,他只有八岁,是个超心理异能者。最让白芬没想到的是,周晓朋是周南的孙子,是‘蓬莱’超心理研究会的核心成员。他怎么会参与外围的兵变呢?

  “不惜牺牲自己的孙子,甚至手足相残,处心积虑的做了这么多事,周南究竟想干什么?战争真的有这么大吸引力?”

  回来时听龙盛谈到,那些士兵在白天时就已开始同一时间停止吃人肉,以做到同时被感染。计划开始施行就再没什么可以阻挡他们。此刻再想起来使得白芬感到不安,世界在男人们的统治下总是轻易的走向崩溃的边缘。

  “周晓朋?”

  白芬放下弄乱的档案,努力回想跳楼自杀的男孩的姓名,那个孩子甚至还出现在过她梦中,但都是恶梦。白芬闭上眼睛皱着眉头思索,那些恶梦或许是对她的某种暗示,可惜没有读懂。白芬把回忆重点放在三月初,那个孩子第一次进入隔离区时的事,白芬还看过他的档案。

  “是周晓友。”

  房间里突然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白芬在心中应了声,终于想起来那个男孩的名字的确叫周晓友。然后才感到惊恐,房间里明明只有她一个人,那个声音是谁呢?

  “谁?出来!”

  白芬抓过拐杖跳下床,四面环望,然后又艰难的伏下身子看床下,也是没人。那个声音是十分耳熟,肯定是那个人,但白芬不愿接受这一事实。龙盛撞门进来,问出了什么事,白芬摇摇头,有些茫然了。龙盛一眼看到床上的照片,他的手竟有些抖。然而龙盛最终也还是没说一句话,只定定的看着周晓朋的照片。

  “我答应过他,等事情过去了带他去钓鱼。”

  白芬想要说两句安慰他的话,但话到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了,只是拍了拍龙盛的肩膀。

  “对了,刚才出什么事了?”

  “是穆辛,我怀疑他在这里。”

  白芬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龙盛的反应却出奇的大,他立即到门外大喊来人,一个士兵跑过来,龙盛对他下达命令:全面戒备,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六号营房。白芬感到不解,但龙盛不肯解释,只让白芬休息,自己却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出什么事了?”

  和制穿着睡衣从一间房间走出,见到白芬时问。白芬告诉他穆辛的恶梦幻化出来的另一个他可能在这里。和制听后脸色大变,甚至有些发抖。白芬看得出和制在害怕,但不明白他在怕什么。

  “难道,穆辛死啦?你快说!”

  白芬盯住和制的眼睛问。

  卫红霞在一旁听到他们的对话,竟焦急的一把抓住和制的衣领,目露凶光的逼问:
  “穆辛他到底出什么事啦?”

  但和制已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喃喃自语着:完了,全完了。白芬要来支镇静剂给和制扎上,他这才恢复了理智。

  “你们不知道真相,穆辛他……”

  和制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身子一软从椅子上滑到地面,明显失去了对肢体的控制,他发出一声惨叫,像是从高楼大厦顶坠下般在地板上一顿,脸及躯干还有四肢宽大扁平了起来,眼球变得更加突出,下巴翻到嘴唇上。血从眼睛、鼻子、耳朵以及下体涌出,不一会就流淌了一摊。

  和制死了。

  “哈哈,哈哈哈!”

  一个男性的神经质的笑声在半空中响起,众人抬头看去,天花板上只有一盏吸顶灯。所有的人面面相觑,都感到莫名的阴冷。

  白芬与卫红霞对望一眼,异口同声的说:
  “是穆辛!”


  
  <六>

  穆辛自进一零七医院起就一直是白芬带着,那是三年前的事,两个人日久生情也合情合理。但白芬毕竟比穆辛大七岁,他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却不可能没有一点勾通上的问题。

  四个月前,白芬出国深造,一个月前才回来,这段时间里她与穆辛每晚都要通话,但却本能的感觉到穆辛心不在焉。这让白芬很不高兴,所以回国后一直给穆辛脸色看,不让他近身。日子拖的久了,穆辛竟对白芬有些冷淡了。那时一号病毒刚被发现,但五号机构遮遮掩掩的作法让和制下决心进行独立研究。穆辛的加入使白芬感到他们关系复合的契机到了,心底竟有些欢喜。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白芬察觉到,穆辛与卫红霞间暧昧的关系。这是白芬不能容忍的,但她竟忍了,因为白芬爱穆辛。

  可是,白芬出国的这段时间里穆辛究竟经历过些什么呢?

  “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穆辛的声音凭空在众人头顶响起,所有的人都感到恐惧压在心头,喘不上气来。外面的士兵探头进来望了眼,表情漠然,撇撇嘴又站到门外,仿佛房间里只是一堆尚在呼吸的口粮。

  营部大院里有几辆军车驶入,炊事班的人在缺货,透过门玻璃能看到是一具具剥光衣裳的尸体,有男有女。穿着军装外套白大褂的炊事班人员正在铁钩子拉出尸体,拖上货架进行称重。那些尸体的皮肤都异样惊心的白,四肢还未僵硬,垂在货架外。炊事班的人咬着烟头一脸耐烦的过砘,仿佛面对的只是一堆猪肉。

  “你要得到什么?”

  一个眼科大夫问,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安的盯住他,那个大夫面部表情剧烈变化着,脸色煞白,想要说什么却又在犹豫。正这时,穆辛的笑声再次响起,这一回却在人群中。

  “呵呵,谁会是下一个?”

  这句话让白芬隐隐想到什么,却不能确定。而那个眼科大夫则突然捂着胸口倒下了,他痛苦的挣扎,想要抓住什么,结果所有人都散开,让出一个圈子,他就那样在圈子中央扭曲抖动,最后停止了呼吸。有人走上前察看,却发现他只是心脏病发作。

  “哈哈哈,谁会是下一个?”

  穆辛的笑声透着目空一切的狂妄,这让白芬感到不自在。

  卫红霞目光里有一点惊恐,同时又有些惊喜的四处张望。虽然其他人也都在同样的张望,但白芬心底还是有一丝不悦,因为卫红霞眼中的惊喜。正这时龙盛突然推门进来,一言不发抓住白芬的手就走。白芬脸色一红,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里径直走出屋外。

  “带我去哪?”

  白芬问,龙盛不回答她,只是拉着她急步走向后营。向后的门突然发出很大的声响,白芬回头望去,所有同事都跑了出来。

  天空中依旧没有月亮,乌云下竹林瑟瑟发抖。

  “吃下它!”

  龙盛一边走一边递过一粒红色胶囊,白芬感到莫名其妙,但还是听话的吞了下去。那粒胶囊的外皮居然是酸辣的。白芬皱了皱眉头,舌下涌出大量唾液,她只得大口吞咽。

  前面是一座大房子,没有窗,大门上方有自动防御武器,龙盛走近让身份识别系统确认身份,然后门打开一道缝,龙盛拉着白芬闪身进入,然后门又关上了。门外的卫兵没有一个回头张望,全都警惕的望着四周。

  “这些是什么?”

  “终极武器。你来暂时保护我们,就十分钟。”

  白芬的眼前是一排排的人形盔甲,全都被固定在支架上。走近了看,像是刚造出来的,里面仿佛有人,但白芬不能确定,便伸手去触摸头部,突然亮起两道糁人的寒光。不知为何,白芬感觉那是人的目光。

  龙盛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戴上一顶有连线的头盔,也不知在做什么。白芬看到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叠文件,打开看是些自愿签名。原来这些人形盔甲里真的有人,都是军人。白芬又绕到后面,看到有细长的缆线连接所有人形盔甲,最后经电脑集中到龙盛那里。

  虽然不明白龙盛想要干什么,但白芬大体能猜到这些设备的用途,将众人的精神力量集中到一人身上,以发挥出最大威力。

  “呵呵!”

  穆辛的笑声突然出现在白芬身旁,白芬条件反射般闪身移动,手不自觉的向腰间摸去,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枪。

  “穆辛,是你吗?你在哪?”

  白芬压低了声音问,并警觉的四处观察。从刚才起白芬就感觉这个穆辛与过去不一样,像变了个人,却又能让人只听声音就认出来,这非常古怪。

  “谁会是下一个?”

  穆辛还在问这个问题,他的声音透着神经质,像个正在发作的病人。白芬目光转身龙盛,在那里的空间有一丝波动。不知为何,白芬突然能看到一个淡淡的透明人影,正举起刀形的东西向龙盛砍下。

  “不!”

  白芬猛的冲去,竟真的撞到了什么,有些柔软,像人的躯体。

  “你居然为了一个刚认识的男人打我?”

  穆辛的声音变得狂燥愤怒,但白芬反而觉得这样好些。经过刚才的一撞,白芬发觉自己似乎有异常功能了。原来龙盛给她的药能够激发特异功能,使白芬能够看到房子里的一切,甚至包括透明的穆辛。此刻,他就在白芬面前。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穆辛突然扑过来,白芬侧移接住他的手腕然后上步一扭,就将穆辛按在地上。穆辛震惊不已,似乎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发现,他狂怒的吼叫,但却是白费力气。

  “精神力也是有弱点,因为人无法被超越。”

  白芬只是淡淡的说。穆辛听后开始安静下来,像在思索白芬的话,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白芬转头去看龙盛的情况,手下却一空,失去了穆辛的踪影。

  铁门外突然响起密集的枪声,还有人的惨叫,但只持续了不到十秒钟,一切就又陷入诡异的静谧中。铁门里有嗡嗡的电脑工作的声音,还有风刮过屋顶时的呼啸。龙盛端坐在椅子上紧抓扶手微微的抖动,那些人形盔甲却都纹丝不动,看不出里面有生命的迹象。

  突然间最尽头的一盏灯闪了两下,熄灭了,紧接着是下一盏。

  开始时是一个幻影在晃动,然后是两个,接下来是三个、四个、五个……

  白芬手心里全是汗,她盯着满屋子乱舞的幻影,震惊的发现,那全是穆辛。一时间,白芬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七>人格分裂者

  “一定只有一是真的!”

  白芬想,额头的冷汗滚入眼眉。

  幻影在房间里狂舞,从开始的透明水影转变成半透明的雾气状实体,渐渐能触碰到房间里的物品。它们发出尖锐的呼啸,通体白亮如风般窜出窜去。每一个穆辛都极度愤怒,表情狰狞可恐,却又让人能认出是他来,仿佛刻意的一般。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突然,穆辛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却不是任何一个幻影发出的声音。它们刹那间全都停在房间的各个角落,狰狞的面孔显得惊恐,左右张望,然后向那些人形盔甲。但是它们穿不透盔甲,不知表面有什么涂层,只能撞击出剌耳的声响。

  “居然全都是真的!”

  白芬一惊,护在龙盛身前,警惕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诡异场面。身后忽然有温热的感觉,像靠近火炉。白芬想要回头看发生了什么事,但前面有两道影子扑了来,让她无法分心。白芬发觉那些幻影虽然正在实体化,但他们毫无格斗技巧,而且白芬每一击都像能使他们受到重创,要过很久才能恢复。等到白芬收拾了扑来的两个穆辛的幻影后再回头一看,却惊奇的发现龙盛身体正在变得闪光透明,那种淡红的光给人以宝石般的感觉。白芬不觉看呆了,却忽视了身后的事。只一分神的功夫,更多的幻影冲来,把白芬抓扯起在半空中抛向人形盔甲。哗的一声,排队整齐的人形盔甲多米诺骨牌倒成一片,一些插口拽开了,线路乱作一团,发出耀眼的电火花。

  “啊!”

  不远处传来龙盛的一声惨叫,白芬在黑暗中拨开已没有电的电线站起来,看不到龙盛也看不到穆辛的幻影,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龙盛,你在哪?”

  白芬大声呼喊,没人回答。

  腿伤的麻药劲过了,此刻开始痛起来,一阵阵锥心的麻痛。白芬强忍着,作凭最后一刹那的记忆摸索着向龙盛的方向蹒跚走去。

  “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没一点位置吗?”

  黑暗中传来穆辛忧伤的叹息。白芬一惊,四处张望,看不到任何人影,但她能感觉到穆辛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脸上甚至还有一滴泪。突然有发电机启动的声音,然后屋顶四角亮起备用灯,房间里霎时一片光明。

  白芬眯起眼睛,抬手挡在眼前,停了会才适应眼前的强光,她三步并两步走到龙盛身边,缺下他的头盔,看到龙盛脸色惨白,嘴角溢血,显然受伤不轻。白芬咬紧牙关把龙盛拖到空地上,解开他的衣领,垫高他头部。不一会,龙盛就醒了过来,他一下子坐起来,震惊的望着那些倒下的人形盔甲,脸上写满悲愤。但过了会,龙盛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还是失败了,咱们离开这里。”

  龙盛说。两个人相互搀扶着站起来,走到门口,龙盛输入一窜指令,铁门吱吱呀呀的响了阵,打开道缝,于是他们走了出去。

  “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穆辛他……”

  “听我说!”

  龙盛突然打断白芬的话,盯着她的眼睛,直到白芬转过头去。

  “四个月前,系统内部进行了一次人格测试,目的是要找出一个多人格的试验对象,以研究多人格状况下特异功能者的异能指数。但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于是在全机构进行测试,穆辛也参加了,在催眠状态下他有七十二种人格,虽然他不是特异功能者,但却是难得的试验,所以系统选定他来进行试验。试验进行的都很顺利,新的激发特异功能的药物通过了测试,而且发现多种人格并存时异能指数是以几何倍数增长。”

  “你们拿人体进行试验?”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各国都在进行这样的试验,我们是志愿的!”

  “那穆辛呢?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心’失控后,东区防线发生兵变,我们用未完成的终极武器进行平乱,核心就是穆辛,但发生意外,穆辛的躯体被烧焦了,他的意识迷失在那些叛军躯体里了。而且……”

  龙盛停顿片刻,然后才接着说:

  “穆辛在不停吞噬他人的灵魂,变成自己人格的一部分。”

  “什么?这怎么可能?”

  白芬愣住了,但龙盛却不像是在开玩笑。

  “理论上说,生命终结灵魂消失,但你知道,科学对人类自身的研究还远远处于起步阶段。”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离开营房前散乱倒毙的尸体,那些血腥气息已不再能使白芬感到恶心,甚至有股甜丝丝的味道在喉咙中涌动。白芬长长的叹了口气,和穆辛共同生活过的片段在心头洪流般涌过,只一瞬间就消失在记忆深处了。

  “那他为什么要攻击你们?”

  “在催眠时给他的指令是消灭东区所有叛军,最开始一切正常,但后来太阳黑子产生的风暴袭来,结果就失控了。迷失后的穆辛不知为什么醒了,开始针对性的攻击机构人员。但他穿不过防御壁,所以,外围防线的人员就成了他攻击的目标。”

  龙盛的话音还在继续,却猛的被停步的白芬一拉,险些跌倒。他回头正要问白芬要干什么,却发现白芬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整个人像被定住了。龙盛皱皱眉头,以心灵感应去感知白芬的内心,惊诧的发现竟空空如野。

  白芬竟不在她的躯体里。





  <七>生死一线

  “你知道我吗?我是真的爱你。”

  穆辛坐在办公室靠窗户的椅子上认真的说,阳光洒在他身上像渡了柔和的金光。白芬站在门口,有些失神,直到穆辛轻声的微笑起来,才心头一热,避开穆辛的目光盯着自己的坐位走过来。穆辛站起,把白芬的椅子也拉到阳光里。他身后窗台上的仙人球开花了,艳红如血,满室飘香。

  “咱们好象很久都没这么坐在一起了,真好啊!”

  穆辛叹了口气,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忧伤,这忧伤立即感染了白芬,她也叹息着闭上眼睛,用心去看这屋子里的一切。泛光的桌面,干净透明的玻璃杯,静止的水,有生气的墙壁,总蒙了层雾般的地板,还有阳光里脉脉含情的看着自己的穆辛。

  白芬轻轻仰起下巴,俏丽的面孔不再严肃,显出一丝妩媚的神态。

  “吻我,亲爱的。”

  白芬热切的期待着穆辛甜蜜的吻,但心底却隐隐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我爱你。”

  穆辛一边说,一边吻了下来。阳光照在他前额的头发上,有些闪亮透着金黄。白芬被这一吻弄的神魂颠倒,幸福的不知身在何处了。穆辛进一步抱她抱在怀里,温柔的抚摩摸索,使得白芬感觉又像回到了少女时代。

  “不要,这里是办公室……”

  白芬的话被穆辛的吻堵住,有些动摇了。穆辛似乎就在等这一时刻,他突然扣住白芬的脸腮将舌头探入,白芬只觉整个身体都要被他吸空了,慌忙睁开眼睛,震惊的发现抱着自己的穆辛像变了一个人,目露凶光。白芬无力的挣扎,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化,明媚的阳光不见了,办公室消失了,自己和穆辛正站在一片废墟中,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近前处的断壁下,几只老鼠在啃咬尸体,空气中是焦臭的气息。

  天空中突然亮起一道道彩光,像极光般美丽。穆辛却像受到一击般松开了白芬,退了几步才站稳。白芬跪倒在地上大口喘息,她抬头观察穆辛,发现他的脸色变幻极快,颈部竟鼓起密密麻麻的泡,皮肤变得非常薄,隐约可见每一个泡都是一张脸。

  “他究竟是什么?”

  白芬感到恐惧,但随着天空那美丽的极光似的变幻,记忆迅速恢复,白芬想起了一切。

  “想不到你竟会制造幻境来骗我。”

  “哈哈哈,你以为你很纯洁吗?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就能对我下手,你就是干净的吗?这个世界是我创造的,你是逃不掉的!我要得到你,谁也拦不住,他也不行!”

  穆辛指着天空怒吼,白芬知道他指的是龙盛。虽然此刻穆辛要夺取她的灵魂,但白芬还是感到心痛,想不通为何会变成这样。

  天空上的光更加强烈了,彩色的阴影照在白芬与穆辛身上,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变换着着色彩的脸。穆辛颈部鼓起的众多的脸开始有了表情,它们在穆辛修长的脖子上努力向外钻。

  “变成我的一部分吧,你不是爱我吗?来吧!”

  穆辛的声音充满诱惑,但白芬不为所动,紧盯着他一步一步走近。

  “为什么你不肯屈服呢?为什么你的灵魂这样坚定呢?你信仰的究竟是什么呢?让我看看吧!”

  穆辛一副贪婪的表情,他伸出双臂,想要拥抱白芬。

  “我想救你,但你首先要救自己。”

  白芬一边回答,一边拣起些石子丢向穆辛。并不停后退,直到无路可退。

  “你逃不掉啦!”

  穆辛猛扑过来,他颈部的所有脸都突然挣脱出来变长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白芬困在中央。在同一时间,白芬猛的向前冲出一步,竟穿透了穆辛的身体站在了他身后。

  “怎么会这样?”

  穆辛身上所有的头都在问,他慢慢转身,身体却顿时变成两半倒下了。

  “你忘了,我也知道些奇门遁甲的阵法。”

  白芬悲伤的望着痛苦挣扎想要把身体合并起来的穆辛,想要流泪,却什么也不曾落下。随着穆辛最后一颗小头的死掉,周围环境忽的一变,白芬最先看到的是龙盛焦虚的眼神,然后是漆黑的夜。

  “没事了吧?”

  “没事,以后不会再有穆辛这个人了。”

  白芬说,心头反而有些轻松,像是放下了什么。但瞬间又沉重起来。

  “明天就回去?”

  “不,连夜走,我在车上睡会。”

  龙盛回答。

  炊事班的人开着拖货用的车驶来,将营房前的尸体装车。他们动作麻利,切除多余部分毫不手软,仿佛这些尸体不是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兄弟。白芬叹了口气,末日还未到来,人性却已泯灭。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