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梦杀》第五章 神的牢笼(下) [2004-11-1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四>

  神的牢笼是由合金物质铸造,坚韧无比,虽然异常的轻盈,但耐热性极好,即使接近地心那种高温也不会降低各项使用性能。这种物质由中、美、俄、德合作研制,四国分别掌握着其纳米技术的一部分。这个合作项目八九年开始,至九九年历时十年才成功研制出超级合金,由于造价昂贵,只生产了一吨,后一直在改进制造工艺。这十吨由四国平分。但实际上这种合金的生产量远不止这点,有足足十一吨,是中美两国暗中平分那十吨,然后才拿出一吨给其他两国。

  中方获得的四吨用于建造神牢笼,其他的都用于武器研发。

  “你在哪里?”

  白芬声音有些发颤的问,灭火的水洒在她脸上,是温热的。

  “还远着呢,神在下面几十公里的地方。”

  醒过来的周南说,他要龙盛放下他,喘息着独立的站在众人面前。不知为何,周南看起来好多了,脸上有了血色,虽然还有些摇晃,但看来四肢都不再僵硬,只是像极度疲劳。

  “我没事了,先救我哥要紧!”

  “可刚才神的话……难道你没听到?”

  周南一脸疑惑,他转头看龙盛,龙盛却也像白芬一样不解的望着他。

  “刚才神说,‘你终于来了。’和档案里记载的一样,终结的时刻到了。”

  白芬在龙盛说出这些话时目光紧盯着周南,她看到周南面部肌肉抽搐了下,眼睛里有心痛和绝望。

  “神真的这么说啦?”

  周南不甘心的问龙盛,龙盛无语,只点了点头。周南呆在原地,愣了半刻,忽又下定决心似的神色一变。

  “越上何下,还记得那个计划吗?”

  越上何下两人转头盯着周南,目光灼灼。

  “报告队长,记得!”

  “那就立即执行!是我们让神从沉睡中苏醒,也该由我们来终结这一切!”

  “是!”

  越上何下神情坚定,完全像换了个人。周南也挺直腰,但胸口的起伏有些急促,显然喘不上气来。何下立即上前扶住他,越上轻轻放下昏迷中的周北,在另一边扶住周南,三个人返身向来路走去。

  白芬不明白他们要去干什么,龙盛也不解释,呼吸间却有些哽咽。白芬再问,龙盛不语,只抹了把脸,头上的灰尘泥水般淌下,眼睛鼻子滚着水珠,让人分不清是泪还是水。

  “我们去监控室!”

  龙盛突然说,下定决心似的扛起昏迷的周北,向前面心头的一扇门走去。白芬回头望了望已走远的周南三人,又看了看龙盛的背影,犹豫片刻,还是跟随龙盛了。

  龙盛打开那扇门钻了进去,白芬也跟着钻进去,顿时感觉凉爽了些。这是间小室,只有三四平米,门的对面仍是一扇门。龙盛关好来时的门后又打开对面的那扇门钻进去,白芬依旧跟随,这一回室内更加凉爽了,温度在二十五六度。

  “灯!”

  龙盛说,然后立即有灯亮起,是声控灯。

  白芬帮龙盛将周北抬上一张床后,开始观察起这里。这是间九十多平米的监控室,正对面有半面墙是监视器,下面是许多先进设备,左边有张床,现在周北躺在上面,右边是两排折椅,像是给参观者准备的。

  就在白芬四处观察时,龙盛启动了监视器,画面上是周南三人,但没有声音,龙盛对着麦克风大声喊他们,他们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也听不到龙盛说话。白芬拉了折椅在监视器前坐下,龙盛则开始调试,不停的找原因,却又突然想起什么来,跑到周北床前,手忙脚乱的给周北接上些不知用途的仪器。

  “他失血过多,照现在看来,很难活下来。”

  白芬提醒龙盛,龙盛却根本不理会,接完仪器后又跑回电脑前操作,周北身上开始有热气升腾,但仍旧一动不动。白芬看了会,注意力便不在周北身上了。此刻白芬又累又饿,她觉得自己像是几天没吃过一丁点东西,就算现在让她吃人肉,她也能吃下一大块。

  “吃人?”

  白芬被自己刚才的念头吓了一跳,但肚子却响应那个念头般叫了起来。

  “吃点东西吧,这是压缩饼干,水有些冰,慢点喝。”

  龙盛已开始热的脱衣服了,白芬却感觉温度正合适。她被龙盛拉出来时本就穿的不多。

  监视器里周南、越上、何下三人穿上厚重的隔热服,打开隔离门,艰难的向一扇微红的合金门走去。白芬停止咀嚼,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他们,他们要干什么?”

  “去把神从炼狱拉回来。”

  随着龙盛的话音落地,那扇微红的门被打开了,三个人立即被奔涌出的红光吞噬。白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龙盛则闭上了眼睛,似乎不忍看到那惊心的场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芬已开始适应那通亮的红光,她看到那扇门里有什么东西在动,却看不清楚。

  “这是哪里?”

  就在白芬全神贯注的盯着监视器时,左边突然有人说话,惊吓的白芬心跳骤然加速,双腿一软,摇晃了下,幸好扶着椅子才没有瘫倒。

  “如你所愿,神的牢笼。”

  龙盛语气冰冷,甚至有些怨恨。

  白芬这才注意到那是周北发出的声音,他应该还在昏迷才对,一个人失血那么多,而且极有可能内出血,居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醒过来,简直是奇迹。

  “这就是神的力量啊!对了,周南他终于想通了?”

  “不是,他为了救你才同意的。”

  周北目光顿时暗淡下来,他挣扎着坐起,紧盯着监视器,自言自语:
  “应该在那里的人是我啊!”

  “我不知道周叔叔和你之间有什么恩怨,但他为救你连原则都可以动摇,你认为他会让你去冒这个险吗?”

  “快看!有动静!”

  白芬大叫,龙盛和周北同时转头去看监视器。只见那扇门下的地缝开始透出红光,然后开始向上升,速度非常的慢,这让监视室里的三个人都异常紧张。

  “那是什么?”

  “神,神就就要出现了!”

  龙盛的回答让白芬感到亢奋,她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力量,心灵似乎能感知到遥远的上方发生的事情,那里一片漆黑,再向上是地面,许多的人在进行各自的工作,再上面是球型的防御壁,笼罩在大地上。但不知为何,白芬心底有一丝莫名的悲伤,暗暗涌动。

  那扇门终于完全升起,但与此同时监视器的画面开始变得模糊不清。龙盛忙调试下面的小画面,但没有效果,一旁的红灯却亮了,紧接着警报响起。

  “不好,地面通道开始崩溃,五号六号链接断开,神的牢笼要坠入地心了!”

  龙盛说着冲出监控室,周北紧随其后。白芬愣了下,也跟着跑出去。

  这时大监视屏幕里已一片雪花,没有任何画面,小监视器里却有一个身影在通道里走过,倏忽间消失不见了。之后才是龙盛、周北、白芬急匆匆的跑过,很显然,他们并没有发现那个人。

  隔离门被从内锁上了,龙盛他们在门外拼命敲打,但里面就是没人回应。白芬心头的莫名的悲伤更加重了,龙盛则开始哭起来,跪倒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周北踢了龙盛一脚,自己却也抖的止不住。

  “哭有个屁用!快找工具去!撬门!”

  龙盛一下子跳起来,向监控室跑去。通道里灭火的水早就停了,到处都是淡淡的水气,仔细嗅一下,有硫磺的味道。就在这时,门突然响了下,然后被拉开了。

  “神?神在哪里?”

  周北不顾炽热的气息,门一开便冲了进去。白芬却让热浪顶的倒退了几步才停住,她眯眼透过门口升腾起的水蒸气向里张望,只看到一堆奇形怪状的工具旁站着两个人,冒着水气周北则围着那堆工具转来转去。但那里却根本没有神的影子。

  这时龙盛也跑了回来,看了眼发呆的白芬,便冲进隔离室,他身上立即升腾起水气,就连头发都根根竖起,模样怪异。但白芬却像是没有看到,仍在发呆。

  “神在哪里?”

  周南、周北、龙盛他们走出隔离室时,白芬问,但没人回答她,所有人都变得沉默不语。何下的一条胳膊不见了,隔热服上有黑点。在回到监控室后,白芬给脱下厚重隔热服的何下包扎,却发现伤口已开始愈合。

  “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北忍不住的问,龙盛白芬也紧盯着周南,但是周南却像失却了灵魂般,目光呆滞。三个人的目光又转向越上,越上看了看何下,表情还有些惊悸的模样,但他还是开口了。

  “神根本就不在那里!”
  



  <五>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神为什么会不在那里呢?”

  周北抓住越上的肩激动的质问,像是越上将神藏起来了。龙盛一把拉开周北,让周南的目光里闪过什么。

  “闭嘴,让他说完。”

  白芬从冰箱里取出几瓶净水给三人,他们大口的喝起来。越上定定神,开始讲述他所见到的一切。

  “一开始,我们把神的牢笼拉上来时看的很清楚,神还在里面,那永不融化的坚冰也还是没有融化,我甚至能看见神的胡须,还是那么蓬乱,但就在把那块大冰推进隔离室后,我突然发现,神不见了!我们到处找都没找到,何下又去开隔离门想进去通往地心的路上找,但不知为什么门打不开,何下回身又去摸那块大冰,突然间就见一道白光,我听到何下的惨叫,然后突然间,那块大冰就消失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一堆合金链,而何下的胳膊就像是被生生切下来似的不见了!神不见了,大冰不见了,何下的胳膊也不见了,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有了!”

  越上的声音越说越高,到最后几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叫喊了。

  白芬从背后给越上扎了支镇定剂,越上叹了口气,缓缓坐下,却并没有昏迷过去。周北脸色铁青的抱着胳膊靠在电脑设备上,他背后的红灯仍在不祥的闪烁。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龙盛崩溃了似的自言自语,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特异功能来源自神的力量,而现在神居然消失了,信仰一下子变得虚无,他不知道这些年一直赐予他力量的究竟是什么了。

  “神一定是已经离开了,去办更重要的事情,拯救人类!”

  周南突然说,目光依旧坚定,而且把这个信念传染给了在场所有的人,大家都变得又有了神采。只是周南转身寻找什么东西时,目光重又灰暗了。因为档案中记载着:神将出世,然后死灭,继任者将作出最终判决。

  监控室内外的警报持续着,龙盛察看电脑分析显示神的牢笼开始下坠,四十分钟后毁灭。周南在与周北交谈几句后,建议大家在离开前检查一下各自的伤口,于是周周南率先扯下腿上的包扎,伤口居然已经愈合,周北也把衣服翻起察看,并按了按焦糊的伤口,居然已好了大半。其他人都纷纷检查身上的伤,除了何下的胳膊不见了外,都已甚至伤愈。神虽然消失了,但他仍留下了神迹。

  电脑发出最后的警报,神的牢笼开始下坠,距毁灭还剩四十分钟。周南说是离开的时候了,然后与龙盛一齐看向周北,周北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按下电脑操作台上的四个红色按纽,然后输入指令,监控室中央的地板突然旋转收缩,露出一个通道。

  “我来驾驶!”

  周北说着,第一个下去了,然后是周南、越上、何下。白芬下去时发现这里像是间机舱,地方不大,有八个座位,周南周北两兄弟已坐在前排驾驶座上,越上正在帮何下扣好安全带,等白芬也扣安全带时,龙盛已将顶门密封好,正坐下来扣安全带。

  这里没有可以看到外面的窗,驾驶座前只有液晶屏幕,上面是一排排数据,有些像是飞机驾驶舱,因为有陀螺仪,甚至还有驾驶杆。

  “要出发了。”

  周北底气十足的说,非常的自信,他的伤像是完全好了。白芬禁不住摸了摸肩头的伤口,只还有一点麻,但活动起来非常灵活,像是从未受过伤一般。

  “这就是神的力量吧?”

  白芬在心中想。她非常好奇自己乘坐的这个机器,不知道是什么,但她并没问,多年的军旅生涯让她懂得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但白芬猜想,这应该是个能在地下钻行的机器。身下的座位开始微微颤动,周北不停的问数据是否正常,距离多少,油压如何,周南则一一解答,然后机舱整体一震,像是脱离开什么钻进了地下。

  此后近六个小时,机舱里始终有嗡嗡的声响,空气有些燥热。白芬闭上了眼睛,她在想这一天来发生的事,传说中的奇门遁甲之术和美国人的空间传送器,周南的不友好的孪生兄弟,地下通道里的枪战,何下站起独自撑起气盾阻挡核爆炸时的气势,以及神的失踪,地下牢笼的毁灭。白芬一件一件的回忆,她突然惊慌的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想念穆辛,那个被她一枪击毙的美国大兵甚至都比穆辛的面孔清晰。

  难道生存真的比爱情更重要吗?白芬这么想时,机器突然撞到什么东西,顿了下,速度放慢了。直到这时白芬才感觉出机器是在前进着的,如果没有安全带,白芬一定会因为惯性摔到前排去。

  “做好弃船准备!”

  周北突然回头大喊,白芬感到一阵惊恐,外面是泥土层,弃船?要钻进土里?可是其他人都已开始从上面拉下氧气罩戴上,白芬也伸手在上面摸,一个氧气罩落下来,她立即戴上。这时钻地机器船的速度突然加快,像是钻进了地下空洞,然后猛的一震,落地了。

  “立即收集装备,弃船!”

  周北说着第一个解开安全带,拿出枪械,氧气瓶,照明灯。白芬身边也突然探出一个箱子,里面是各种装备。白芬忙解开安全带,往身上背那些东西。

  众人戴着氧气面具离开钻地船,眼前一片漆黑,这是个地下洞穴,有流水的声音,龙盛拿出仪器检测含氧量及有害物质量,然后关了氧气脱下面具。

  “安全!”

  弃船前周南发现这里距地面还有一百三十多公里,虽然他并没有说出这一事实,但大家感觉到他的绝望,都变得沉默了。


  “现在怎么办?”

  周北在一块石头上坐下,钻地船受损已无法继续乘坐,现在他们被困在地下了。几个人脑海中同时闪过两个字:食人。白芬用灯照向越上何下他们,发现他们正在盯着自己看,目光里闪烁着刀锋般的寒光。白芬忙关掉灯,隐藏进黑暗中。所有人都不说话,谁都不想死,至少不想先死,但现在没有食品,那就只有吃人了。

  白芬一想到这件事就抖若寒蝉,周南、越上、何下都吃过人,再吃一回对他们来说也许算不上什么,那他们一定会动手的,现在这里的几个人里只有白芬是外人,他们一定会杀死白芬为食,等待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救援。

  流水声从远处传来,那也许是从地下河渗透下来的,即使找到缝隙也不可能上去。洞穴里静悄悄的,白芬仔细听周围的动静,龙盛的方向有衣物磨擦响,周北那里有碎石块被踩的声音,其他人都没有发出一丁点声响,这让白芬感到不安。

  更为不安的是,白芬隐约听到隆隆的震动,像是要地震了。
 



  <六>

  “白芬呢?白芬哪去了?”

  “白芬,你在哪里?”

  几束灯光照过来,白芬仰卧在碎石堆中,屏住呼吸。白芬离开神的牢笼时穿上了套深褐色的隔热工作服,此刻正好与周围环境溶为一体,她看到灯光从身上掠过,向旁边游去。白芬正在犹豫是该躲着不动还是移动到别的地方,那几束灯光突然快速拆回来,在她周围转了几圈,甚至从她身上掠过。

  “她不在那里。龙盛,你也感觉不到她的气吗?”

  是周北冰冷的声音,他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冷酷。

  “恩,完全感觉不到,她毕竟是神选中的人。”

  “难道她已经回到地面了?”

  “她是不是疑心咱们要吃她?”

  “不过说实话,我确实想过,按说已经到时间了,大家居然都没有发作,看来神也替咱们解除了‘心’的威胁,不必再吃人肉了。”

  “到基地还有十公里的路,可惜李中死了,不然他的意念转移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超声波扫描显示,前面有一道通往上面的裂缝,应该能找到出路。”

  “空气含氧量不多了,还等白芬吗?”

  “不管她了,咱们走吧,如果她真是神的接替者,就是困在这里也不会有事的。”

  几个男人一边说一边向洞的深处走去,声音渐渐远了,回音却仍是嗡嗡的。白芬侧头看到几束光在漆黑的洞中挥动,所到之处才会显出一点亮光,然后是脚步声。但是白芬依旧躺着不动,因为经她仔细分辨,只有四个脚步声,还有一个人躲在暗处。果不然,不一会有人在距白芬不远的地方大喊:
  “她不在这!”

  白芬惊出一身的冷汗,这个声音是龙盛,白芬想起他会腾空术,悄悄摸过来自然不会发出一丁点声响。白芬抑制住心跳,忍住呼吸,憋的几乎快窒息了。

  “难道她真的回到地面了?”

  离开的人又都回来了,围成一圈席地而坐。

  “一定要把她找出来,如果没有她,我们做这么多就没有意义了。”

  周南的声音有些激动,不像假装出的焦虑。

  “哼哼,我们都要死在这了,你还想着你的计划!”

  周北对他的孪生弟弟总怀着莫大的敌意,白芬想像不出他们间曾发生过什么的茅盾。气氛一时变得有些紧张。

  “周叔叔不是那种人,那个计划总是为中国人好的,只是出了点意外。”

  “一点意外?现在全人类大概已死掉大半,多少繁华一时的地方都变成了死城,你说这是意外?难道一句意外就可以推卸掉所有责任吗?”

  周北猛的站起,其他人却端坐不动。周南抬头望着自己的兄长,不言不语。众人中间的灯散射出一圈光环,把周北的脸照的分外狰狞,他恨恨的哼了声,重又坐下。

  不知何处的流水声时断时续,那让人不安的嗡嗡声也还在继续,听的时间久了,倒像是有一台机器正在岩石层那头钻探。空气里有股甜丝丝的气味,不过混入氯气似的臭鸡蛋味就不十分好闻了。

  白芬在身边轻轻的摸,抓到一小团湿软的东西,像是团肉,在手中有种蠕动的感觉。白芬猜测这大概是某种地下生命体。如果是在往日,这该是项重大发现,可是现在却是致命的接触。那东西显然被白芬一抓弄醒了,挣扎开始变得有力。白芬不知道该丢掉还是继续抓着,也不知道这生物是否会叫,如果它发出声来,就坏了。白芬犹豫片刻,无声的将那生物塞进口中囫囵吞下,有点咸咸的味道。惊世的发现,就这样被吃掉了。白芬在心中苦笑一声。

  “不管怎么说,是你唤醒了神使诅咒变成现实,你以为汉人是神所选定的子民不会被‘心’感染,结果你错了,你的重振中华的计划落空了,整个人类却要为你的豪赌付出代价,你不认为自己是有罪的吗?”

  周北又站起指责周南,白芬躺在碎石堆中斜眼看着那边的事,觉得这个周北越看越不顺眼。虽然周南吃过自己的同伴,但他仍有亲和力。

  “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还是走吧,看样白芬不会出现了,再等下去只会消耗体力。也许她真的已经回到地面,那样,人类就有救了。”

  周南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他大概是不想在小辈面前与自己的哥哥争论,也许关于那个计划,真的有其他原因。

  五个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龙盛利用钻地船上的设备全面扫描真的发现岩石层中有一道缝隙通往基地,只是缝隙尽头到基地底层还有百米之遥,但总胜于无,于是存进便携电脑。根据立体图象显示,在洞穴深处顶向上两三米就是那道缝隙,几个人背着装备出发了。

  白芬依旧没动,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洞穴深处有挖掘时泥土脱落的响动,而她周围却还是静悄悄的,白芬这才放下悬了半天的心,长出了口气。憋了这么久没敢深呼吸,整个人因缺氧都快失去理智了。她一连深吸七八口气,才好过来。周南他们真的走了,白芬想就算他们找到缝隙也要挖几个小时,也许更久,还可能回到这里休息,自己还是不发出声响的好。再躺上二十四小时,等他们真的返回基地,自己再现身不迟。但如果他们挖不通,自己还是有被吃掉的危险。

  白芬考虑周详后心中安静下来,她开始思考周北说的周南的计划,如果振兴中华采用这样的手段,的确是不对。退一万步说,整个地球上只有汉人,振兴中华又振兴给谁看?没有对比,振兴又从何谈起?虽然如此,但白芬感觉到周南还是隐藏着极大的秘密,他的计划或许有其他目的,也许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只是失控后先毁灭的也是人类自身。白芬想像不出那是什么的计划,但自己却显然在这计划中占有极重要的位置。

  “会是什么呢?”

  白芬腹中有种充实的感觉,像刚吃了顿饱饭。那个地下生物也不知什么味道,有毒没毒,更不用说长什么样子。白芬为自己的冒险举动捏了把冷汗,还好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不适,也许是无毒的。

  洞穴深处的挖掘声还在继续,只是已经变得微弱,大概已进入那道缝隙了吧?周南等人往返搬运泥土也要有段时间,于是白芬决定利用剩这段时间睡上一觉,保存体力。洞穴里的含氧量真的开始降低了,但如果不动,再坚持几十小时不成问题,更何况白芬还有氧气瓶。

  白芬最后闭上眼时,摸了摸身边的装备,都还在,于是安心睡去。再醒来时白芬感觉自己在移动,周围有隐隐的光亮。白芬一惊,挣扎着想坐起,却发现自己被绑在类似担架的物体上。白芬倒吸口冷气,首先想到自己被发现了,成了周南等人的口粮。可是转念一想却感觉不对,自己是平躺的,显然不是在那道缝隙里,而且适应黑暗后白芬发现,那些光亮像是生物莹光,光亮照到地方显出大体轮廓,是条人工修建的隧道,墙壁平整。白芬努力扭头向前看,前面有一个巨大的背影,像是在驾驶什么东西。那并不像是人类,因为他裸露的部分在发出淡蓝色的莹光。

  “地下人?!”

  白芬心跳猛然加速,她立即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这些有智慧的地下人解剖以研究人类身体结构,很有可能还是活体解剖,最后将被制成标本,赤裸裸的摆在地下人的展厅,被异类们观赏。

  不能等死,只有逃亡。

  白芬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出束缚,但束缚反而变得的更紧。

  “如果我是你,就不动。”

  白芬又是一惊,这个声音,是龙盛!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