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梦杀》第五章 神的牢笼(上) [2004-11-1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一>

  龙盛背着白芬一路猛奔,偶尔有几个人阻拦,都被龙盛以最快的速度放倒,钻进了楼后的林子。大多数人只是冷漠的做自己的事,像是根本没看见或听见这边发生的事情。

  白芬在龙盛的背上颠簸着,骨头都快散架了,有风声在耳边呼啸,冰冷像锋利的刀划过衣着单薄的身体,但白芬一句话也不说,咬紧了牙忍耐,把头埋在龙盛颈间,有时抬头,便会看到病态的树木像草似的倾斜倒伏,那些耐寒植物的叶子不时跌落,没有光泽像被沸水浸过。白芬被冷风刮的开始四肢僵硬了,她的手指早就麻木了,但仍紧紧的扣在龙盛胸前。

  “你没事吧?”

  “没事。”

  白芬说的很勉强,她早就没力气问为什么了,从病房逃出来只过了短短十几分钟,她就已经因为寒冷而变得安静了。龙盛也不多说,背着白芬在无人的林间奔跑跳跃,踩的厚厚的落叶哗哗的响。白芬抖的很利害,但她仍旧清醒,她比任何时刻都明白自己的处境,很快,就又要面对死亡了。

  “我们到了。”

  龙盛突然停住,白芬睁开眼睛,这是一处布局奇异的银杏树林,显然每棵银杏树都是按奇门遁甲的格局种植,依地理环境与周天数相合。白芬童年曾跟祖父学过些易术之理,旁杂之学也有涉及,虽然进大学后便没再钻研过,但道理是相通的,所以一眼便看出龙盛背着她正站在景门的位置上。

  “这是什么地方?”

  “听说过空间传送器吗?”

  龙盛反问,并小心翼翼用脚尖拨开落叶,以趟泥步向前挪动,像是走错一步便会落进万丈深渊。

  “听说过,美国一个科研工作室曾宣布他们已发现物质空间转移的方法,那是二零零一年的事,之后便再没有这个研究小组的任何消息,大概是被美国航天局收归旗下了。”

  “恩,你觉得咱们中国有没有可能比他们早一步研究出空间传送器?”

  龙盛一边说一边步罡斜行,白芬看的奇怪,这有点类似于缩地术的步法,但又不像,周围的树木落叶却开始变淡,像水彩画沾了水,又像被热气弥漫,失去了真实感。

  “前面是死门啊!”

  白芬提醒,龙盛吃了一惊,但仍不停步的向前走。

  “想不到你居然连这个都懂点,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龙盛平静的说,额头有汗珠渗出,但此刻他们已在非天非地局里,周围的景色看去像是原来的模样,但实质上已进入虚空之中,没有一丝微风,连声音也消失了。白芬看见龙盛脚下的枯叶被踩碎,但听不到一丁点声响。

  “你是说,你们已经研究缩地术的真正奥秘啦?”

  “正是!国外的空间传送器是将物质分解然后在另一地点重组,但这一方法要消耗大量能量,而我们一开始就将研究重点放在奇门之术上,其实奇门遁甲与物质传送器的原理是一样的,只是国外是用电能,而我们是借用自然的力量。”

  龙盛一步步接近死门,白芬眼中周围的空间越发的不真实了,但隐隐有声音出现,分析不出是从什么地方传来。

  “那你要带我去哪里?”

  白芬回头分辨,龙盛确实是在背着她向死门走去,生门隐藏在渐起的凶雾中。龙盛似乎没感觉到白芬的反应有什么不对,仍在继续自己的话题。

  “可惜那些蠢才,居然用奇门遁甲之术来算命以博几个小钱。好了,我们到了,你可以说话了。”

  龙盛说着一步踏入死门,白芬只觉眼前一晃,银杏树林和灰暗的天空便消失了,周围一片漆黑,空气中飘着霉变的气味,温度有二十五六度,从龙盛说话的回声中判断,应该是在隧道一样的地方里。白芬突然意识到,刚才的最后一刻里,龙盛根本就听不到她说话,那是禁声局。白芬一下子明白过来,那片银杏林的格局奇特之处就在于此,局内有局,以特定的地罡数步入,死门便成生门。

  “这是哪里?”

  “神之门!”

  龙盛回答,白芬还要再问什么,正在这时,远处突兀的传来一声枪响,白芬感到龙盛一抖,肌肉都紧绷起来,于是没再说话。龙盛则向某一方向狂奔,黑暗中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像是白天般清楚。白芬闭上眼睛,想用心眼看清前方的路,但却猛的看到一张扭曲的脸,苍老疲惫,眼睛突出而且布满血丝,更为可怕的是他的脸上有无数细小的洞,像是被虫蛀的一样,看上去十分恐怖。可是不知为何,白芬感觉这张脸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努力回忆,忽的知道他是谁了。

  突然又响过一声枪响,白芬一惊,睁开了眼睛,前方有光亮出现。这里真的是隧道,和地下试验基地的是一样的。

  “抓紧了!”

  龙盛说,并展开防御性气场,开始以惊人速度冲过去。白芬暗想,难道那个假周南在这里?但到了眼前白芬才发现并非如此,长长的隧道里躺着几十具尸体,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还有一些人因窒息在痛苦的挣扎。但看起来战斗早已结束,枪声又是怎么回事呢?白芬看到地上有光气弹的罐子,那是美军的装备,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看来她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

  龙盛说着放下白芬,从地上拣起一把手枪,退出弹夹查看,又在一具尸体上翻出弹夹换上,闪进一间屋子,顿时枪声大作。白芬有些紧张的望着传出震耳欲聋枪声和不停闪光的门,一点点挪过去,地上挣扎的人向她伸着手,发白没有瞳孔的眼睛格外恐怖。枪声停了,屋子里面静悄悄的。白芬屏住呼吸,正准备探头看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有一个浑身血腥味的人冲出来,枪声在他背后响起,那个穿着美国特种做战服的外国士兵立即无声息的向前扑倒,血从他心脏的部置涌出,衣服变成深褐色。

  “进来吧!”

  龙盛的声音,白芬犹豫了下,才迈步进去。

  “啊!周南,真的是你!”

  白芬在一堆尸体中间看到周南,他被绑在椅子上,两个膝盖都被枪击穿了,最为骇人的是他裸露的皮肤,脸上、颈部、手臂,都像是被虫子蛀了般有一个个小洞,但并没有血流出,像是已经干硬了。

  “不用怕,这是美国人的新化学毒剂,我还死不了。”

  周南中气不足的说,龙盛解开绑住他的绳索,周南立即挣扎着要站起来,龙盛忙扶起他,血顿时从腿上涌出,但周南像是没有感觉到痛楚,他在龙盛的搀扶下走到一面墙壁前观察,然后叹了口气。

  “还好像你们及时赶到,再迟一会他们也许就会发现秘密了。”

  “周叔叔,下一步怎么办?”

  “伏击!我感觉他的气息了,决不能让他接近神!”

  白芬有些发呆,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龙盛却塞给她一把手枪,让她躺在尸体堆中,告诉她不到最后一刻不要有所行动。白芬虽然感到厌恶,但还是照办了。

  “又要杀人了。”

  白芬忽然感到困倦,她身上压了具尸体,仍旧温暖,是刚死不久的。白芬的枪口在他与别一具尸体间探出,对着屋子的任何角度。

  “又要杀人了。”

  白芬无奈的想,思维陷入麻木中。
  




  <二>

  就在白芬发呆时,小屋外隧道里的龙盛眉头一皱,感应到了什么,那是他所熟悉的气息。此刻黑暗的隧道深处正三个人走来,他们步伐一致,落地却悄无声息,虽然黑暗包裹着他们,但仍旧能使人感觉无边的肃杀之气,那是经过血与火洗礼的军人气。龙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局面。


  “外面,出什么事了?”

  压在尸体下的白芬问同样压在尸体下的周南,但没人回答,周南在三具尸体下只露出半张脸,他圆睁双眼,却像死尸般没有生气,白芬仔细看去,甚至能看到死尸眼睛才会有的那层白膜。

  “难道周南死了?但不可能啊,刚才他还说回到地面先医治腿伤,不然会落下残疾。再说也不可能这么一会就失血过多死亡,因为龙盛已给他止了血,但此刻的周南确实一点气息都没有了。”

  就在白芬胡思乱想时,外面有枪声响起,却是同一支枪发出的,从距离上判断那是龙盛的枪,但对方为什么不回击呢?枪声急促的响过十几声,然后就停了,寂静无声。

  白芬忽的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虽然她对死亡已开始变得麻木,但真正临到自己头上时还是恐惧了。白芬的松口对准入口,竭力制止自己的抖动,不经意的一瞥看到周南从尸体中探出了枪口,是两支枪,但他的脸上仍旧灰白像死人。白芬深吸一口气,在心中对自己说镇定,此刻自己还并不是孤军做战。

正在这时,门口有影子一晃,白芬的手抖了下,险些开枪,但她还是制止住了,僵硬的肌肉开始有些抽筋的酸痛。白芬咽了口唾液,紧盯着门口的影子。虽然屋子里比外面要暗些,地上的影子也要淡些,但仍能清楚的看到,一个影子停在那里,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他们站成一个古怪的三角形,共同面对着一个方向。那里,是龙盛藏身所在。白芬的手又有些抖,她明白最终的枪战即将开始。然而他们却开始对话了,语气像是对几十年的老朋友。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这是在叛国!”

  这个声音是龙盛的,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制着,声音显得有些透不过气。

  “其实你也一直在怀疑。”

  这个声音是白芬所陌生的,但又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特别是语调,那么的冷漠,不带一丁点的感情色彩。

  “我从未怀疑过周叔叔,他是真正爱国的人!”

  龙盛的话让白芬心中一动,有什么事情被证实了般。她无声的调整呼吸,渐渐喘过气来。

  “爱国?如果全人类只剩下汉人,你认为这样的爱国是正确的吗?而且现在,就在现在,上面我们的祖国,成千上万的人正在死去,你认为这也是爱国吗?”

  那个声音的主人显得有些激动,龙盛陷入沉默。白芬在这一刹那突然想起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了,如果把那声音稍微变粗些不就是周南的声音吗?那么外面与龙盛说话的人也就正是假周南!

  白芬的眼睛禁不住瞟向周南,让白芬没想到的是周南也正在盯着自己,虽然仍蒙着层白膜的模样,死灰色的脸也仍对着门口,但却有杀气弥漫而来。白芬打了个冷战,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周南会先对自己下手。

  “难道国安局安插你在他身边不就是为了监视他吗?难道你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吗!”

  “不,我一天也没有忘记,但我不愿意卷进权力争夺的闹剧!”

  “难道做为他孪生哥哥的我会在意微不足道的权力吗?”

  “那你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白芬早就知道高层权力倾轧时的勾心斗角十分险恶,但仍让白芬大感意外的是假冒周南的人居然是周南的孪生哥哥。

  “现在不是权力争夺!现在事关全人类的命运!只有关上潘多拉之盒人类才能逃过一劫!现在我命令你交出周南,不然军法处置!”

  “那你们俩呢?居然勾结美国人,你们还是军人吗?”

  “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如果全人类都灭亡了,我们还保卫谁去?”

  这个最后出现的声音令白芬大吃一惊,因为那只能是越上的声音。曾与周南同生共死的战友,现在居然也背叛了他。白芬额头开始渗出冷汗,她的手不知何已不再抖了,握紧的枪口也不知何时开始转身了周南。而龙盛的目光早已不再盯着白芬,他若有所思的望着入口地上的影子。只是,一支乌黑的松口却对准了白芬的额头。

  冷汗在眉上凝聚,汇合成一大滴水,渗进白芬的眼睛,酸辣辣的令白芬不得不眨了几下眼睛。

  正在这时,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外面有强烈的白光亮起,光亮强到小屋里都明晃晃。白芬眯眼侧头,却看到墙上杂乱却短促的影子,让她惊愕的险些大叫出声。与此同时,藏身尸体下的周南也皱起了眉头,他的眼睛在强光下并没有顺应生理反应闭上,反而瞪的浑圆,光直接照射进他的眼球,让人能一眼看到底的清澈。但是周南的表情却是震惊的,因为他虽然只能看到门外一部分的情况,但是这一部分正是强光闪现的地方,也是让白芬感到不安的地方。

  周南看到,在那里的空间突然产生扭曲,之后出现一个光洞,从光洞里鱼跃而的是美国特种兵,他们立即包围了假冒周南的人和越上何下及龙盛。敏捷精悍的身形表明这些人都受过中国功夫的训练,这也就是墙上影子杂乱短促的原因。

  “不许动!不许动!全都不许动!”

  就在白芬犹豫着是否该起身时,几个美国特种兵已冲进来,迅速检查是否有生还者,并在尸体堆上补枪,已消灭伪装尸体的人。白芬心里有一丝慌乱,但眼睛却仍茫然的望着前方,她的枪口早已缩回尸体下,整个人与几具尸体融为一体。

  但还是中枪了,那个美国特种兵甚至观察了会才离开。

  白芬没有动,眼睛继续望着前方,像死去已久。其实中枪时生理上并不痛,许多人中枪后如果别人不提醒,他是不会感觉到痛的。

  那边周南也再次中枪,他也没动。几个美国特种兵在屋子里以战斗队形站立,警惕的四处观察。外面的局势似乎已经定下来了,一个美国官正在与周南的孪生哥哥说话,气氛有些紧张。白芬努力使呼吸平稳,听外面的对话。

  “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们不能完全信任你们中国人,所以总裁命令我们来接管这次的任务。周北,不必生气,我个人是信任你的,但你要明白,我是军人。”

  “难道你们反悔了?还是真的相信日本人的话?”

  “噢,我的朋友,这个世界上的事,只有亲眼看到的才是真实的。”


  “所以你们就想把神运回去改造成你们的奴隶?”

  “不要费话了,交出密码和钥匙,我就不杀你们!”

  这短短的几句话让白芬震惊不已,更让她震惊的是他们无声对峙时的杀气,虽然隔了堵墙,但白芬还是感受到那因受到欺骗愚弄而产生的浓重的杀气。屋子里的美国特种兵显然也感觉到不对,转头向门口看去,外面突然枪声大作。白芬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她的枪迅速探出尸体胳膊射击,贴近地面以斜角度射入美国大兵的后颈,子弹贯穿大脑,被钢盔挡在头骨里。那个美国大兵没有发生一点声音便倒下了,而别两名美国大兵居然也同时倒下了。白芬向周南看去,他的枪正悄悄隐入尸体堆中。

  “好快的枪!”

  白芬暗想,如果周南要杀自己,自己大概根本没有机会生还。

  外面的枪声只持续了七八秒,然后有四个人走进屋来,他们是周北、龙盛、越上、何下。
  


  
  <三>

  “出来吧!”

  周北说,但白芬眼角的余光中周南并没有站起来,于是白芬也继续装死。

  “哼!”

  周北鼻孔喷出冷气,下垂的前臂略一抬,枪声便响起了。白芬忍不住动了下,可是周北他们根本不看她这边,龙盛却轻轻摆摆手,示意她不要暴露,于是白芬拼命忍耐血管膨胀带来的不适。

  屋子的那端,周南却又中一枪,血从刚才就开始流淌,这会终于漫出尸体堆,有些发黑,像血红素因毒药起了化学反应。

  “我知道你没死,还是出来吧!”

  周北的语气冰冷,让人不寒而栗。龙盛在他身旁咬紧牙关,显然内心正在经受折磨,他在犹豫是否该救周南。龙盛出生在部队,父亲是周南的下属,在一次任务中牺牲,母亲受不了打击自杀身亡,从此龙盛便跟着周南生活,周南对他视如己出,甚至从亲生儿子都好,长大些后还送他出国深造。如果不是龙盛天生的特异功能,周南是不会同意他加入部队,他不愿意看到龙盛再出什么意外。可是现在,龙盛却是国安局安插在周南身边的耳目。龙盛一直在竭力避免出现此刻的局面,但他早已知道必定会出现此刻的局面,时间到了。

  国家或个人,亲情或无情,龙盛在犹豫。

  “嗒!”

  一声枪响在屋外近距离的响起,龙盛、越上、何下三人几乎是本能的移动位置并回身射击。而周北则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低头看胸口,血正迅速渗透中山服,向下蔓延,他震惊的踉跄的走出几步,然后直挺挺的向前倒下。就在这一瞬间,周南从尸体堆中猛的窜出扶住了周北,而他自己的两腿及肋间都已被鲜血湿透。

  “哥!”

  周南大喊,急切之情溢于言表,可是他自己却也伤的不轻,根本扶不住周北,不停的向后退去,靠到墙慢慢滑倒一具尸体上,终于用完最后一点力气,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白芬再也忍不住了,她推开尸体两三步跑到周南周北跟前,撕开他们的衣服检查伤口,周南虽然中了四枪,但都未伤及内脏,有一枪射穿上臂动脉,但做包扎处理后就止住了血。周北的伤却很重,子弹贯穿他的肝脏导致大出血。白芬略一犹豫,取出三颗子弹掰去弹头,将火药倒在正面伤口上,然后翻出尸体身上的打火机,取出高压打火器引燃火药,一团白光升腾起,周北顿时痛的惨叫起来。屋内满是脂肪燃烧的焦臭味,异常剌鼻。

白芬察看周北的伤口,血已完全止住,肋部的血污中可以看到一个焦黑的洞。周南朦胧中睁开眼睛,一拳砸向白芬,白芬根本没有注意到,可周南的拳也没有什么力量,倒像是推了她一下。

  “周叔叔!”

  龙盛第一个回来,白芬正在掰开周南抓着周北胳膊的手,见龙盛在一旁发呆,便叫他来帮忙,龙盛看到周北腹部裸露的伤口不再流血,立即明白她在急救,于是忙上前帮忙。

  “小龙,救你大伯,别让人杀他。”

  周南口齿不清的说,并还在试图攻击白芬。白芬停下来,望着龙盛,于是龙盛忙伏到周南耳边大声的说:

  “周叔叔,她是在给大伯止血!”

  “噢。”

  周南应了声,停止攻击,要龙盛伏到耳边,低声的告诉他什么,然后重又陷入昏迷。白芬在龙盛的帮助下将周北翻过身来,把衣服推上去,同样三颗子弹,然后引燃。这一次周北只是痉挛似的抖了下,便再没动静了。

  “他们不会有事吧?”

  白芬站起来,越上何下都在她身后,白芬思忖片刻,摇摇头。

  “刚才是怎么回事?”

  白芬问,越上咬牙切齿的回答:
  “刚才的空间传送点又被打开了,现在我们已摧毁装置。”

  “美国人背信弃义,我们也大意了。”

  何下在白芬面前第一次开口,让白芬吃了一惊,她一直以为何下是哑巴。

  “那现在怎么办?他们俩都需要立即手术,不然会有生命危险。”

  “只好这样了。”

  龙盛突然说,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盯着越上何下,他们俩也在盯着龙盛,像是达成了默契。越上何下把尸体全都拖了出去,龙盛则走到墙壁前,使尽全力侧推墙面,于是整堵墙体向一侧滑动,露出一道门来。越上何下分别掏出钥匙,同时插进孔中,龙盛双手分别敲击两个密码键盘,同时输入两组密码,然后数到:
  “三、二、一!”

  钥匙与密码在同一时刻启动,屋内的地面开始震动,然后缓缓下降。原来这是间升降式电梯。

  “你们想要到神的囚室?”

  白芬顿时醒悟到,她有些紧张兴奋。即将见到神的模样,任何人都难免动容。

  电梯下降了十几米,上面的灯光变得越发暗淡,四面都有嵌在墙壁里的橙红色的灯,一闪一闪的,让人感到不安。又下降了几十米,空气开始变得燥热,橙红色的灯也开始变成深红色。龙盛示意大家都到中央位置,地板上突然弹出许多安全带,每个人都把自己固定好,这时电梯下降的速度开始加快,越来越快,到最后白芬不得不闭上眼睛。

  似乎过了五六分钟,电梯还在下降。四围空气炽热,像在烤箱里。

  “不好!”

  龙盛突然大声喊,白芬睁开眼睛,看到越上何下都在向上观望,只见一团火光从上俯冲下来。

  “妈的!还有传送装置没找出来!”

  越上忍不住说起粗话,龙盛则双手向上托去,越上何下也立即加入,一堵气盾挡在众人头顶。先落下来的是些手雷碎片,然后是钢筋混凝土的碎块,最后居然还有一颗定时的固体燃烧弹。白芬斜眼盯着上面的时钟刻度,还差一秒。可这漫长的一秒还是结束了,白色烈焰顿时在众人头顶燃起,尽管所有人都及时闭上了眼睛,却还是感觉到瞳孔被强光剌入。

  “来吧!老子不怕你们!”

  何下突然扯断安全带站起大喊,他的气场在一刹那间变得强大无比,将气盾迎着烈焰顶了上去,使得气盾外的声音都消失了。白芬眯眼望着何下,像是第一次见到。但就在这时,一团更为强烈的白光在何下头顶上方一闪,然后四壁都开始摇晃,震耳欲聋的巨响轰鸣从天而降。

  “是核弹!”

  白芬心下一凉,难道就这么死了吗?可是奇迹发生了,何下顶住了这小当量的核爆炸,虽然四壁仍有轻微晃动,但基本已结束,电梯还在快速下降。

  “他是人吗?”

  白芬劫后余生,第一个念头却是这个。

  大堆的混凝土落下来,终于将上面的灯光遮住。众人上方是烧焦的漆黑的混凝土烟雾,不停的随电梯的下降而滚落,看去像是迎面压来。上面显然不会再有威胁了,但或许也再上不去了。

  电梯终于停住,龙盛解开安全带推开一道门,随即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众人却像得到解脱般松开安全带,扶起伤员走进那道门。

  “看来,不止美国人在打神的主意。”

  走出电梯时,龙盛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说。

  何下最后一个退出电梯,随着他的撤出龙盛关上密封门,收回气盾的何下顿时瘫倒在地,白芬忙上前扶住。就在这时,密封门受到电梯上方高温高压气体的冲击,隆隆作响,接缝处喷出几股炙人的气体。

  “大家都没事吧?”

  白芬问,龙盛越上他们却都不回答,脸色阴沉。

  “走吧,到神那里,也许还有救。”

  越上说着,扛起周北大步向通道深处走去。龙盛咬了咬牙,神色凝重,也扛起周南跟上,白芬扶起何下,慢慢跟随。

  “潘多拉之盒究竟是谁打开的呢?神?还是周南?”

  白芬被这个念头惊出一身冷汗。这时身后电梯方向突然有一声闷响,白芬回头望去,密封门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变了形,向内凸出,黑色的灰烬倾涌进来。通道顶的灭火装置洒出水来,那些黑烟贴着地面推进了几步就全都被水滴浇灭了。

  “你终于来了。”

  一个仿佛能透过一切物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墙壁上的红色灯光明灭,在几个人脸上闪动。

  “是神!”

  龙盛突然惊叫。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