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梦杀》第三章 永未可知(下) [2004-11-1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四>

  “你是冯晓生?”

  白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前的这个男人确实是冯晓生。唯一的不同是他的眼睛,漆黑没有眼白,让人看不到底分不清喜怒。

  “神啊,我只是您的仆人,没有名字。”

  龙盛和李中他们四个人仍旧将冯晓生困在中央,均衡的气场形成一个完美的球,冯晓生跪在那个混沌的黑紫色的球里,却能让外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他恭顺的不敢抬头仰视白芬。

  “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会在这里?”

  “神啊,是因为人类灭亡的时间到了。”

  “那我为什么不知道?”

  “神啊,在您的心底却早已知道,现在只是还没到那个时刻,在那个时刻到来之前,您又怎会明白呢?”

  白芬感到困惑,根本不不懂冯晓生在说什么。她思索片刻,想到一件事。

  “你的命运是什么?”

  冯晓生的肩微微耸动,黑紫的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首先是色彩,黑暗更加浓稠,边缘的紫也更加深,球体内,冯晓生的脸颊上滑落两滴水晶般的泪,闪着奇异的黄金色的光泽,缓缓的落到底部,瞬间腐蚀了深紫的边缘。龙盛等四人的罡气乘机侵入,撕裂开冯晓生的防御屏障,只见四道闪光直击冯晓生的身体,黑暗刹那间褪去,他通体变得耀眼夺目。

  “我的命运就是唤醒人的贪婪,以加速他们的灭亡。”

  被无形的手按在墙壁上的冯晓生说,他的嘴角淌着血,眼睛恢复了正常,黑白分明。忽然一股更强大的气袭来,将白芬和龙盛他们轻柔的推开,而冯晓生仍被按在墙壁上,通道里响起低沉的吟咏,龙盛眉头一皱,这是他熟稔的古巴比伦语。

  “是神,他又醒了!”

  李中惊惧的大叫,龙盛目光复杂的盯着白芬,白芬有些不知所措,她的神力又在一瞬间消失了,变回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不知何方传来的低沉吟咏仍在继续,只有龙盛一人能直接听懂,是耶和华的十诫。而且每说一条就要在冯晓生身上留下一道圣痕,荆棘、剌冠、铁钉。冯晓生的皮肉被荆棘剌破扯裂,额头扎出一圈的孔,鲜血从他脸上淌下,衣服被血粘糊在身上,却仍以十字架的姿势被按在墙上,双手手掌仿佛被钉穿,血从手心涌出,然而冯晓生在笑,仿佛圣徒在接受主的洗礼。

  白芬感觉到一个人正站在她身旁,但转头看时却并没有,通道里的应急灯闪烁着不袢的红光,使白芬心烦意乱。

  “配方是什么?你的手稿在哪里?”

  龙盛突然对墙壁上的冯晓生喊,而冯晓生一句话也不说,只垂下的目光直视龙盛,神色悲惘。

  低沉的吟咏仍在继续:‘最后一诫,不可贪恋别人的妻子及财物。受难的是我的仆人,聆听教诲却是你们这些有罪的人。’龙盛嘴角掠过轻蔑的笑意,但他立即就受到了惩罚,光焰照临他,让他痛苦的伏下身去,像虔诚的信徒在祈祷一般。

  空中响起最后的锤声,当当当,一枚看不见的钉子钉进了冯晓生的心脏,他的头轻微的一垂,死了,他的身体和流淌的血都化成点点鳞光,飘散去。

  人造的神迹便这样消失了,带着他心中所有的秘密。

  “我们离开这!”

  李中打破寂静,他们三人一人背一个向通道另一头走去,白芬扶着半晕迷的龙盛跟随,在一扇震破的门前停住,李中用念力将钢铁的门掰开道缝隙,几个人鱼跃而入。白芬借微弱的光亮看去,这里竟是座地下中央车站。

  “越上,你联系下面的人,何下,你联系上面的人,统计一下损失情况。”

  李中镇定自如的分派任务,他的话给人以空旷的感觉。越上、何下都只点了头便轻放下李平平和姜天各自行事去了。白芬也放下龙盛,走上前。

  “那我做些什么?”

  “你照顾好他们就行了。”

  李中面无表情,步履忽的有些蹒跚,扶着墙休息片刻才恢复常态。

  灯亮了,白芬眯起眼,好一会才适应,她看到并排的三条铁轨,工程之大令人咂舌。白芬想起小时候曾做过的恶梦,在梦里总被发出隆隆巨响的怪兽追逐,以至醒来,醒来时还能听到耳边有隐隐的吼声。现在白芬明白了,那并不是幻听,而是真实的声音,地下工程在施工。

  “这是哪里?”

  李平平第一个醒过来,她惊慌的四面观望,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怪异。

  “车站,我也不知道我们是要到哪里。”

  白芬把李平平扶起,李平平左右张望着,却不像是在观察环境,这让白芬感到疑惑。

  “那是什么?”

  李平平指向远处问,白芬转头去看,突然感觉到李平平扶着自己的手一紧将她带向怀里,同时眼角扫到李平平一肘击来,白芬几乎是本能的抬右臂一挡并侧上步横推,紧接着一膝猛的跟上,李平平睁着不相信的眼睛直倒下去。

  “你干什么?”

  白芬质问,李平平不答话,翻身起来又扑过来,全是空手道中同归于尽的狠招。白芬只得拿出在军队特训时学到的一两招内家拳招架,刚开始还是平手,但很快就落了下风,毕竟格斗不是她的强项。

  “你是日本人!”

  一旁已醒来的龙盛突然说,并抬起右臂控制住李平平的行动,白芬在一旁累的气喘吁吁,她甚至都来不急思考龙盛说的话。

  “我不会让你们成功的!”

  李平平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句话,然后咬碎了什么东西咽下肚。是液体炸弹。龙盛脸色一白,几乎绝望了。就在这时,李中突然出现在李平平身后,他猛的上前一步抱住李平平跃向半空,并造出临时的异度空间使他们与外界隔离,就在那一刹那间,李平平像枚核弹般爆炸了,李中也被炸的粉身碎骨,他们两人的血肉在球型的空间内翻滚升腾,分不清彼此,像一盏鲜红色的灯。

  “李中!”

  龙盛大喊,泪水哗的落了下来。
  



  <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芬一把抓紧龙盛的肩问,这两天来发生的事以及不停的死亡给她很大的冲击,但真正让她感到崩溃的是李平平的背叛和死,曾最亲密的朋友居然是日本特工,这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你听着,这是国家机密,我无权告诉你!”

  龙盛泪流满面,同时咬牙忍住断臂的痛,浑身发抖。越上、何下跑了回来,脸色惨白,他们盯着空中那团悬浮的血肉,泪水刹时滚落。

  “我就说她不可靠,安全局的那些混蛋还非让她加入……”

  “不说是非,不论政见!”

  何下的话被越上打断,他们望着那团渐渐消失的血红,无语。

  时间仿佛停止了,几个人都呆呆的不动,周南和姜天还没醒,白芬在回忆过去,记忆里的每个人。有风声从隧道深传来,隆隆的闷雷般响。

  “李中,李中……”

  周南醒了,他扶着头艰难的坐起,越上、何下忙扶起他。这时姜天也醒了,她显得有些惊悸,像是看到些什么恐怖的事情。周南满眼悲伤,他四处张望,泪水无声的滑落下来。

  “李中……他真的死啦?”

  越上、何下两人孩子般抹了把泪,点点头。周南的脸一下子就又苍老了许多,他疲倦的低下头去,有些瘫软无力,泪水滴答滴答淌落。

  “真的要到下面去?”

  姜天突然在一旁问,这让白芬有些不解,周南却渐渐挺直了腰,目光又变得坚定执着。越上、何下重又面无表情,只是目光更加犀利,刀锋般让人不敢对视。

  “出发!”

  周南说。

  白芬犹豫了下,还是跟随他们上了通往地下列车。

  在列车上白芬一坐下便感到虚脱般的无力,姜天则找出应急药箱为龙盛消毒接骨并做了简单包扎,越上在启动列车,何下不知从哪找来净水,几个人大口的喝起来。

  列车缓缓启动,离开地下中央车站,驶进昏暗的隧道。

  周南心事重重,龙盛、越上、何下则坐在他对面,等待着什么。

  “上面情况怎么样?”

  周南终于问,何下放下纸杯,不露声色的回答:

  “情况混乱,外围驻军受到核弹攻击,百分之六十的建筑遭到摧毁,通讯设备损坏,备用设施也受到严重攻击,弹药库爆炸,人员损失百分之八十三,外围防御已被攻破。内部主要人员及设施安全,人员损失不大,都是因为循环衰竭死亡的病人。如果没有我们这些特异功能者,也许伤亡要比外围大。不过外围残存的驻军突然发动兵变,让上面的人死伤不少,现在还在激战中。”

  周南静静的听,在听到外围驻军发动兵变时,脸上掠过震惊和愤怒的表情。白芬和姜天就不一样了,她们俩惊惶不定,都在想同一个念头:难道发生世界大战啦?

  “下面的情况。”

  周南镇定的问,越上挺直腰背,回答:
  “除四号通风管道有异物进入外,一切情况正常,核爆对地下建筑构成未造成任何威胁!”

  周南沉默片刻,转头对白芬说:
  “也许你听说过克隆人计划,各国都在加紧研究,去年九月十五日英国人首先声明已成功研制出牛人胚胎,其实在这之前的六月份,在这里,我们就已成功克隆出牛人,也就是人兽合一的产物。不只是兽类,昆虫也是我们研究的课题,虫人也已被成功克隆。你们不用这样看我,其实我们已落后于美英,甚至日本都比我们快一步,据情报显示,日本已克隆出龙人,就是恐龙基因与人类基因的完美重组。虽然计划名称不同,但都是为了未来战争在做准备,这就是兵人计划。”

  白芬不敢相信,过去听到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

  “兵人计划?”

  “对,兵人计划,‘蓬莱’最大的秘密就是兵人计划!”

  “那李平平她……”

  “今年一月时,我们的特工炸毁了日本的一个克隆人基地,李平平的是来报复的。”

  白芬还有一丝疑惑,却又想不明白,于是继续沉默。

  “我们已成功培育出第一批兽人,都是人造子宫培育的,等会也许你们会见到他们……”

  “你怎么知道李平平是日本人?”

  白芬突然问周南,周南脸上有一丝苦笑,他没有回答。

  “你被感染啦?”

  白芬的目光又转向姜天,姜天也正在恐惧的盯着她。

  “你也被感染啦?”

  列车驶入一片光明,缓缓停住,外面有许多身穿防化服的士兵,几个工作人员正推来一个移动消毒间到门口。周南站起身向外走去,忽的又停住了。

  “相信我,全人类都已陷入梦魇,末日到了。”
 


  <六>

  白芬与姜天被安置在一间粉红色的房间里休息,墙上有大屏幕挂式液晶电视,沙发是布艺的,茶几上精致的花瓶里插了朵黄玫瑰,地上铺的是人造羊绒地毯,屋子两头各有一张仿古雕花硬木床,上铺暖色调床单,使硬木床与现代科技溶合为一体。

  白芬和姜天都消过毒,换洗完毕才被带到这里。她俩都是军队培养出来的,知道纪律,不多问为什么,一切都照指示办。

  到这里后,白芬出于习惯四处观察,门外有武装士兵站岗,房间里的物品都比较新,有刚打扫过的痕迹,显然这里很少接待客人。姜天已经在门左边的床上躺下,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白芬反而很清醒,其实她有择席的习惯,到陌生的地方很难睡着。更何况不知道上面的情况,穆辛的生死及家人的安危。本以为到了五号机构一切都会迎刃而解,但应了穆辛的话,这里情况更糟。最让白芬意料不到的是中国也在进行兽人计划,甚至还发展了虫人,真是不可想像。还有李平平,大学时的同学,居然会是潜伏的日本特工,还有谁会是出乎意料的敌人?周南和龙盛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呢?白芬陷在沙发里发呆,她心里乱糟糟,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的思考。她想到龙盛的话,自己怎么会是研制一号病毒解药的关键呢?还有死而复生又再死去的冯晓生,世上真的会有神存在吗?

  “我是神?”

  白芬脸上浮过一丝冷笑,她想到诸多自以为是神的人的下场。

  这时门突然被无声的推开,走进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妇女,脸孔已不再年轻但很有精神,虽然穿着工作服却显得衣着得体举止优雅。最让白芬惊异的是她无声的脚步,很明显她是个武艺高强的人。

  “你是白芬吧?请跟我来。”

  穿过一条条通道,白芬看见许多忙碌的军人,他们在搬运物资,像是要撤离这里。白芬忍住强烈的不安,不停的与持械的士兵擦肩而过。

  “你有些紧张,有什么心事吧?”

  面前的中年妇女停下来问,语气中充满关切。

  “没什么,大概是没休息好的原因吧。”

  白芬敷衍的说。那中年妇女微微一笑,向前走。

  “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我叫张苏,这里的接待人员。”

  “你对兵人计划知道多少?”

  张苏愣了一下,她回头对白芬职业性的微笑,目光闪烁。

  “请原谅,与我职责无关的事,我都不清楚。”

  转过一个墙角,眼前是玻璃幕墙,白芬看到周南和龙盛在那里,还有许多工作人员,他们在讨论什么事情。白芬一边走一边瞟向玻璃幕墙里,霎时被眼前的情景惊骇的呆住了:几个人身牛腿的怪物裸着躯体在玻璃幕墙里悠闲的走来走去,他们的面孔也就一两岁的模样,但身上肌肉却异常发达,抬眼望人的目光让人捉摸不透,因而显得有些恐怖。

  虽然白芬已经知道牛人的存在,但真正见到还是被吓坏了。

  “白芬,你觉得他们是人类还是别的物种?”

  龙盛盯住白芬的眼睛问,似乎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就连周南都在一旁等待答案。

  “当然是新的物种,人类怎么可能是这个样子?”

  龙盛长出一口气,像是轻松了不少。

  “现在可以撤离了吧?”

  周南转头与玻璃幕墙里的牛人对视片刻,挥了下手,开口说:

  “全体撤离!”

  周围的工作人员开始向周南汇报撤离需要的时间,及先后排序,他们向通道另一头走去。龙盛的断臂挂在胸前,意味深长的注视白芬,而白芬还在看玻璃幕墙里的奇迹,这是科技的奇迹,人与神真的难以区分了。

  “想不想参观一下?”

  龙盛在白芬身旁忽然问,吓了白芬一跳,她很快掩饰住自己复杂的兴奋感,平静的说:
  “好啊,不过,为什么我可以参观这里?”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

  白芬在龙盛的带领下在这个地下研究所里四处参观,科研设备的先进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相信它与上面的那个陈旧的建筑是一体的。龙盛带着白芬乘坐小型机动车在过道中穿梭,但再没有看到一个兽人或周南提到的虫人。
  “不是参观吗?为什么一个兽人也看不见了?”

  “其实目前真正培育出来的只有牛人和狼人,其他的还只是胚胎,虫人倒是有,不过攻击性太强,周叔叔是不允许你参观的。”

  “为什么带我参观?”

  在回到接待室前,白芬忽然又提出这个问题,龙盛单臂握着方向盘,淡淡的一笑,说:
  “因为你是未来世界的希望。”

  姜天已经醒了,正惊恐不安的注视着墙上的电视,CNN的记者正在报道美国的情况,纽约等重要城市都已在核战中化成一片废墟,华盛顿虽然靠天网导弹拦截系统度过一劫,但驻军突然发生哗变,正在围攻白宫,全美各地都在发生暴乱,军队自顾不暇无力增援首都。记者一脸绝望的说:昔日超级大国今天已彻底成为历史。

  白芬若有所思,隐隐想到什么。

  “难道这不正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潜意识里所想的吗?”

  新闻直播中断,主持人插播最新消息:上海等遭受核攻击的城市里因物资紧缺发生食人事件,而且在进一步扩散。为稳定大局,各地发布主席令实行宵禁。

  白芬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什么,那个隐约的关键所在。白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姜天被她来回晃的有些烦躁。

  “你能不能在那坐会?赶着去吃人啊?”

  “吃人?对,就是吃人!”

  白芬让门外的士兵找来龙盛,激动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龙盛还是直接从她念头中看到了答案。

  “你是说,只有吃人才能抑制‘心’?”


  “就是这样!”

  白芬回答。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