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梦杀》第一章 做梦的人 [2004-11-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一章 做梦的人

  <一>

  “白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三号病人伸手抓住新传来的白医生,绝望问。

  这个病人今年二十七岁,是一个在读研究生,入院原因是中毒性休克,循环衰竭。中毒原因不明。急救医生判断为中毒引发的血管痉挛性疾病,所以进行了妥拉唑啉的静滴,药剂师又根据医生要求调配了特殊的解毒药剂,才使得三号病人转危为安。

  但是,也许是副作用,三号病人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恶梦,每一次醒来的时间都只有八小时。

  “你的情况正在好转,你要相信医生。”

  白芬耐心的安慰三号病人,他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靠在枕头上一副沮丧的模样,同时他的目光显得有些惊悸。护工在一旁给临床刚醒来的病人喂饭,那是一个六十左右的老人,目光呆滞,只机械的咀嚼食物。三号病人仍然抓着白医生的手,紧紧的不肯放开。

  “不要担心,不会耽误你的学业。最多一个月,一定可以出院。”

  “不是,白医生,我梦到一些可怕的事……”

  “只是梦……”

  “不!再没有比那更真实的了。”

  三号病人说着,松开了手,蜷缩成一团,躺下了。

  “奇怪的病人,他会梦到什么呢?”

  白芬继续巡房,一间一间的走进走出。夜晚的医院里总是阴森森的,所有过道都像蒙着一层雾,迎上去扑在脸颊上,那是一种没有温度的感觉,但却使人脑后发凉,手脚有些木然僵硬的感觉。

  “谁?谁在那?”

  一个身影晃了下,在东四区的七号病房门口前不见了,白芬略一犹豫便追过去。这一段走廊的灯总是莫然其妙的坏掉,有时候安装上人才一转身就突然亮度大增,一两秒后便炸成碎片。电工查过多次,不是电路问题。所以就有很多传闻,有一个病人曾亲眼看见,在耀眼的强光中,有一个身披黑袍的高个挥动手杖击向灯泡。

  那个病人后来跳楼自杀了,他只是一个八岁的男孩。

  “你是谁?”

  黑暗中有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门前,白芬不由得想起那个传闻,故而声音有些颤抖。

  “我找不到家了,只好又回来了。阿姨,你能帮我吗?”

  一个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又每个字都很清楚的飘进白芬的耳朵里。走廊窗外有汽车的灯光一晃而过,在墙与门上划了道转瞬即逝的光带,应该刚好能照到黑暗中那孩子的脸。然而,白芬却只看到门上的锁,还有一具立在门前的无头童尸。

  “啊!!”

  白芬惊叫一声醒来,发现自己躺上值班室的床上,穆辛穆医生正用古怪的目光盯着自己。值班室的日光灯有些暗淡,而且闪烁,使得穆辛的神情更加诡异。

  “做恶梦了?”

  “嗯,没什么,大概最近没休息好吧!”

  白芬坐起来,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十一点四十分,刚好睡了两个小时。她整理衣领,抓起听诊器。

  “我去查房。”

  “嗯,东四区不用去,那边没有住院病人了。”

  “什么?七点时不是住进去一个吗?”

  “死了。”

  穆辛很干脆的回答,目光没有离开手捧的书。

  “看什么书呢?”

  “《灵魂手册》,别忘了,十二点以前回来。”

  “忘不了。”

  白芬说着,出了值班室,她望了眼蒙着雾似的走廊,咬了咬牙,走进去。

  前面就是东三区六号病房了,是三号病人住的地方。白芬下意识的停住,伸手进衣袋捏了捏十字架,然后才继续前进。

  三号病人还没醒,护工正在给临床的老人喂饭,其余两位病人都在沉睡。白芬查看记录,身后的护士低声的说到时间了,白芬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护士的话是什么意思,突然就被人从另一方向抓住了手腕。

  “白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是三号病人。惊的白芬心跳几乎停止。
  
  


  <二>

  三号病人不知何时醒的,他消瘦的脸像骷髅,两只眼球深陷在眼窝里,在日光灯下闪着两点阴郁的光芒。他的头发短而乱,各自向不同的方向伸展。据说三号病人刚入院时是个英俊的男人,可只过了半个月,便成了现在的模样。他的病,没有半点好转。

  白芬试图掰开三号病人的手指,但没有成功,那五根看起来没有血肉干枯的手指像钢铁铸造般,紧紧箍在白芬的手腕上。

  “你先放手,你的情况正在好转,你要相信医生。”

  “这句话,你在梦里说过了!”

  三号病人突然暴躁的说,紧接着梦呓般的继续自言自语。

  “可那,真的太真实了……”

  白芬有些不知所措,仍在努力摆脱三号病人的手。

  “我梦见,你在查房,然后看见一个人影,你跑过去,有灯光一晃,我看见……我看见了一具无头童尸!”

  白芬霎时惊骇的说不出话来,手中的本子脱手落地,护士上前帮她拣起,关切的问:没事吧,白医生?白芬摇摇头,这时三号病人也松开了手,半张着嘴盯着白芬。

  “你看见了?你一定看见了!”

  白芬感到浑身上下所有毛发都立了起来,静电在肌肤与衣物间磨擦,剌痛宛如万千根细针。白芬惊恐万分,但又努力保持镇定,退出病房,然后才拼命的跑向值班室。

  “你回来了,三号病人的状况怎么样?”

  穆辛转动椅子,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住白芬的眼睛。白芬急剧的喘息,说不出话来,只摆了摆手。

  “这么说,他进入你的梦了?”

  “啊?”

  白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睁圆了眼睛,有些慌张。

  “你,你怎么知道的?”

  穆辛阴森森的笑了,他放下《灵魂手册》,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档案。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张可生为什么会被叫做三号吗?答案就在这里。”

  穆辛微探身体,将档案递给白芬。地上狰狞的影子刹那逼近了,白芬贴在门板上,犹豫着,颤抖的伸手接住,打开。

  这是一个叫孙英男的女护士的私人日记,档案标号是一号,它就像是附着魔力般吸引白芬翻看。
  
  ‘三月二十一日,晴
  ‘病人已经昏睡十五小时,又到了醒过来的时候了。昨天于若丽给他换床单时发现他在枕头下压了一个本子,记录了些恶梦的片段,奇怪的是,有些梦境给人以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道今天他又会做些什么可怕的梦。如果是我天天做这样的梦,一定会精神错乱的。’

  ‘三月二十二日,晴转多云
  ‘今天院长对我大发脾气,因为我把于若丽的工作日记弄丢了,上面是她负责那个特别病人的记录。平时院长很和气,没想到发起火来这么吓人。现在我由我来护理他,院长还专派了一个男护工。那个护工色迷迷的,讨人厌。今天病人没什么异常,不过他的头发似乎有些褪色,看起来好像有点黄。’

  ‘三月二十三日,大雨
  ‘太可怕了,原来于若丽自杀了!我一直以为她换班休假去了。听说是跳楼,还把她丈夫打伤了,喊着什么维以永生的话跳的。她家住十七楼,死的一定很恐怖。更恐怖的是,今天我看见病人的日记了,他在梦里和于若丽恋爱,还一起跳楼自杀,并把于若丽的丈夫打伤了!我现在还有些心颤,这都怎么可能啊!’

  ‘三月二十四日,阴
  ‘我做梦了,我梦见病人受了重伤,躺在床上动不了了,他说他就要死了,希望我能把他和于若丽葬在一起。太可怕了,他醒来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别忘了,一定要把我们葬在一起!’

  ‘三月二十五日,暴雨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护理这个病人,我觉得自己要疯了。只要一闭眼他就在我眼前,流着血,告诉我他有多爱于若丽,然后……然后他竟想要和我发生关系!我不敢睡觉,不敢闭眼,太可怕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发疯了。’

  ‘三月二十六日,晴
  ‘他得手了,我要杀了他!’
  
  孙英男的日记到此突然结束了,后面标明三月二十七日夜,护士孙英男谋杀了病人,然后触电自杀身亡。可是白芬的第六感却告诉了这个病人并没有死,连同孙英男,他们一定都躲在什么地方偷笑,像一对魔鬼。

  白芬的手抖的很利害,她好容易才翻开标着二号的照片档案,这是一个老女人,她的脸上覆盖着一层起皱的深色的皮,嘴里似乎没有牙,两片唇深陷进去,使嘴部像一个洞。白芬的胃有一阵痉挛,她忍耐着,翻下页,并做了次深呼吸。

  是文字档案:
  ‘赵娜,十九岁,入院前遭人强奸,有外伤,昏迷不醒。三十六小时后循环系统突然衰竭,器官老化,经抢收脱离危险。后每次醒来时间都为八小时,症状与一号病人相同。被五号机构带走,未留下观察记录。’

  竟然是这样,难以想像照片上的人竟才十九岁。白芬呼吸打着颤,合上文件夹,丢还给穆辛,整个人仍贴在门板上不敢靠他太近。

  “这是什么?你想告诉我什么?”

  “这是一种奇怪的传染病,传播速度极快,但似乎是有选择的。它能使人的精神力量变得强大,不论好的一面还是坏的一面。不过代价是死亡。我和院长决定把三号留下,做研究!”

  “你们疯啦!我会死的!”

  白芬惊醒般的大喊,穆辛却只是诡异的微微一笑。

  “如果不研究明白,整个人类都会死。”
  



  <三>

  军属一零七医院位于城市中央的黄金地段,许多开发商都想搞到这块地皮,但没有成功,因为一零七医院的后台是五号机构。没有人敢去招惹五号机构,除非他不想活了。可现在,附属医院竟然敢与五号机构对抗,只说明一个问题,五号机构内部出现了混乱。

  非同一般的混乱。

  白芬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日,医院里挤满病人,似乎都是感染了一号病毒,到处都是昏睡的人。护士们穿梭奔走,因为不时有病人死去。甚至护士也也成批的躺在病床上,她们绝望的睁大了眼睛,因为缺乏睡眠和恐惧死亡而变得易怒并有攻击性。白芬问穆辛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而穆辛仍旧一副诡异的笑脸,他说:“这才刚刚开始。”白芬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碰翻了一只玻璃杯,她本能的伸手去接,却只触到杯子的边缘,倾覆的的水像一块固体物质,砸在水泥地面上碎成无数细珠,滚动,然后玻璃杯撞到地面上,发生尖锐的声响,那些碎片在日光灯下折射着奇异的光芒。白芬一愣,觉得这像是一场梦,她猛的抬头,发现穆辛在望向窗外,而窗外,一只无比巨大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仿佛在笑。

  是恶梦,白芬努力试着醒来,但不成功。闭上眼睛睁开眼睛,眼前的景物都未曾有一毫变化,她试着咬自己的手指,那种痛却非常的真实。她感到绝望,这无边无际恶梦。

  “你被感染了。”

  白芬坐起时发现穆辛正盯着自己,他的神情越来越古怪了。

  “你说什么?”

  白芬有些疑惑的问。

  “我什么都没说,你在做梦。”

  穆辛站了起来,伸了伸腰,走出休息室。

  白芬拿过台历,上面的日期是三月二十九日。她又呆坐了会,仍旧分不清楚梦境与现实。就在这时,护士跑进来喊她,有一个急诊病人吐血了。白芬突然有些气愤,自从和穆医生搭档以来,从未见穆辛给患者做过诊断,只是看书,还有记录三号病人的那些恶梦,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生?

  医院走廊里亮着灯,现在是白天了。

  白芬跑出两步突然停了下来,她感到有什么事不对,现在是白天,这怎么可能?难道自己总在上班?还是……她不敢想像,这样的一个梦该如何醒来。

  “你醒啦?”

  白芬一睁眼便看到穆辛灼人的目光,似乎要看透人的灵魂。

  “我……我真的醒啦?”

  “嗯,你已经睡了整整五个小时了,怎么叫都叫不醒,我还以为你也传染了呢!天快亮了,还好今晚没有发生什么事,起来吧,再过一会早班的人就该到了。”

  白芬呆坐着,头昏沉沉的,四肢无力,眼睛干涩像沙眼的症状。这里是隔离区值班室,穆辛在擦眼镜。值班室外寂静声,偶尔有脚步嗒嗒的走过,然后厕所门开关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半天。白芬使劲摇了摇头,觉得这回是真的醒了。

  “三号病人……”

  白芬犹豫着,在想该如何措辞,穆辛却拿过记录,翻开递给她。

  “三号病人醒了,是四点五十分。我分析了他的梦境,和前天的一样,杂乱无章,好象没多大价值。不过,昨晚他的肾上腺素有些异常,脑波也有些起伏,不过很奇怪,他的心跳并没什么异常状况。”

  穆辛呵了一口气,搓着手,原地伸了个懒腰。

  “这鬼天气,有暖气还么冷!”

  白芬受到暗示般转头望向窗户,玻璃上冻着一层冰花,在外面停车场灯光映照下仿佛一片虚幻中的森林。白芬捧着记录簿呆呆的看着,陷入无思的境地。

  “一号病人死的太早,二号病人又叫五号机构抢去了,现在咱们只剩下三号病人,要抓紧时间研究免疫疫苗。我听说五号机构那边,出事了,二号病人也死了,不过好像传染了什么人。这病太可怕了,从发现第一例到现在,才过去十天时间就死了两个,也许还不止,如果不及早采取措施,真要扩散开了,后果不堪设想!”

  “我有一种感觉,”

  白芬突然说。穆辛察觉到她声音的不同,不由的转过头来。

  “一号病毒不是接触性传播,也不是通过体液传播,更不是空气性传播,甚至不是人类所知的任何传播方式,我认为,”

  白芬停了刹那,双眼接触到穆辛专注目光,一字一句的说。

  “一号病毒,是通过思维传播!”

  “什么?通过思维传播?”

  穆辛一时无法接受这个念头,他的表情告诉白芬,他认为这太荒谬了。其实不只穆辛觉得匪夷所思,就连白芬自己都觉得这像是在开玩笑,世上怎么可能有一种病毒是通过思维传播的呢?那它的实质是什么呢?致病原理又是什么呢?根本讲不通。

  “是不可思议,但你发现没有,张可生除了奇怪的症状外,他的器官功能都很正常,甚至做淫梦时还有勃起的生理现象。说到勃起,前天他做淫梦后,第二天西二区的一个孕妇流产了,说她在梦里遭人强暴,妇科那边说她流产是因为子宫受到外力的强烈剌激。也许从一号病人起,我们就忽略了一些基本事实,直到孙英男自杀,我们都还没发觉,这三个病人的梦境都能够在现实里变成真实的事情!”

  “什么?你说的……这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穆辛显然被吓到了,他脸色苍白不住的后退。

  “东四区,晚上七点送来的那个病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白芬目光炯炯的盯着一脸惊骇的穆辛。

  “你,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也被传染了。”

  白芬无奈的笑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