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猛鬼电影院 [2004-11-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内容提要:一间可怕的电影院,包你早进早死,欢迎光临猛鬼电影院。

  随着一阵狂风暴雨突如其来地扑下来,李丰飞快地跑进一间电影院的正门大厅避雨。

  “真倒霉,一出门就碰上大雨。”身材瘦削的李丰懊丧地脱下湿漉漉的名贵金丝眼镜,掏出手帕抹干了模糊一片的镜片,然后重新戴上眼镜,直到此时,他才细心打量了一下这个大厅。

  大厅宽敞明亮,地板光滑洁净,大厅左侧是一排玻璃柜组成的小卖部,几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售货员正在向几名站在一旁的避雨客兜售食品,大厅的右侧是六个镶在白墙上的售票窗口,所有的窗口上都写有不同的电影片序列,显然它们分别属于六个不同的电影厅。

  李丰走到一个售票窗口前,看了一下即将上映的电影片名,盘算着是不是借看电影消遣无聊的时间。

  落地玻璃门的大雨依然滂沱而下,看来至少还要一小时才能停下。

  说实在的,要是平时,他早已不屑一顾地走开了,因为他最讨厌故事片,只要一想到所有的电影都是演员在摄影机面前装腔作势搞出来的,都是假的,他就感到一阵阵恶心,于是就没有胃口看下去,平时他只看纪录片和新闻报道,不过今天的雨特别大,他实在想不出第二办法比傻呆在大厅等天睛更好,所以他只好一反常态地选择了看电影。

  于是,李丰十二万分不情愿地掏出了三十块买了一张电影票,说实在的,他觉得好象朝自己的心窝捅了一刀似的。

  这张电影票的镭射放映厅在三楼,面积不大,只有十排座位,李丰坐在第8排,此时,巨大的屏幕上正播着一部沉闷无比的悲剧片。

  李丰看到一个个在电影里叫苦连天的苦瓜口脸角色,一种想呕吐的感觉涌上心头,因为他正在想着这些角色在导演的吆喝下装苦诈哭的情景,虽然四周的观众正看得津津有味。

  于是李丰干脆闭上了双眼静坐,在静坐中,他不知不觉睡觉了,他做了一个又一个很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困在一个布满蛇堆的沼泽中,他拼命想逃离沼泽,却无法逃离蛇堆的包围,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又梦见自己爬上高高的电视塔顶,却找不到下去途径,缩在狂风呼啸,仅有几条栏杆的塔顶上。

  突然间,一阵阴森森的刺骨寒风象冷水一样泼向他的全身,他猛得一下被冻醒了,奇怪,不知为什么,周围突然变得非常冷,而且静得出奇,连半点声音也听不到。

  他抬头一看,电影仍在继续,奇怪的是,电影里一点声音也没有,电影里面站着十几个神情古怪的人,他们象木头一样互相望着,一声不吭。

  “妈的,这个导演真无聊,又在玩深沉,这部片子简直就是一堆垃圾。”李丰望了一下连续几分钟都一声不吭的电影角色,不禁有些不耐妨了,他猛得一下站了起来,打算离场走人。

  奇怪,好像有点不对劲,李丰站起来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全身很不舒服,他向四周一望,天哪,整个电影厅十排座位全空了,一个人也见不到,空荡荡的,只剩下他一个人。

  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迅速袭遍了他的全身,他打了个哆嗦,见鬼,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才坐在这里的几十个人全不见了,正当李丰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阴风从屏幕上扫了过来,李丰忍不住打了个颤抖。

  李丰望了望电影屏幕上的十几个怪人,只见他们的眼睛都异常细长,阴森森令人毛骨悚然。

  李丰开始害怕了,他一边走一边骂“这个导演真无聊,拍这么恐怖的东西,简直是精神谋杀。”

  “嘻嘻嘻”突然间,屏幕上的十几个怪人发出了尖尖的笑声,李丰定神一看,天哪,那十几个怪人的眼神竟跟着自己的走动而移动,他们全盯着李丰,还没等李丰反应过来,它们竟然全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尖尖的犬牙,随着一阵怪叫,它们竟然不可思议地从巨大的电影屏幕上跳了出来,伸出五只匕首般锋利的魔爪,张牙舞爪般扑向李丰。

  “啊”李丰发出竭斯底里的尖叫声,随即整个人跳了起来,向玻璃门飞奔。

  随着“咣”一声巨响,玻璃门化作雨点般的碎片卷着李丰飞到外面的走廊,原来惊恐过度的李丰竟忘了开门就破门而出,他的身体重重摔在了地上,几块玻璃片刺入他的肉中,痛到他嚎啕大叫。

  在走廊的另一边,几个工作人员扑了过来,其中一个恶狠狠地抓住李丰的白衬衫质问“是不是你打烂了这扇玻璃门。”

  “有鬼,有鬼。”李丰指着电影厅大叫,他变得语无伦次。“电影里跳了出来。”

  “听着,臭小子,别在我面前装蒜,你必须赔偿,这次你的钱包有难了。”一个穿着白制服的小胡子凶神恶煞地吆喝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有鬼从电影子里跳出来啊,那些观众全不见了,难道你们看不到吗?”

  小胡子探头望了望空荡荡的电影厅,除了银幕上撒下的幽光在四壁晃动,什么也没有,小胡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然后向手下作了个手势“带他去见经理。”

  “知道你今次闯了什么大祸吗?”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肥个中年人在大班台上边抽雪茄边笑着道。

  “一扇玻璃门,你可以放心,我会赔的。”李丰此时已清醒了过来,刚才也许只是刚刚梦醒产生的幻觉,他内心暗想。

  “知道你要赔多少钱吗?”肥大个经理皮笑肉不笑地伸出了五只手指。

  “五千块。”李丰猜测,也许这扇玻璃门很名贵,因为电影院吗?

  经理的头摇了一下。

  “五万块。”李丰不满了“这是不是太离谱了。”

  “五亿。”经理突然微笑着轻轻地说出了数字,仿佛只是一个小数字。

  “什么!”李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好象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五亿块,足可以买下五百间这种货色的电影院再加十个停车场。

  “你疯了吗,一扇门没理由值十亿。”李丰变成了一只愤怒吼的狮子,他大声咆哮“我要告你勒索。”

  “先生,我是为你好,如果你告的话、、、、、、”肥佬经理阴笑了一下。

  “假如我告你的话又如何?”李丰打断肥佬经理的话“是不是找人把我杀死,然后毁尸灭迹,也许还可以学电视新闻来个炸尸,碎尸,熔尸,这样做你不觉得过份了,仅仅是为了一扇门,你们这班见鬼的臭小人。”李丰狂吼着重重在大班台上打了一拳。

  一声巨响后,经理的笔架震倒了,但肥佬经理并没有发火,他抽出一支雪茄,点燃后递给李丰。

  李丰马上把烟撕成两半“不要在我面前装仁义。”

  “从一开始你就犯错,李先生!”肥佬经理吸了一口雪茄,向后一靠,他坐着转椅滑到了后墙的一个保险箱,他转动了一阵密码,箱门打开了,他从里面敢出了一叠文件“你认为我在勒索你,其实我是想救你,实际上直到现在你连到底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

  “我知道。”李丰已经豁出去了,他突然一脚踢翻了自己坐的高背转椅“你们不过想告诉我你们是黑社会。”

  “好人通常被人误解。”肥佬经理用手拍了拍文件“你想救自己,首先学会相信别人,如果我想勒索你,你难道还会这么舒服在这里享受空调雪茄吗?”

  “打破一扇门赔五亿不叫勒索叫什么?”李丰把头扭了过去。

  “我真不明白,你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不看一下院名,买票的时候为什么不看一下票据,那扇门值多少钱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你看了一场不该看的电影。”肥佬经理点明原因。

  “什么?”李丰莫名其妙“电影也有该看不该看的吗?”

  “你一定没看这过电影票。”肥佬经理把文件扔到李丰的面前,说出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这里的电影不是放给人看的。”

  “哈哈哈。”李丰笑了起来“难道你们的电影是放给猪和狗看的。”

  “我们的电影是放给鬼看的。”肥佬经理直接点明“那些电影票是买来烧给死人看的,你看看你的电影票据。”

  “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趣。”李丰一边说一边从裤袋中抽出电影票“老弟,我服你了,连这种骗人的玩意你都能想出来。”

  这是一张蓝色的电影票,李丰定神一看,只见下方印着“冥间发行”的字样,票上方是片名和座位,他翻过票背再望,只见上面印着三行要填的空栏,分别写着死者的姓名,去世日期及买者姓名。

  “看到了吧!这张票是烧给死人看的,不是让你看的。”肥佬经理笑了起来。

  “你不觉得无耻吗?”李丰觉得有些恼火,他觉得这肥佬经理当他是傻瓜来玩弄“用三十块来买这张小废纸来烧,你以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水鱼,我不信。”

  “你不信。”肥佬经理怪笑了一下,接着突然抛出一句冷冰冰的话“你扫了那班鬼的兴致,它们不会放过你的。”

  “所以我要给五亿来救你。”李丰接着指出了对方的一个漏洞“是不是五亿阴司纸,既然得罪鬼,当然是阴司纸。”

  “不是,是港币,我们生活在阳间,用阳间的钱投资运作,当然要收回阳间的钱,不然谁肯干?”肥佬经理从笔筒中抽出一枝签字笔“当然,也有一部份买回阴司纸去阴间纳税,大约是年利润的10%”

  “我没钱赔,你们想怎样?”李丰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他想试出对方的底线。

  “两条路,要么赔五亿,要么签一份减寿合同,我送你十万港币。”肥佬经理仔细端详了一下李丰的脸色,然后在合同上写了一个数字,随即把笔扔给李丰“不过我有个私人提议,赔五亿才是明智之举。”

  “什么?”李丰竖起自己的耳朵,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打烂了一扇玻璃门,只要签份合同,不但不用赔钱,还可以得到十万元。

  他拿起合同反复看了几次,合同上列满了条款,但只有一个意思,签名者自愿减寿二十年。在合同的下方,盖着一个冥王的巨大头像,最下方一栏就是签名处。

  “是不是只要我签名,你不但不用我赔钱,还要付我十万港币。”李丰小心翼翼地提出。

  “是的,不过你要想清楚,你会足足短命二十年。”肥佬经理突然又变了话腔“不过如果背五亿元债务活多二十年又有什么乐趣?”

  “我开始喜欢你了。”李丰突然用笔迅速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这个合同不用讲签一个,就是签一千个我也愿意,李丰内心不禁暗喜,本来他想报些假资料一走了之,但他现在改变主意了,因为他根本不相信鬼,只要签一个名就可以得到十万块,傻瓜才放弃。李丰暗想,这班家伙不是变态就一定是神经不正常,也许他们喜欢以此为乐,或者他们嫌钱多,无论如何,早知这样,刚才应该多打破几扇门,白打一扇门,还分了十万块,真是不打白不打。

  不过他表面依然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你讲得对,如果要背五亿元债,我宁可早死二十年。”

  “别担心,也许你的阳寿超过一百岁。”肥佬经理一边安慰一边把一张十万元的支票递给李丰。

  李丰摸着这张支票,内心兴奋得扑扑乱跳,不过他继续假装痛苦“今天真是太倒霉了,我想打电话给我老婆,告诉她这个不幸的消息,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请。”肥佬经理把手提电话甩给李丰,李丰拨了拨自己家中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他那个又丑又肥的母夜叉老婆。

  “喂,死老公,你又死到什么地方啦,家里的碗正等着你回来洗。”电话里传来她老婆如同猛虎一样的吼叫声。

  “亲爱的,我永远爱你。”李丰十分温柔地讲出第一句话,尽管这话连他自己也恶心得想呕,“我要同那些碗永别了,因为我签了一份减寿合同书,迫不得已,也许这是你听到的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次发音。”

  “这关我屁事,快回来,我打麻将刚输了一千块,你快给我回来顶数,不然、、、、、、”那头母猪的狞笑声在电话筒中回荡。

  以往李丰一听到这笑声定吓到魂飞魄散,不过今天不同了,他终于有机会摆脱这场恶梦了,对他来说,家不是一个温暖的地方,而是一场恶梦,一想到回家等着他的是过夜饭,变质菜渣,一大堆脏衣服,还有脏地,脏碗、、、、、、他已经胃口全无,他老婆肥得象个大水缸,而且力大无穷,脾气凶猛,把他当作奴隶一样任意奴役,不但家务全让李丰包了,连钱也被她霸光了,银行工资卡也被她控制了,这老母猪还把卡的密码改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但这都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她老婆每天在床上对他的摧残,那简直是跟一头母猪做爱,一个丑陋反胃的猪头,再加超过一百分贝的嚎叫声,三百七十磅的重力加速度,只有白痴才认为这是享受。

  想到这里,李丰故意装出哭声,“如果有缘,我们来世再会。”一讲完,他马上把电话断了,因为这老母猪又发出惊天动地的叫骂声。

  “你对妻子情深义重,难得,难得。”肥佬经理对李丰的诈哭赞叹不己。

  李丰并不理会经理的讲话,他把支票插入裤袋后转身便走。

  李丰走后,肥佬经理露出了得意的狞笑,他对着前面大厅的一片空地大叫“又一条水鱼中招了,各位,满意了吧!”

  这个经理的眼睛非常怪,一大一小,是阴阳眼。

  传说只有阴阳眼的人才可以见到鬼。

  在他眼中,整个宽敞的办公室飘浮着十几只烟雾似的蓝色幽灵,它们在空中转来转去,神情凶猛,原来它们全是恶贯满盈,无法在人间转世的恶鬼。

  不过现在有条水鱼中招了,一个自愿减寿二十年的笨蛋。这意味着有一只鬼有机会分享二十年的人寿。

  原来这间电影院不是人开的,是一帮从地狱逃出来的恶鬼开的,它们用障眼法在一片废地上建起了这间引人中招的电影院,那些合同全是吸人阳寿的地狱之镜,只要有人在这片镜片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灵魂就会在二十四小时内被地狱之镜吸到阴间,那班恶鬼就可以借他的身躯还阳转世,这个肥佬就是同恶鬼们合作的邪恶法师,他用障眼法使李丰在地狱之镜签了死亡标记。

  “他是我的。”一只穷凶极恶的幽灵把它的口张得象办公台那么大狂叫。

  “成交。”邪恶法师拍了一下办公台,他把地狱之镜对准那只恶鬼,镜上出现了李丰正在银行兴高采烈提钱的图象。

  “只要他一拿钱,地狱之镜就可以利用贪念扑息他身上的三把阳火,到时你们要杀他就易如反掌。”邪恶法师得意地笑了起来,跟着他警告了一下那只恶鬼“记住,事成之后,一个月内,把五十万现金存入我的帐户。”

  第二天傍晚,李丰坐在双层巴士的上层,得意地吸着刚刚买来的雪茄吞云吐雾,他刚刚用那张十万元的支票办了几个信用卡,整天他都在到处享受,他嫖了三次妓,享受了四次桑拿浴,吃了八顿鱼翔大餐,现在还有八万多元,虽然玩了一整天,但他不打算回家,而是坐巴士直奔火车站。

  他决定永不回家了。

  从前他已有这个念头,不过那时钱全被他那个母夜叉孙二娘霸光了,但现在不同了,他有八万块,他有了逃离那只母夜叉的资本。

  八万块在香港算不上东西,但在大陆就不同了。

  他决定回大陆找个妹子私奔,然后开发廊,当然,名义是发廊,实际是鸡档,然后包二奶,再开发廊,包三奶、、、、、、正当李丰想入非非之际,一个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疯子站到了他的脸前。

  “要不要一千块。”精神病人从袋中抽出一张抹过屎的臭草纸递给李丰“我可以给你。”

  李丰捂住鼻子推开了这张臭气崩天的抹屎纸。

  “你通过考验了。”光头的精神病人露出一丝微笑“由于你的人格高尚,我决定为你免费理发。”

  一讲完,他从怀中抽出一把铁锤“喜不喜欢董建华的发型。”

  “砰”一锤,李丰的头已经挨了一下,鲜血四溅,李丰惨叫着抱头想走,谁知神经光头佬一个慢动作转身,又从怀中抽出一把菜刀,“这是不是叫作John Woo Moment。”菜刀铁锤双管齐下,可怜李丰被当场砍得皮开肉绽,大片大片的鲜血染红了侧边的玻璃窗、、、、、、

  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恶鬼才钻进了李丰的身体,一阵快意又传遍了全身,他又可以再次拥有人体,这意味着他又可以继续享受奸杀未成年少女的乐趣,他是变态色魔,少女就是他的猎物。

  当他睁开双眼后,忽然,一阵恶狠狠地叫骂声从身旁响起。

  “这个废物真是没用,连死了都是一条不值钱的臭尸,才卖了五百块。”一个身高米九,手臂足有水桶那么粗的肥婆张开她满是牙垢的臭口大声叫骂,声音象炸弹爆炸一样,震到恶鬼耳膜都几乎裂了。

  “夫人,五百块已经很高了。”只见一个瘦到象条竹杆,戴着黑框眼镜的小胡子矮个怪人穿着白袍在那头巨猪的四周飘来飘去。

  “早知这样,应该帮这件废物买个保险。”肥婆懊丧地大力拍墙。“我真是太蠢了。”

  只见小胡子怪人十二万分不情愿地从怀中掏出五百块道“夫人,今天我心情好,再加上看到朋友份上,我才出五百块,我实验需要的是正货,你的老公头崩额裂,如果不是为了帮你,这条臭咸鱼,白送都不要。”

  “我现在是小姐,不是夫人。”肥婆突然转过身来望着被恶鬼附身的李丰,那只恶鬼觉得一阵恶心,天哪,那是一张臃肿,布满黑疮皱纹的猪八戒式的面孔。

  “顶不住了。”附在李丰身上的恶鬼终于忍不住从口中吐出了大片大片的黄胆水,他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丑陋的怪物。

  但他更意料不到的是,这肥婆不但样子丑陋,连心灵亦是恶毒无比。

  “他是活的。”肥婆的双眼闪出兴奋的光芒,随即她发出一声尖叫,然后泰山般扑向恶鬼附身的李丰。

  恶鬼吓到魂不附体,他想从床上跳起,但却无法动弹,原来他的双手,双脚被带子捆住了。

  “拍”一声,肥婆的右手重重打了恶鬼一记耳光,恶鬼闷哼一声便晕倒了。

  在迷糊中,他又听到那头母猪的狂叫声“我要提价,你知道,我已经帮这件废物办了死亡证、、、、、、”

  象鸡叫一样的矮个怪人连忙打断“一千块怎样。”

  “一万块。”肥婆兴奋地吼叫起来、、、、、、

  当恶鬼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倒吊在一个漆黑一片的房间。

  房间呈长方形,大约二十平方,前方有一扇铁门,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口。

  一只三角眼正贪婪地在窗口上盯着全身裸体被恶鬼附身的李丰。

  “快放我,我是猛鬼上身。”恶鬼发狂地对着那只贼眼狂叫“要不然等老子破门而出一定将你砍成肉饼。”

  贼眼露出兴奋的光芒随即从窗口上消失了,只听见门外传来机器开动的声音。

  “不用叫了,王东,我们已经没有前途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从下方响起。

  恶鬼定神一看,只见下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人头,一个长着三只鸡脚的人头,那个人头的样子很眼熟。

  恶鬼突然想起来了,这个人是另一只恶鬼,它们曾经一齐在电影院等替身,真想不到,它也落得了个同样的下场,难道这是报应。

  “科学怪人一个月帮我们变种一次,我们是他的实验品,就象关是实验室的白老鼠一样。”只见长着三只鸡脚的人头接着讲了一句令恶鬼毛骨悚然的话“看看你的手和脚。”

  王东朝身体一看,天哪,他发现自己被牢牢捆住的手和脚变成了四条马腿,“啊”王东发出一声尖叫昏了。

  恶鬼王东自以为可以设陷阱害人,谁知弄巧反拙,二十年为非作歹的乐趣变成了做二十年的实验品,真是恶有恶报。

  各位猛鬼恶鬼,想不想找个比他们更好的替身,快来猛鬼电影院,或者你们会有更出位的报应。

(完)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