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闹鬼的小屋(中) [2004-11-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五)

虽然校长说派出所管不了这事,可是我还是去报案了。先说明一下,这儿是小集镇,民风淳朴,只有一家派出所。而且派出所也没有什么案子要办,多半维持一下秩序,有时也给镇上的人帮忙做做调解工作,所以派出所的人缘很不错,而不像大城市的警察与群众之间冷冰冰的象猫和老鼠一样。
张所长热情地接待了我,听了我说了一句话,脸上的笑容马上就僵住了。他挠了挠头:“这怪事我早就有所闻,可直到今天,你才是第一个来报案的。”
“难道校长没有对你说过吗?”我很诧异。
“我听说这事,也曾去看了一下,可是校长总是不让我走近小屋,想方设法把我引开。”
“也许,校长是想保护您,不让您受害吧。”我知道他和校长是朋友,就冒冒失失地说了一句。
不料,他脸色大变,阴沉沉的,十分可怕:“怎么我还要他保护?”
我吓坏了,不知道错究竟错在哪里,只好嗫嚅着,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民警小吴连连给我递眼色,示意我快走,于是,我慌慌忙忙地从派出所逃了出来。
从派出所碰了个钉子回来,我非常生气。
怪不得校长说派出所管不了,我真笨蛋,不该找去找那个只会婆婆妈妈的派出所,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还受了一包气。
正当我烦恼之际,派出所全体出动,“浩浩荡荡”地来到我们学校,连所长加起来总共不到五个人!
不一会儿,我就被叫到校长办公室。
张所长笑容可掬,校长的脸色却十分难看。真奇怪!
“你真会给人添乱子。”校长十分不满地看了我一眼。
“刘校长,你先别责怪她。她报案没错,我奇怪的是,您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这件事?”
“叫我对你说什么?这么多年来,这间屋里一直没太平过,怪事不断,大家都说这是鬼屋,难道叫我对你说,这屋子里有鬼,叫你去抓鬼?”一向安详和善的刘校长突然激动起来。
“说不定我这次就来抓鬼的……”
“你敢,我就和你拼了。”不知什么时候,校长夫人也进来了,愤怒地向张所长挥着拳头。
“张所长,这件事您就不要管吧,目前,学生都在准备统考,你兴师动众的,学生的成绩受到影响,上面追查起来,吃不消啊!”校长几乎是在哀求,然而他的话却棉里藏针。
“刘校长,我相信您的为人,小屋的事,暂时就搁一搁吧!不过希望您保重。”

(六)

站在一旁的我,却十分恼火。校长不准人管,派出所不愿管,我来管,一定要把鬼抓出来,把它跺成肉酱,才能泄我心头之恨。
我取出钥匙打开小屋的门,发现我的书籍行李已经搬走了。
工友杨妈妈走过来,一把拉住我:“别进去,危险,校长叫人把你的东西搬走了。”
“在哪?”
“在办公室里,你先将就一点,明天再想办法吧。”
“不,我还搬回来住。”一个女孩子的资本是什么?青春、才华、外貌。我想,外貌才是第一位。都已经毁容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死了好。
就是死,我也要把害我的人拉去到黄泉路上做个伴。
“别进去!”杨妈妈好心地拉住我。
“不,我非进去不可!。”我的犟脾气来了。
正在和杨妈妈拉拉扯扯的,不小心把我头上的纱巾碰掉下来了,露出了我那张鬼脸,杨妈妈吓得大叫一声,我趁机挣脱她的手,拼命地冲进小屋,“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外面“砰、砰、砰”地有人打门,我就是不理,最后校长也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淘气呀!”外面传来校长的声音,“你不出来,我也不勉强,开开门把被条拿去,小心受凉。”
“不,开了门,你还让我进来吗?你骗三岁小孩吧?”校长不让派出所调查,我恨透了他。老鬼,不得好死!
“好好好,姑奶奶,我把被子从天窗塞进来,好吧?”
一会儿,我的被子卷得长长的从天窗塞进来了。
“小陈,你和胡老师今晚就在办公室睡吧,一有动静就叫人。”校长压低了声音吩咐。
“老鬼,监视我呀,等我把屋里的鬼捉到了,再收拾你!”我恨恨地想。
仇恨的毒焰时时在煎熬着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这孩子,会不会变得和秀儿一样啊?”听得出,这是校长夫人的声音,她跑来干什么?
杨妈妈一阵阵叹息,“可怜,都是好孩子啊。”
“胡说什么,都给我回去,回去!”校长勃然大怒。
纷沓的脚步声渐渐远了。看来这些人都怕校长。这个恶霸!

(七)

夜幕渐渐拉开,校园里很安静。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外的洋槐照进小屋,影影绰绰的,还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啾啾”地叫,屋里的大老鼠大胆钻出来,用那绿幽幽的小眼睛看着我,还不时地“吱吱”地向我示威。我心里直发毛(方言:恐惧的意思)。
“胆小鬼!”我暗暗地骂自己,“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我斜靠在木板床上,根本不敢合眼。想到上一次莫明其妙地昏迷了一天两夜,只要一犯困,就拼命地用手指对身上乱掐,生怕睡着了。
也不知我掐了自己多少次了,正当这一次我掐得正起劲的时候……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来了!来了!
我的心狂跳,瞪大了眼睛。
只见两点绿幽幽的光向我射来,越来越近,在朦胧的月光的中,分外诡异。
真的有鬼!
我不禁毛骨悚然。
然而,强烈的复仇的欲望支持着我,我静静地待着鬼。
走近了……走近了……
一团白雾,隐隐约约地,人形的白雾……
那两个绿幽幽的……正好象人的眼睛……
我终于可以报仇了!
我只有一个念头:抓住它!
我不顾一切向向那团白雾扑去……
“扑通”一下,我还没弄清是什么回事,就趴倒在地上了。
等我挣扎着起来,面前的绿幽幽的眼睛不见了!
莫非是幻觉?抑或是在梦中?
我转过身准备到打盆水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就在等我转过头来——
那团白雾赫然就在自己的背后!
我拿起桌上的茶杯向它砸去,只听到一阵玻璃破碎声,白雾消失了。
我累得直喘气,那白东西总是忽东忽西的,让我摸不着边。
终于,它定在那儿不动了,也许和我一样,精疲力竭了吧?
可是,等我定睛一看,不禁魂飞魄散。
那东西正好靠着在小屋的门,我将无路可逃。好狡猾的东西!
逃,也是死;拼,也是死:反正都是死,是生是死,也就在这一回了。
我再一次扑上去!
砰!
我重重地磕在门上……
我浑身疼痛,艰难地侧过身子……
呀,那团白雾,那两只绿幽幽的眼睛……
渐渐地,越来越清晰,突然,它张开了大嘴,露出了白森的牙!
我吓得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八)

好半天,周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我才睁开了眼,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倾泄在地上的惨淡的月光。
浑身的骨头象散了架似的,身上好多地方碰一碰都疼痛得令人直抽冷气。我的心情坏到极点:鬼没抓着,反遭它戏弄。更糟糕的是明天让同事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他们肯定认为我说的纯属子虚乌有。
我敢断定,这不是幻觉。但是我又凭什么说这不是幻觉呢?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朦朦胧胧,若有若无。说它是动物,它分明是站着的人形;说它是人吧,我始终忘不了那双淡幽幽的绿眼睛。
我想得头痛,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不想了!到外面让凉吹一吹吧,这几天来的折腾,我身心都极度疲乏,也许真的是幻觉。好好地养养神,等着真正的鬼的到来吧!
我信步走出门,在林荫道是走着,想用夜晚的风来冲洗这些天的心身的伤痕。
小小的校园风景美丽,我却无心欣赏,想到这几天的遭遇,我真是欲哭无泪。
林荫道的那头走过来了一男一女,我知道,他们是我的同事,也是一对情侣,在月光下喁喁谈心。我不想吓着他们,赶紧隐藏到小花园里。说是小花园,其实比农家的小院大不了多少,里面有花有树,是学生课外兴趣小组的作品。里有四条长石条,是给晨读的学生预备的。
不好,他们俩也过来了,花园的出入口只有一个,我该怎么办哪?
我躲藏在葡萄架下,等他们走过去再说。不料,他们在我对面却拣了个长石条坐下来了。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只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我的眼泪如泉水般涌了出来。我坐在葡萄架下的草地上,白天学生也常坐在这里。草地干净得很,我就势躺下,眼皮儿早就撑不住了,渐渐地闭上了。
睡梦中,我回到自己的家,和爸妈弟妹们在一起,快活极了!
咦?脸上凉冰冰的,小妹又在玩老把戏了,用她那胖胖的小手蘸着水在我脸上乱画,一边还笑嘻嘻地说这是“给小花猫洗脸”。呀!我想起,这毁容的鬼脸,别吓着小妹——
当我告别梦境回到现实,真的感到有冰泠的东西在我的脸舔来舔去。我睁开眼一看,惊出了一身冷汗!
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正在我脸上不停地舔着。
它似乎也吃了一惊,轻快地跃到我对面,坐下来看着我,一点儿也不害怕。
那双绿幽幽的眼睛,我永远也忘不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