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17) [2004-11-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42

  罗皓带来的手电筒光线也变得非常弱小。

  徐羽风再次摸出火柴,连擦了几根,居然擦着了。

  “走,跟我出去。”徐羽风抓着女孩冰凉的手,往门外走去。罗皓的突然死亡让他很感意外,他心里同样也是非常紧张。

  左拐之后果然看见有一个密室。徐羽风鼓起勇气决定进去看看。

  “我们赶紧出去吧,那里面有鬼。”女孩带着哭音说。

  “不行,一定要看个明白。你害怕就自己出去。”徐羽风说。那女孩紧紧抓着他的手臂也跟着进来了。

  徐羽风又擦亮一根火柴,只见这个密室相当小,里面并没有藏着什么人。倒是放着一口棺木。里面充满了腐臭的气味。

  徐羽风大着胆子踢开了压在棺木上的木板,一股更浓烈的腐臭气味扑面而来。他摒着呼吸凑近一看,差点吓昏过去,里面正是仇小芳的残尸!四肢和身体分离,头和身体分离,尸体已高度腐烂。两只空洞的眼睛正在盯着他!女孩已经尖叫一声,已经吓昏过去了。徐羽风也正恶心的要吐,这时候一阵阴风吹进来,吹灭了徐羽风手上的火柴。

  徐羽风踩到脚底下有一块石头,他马上把石头踢了出去,石头碰到门对面的石壁上,发出空洞的回音。

  这时死尸正在身边,女孩已经吓昏过去了,靠在他身上,无边的黑暗和恐惧包围着徐羽风。

  “还是先出去再说。”他抱着女孩,麻着胆子往门外走去。在狭窄的山洞里不知道穿行了多久,走进了很多的死胡同,徐羽风最后终于看到前面有一丝光亮。走近有一看,他发现是一个狭隘的出口。好容易挤了出去,感觉非常的熟悉。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是校医院的太平间!他当时为了查看岳浚的死因,曾经带着夏芬来过这里。当时老周也在,而且山洞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老周的一举一动。现在想来,那双眼睛应该是罗皓的,他在暗地里跟踪老周,现在罗皓自己也死在里面的山洞里了,徐羽风想着这一切,不胜感慨。



43

  走出太平间,天微微的有些亮了,但整个校园还在睡梦中。

  想起刚才在山洞里惊心动魄的一幕,徐羽风呼吸着清晨的空气,简直有恍如隔世之感。

  他掐了掐女孩的人中,把她唤醒过来。女孩仍然心有余悸。

  “就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吧,忘了它。”徐羽风笑着说。他吩咐女孩先不要把里面发生的情况告诉别人。徐羽风这么说是因为他心里有一个担心,罗皓死在里面了,无论警方和校方都很难相信罗皓是犯罪组织的成员,并直接制造了那一连串凶案。他们很可能反而认为是徐羽风谋杀了罗皓。徐羽风根本没有给自己辩解的机会。他能把罗皓所说的仇小芳变做厉鬼寻仇并成立犯罪组织的话说出来吗?就算说出来只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他。

  徐羽风把女孩送回了宿舍,并再三嘱咐她别说出去。

  “相信我,我很快就会把这个案子破了的。”他的笑容给了女孩以力量。

  非常疲惫的返回到自己的租房内,尽管一整晚这么折腾,徐羽风还是无法入睡。他重头到尾考虑了一下案情。

  他还是很难接受罗皓关于仇小芳化作厉鬼的说法,但他说的那么真实,显然不是瞎编出来的,他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然用仇小芳做掩饰编出那么精彩的故事来。他想到任少杰死前也给他发过这样的邮件,说看到仇小芳了,害怕的要命。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罗皓没有说假话。任少杰开始并不知道组织的首领是“仇小芳”吗?

  怎么解释这一切呢?徐羽风苦苦的考虑着。

  他先撇开罗皓所说的仇小芳是人是鬼的问题,直接先去考虑案情中存在的疑点。

  罗皓说任少杰在组织里负责迷幻药的研制,任少杰开始和仇小芳是恋人关系,他又是如何在仇小芳死后加入到组织中去的呢?使他想到那天晚上他听到的刘子君和任少杰的对话。开始他一直不明白四号是指什么,现在想来,应该是他所研制的一种药品的代号。

  现在回想起罗皓死亡时的情况来,他的状况和林慧儿和老周的差不多。徐羽风猜测林慧儿和老周都是死于犯罪组织所研制的一种药品,而罗皓同样如此。按说他不可能自己给自己下毒?那死前所说的“她就在你身后”应该就不是假的了。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徐羽风百思不得其解。

  焦虑不安的躺了好一会,夏芬来看他了。

  因为受惊吓过度,夏芬晚上显然也没有睡好,眼圈黑黑的。

  徐羽风把昨晚在山洞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还不能告诉警方这些事情,他们没有亲身经历,很难相信的。而且罗皓不明不白的死在里面了,他们甚至可能会认为我就是策划这一系列凶案的主谋!”徐羽风说。

  夏芬的脸吓的苍白。“那怎么办呢?如果不告诉警方,你一个人怎么对付他们?连他们人影都见不到。再说要是万一真的是厉鬼寻仇呢?我们能拿一个鬼怎么办?”

  “我是不相信鬼神这一套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徐羽风说。

  “你准备怎么办呢?”夏芬过了一会儿问。

  “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我想我在明处,他们在暗处,这是最恼火的地方。”徐羽风说着,猛然瞥见夏芬颈部有一个红色印记,“你那里怎么了?”他问。

  “哪里?”

  徐羽风翻开她的衣领,赫然看到一朵娇艳的玫瑰,正是“死亡请柬”印记!

  夏芬照了下镜子,也看到了,吓的尖叫起来。

  “别怕。你知道是什么时候,怎么盖上去的吗?”徐羽风镇定的问。

  “不知道,也许……是昨天晚上他们抓到我之后吧,那时候我昏迷有一段时间。经过昨天晚上那么一折腾,我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印记。”

  “昨天晚上他们想杀了你和我,却没有成功。看来,你是被盖了死亡请柬而逃脱的唯一的人。”徐羽风努力想使夏芬放松。

  “可是,他们会就这么放过我吗?”

  “不怕,有我在呢。”

  这个印记倒使徐羽风想起在任少杰房间看到了那副画来。联系到任少杰擅长绘画的因素,这副画应该是任少杰所画。仇小芳(姑且认为她是犯罪组织的头领)为什么用这幅画做死亡请柬的印记呢?徐羽风苦苦思索着。

  “也许是任少杰画给仇小芳的,而仇小芳觉得这娇艳却凋零的玫瑰有某种寓意就用这个去刻了印章吧。她把印章盖上她认为应该杀死的人的身上。除了夏芬,这个印记她还会盖在谁的身上呢?”徐羽风不知怎么想起了罗校长。他感觉罗校长对这些案件一直是一种掩瞒的态度,甚至没有把这些案件上报给市公安局。而且校派出所对这些案件的暧昧态度很难说和他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包庇罪犯呢?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死了会怎么想呢?

  徐羽风感觉还是需要人帮忙,他必须要保护夏芬,而罗校长那边很可能也会有罪犯的线索。他想到了小王。派出所里面他也就只相信小王一个人了。

  他给小王打了电话,约他来到租房内,和他坦白的说明了一切。

  “我希望你能去盯着校长的一举一动。我觉得有两个可能,他有可能是罪犯的包庇者,当然,也可能是罪犯的一个复仇对象。据罗皓说,他以前和仇小芳是有过接触的,而且还为仇小芳办过穷困补助。”徐羽风说。

  “好,你放心吧。我也感觉他有问题,自从发生这些案件后,他和我们所的胡所长联系很多,我也猜想你对派出所的怀疑和他有关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