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16) [2004-11-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41

  徐羽风把夏芬送回宿舍,并吩咐她一切小心,以后晚上不要外出。

  他虽然累的不行,精神依然很亢奋。他想象那些犯罪分子现在在忙什么,是在检讨行动的过失呢还是已经撤离,按说自己逃出来了他们应该害怕自己带警察去抓他们。

  徐羽风在校园里走了一会,给小王打去电话,关机了。这时候他看到大学生俱乐部那栋楼还亮着灯。罗皓的校卫队也设在那里。他信步往那边走去。

  罗皓果然在里面。徐羽风敲开了门。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觉?”徐羽风问。

  “今天我值班啊。正准备出去呢。你呢,怎么这么晚也还不睡?”

  “我有很重要的情况要告诉你。”

  “那好,我们慢慢说。”罗皓转身拎起暖瓶给徐羽风倒了一杯水。徐羽风注意到他提暖瓶的左手手臂在提的时候有些颤抖。

  徐羽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很简明的说了一遍。

  “就在后山?要不我们赶紧再去看一下,兴许他们还没有完全撤离。”罗皓高兴的说。

  “好,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徐羽风喝了一口开水说。

  两人随即离开办公室,徐羽风拿到罗皓的手电筒走在前面,在上山的路上一边寻找自己留下的记号一边前进。不一会走到那个洞口。

  “就在这里了。”徐羽风说。

  “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里面。”罗皓似乎也紧张起来。

  “我估计他们应该不在了。按常理,他们让我跑了,就应该知道我会通知警方,没有还呆在这里坐以待毙的道理。”徐羽风说。

  “那我们下去看看吧。”罗皓说。他伏在地面上,听到里面毫无声响,就跳了下去。

  徐羽风跟着也跳下去。

  “糟糕,刚才跳下来时手电摔坏了。”他听到罗皓说。

  “没关系,我这里有火柴。”徐羽风摸出火柴,一连几根火柴都没有擦出火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里,徐羽风感觉有股死亡的气息在弥漫。

  通道里只有沉重的脚步声在回响。

  “罗皓。我突然感觉头好晕,是不是因为这里面缺氧啊?”徐羽风有气没力的问。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头晕胸闷。”罗皓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徐羽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喝了我的迷魂药,还说是缺氧,徐羽风你真笨的可以。”罗皓冷冷的笑着,拧亮了慌称摔坏了的手电筒。

  他走到徐羽风身边,用力踢了他一脚。

  “妈的,这药效力不错。睡的跟猪一样。”他拖着徐羽风的腿,把他拖进了那个小房间。

  罗皓点亮了房间里的蜡烛。

  “活该你倒霉,要不是刚才你来找我,我怎么有再一次杀你的机会?开始好好的布好局还让你跑了。”罗皓坐回那个座位,点燃了一支烟。

  抽完这支烟,罗皓走到墙角,推开一道暗门,拉出来一个四肢被绑,嘴上贴了胶布的女孩。

  “叫你去夜总会上班你不听话,那么对不起,只好把你做掉算了。”罗皓从门后面拣起一把尺余长的锋利的砍刀,把刀在女孩脑袋上方晃了晃。女孩眼睛里透出极恐惧的神情。

  “不过你也别害怕,有这个人陪你一起死,黄泉路上不会太寂寞的。”罗皓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徐羽风。

  罗皓准备杀掉女孩的时候,眼睛盯了女孩半天,流露出淫亵的欲火。

  “就这么做掉是不是太可惜了,还是先上了再说吧。”他扔下刀,伸手去剥女孩身上的衣服。

  一直昏迷在地的徐羽风突然一跃而起,挥掌猛砍罗皓的后颈。罗皓还没反应过来,就天昏地暗的倒了下去,痛苦的躺在地上呻吟。

  “你,你没被药昏过去?”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愤怒的问,好象自己遭到了戏弄一样。

  “当然没有,你的小小伎俩能瞒过我的眼睛吗?”徐羽风微笑着。他给那个女孩送了绑。并且用绑在女孩身上的绳子绑着了罗皓。

  “你就是开始在这里装神弄鬼的那个阎罗,别以为我不知道。”徐羽风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罗皓黯然问道。

  “从一进校卫队的办公室我就感觉到了。首先,墙上的值班表上写明了今天不是由你来值班。而且你神色有些紧张,鞋上和裤子上有一些新鲜的泥印。这就让我猜测到你可能也是从山洞出来不久。更让我证实这个猜测的是你倒水的时候露出了最大的破绽,你的左臂颤抖了一下,这说明你臂上有伤。而我恰好开始在这里用一个刀片伤了阎罗的左臂。当时我就把没那水喝下去,偷偷的吐掉了。再说,你比我先进洞来,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却怎么会对洞内的地形岔道如此熟悉?这些错误你本来是不该犯的。”徐羽风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和分析。

  罗皓突然面如死灰。

  “只可惜开始时没有杀得了你。”他恨恨的说。

  “你本来想设圈套杀我,最后却被我抓着了,心里很不服气是吗?”徐羽风说。

  “当然,如果可能,一定再和你较量一番。”

  “你犯下那么多足够枪毙十次的罪行,只是为了和我较量吗?”徐羽风厉声问。

  “当然不是,但是你搅和进来对我们组织很不利,把你除掉也是我的一个心愿。”罗皓说。

  “你掩饰的不错,我也是昨天晚上才开始怀疑你。你听说过一句古话吗?邪不压正。你们做尽坏事,总有一天会遭到报应的。落到我的手上,你命该如此。我只是不明白,前面的很多行动你策划的那么周密,昨天晚上的表现我实在不敢恭维。”徐羽风说。

  “你别得意太早了。”罗皓狞笑着,“就算我被抓着了,还会有人来收拾你的。”

  “你是说你组织里的其他成员吗?我既然敢独身来会这里,又怎么会惧怕他们?”徐羽风笑着说。“对了,岳浚和老周的死极为可疑,我原来一直猜不出原因,现在想来,应该是你干的,对吧?”

  “我原来准备把那些罪名转移到岳浚头上,但后面发现你和老周似乎都已经看出了里面的破绽,就只能杀了他灭口。”

  “那天晚上他去杀林慧儿是为什么?我抓到了他。发现他简直就象在梦游一样。”徐羽风问。

  “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岳浚跟我很熟,那天晚上我给他下了药,把他引到校医院,想借他之手杀了林慧儿,没想到这事情被你破坏了。幸好我比较谨慎,一直没有露面。”

  “他既然不知道情况,你为什么要杀他灭口?还有你为什么要杀林慧儿呢?”

  “他也是我们组织里的一个外围成员,还是知道一些内幕的。至于林慧儿,那是任少杰想杀她,最后她其实就是死在任少杰手上,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有过这种猜测,任少杰应该是使用了你们研制的一种药物,我发现林慧儿和老周死亡前的状况一模一样,想必你在杀害老周的时候用的是同一类药物。”

  “没错,你早想到就好了。”罗皓居然笑了起来。

  看到罗皓发笑,徐羽风恨不得踢他一脚,“在别人眼力,你是个很出色的人,在学校也风头十足,还是校长的儿子,你说,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做人?偏偏选择去做十恶不赦的罪犯?”

  “很多事情,不是你自己可以决定的。”罗皓说了一句很让徐羽风费解的话。

  “难道还有人逼你做强盗不成?”徐羽风问。

  罗皓好一阵沉默。

  “羽风,我们是朋友,我想有些事情我应该告诉你。这些事情并不是我想做的,我也并不是这个组织里的最高首领。上次在网上和你联系的白龙使就是我。当时我就猜到也许是任少杰告诉你的,而你想通过这个途径混入组织内部来摸底,所以我就和你周旋,想反过来利用你。”

  “这么说,任少杰就是赤龙使了?你们是合作的关系吗?我感觉你在岳浚死了之后就想让任少杰做替死鬼,拼命想把他抓到。”

  “是的,他主要负责研制药品,迷幻药和相关毒药是组织犯罪的主要工具,而我负责具体的行动实施。任少杰其实和我一样,也是出于某种原因,甚至可以说不是很自愿的进入到组织中来,而且他掌握的资料就是仇小芳原来的研究成果。他后面利用学生会主席的身份优势联系了其他一些药理学研究人员继续研究新的迷幻药品种。他把这些药用高价卖给组织,但一直拒绝提供药方和研制技术。但他在组织里又是一个赤龙使的身份,这让我也很费解。我们只是知道对方的一些情况,并没有实质性接触,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加入到组织中来的。林慧儿死了以后,当时你和老周他们追查的厉害,组织就想让他做替死鬼,他逃亡后,组织拼命抓他,其主要原因一是怕他泄密,把组织的内部情况透露给警方,再者就是要追查迷幻药的药方和技术。最后在宜园把他杀了推下楼,这是你所知道的。”罗皓一口气说过了任少杰的一些情况。

  “你究竟是怎么进入犯罪组织的?你们的教主又到底是什么人呢?”徐羽风盯着他问,这也是最关键的问题。

  “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罗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我会相信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徐羽风真诚的看着罗皓。

  “为什么相信我?你知道吗?你被学校开除其实也是我一手策划的。”罗皓很坦白的说。

  “我知道。”徐羽风淡淡的说。

  “哦?”

  “今天揭露了你的真面目后我就想通了。那些故意和我挑衅的人也是你安排的吧?借着这个由头开除我,只要你那个校长老爸说句话就行了。没有谁办这个事比你更方便。”

  “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当时你追查案件最卖力,组织上希望你能够在开除后不再插手此事,那知道你丢了学业仍然没有放弃。如果有可能,我会帮你重新回到学校的。”罗皓说。

  “如果你真有诚意,帮我破了这个案件吧,我不相信你是个本性凶残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多令人发指的凶案呢?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事情我不会相信的?”

  “我们组织的头领不是人~~~~”

  “那是什么?”罗皓这句话让徐羽风大感意外。

  “她是鬼。”罗皓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有些发抖,脸色灰白。“你还记得仇小芳吗?那个被白安肢解了的女研究生。”

  “记得。”

  “她现在就是我们的头领。其实和任少杰一样,我在她生前就认识她了,是一个很漂亮很乖巧的女孩。她读本科的时候因为家境不好曾为了穷困补助和减免学费的事情到我家来求过我爸,所以我就和她认识了。开始我爸没答应她,说学校的补助名额很有限,而且已经分配完了,过些天她居然申请成功了。我本来想为她求情的,见她成功了也就算了。我们后面有了一些交往。说实话,我也喜欢她,那时候她正和任少杰谈恋爱,我就没有动去追她的念头。再后面,她保送上研了,我们来往很少,只是偶然在校园里遇到打打招呼。再后面我就听到了她被白安杀死的消息。因为我的活动面比较广,应该是她刚死去两天后我就知道了的。”

  “后面呢?她又出现在你面前了吗?”

  “是的,那天晚上我象中了邪,一个人惶惶忽忽的在校园里走着,奇怪的是平时熟悉的路都变的陌生,好象老是转啊转啊的走不出去。我想起了小时候听老人说的故事了,估计自己是遇到了迷路鬼了。”

  “迷路鬼?”徐羽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

  “是的,如果遇见了它,你就永远在转圈,到不了你想去的地方。老人说半夜有人过河遇到过这种情况。有的人想走到河对面去,趟了半天发现自己还在河中央,那就是遇到鬼了。我当时也是这种情况,后面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站着不动,这时我看见了她,一身白衣,脸色苍白的站在我对面,直挺挺的朝我走过来。我当时差点没吓昏过去。后面她带我来到这个山洞,说白安杀死她后把她的残尸抛在了这里面。‵我死的好惨啊。′她摸着我的后颈说。那手就是又冷又硬,摸的我全身起鸡皮疙瘩。我就害怕的问她我能帮她什么吗?她说她要报复一切害过她的人。让我加入她的组织,执行她的‵死亡请柬′的计划。”罗皓描述起当时的经历来,话音颤抖,仍然显得很是害怕。

  “那就是说学校里死的那些女孩都是你做的案?”

  “是的,但都是仇小芳……那个女鬼授意的。她那天晚上在我之前还带进来一个女孩,她让我强奸这个女孩,然后再勒死她。她说这是加入组织必须作的一个仪式。只有这样你才能永远忠于组织。这个女孩就是最先死去的外语系大三学生马书芬。之后由我和她组织里的其他人员抛尸湘江。”

  “她没有说,但我后面知道,她不也许是用对付我的办法,网罗了好些人参与到组织里,组织里一个很大的工作就是组织,欺骗在校的女学生去校外卖淫,以此来赢取巨额的组织活动经费。一些不听话的女生,往往会在强奸之后被杀死。然后盖上玫瑰印记,也就是死亡请柬。她这么招摇也就是因为她是个鬼,你们根本没有办法抓到她。我们组织里的成员提出反对意见,说要处理的隐秘一点,但她没有采纳。她是个冤魂不散的厉鬼,不知道使用了什么魔法控制了我们。如果我们违背了她的意志,身体就会出现奇怪的病状,身体里有一种蚂蚁啃骨头般的痛痒,必须到她跟前认错,由她来解除。你好象觉得我们是很凶残的罪犯,其实我们在她面前也经常被她折磨的生不如死的。”

  “你也是在大学里接受高等教育的人了,真的相信世界上有鬼吗?”徐羽风很怀疑的问他。

  “我早就说过,你不会相信的。我以前也不太信的。但是我看到死去的仇小芳后,我就相信了,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她……她就在你身后。”罗皓脸上突然好象呼吸困难,面容因痛苦而扭曲。

  徐羽风猛的回过头去,黑黢黢的门外根本没有人影。

  “她……在门外面……左拐三米处……的密室里。”罗皓费了很大的力气说出这句话,而后头一垂,倒在了地上。徐羽风走近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已经断气了。

  一直呆在房间里的女孩早已吓的大哭起来。因为在山洞里,哭声在山洞里震动回响,显得越发的恐怖。

  “如果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就不要哭了。”徐羽风大声打断了这女孩的哭声。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