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14) [2004-11-3]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37

  校派出所立即派人来任少杰租房内具体了解情况,根据徐羽风调查到的证据,再加之任少杰畏罪逃亡,正式开始了对任少杰的追捕行动。然而没有任何结果,任少杰就好象人间蒸发了一样,再无半点消息。

  徐羽风因为追查任少杰没有结果,日子过的很是愁闷。夏芬经常来陪他,而他却怕耽搁了夏芬的学习时间。毕竟,考试的时间一天比一天临近。一天徐羽风百无聊赖的去上网,居然意外的发现自己邮箱里躺着一封邮件,是来自任少杰的!

  羽风:

  我已经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我无意中卷进了一个罪恶的恐怖的游戏,当时只是觉得好玩,解恨,没想到他们会制造出那么多令人发指的凶杀案来。我一直想退出这个游戏,揭发他们,然而做不到,他们已经控制了我。

  我现在悔恨不已,我知道,事情迟早会败露的。我害怕面对那一刻,一个大学的学生会主席,别人眼中的天之骄子,突然之间成了杀人的帮凶,成了人人唾弃的十恶不赦的罪犯,这是我没法,也没勇气去面对的。

  我想说的是,刘子君真的不是我杀的。那天我回租住的房间,在窗外看到你从床底下搜出血淋淋的残尸来,我都吓呆了。我敢肯定,有人在栽赃陷害我。是他们把残尸用皮箱装着放进了我的房间。

  我们是好朋友,我知道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我想你一定可以把背后的元凶抓住的。我现在知道了,那些罪犯想拿我当替罪羊。他们现在也在搜查我,也许我的逃亡激怒了他们。我知道,如果被他们找到,他们会杀了我的。他们的具体情况,请原谅我不能向你透露,因为我要顾及家人的安全。我也希望你能够早日破案,到时候我想通了,出来自首也是有可能的。

  我想我这辈子是完了。

  祝你好运!

  少杰

  徐羽风看完邮件,感觉任少杰其实是在一种相当矛盾的心态下给他写的这个邮件。他声明了自己不是凶手,又说自己的确参与了“死亡请柬”的游戏。但他又不肯说明他们的真实身份。

  徐羽风很快约小王去网吧碰了面。

  “任少杰给我发了个邮件。”徐羽风说着,把电脑上的邮件打开给小王看。

  小王仔细看了邮件。“从这个邮件看,你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吗?”他问。

  “我想这些案子还是彼此关联的,但我们原来都想错了,罪犯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个犯罪团伙。从这个邮件上多次提到的“他们”可以得到证实。我还看出,这个犯罪团伙组织极为严密,手段极为毒辣。他们每个人的命门都被他们的首脑把握着了,象任少杰,就在为他家人的安全担心。我想,犯罪团伙的首脑应该是个智商很高的犯罪天才。”徐羽风一口气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任少杰说他是无意中卷进这个罪恶的游戏,其中ˋ无意ˊ和ˋ游戏ˊ两个词很值得推敲,只是现在我们还没办法完全理解它背后的意思。”他补充说。

  “好小子,你把我想说的都说了,考虑的细致!可是这下任少杰失踪了,我们的线索也断了,往下可怎么办啊?”小王愁眉苦脸的说。

  “既然任少杰跟我联系了,我们就有可能进一步从他那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另外,别的线索也不是完全没有,比如你就可以暗中观察一下派出所内部的人有没有异常情况。”

  “这话怎么说?”

  “说句不客气的话,我老觉得你们派出所办案很不力,而且,当时岳浚死时急着结案也显得有些反常。老周为什么要暗中查案?我想他一定是已经查出一些眉目了就被犯罪分子杀死的。可惜他没能把他已经了解到的情况说出来。他的独自行动证明了派出所里面存在着一些问题。当时因为老周的死我怕你对我有意见,或者说也怀疑我,我就没有把这个疑惑说出来。”

  “恩,有道理。我会注意的。”小王认真的说。



38

  徐羽风给任少杰回了邮件,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线索。但他没抱太多的希望,因为他知道任少杰肯定有他难言的困难。

  出了网吧,徐羽风去找了夏芬。

  “现在女生中人心浮动,据说很多人出去赚钱去了,或者在歌厅跳舞,或者在精神陪护公司上班,其实赚的都是一些不干净的钱。女生中互相攀比谁赚的钱多,谁戴的首饰值钱,我看风气慢慢的坏了。”夏芬又说起上次跟徐羽风说过的事情。

  “现在女生胆子真大,她们在外面安全能得到保证吗?”徐羽风问。

  “这很难说,最近听说艺术系有个女生失踪了,几天没见人,也联系不上。”

  “会不会跟那些死者一样,被人害死?或者,反过来想,那些死者也是因此这些原因被害的吗?”徐羽风脑海里电光石火般闪过这个念头。“你可不能陷进去啊。”他笑着说。

  “万一陷进去了怎么办?你是来搭救我呢还是从此不理我了?”夏芬歪着脑袋问。

  “不理你了,哼!谁让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徐羽风故作生气状。

  “小心眼!你就放心吧,我会洁身自好的。”

  晚上,徐羽风又去上网,他记挂着是否有任少杰的邮件。

  果然有一封。

  羽风:

  我最近老疑神疑鬼的,老担心被警察抓到,又担心被他们找到。我睡不好,吃不香,人不人鬼不鬼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那些人经常在一个网上聊天室里谈事,很多暗号,一般人不知道。如果有人问你,“怀里藏的什么?”你就答“忠心一片”,他问“腰里别的什么”,你就答“三尖两刃刀”,他问“叛教什么下场?”你就答“三刀六洞,开膛破肚。”如果他们问你是谁介绍你进去的,你就说是赤龙使。

  只有这样,才算是通过了他们初步考验,才有接触他们的可能。

  下面是聊天室的网址:******

  你自己去看,我真的不能说更多了。我家里已经接到几个恐吓电话了。

  少杰 于惶恐不安中

  徐羽风根据任少杰给出的网址,很快就打开了。

  刚一进去,就遭人盘问。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个聊天室?”

  “我随便进来逛逛。”

  “你怀里藏的什么?”

  “忠心一片。”

  “你腰里别的什么?”

  “三尖两刃刀。”

  “叛教什么下场?”

  “三刀六洞,开膛破肚。”

  “你是谁介绍进来的?”

  “赤龙使。”

  “留个邮箱吧,我会再联系你的。”

  徐羽风告诉了他一个自己平时都很少用的,连朋友们都不知道的邮箱。

  聊了几句,徐羽风猜想这里应该就是犯罪组织的一个网上窝点。“我必须先打进他们的内部,才有可能把这个组织严密,手段残忍的犯罪组织一网打尽。”他暗自做了决定。

  “好的我们会跟你联系的。再见。”说完那人就下了。他的网名是“白龙使”。

  “白龙使,呵呵,看来他们还搞的像神龙教一样。只是不知道教主是谁。看来他们真是不简单。”徐羽风这样想着,不由得暗自心惊。



39

  徐羽风一个人躺在租房内,想到自己对手的强大,反复不能入睡。他突然接到夏芬的电话,说她和两个朋友在一个卡拉ok 厅被一个无赖骚扰,不能脱身。

  他迅速穿好衣服赶到那个歌厅,只见一个醉鬼一样的无赖正在叫夏芬陪他跳舞,拉拉扯扯的,夏芬吓的直哭。其他两个女孩也被其他男孩骚扰。

  徐羽风怒火中烧,走到那个无赖面前,一拳把那人打倒在沙发上,半天爬不起来。其他人一拥而上,徐羽风赶紧叫夏芬和其他两个女孩先离开,到学校里等他。

  那几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几分钟下来,全让他撂爬下了。他出来的时候,歌厅的老板以为他是很能打的混混,不敢拦着他。那个对夏芬动手动脚的无赖爬在地上威胁说:“这次算你狠,但是你不能总护着你女朋友,我总有一天要把她搞到手的。”

  徐羽风返回去往他档部踢了一脚,“你以后敢动她一根头发,小心我废了你!”那个无赖只痛的满地打滚。

  这天晚上,夏芬待在徐羽风的租房内,没有回寝室睡觉。

  “不是说自己会小心的嘛?你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徐羽风有些生气。

  “一个朋友过生日,就说唱唱歌。我没想到外面居然这么乱。”

  “以后出去一定要有我陪着,知道吗?我真担心你出什么事情。”

  “知道了,我就知道你心疼我。”夏芬扑到他的怀里,亲了他一口。

  “他们会不会是故意的啊?为什么不欺负别人,专门欺负你啊?这些时间遭遇了这么多事,我老觉得有人在背地里对付我。”徐羽风叹了一口气说。

  “我也不知道的,你放心吧,我以后会一切小心的。”

  (此处略过2000字)

  第二天他们起的很晚,徐羽风把夏芬送回学校后就跑去上网,邮箱里果然有了一封新的邮件。

  信很短很奇怪,内容是这样的:

  青龙出水,人人喊打,巢急。甲子日屠龙祭旗。

  对这这封奇怪的邮件,他苦思了良久。想,这应该是他们用暗语写成的信,看我能不能破译,如果能,我就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他们的信任。如果不能,那他们就会怀疑我是不是进去捣乱的。

  徐羽风想到上次跟他聊天的是白龙使。莫非青龙指的是他们组织里的青龙使?那青龙使又是谁呢?上次任少杰的邮件里让他说自己是“赤龙使”介绍的,难道任少杰就是赤龙使吗?他说犯罪组织也想杀他,那么他介绍的人组织还会相信吗?联系字面意思,徐羽风觉得“青龙出水”的意思应该是青龙使暴露了目标。现在暴露出目标的只有任少杰。难道任少杰就是“青龙使”?徐羽风想了想,把这封奇怪的信重新翻译了一次:

  青龙使已经暴露目标,现在警方正在怀疑他,追捕他,如果他被抓着,录了口供,把大家招供出来,那我们组织就完蛋了。我们准备在甲子日将青龙使杀了灭口。

  徐羽风翻译出来以后,心里很高兴。他算了一下时间,4月12日是甲子日,距现在已经不到一个星期。他马上进入了上次进过的那个聊天室。里面人很少,都在用暗语交谈着。

  白龙使也在。徐羽风和他打了招呼。

  “怎么样?收到我给你发的那个邮件了吗?”

  “收到了。”

  “哦?那说说这个邮件说的是什么意思。”

  徐羽风按自己猜想的说了一遍。

  “不错,看来你是真心要加入组织的人。尽管如此,你还需要接受我们进一步的考验。”白龙使说。

  “你尽管出题好了。”

  “你也知道了,我们准备灭掉青龙使。你有胆量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吗?”

  “我没杀过人,恐怕难以胜任啊。你知道,我是进来寻求帮助的,我也想杀一个人,需要得到大家的指点和帮助。”

  “这没问题。,杀青龙使不是要你一个人干,但这个事你要参与。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和我们站在一起,你参与了杀人,就没有反悔的可能,只有和我们一起走下去这一条路可走。”

  “那没问题啊。你到时通知我。”

  “好的,我到时再给你发邮件。”说完白龙使就下了。

  徐羽风打开邮箱,又看到一封来自任少杰的邮件。

  羽风:

  我要疯了。这两天我经常梦见一个女孩,她站在我床边冷冷的看着我,用她冰凉的手捏着我的脖子,我经常在一身冷汗中吓醒。

  她是仇小芳!你知道吗?我就是她那个从宜园803房间搬出来的她的男朋友。说起来难以启齿,我在性方面不行,她和我同居后发现了这个问题。正好那时白安追求她,她就和他好上来。我一气之下搬出来了。这是你们一直不知道的。

  是的,她死了很久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梦到她,而且每夜如此。难道她竟然没有死?梦境如此真实,以致我怀疑她就在我的周围。有时候幽暗的窗子外会突然掠过她那张惨白的脸,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不是幻觉。

  白天我也老感觉有人跟踪我,老觉得有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盯着我。我想,她是要来害我了。

  如果说我做了什么亏心事,那也不过是她死后我拿了她研制的迷幻药的配制秘方。房间里那盆“夜来香”后面也是我搬出来的,我当时抱着赚钱的念头去拿秘方的,我知道,会有人感兴趣的,而且愿意出大价钱来买。后面这个组织和我联系上了,我根据秘方配了药买给他们,因为价格谈不拢,我一直没有把秘方给他们。这也是他们恨我的一个原因。

  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他们利用迷幻药害了不少人,可以说,我是难逃罪责的。仇小芳的鬼魂也不会放过我的。

  我不写了,外面有轻微的脚步声,不知道是不是仇小芳又来了。

  这个邮件可以看出,写的很仓促,甚至没有在后面署名。

  徐羽风想到,这好多事情的起因,其实都是从仇小芳研制迷幻药那里起源。她难道真的没死吗?白安不是也交代自己杀了仇小芳吗?任少杰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难道仇小芳真的没有死吗?

  很多种想法在徐羽风的脑海里盘旋着。他为任少杰担心,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最重要的,还是要将犯罪组织一网打尽。

  他想起白龙使发邮件所说的话,似乎犯罪组织要对任少杰下手了,他赶紧给任少杰回了邮件,将“青龙出水,人人喊打,巢急。甲子日屠龙祭旗。”这句原文发给他,让他一切小心。做这件事的时候,徐羽风感觉自己还是多少有些作为朋友的私心在里面。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