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10) [2004-1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26
  没过两天,校派出所公开宣布岳浚是杀人凶手,迅速的将此案了结了。这倒是大出徐羽风的意料。
  “这不是他们急着请功这么简单,校派出所肯定在急着掩饰岳浚死的真相,同时他们也包庇了真正的凶手。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徐羽风对夏芬说。

  “那下面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夏芬问。

  “我们暗中观察一段再说。既然林慧儿收到了死亡请柬,我想真正的凶手迟早还是会向她下手的。警方宣布结案,其后果很可能是凶手新一轮的犯罪行动。”

  “我们去看看林慧儿吧,这两天不知道她好了些没有。”夏芬说。

  两人又一起来到校医院。

  任少杰正在和林慧儿聊天,两个人在一起挺幸福的样子。

  “看来我们来真是多余啊,你看,有男朋友在,林慧儿的病已经好了。”徐羽风一进去就打趣说。

  “羽风啊,你真会开玩笑。你们来,慧儿同样很高兴啊。”任少杰说。他招呼徐羽风和夏芬坐下,很热情的给两人削苹果。

  “慧儿你今天气色不错啊。”夏芬拉着林慧儿的手说。

  “是啊,听少杰说岳浚已经自杀了,上学期那些案子也都结了,原来都是岳浚干的。既然他死了,我就不用担心了,呵呵。”林慧儿笑的很开心。

  “没想到岳浚这么变态,他杀的人都是想得到而得不到的女孩。”任少杰说。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岳浚自杀,也是他罪有应得。”徐羽风淡淡的说。

  “现在我们总算可以安心了,以前学生工作随便组织个什么活动都没什么人参加,学校里人心惶惶的,现在估计学生会的工作可以走上正轨了。”任少杰说。

  “你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啊,应该多关心关心我们慧儿才是。”夏芬笑着说。

  “是,是。”任少杰红着脸说。

  这时候罗皓也进来了。“这么巧啊,羽风,我正找你。”他说。

  “哦,有什么事劳你大驾啊?”徐羽风笑着调侃。

  “你现在是英雄了,你知不知道?抓着岳浚这个杀人狂大色魔是多大的功劳啊!学校准备表彰你。我爸让我告诉你,先准备一个发言稿,到时学校会开个表彰会,你是一个主要发言者。”

  “这不合适吧,我那也是瞎猫碰着死耗子,真的不值一提。”徐羽风说。

  “你就别谦虚了,这英雄谁不想当啊?夏芬你要看紧点,现在徐羽风可是学校很多女孩心里的白马王子啊。”罗皓意味深长的看了夏芬一眼。

  “我们夏芬才是多少男孩追求的对象呢。”林慧儿帮着夏芬说话。

  “对了,罗皓,你怎么想到上这里来啊?”徐羽风问。

  “我们校卫队是挂学生会下面的,少杰是我的领导啊。他的夫人我能不来看望一下吗?”罗皓嘻嘻哈哈的说。

  林慧儿听了一脸的娇羞。

  “我看我的发言就免了吧,我这人做做事还成,就是上不了大场面。”徐羽风对罗皓说。

  “如果你不发言,表彰会会失色不少啊,好比空城计里没有诸葛亮,长坂坡里没有赵子龙。”任少杰说。

  徐羽风真有些为难,罗皓和任少杰都算是自己的朋友,不好抹这个面子。但自己明知道真正的凶手并没有抓到,如果上台发言而且去领奖,那又算怎么一回事呢?

  “这样吧,我考虑考虑,回头给你电话。”徐羽风对罗皓说。



27
  
  徐羽风考虑再三,决定还是不去。他给罗皓打了电话,罗皓很大度的表示了理解。

  据说因为徐羽风不想出席,这个表彰会终于不了了之。学生中传闻,罗校长非常生气,说徐羽风这个学生太狂妄,居然不把学校准备颁给他的荣誉不当一回事。

  徐羽风对这个传言并不在意。他本来就对荆楚大学不甚满意,觉得没必要委屈自己去配合校方。

  这两天他除了陪夏芬去上上晚自习,连心理诊所都没怎么去。

  他很想知道派出所老周在忙什么,他相信老周和他一样,在继续暗暗的为侦破这些案子努力。他想去跟老周谈谈,又怕老周有什么误会,就一直没有去。

  这天上午他和夏芬两人都没有课,夏芬硬拉着他去上自习。他就在报刊亭买了张日报带到教室去看。

  徐羽风平时最喜欢看的就是社会新闻版,在这一版上,赫然有一行醒目的标题,《南方大学发生杀人碎尸案》。看到这标题,他心跳有点加快,定了定神,将这篇新闻默默的读了一遍:

  今天上午10时10分,南方大学教师宿舍一名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发现该院院内坪角有一蛇皮袋,便将袋子打开。天啊!里面竟是一具被肢解的女尸。学校保卫处赶紧向本市公安局汇明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一边组织警力赶往现场,一边迅速向雨花分局刑侦大队报告。经初步勘查,刑警发现,袋内的女尸四肢被砍下,只剩下一个裸露的躯干。令人惊异的是,这个躯干的背部还有一个红色的玫瑰印记,似乎是新盖上去的。另据该区老师透露,3月19日凌晨,距该高校不远的冶金工业研究院巡逻人员也捡到一个蛇皮袋,袋中装有两件毛衣、一只皮鞋。不知是否与此案有关。关于此杀人碎尸案的进展,本报将及时跟踪报道。

  徐羽风看了觉得非常震惊。他又让夏芬看了这条新闻。

  “不行,我得马上去找周所长。你一个人在这自习吧。”说完徐羽风就往派出所跑去。

  到了那里,恰好是老周和小王在值班。

  徐羽风把这张报纸给他们看了。

  “周所长,你看,昨天晚上我们的邻校南方大学也发生了一起命案,跟在我们学校发生的几起极为相似。”徐羽风手上拿着这张报纸,指了指上面的一篇文章。

  老周和小王仔细读了这篇报道。

  “玫瑰印记,又是玫瑰印记!”老周喃喃低语。

  “哎,这些案子前几天不是已经结了吗?怎么又冒出个死亡请柬来?难道岳浚死了还能杀人吗?也许那个凶手知道我们学校的情况,也故意盖一个玫瑰印记来迷惑警方。”小王说。

  “这个印记应该不是假的。按说这些凶杀案应该是同一人所为。但我还是觉得奇怪,按说这类谋杀案凶手应该跟死者很熟悉,但你们觉得这个凶手交游有这么广阔吗?或者说,他的动机又是什么呢?难道要把自己认识的女孩一个个都杀死吗?而且,这回杀害的还是外校的人。南方大学离我们学校还比较远呢。”徐羽风说。

  “你的意思是,难道……案子结错了?岳浚竟然不是凶手?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这些案子好象越来越复杂了。”小王很困惑的说。

  老周喝了一口茶说,“小王啊,结错案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昨天发生的这个案子他们会查出一些东西的。对了,小王你跟徐羽风可以去一下南方大学那边,把我们这边的情况也跟他们通下气。如果他们需要,你们可以协助他们破案。我这边会继续观察校内的情况的。”



28

  徐羽风和小王到了那边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因为派出所之间一般很少往来,大家事实上谁也看不起谁,那边的派出所所长听了他们小王介绍的情况后,说:“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忙自己的案子吧。我们这边警力很强,就不麻烦两位帮忙了。有什么进展我们可以彼此联络。”

  两人告辞出来,徐羽风很气愤,“我们好心过来帮忙,他们怎么这么不讲理,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小王苦笑着说:“这你就不懂了,他们以为我们过来是和他们抢功呢。如果我们俩把这个案子破了,他们的颜面往那里放呢?他们这么做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如果换成另外一个派出所只怕也是这么办。”他这番话真让徐羽风长了见识。

  过了一个星期,那边也没有消息过来。徐羽风却在晚报上又看到了一条特大新闻:

  天之骄子,你为何如此凶残?

  ——南方大学“3.18”碎尸案侦破记

  方红荣曾经是令同龄人羡慕的大学骄子,是女生们心仪的“白马王子”。而今天,他却成了芙蓉区某高校内杀人碎尸案的犯罪嫌疑人。面对威严的民警和众多的新闻记者,方红荣努力挤出一丝笑意。但记者注意到,他的左手始终在不停地颤抖,那付手铐因颤抖而不时发出微微的撞击声。

  妙龄少女神秘失踪

  程露是某高校大四的学生,来自美丽的岳阳洞庭湖边,19岁的她天生丽质,加上开朗的性格,明里暗里爱恋她的男生很多。

  3月17日,程露竟然失踪。3月18日凌晨,距该高校不远的冶金设计院巡逻人员捡到一个蛇皮袋,袋中装有两件毛衣、一只皮鞋。经程的同学辨认,这些物品正是程露曾穿过的。但让人疑惑的是,程露失踪的前后几天并没有下雨,但捡到的两件毛衣却是湿漉漉,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同学们心头。

  清洁工发现肢解女尸

  3月19日上午10时10分,南方大学教师宿舍一名清洁工在打扫卫生时,发现该院院内坪角有一蛇皮袋,便将袋子打开。天啊!里面竟是一具被肢解的女尸。设计院保卫处赶紧向附近的汇明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一边组织警力赶往现场,一边迅速向雨花分局刑侦大队报告。经初步勘查,刑警发现,袋内的女尸四肢被砍下,只剩下一个裸露的躯干。刑侦大队立即将此情况向市公安局报告,经警方侦技专家确认,此人正是失踪多日的程露。

  杀人嫌犯被抓获

  根据现场勘查的情况,警方逐渐将作案现场缩小在南方大学一个教师宿舍内。警方随即调集警力在宿舍区内展开逐家逐户地毯式地清查,很快,一条重要线索浮出水面。在宿舍区内203楼下,有人曾经捡到牛仔裤和女人内裤、乳罩。警方在排查该栋505房间时,发现地板上有明显被打扫过的痕迹,墙壁上有几滴小血迹并有刀刮的印迹。经查,此房间是附近某高校学生赵某佃租的。经过调查,警方发现本校学生方红荣有重大作案嫌疑。

  3月25日下午5时许,专案民警将犯罪嫌疑人方红荣从宿舍区内抓获。面对民警,方红荣先是百般抵赖,坚称自己没有杀人。派出所的吴所长见状,示意民警们欲擒故纵,与方红荣拉起了“家常”。当晚11时,方红荣终于交待了自己杀人碎尸的犯罪过程。

  班长杀人碎尸

  方红荣系广西玉林人,今年22岁,是死者程露同班同学,还是班上的班长。据了解,死者程露曾交过男朋友,看上方红荣后,她与前任男友分了手,并多次主动向方红荣示爱。而此时,方红荣已有了女朋友,便拒绝了吕,并对吕的“纠缠”非常反感。

  3月17日上午,在上第2节课时,吕露依接到一个电话,随后她跟同学说有一个朋友找她。上午11时左右,吕露依走出校园。谁也没想到,这一走,竟成了她的不归路。

  据方红荣的交待,3月17日上午,他拿了同学赵某在航空工业第三设计院宿舍203栋505房的钥匙后,将程骗至房内。方要求不要将两人的事说出去,并劝其不再纠缠,但遭到程的拒绝。此时方红荣恼羞成怒,恶向胆边生,抽出水果刀朝程的颈部就是一刀。程在拼命挣扎中倒地,方又两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几分钟后,程窒息死亡。事后,方将尸体拖至卫生间内,从厨房找来一把菜刀将其手脚砍下并肢解,趁天黑埋至附近的花园内,之后又将躯干用蛇皮袋装好丢在楼下路边绿化带内并匆忙清理了现场。

  第一天就后悔了

  方红荣是个长得蛮帅气的小伙子,面对众多媒体记者的镜头,一开始他怎么也不肯抬起头来,但很快他又把头抬起来了。他的神情看似无所谓,但全身一直在微微发抖,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惶恐。

  方坦言,当自己被民警抓获的那一刹那,他就明白一切都完了。在换了一双鞋后,方便跟着民警去了公安局。他说,杀人后的第一天自己就后悔了,也许正因如此,他还在乞求政府对他“宽大处理”。

  然而,作为一个22岁的公民,一个本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方红荣必然要对自己犯下的罪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徐羽风看完报道就预感到不对劲,他感到这个案子汇明路派出所急于求成,急于表功,办得太草率了。明明那个玫瑰印记已经暗示了这个案子和荆楚大学发生的几起案子有密切关联,而且他和小王也曾特意去告诉过他们,但他们偏偏忽略了这一点。

  看完报道他给小王和罗皓打了电话,三人一起约了去汇明路派出所,找到方红荣了解一些情况。没想到到了那里差点吃闭门羹,那边派出所的人拒绝安排他们见面。幸好市局有个领导在场,特许他们审问方红荣。

  关于凶杀案是他所为,方红荣已经供认不讳。

  徐羽风直截了当的问他死者背上的玫瑰印记是怎么回事时,方红荣脸色惨白,直说跟自己没有关系,自己也没有见过,也没盖过这个印记。

  “那这个印记难道是 死者自己盖上去的吗?你知道吗,在荆楚大学被杀的几个女生中,身上也都有这个玫瑰印记,她们是不是也是你杀的?老实回答!”小王严厉的说。

  “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我也不认识她们。这个印记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不要逼我了吧。”方红荣开始哀求了。

  “马书芬,邓宝灵,周小彤,孙媚,你都不认识吗?”徐羽风问。

  “不认识。”方红荣一脸平静的回答。

  “那任少杰你认识吗?”罗皓突然问。

  方红荣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但随即马上说:“也不认识。”

  “你们肯定认识。这个凶杀案是不是他叫你干的?你为什么要替他掩饰呢?如果你把他供出来,你就会减轻你自己的罪,你知道吗?”罗皓的这番话让小王和徐羽风都大吃一惊。

  “我真的不认识他。犯了这个罪,反正是死定了。你们别问了,我什么也不会说的,我现在只等待死刑快快到来。”方红荣说完闭着嘴,再也不说一句话。

  “你怎么突然问他和任少杰认不认识?难道你觉得任少杰会和这些凶杀案有关联吗?”出来后,小王马上问了罗皓这个问题。

  “我也不能肯定,只是感觉任少杰这段时间有些不太正常一样。我猜想他可能不只是为林慧儿担心,心里应该还藏着别的秘密。刚才也只是随便问问,但我从问的时候方红荣的脸上的一些微妙变化可以看出,他们是认识的。而且,说不定,任少杰真的和这些案子有关。”罗皓不急不慢的说。

  “你说说看,任少杰都有什么异常反应?”徐羽风问。

  “我前段时间去找过他几次,他好象非常焦虑不安,特别是我将南方大学发生的碎尸案告诉他以后。他的这种反应在我看来有点不正常。如果说他关心林慧儿吧,其实林慧儿在校医院里他也不是经常去看她,好象在躲着什么似的。他也不愿意我过多的谈这些案子,我觉得这跟他平时表现出来的性格不一样。这些其实他表现的也不是很明显,但我留了疑虑,今天当然就大胆问了一下。”

  “兄弟我真佩服你,观察问题这么细致!你不做警察真是浪费了!”小王由衷的说。

  “虽然没做警察,但我现在不正做着警察才应该做的事情吗?这样不也很好吗?警帽一戴,说不定自己还犯糊涂了呢。”罗皓笑嘻嘻的说。

  “你是拐了弯骂我吧。”小王朝他胸脯上轻轻捶了一拳。

  三人出来后商议如何让方红荣将任少杰招供出来。

  “我看这比较难,任少杰要么根本没有犯罪,要么隐藏很深,很难抓到他的把柄。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就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徐羽风说。

  “你不是因为他是你的朋友而回护他吧?从方红荣那里我们应该可以看出他和任少杰是有关联的了。”罗皓说。虽然他这么说,徐羽风也没生气。“关键是如何做才妥当一些。以免打草惊蛇。”他说。

  “我看我们突击搜查一下,看任少杰的房间有没有什么犯罪证据之类。”罗皓说。

  “我估计比较难,真正谨慎的犯罪分子一般掩藏的很好,不可能轻易让别人抓到把柄。我看应该从怎么撬开方红荣的嘴才是上策。”小王突然说。

  三人讨论好半天,决定找时间再审一下方红荣。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