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9) [2004-1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24
  徐羽风返回到寝室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他躺在床上想,今天的事情太奇怪了,他的的确确看到岳浚要杀林慧儿,而当抓住他时,却是一副精神游离的状态,好象古书上所说的“元神出窍”。如果是他想掩饰自己杀人的动机,为什么又在审讯时是是而非的暗示自己好象杀过人呢?
  总之太奇怪了。

  如果岳浚真是杀人凶手,那么上个学期的那些奸杀案都可以有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岳浚与那些死者都有过或深或浅的交往,那些凶杀案完全可以用情杀或岳浚变态杀人来解释。但徐羽风老感觉事情也许并非这么简单。

  在脑子越想越迷糊的时候,他终于沉入了梦乡。

  还不到早上九点钟,他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

  “喂,谁啊?”徐羽风抓起电话,有些不耐烦的问。

  “羽风啊,我是小王。你知道吗?昨天晚上,岳浚……岳浚他居然自杀了,就在白安原来自杀的那个屋子里。你……你快来看看吧。”小王想必也是才到派出所,知道了这个情况就急急忙忙的给徐羽风打了这个电话。

  “啊?这太意外了。我马上就到。”徐羽风迅速从残梦中惊醒,穿上衣服,顾不上洗嗽就直奔校派出所而去。

  拘押室里里外外已经围了很多人,徐羽风看到小王在外头焦虑不安的走来走去。

  “究竟怎么了?岳浚是怎么自杀的?”徐羽风急急忙忙的问。

  “自杀的情状跟白安自杀差不多,也是拔掉电灯泡插头触电而死,死状极为恐怖,一张脸烧的面目全非,我见过很多死人,从来没见过这么恐怖的。”

  “他怎么会自杀呢?”徐羽风问。

  “我也不知道,但据我们所里分析,很有可能就是畏罪自杀。”

  这时候,胡所长和检查尸体的一些人出来了。两个警员抬着岳浚的尸体迅速往外走。尸体上盖着白布。

  “这是抬那里去啊?”徐羽风问。

  “校医院太平间。随时准备火葬。”一个警员说。

  “我可以看看这具尸体吗?”徐羽风想从尸体上找寻出一些关于案情的蛛丝马迹来。

  “小徐,不要看了,保证恶心的你三天吃不下饭。我们赶紧商量开个会,总结一下对案情的处理意见。”胡所长说,然后不耐烦的挥挥手,要抬尸体的两个警员快走。

  徐羽风只得和其他警员走进派出所的会议室,参加这个临时召开的案情会。

  “岳浚的尸体我今天一大早和法医仔细检查过了,的确是自杀。把他昨天晚上很含糊的承认杀人联系起来,我觉得他是畏罪自杀。上个学期那些案子我想到今天可以了结了,制造那些奸杀案的凶手就是岳浚。我们已经仔细调查过岳浚和那些死者的关系,对每个人来说,他都有杀人动机。”胡所长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分析结果摆在桌面上了。

  不少警员表示与胡所长的分析是一样的。

  “我看这些案子可以结案了。我想说一下,这次我们学校材料系的学生徐羽风立了大功,正是他昨天晚上抓着岳浚的。如果不是他,林慧儿肯定被岳浚杀害了,校园里又会多出一桩凶杀案。”胡所长特别表扬了徐羽风。

  “胡所长,你过奖了。我觉得这些案子没有完,岳浚身上有很多的疑点。按说早几天我和小王去找过他,这就是说,他知道警方已经在怀疑他了。他怎么还敢晚上去杀害林慧儿呢?这么做是不是胆子也太大了?”徐羽风并没有吃胡所长戴高帽这一套,大胆的把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

  “可是,你昨天晚上抓的的确是岳浚啊。”胡所长说。

  几乎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

  “是,但我总感觉不只是岳浚杀人这么简单。当时孙媚死的时候,岳浚不是在北京进修吗?他那时就没有作案的时间。”徐羽风说。

  “这个很好解释,岳浚是偷偷坐飞机回来的。杀死孙媚之后又偷偷飞回北京,中间避开了和所有熟人见面,所以,我们当时都觉得他可以排除出去,其实他这个没作案时间的假象是站不着脚的。”胡所长说。

  “您确定那时候岳浚回过学校吗?”徐羽风问。

  “我也是一种假设,但我想应该可以想办法弄清楚的。”

  “我也觉得这事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岳浚是凶手,开始那么狡猾,作案手法很高,害的我们几个月也破不了案,怎么到这后面这么容易就把他抓到了呢?我觉得这个很违背常理。”小王也站起来鼓起勇气说。

  “你是嫌破案不曲折不刺激是吗?很多案子都是这样的,开始悬而不决,但凶手总有百密一疏,马前失蹄的时候,这个不足为奇。”胡所长带着嘲弄口吻说。

  “好了,散会。所里会研究出一个结果来的。大家各忙各的去吧。”胡所长宣布散会。

  会议过程中,副所长老周坐在一个角落里狠狠的抽烟,一言未发,脸色阴郁。



25
  徐羽风出了派出所,很是郁闷。他去找了夏芬。夏芬也是才从校医院回到寝室。
  “事情很糟糕,昨天晚上岳浚居然自杀了。校派出所那帮饭桶居然认为岳浚就是上学期那一系列凶杀案的凶犯。他们想就这么把案子结了,我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徐羽风懊恼的说。

  “你觉得应该是什么情况呢?”夏芬问。

  “我觉得岳浚的死就有些可疑,他们好象很急着把尸体处理掉。而且,据小王说,岳浚的死因和白安是一样的,怎么会这么巧呢?我觉得他们死得蹊跷。”

  “昨天晚上林慧儿也很奇怪。我接了你的电话去医院陪她,睡着了她居然死死掐着我的脖子,我差点被她掐死过去。”夏芬心有余悸的说。

  “啊,有这样的事?”徐羽风突然想起自己在宜园那天晚上因为捆绑自己而自残的事情来。

  “我估计仇小芳研制的那种迷幻药的配方已经落在犯罪分子手中了。按你说的情况,昨天林慧儿应该被人下了这种药。”徐羽风严肃的说。

  “那会是谁呢?昨天去医院看林慧儿的人挺多的。”

  “哎,我觉得我当时就忽视了一个问题。赵天跳楼死后我去宜园,应该说没有人给我下药,但我也出现了异常行为。还有你,还有赵天,也都有无意识跳楼的情况。现在想起来,我觉得应该是那盆花在作怪。当时我随便问了白安,没有特别注意把这些事情联系起来考虑。按一般的情况来推测,那盆夜来香具有迷幻作用,甚至导致人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自残或犯罪。她交给药理学教授检测的药,也许就是从夜来香里提炼出来的。”

  “你这真是一下子开了窍了。”夏芬笑着说。

  “这就叫灵感,跟你写文章是一个道理啊,傻妹妹。”

  “你才傻呢。”夏芬笑着捶了他一拳。

  “我看我们应该去看看那盆花去。看能不能从那里入手。”徐羽风和夏芬一番打闹之后说。

  两人迅速赶往宜园803。去到那里找到房东老太婆,那老太婆很不高兴的告诉他们,“寒假里就有人把803房门撬开了,我后面知道的。反正房间里空空的没什么东西,我只好后面又换了锁。那盆花我没有注意,你们想看就去看看吧。”老太婆说完就带他们去看房间。

  “也不知是怎么了,自从去年出了那些事,现在这房子没人敢租了,一直空着。我每次进去就感觉房间里很阴森恐怖,凉气往身上直窜。”老太婆唠唠叨叨的说。

  徐羽风和夏芬走进房间一看,衣柜上的那盆夜来香果然不翼而飞了。

  “你看,这证明我的猜测是有道理的,这夜来香果然有问题。”徐羽风说。

  “可是,这是谁干的呢?他又为什么要搬走这盆花呢?”夏芬很疑惑。

  “很简单,搬走这盆花我们就少了一个追查下去的线索。这也全怪我们刚开始的时候疏忽了。至于是谁,那可很难说了。”

  “大侦探,你说,这个线索断了,我们还有别的什么线索可以侦破吗?”夏芬歪着脑袋问徐羽风。

  “当然有了,今天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好地方?”

  “你去了就知道了。”徐羽风神秘的笑着。

  晚上两人一起吃了晚饭,夏芬又硬拉着徐羽风去陪她上了晚自习。

  到了下晚自习的时候,徐羽风叫夏芬和他一起去买了一支小手电。

  “你这是准备干嘛呀?”夏芬问。

  “准备来一个勇敢者的游戏。你马上就知道了。”徐羽风又卖关子。

  两人在校园里溜达着,很快过了十二点。

  “我们到底去那里啊?你不说,我都已经困了。”夏芬打了个呵欠说。

  “等下保证你睡不着,现在先来个小小的刺激。”徐羽风冷不丁亲了夏芬一口。

  “你真坏!”夏芬羞的脸色绯红,追着徐羽风打闹。

  “现在没睡眠了吧,还是这个方法管用。”徐羽风嬉皮笑脸的说。

  徐羽风带着夏芬来到校医院门口。

  “来这儿干嘛?”夏芬问。

  “你等下就知道了。徐羽风看到医院围墙上有一处低矮的地方,就爬了上去,又将夏芬拉上去。两人偷偷溜进了校医院。

  “要是被人抓到,准以为我们要干什么坏事。”夏芬嘀咕着。

  “别出声,轻轻的跟着我。”徐羽风猫着腰蹑手蹑脚的,很机敏的往校医院最偏僻阴暗的地方走去。校医院同样是依山而建,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一个山洞前。

  “走,我们进去。”徐羽风轻声说。

  “这是那里啊?”

  “这是校医院的太平间。”在微弱月光的印照下,山洞显得悠长,阴森而恐怖,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你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啊?”夏芬嗔怪的说。

  “来看看岳浚的尸体啊,我想今天早上他们匆匆把尸体抬来应该是有原因的。不是有一个书叫《尸体会说话》吗?这个书名很好。人虽然死了,但犯罪证据往往就在尸体上。”徐羽风说。

  “可是,我还是怕。”夏芬紧紧的靠着徐羽风。

  “别怕,有我呢。徐羽风拉着夏芬的柔如无骨的手,开始往洞里走去。

  洞里乱七八糟摆着一些床,有的是空的,有的上面躺着尸体,上面盖着白布。

  徐羽风打着手电数了一下,一共有四具尸体。不知道那一具是岳浚的。

  他揭开一具尸体的白布看,是一个双目深陷,张着嘴巴的老人,脸上已布满了尸斑,夏芬被吓的尖叫了一声,她死死抓着徐羽风的手臂,冷汗直冒。

  徐羽风这时候有些内疚和后悔,“早知道,不应该带夏芬来的。”他想。

  “你闭着眼睛不要看,我去看看那具尸体是岳浚的。”他交代了夏芬,自己径直去揭其他的白布。又揭了两张,都不是。正要揭最后一张,这时,洞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徐羽风赶紧拉着夏芬躲到洞里一块凸出的石头后面。

  一会儿,走进来一个人。借着月光,徐羽风看清了他的面目。他是派出所副所长老周!他也拿着一个小手电。依次揭开那些盖在尸体上的白布。最后一具果然是岳浚!

  老周很熟练的戴着一双橡皮手套,开始对尸体进行仔细的检查。

  徐羽风非常纳闷,按说,早上老周也在派出所啊,干嘛晚上还跑到太平间来检查尸体。他不知道老周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他看到老周仔细翻开了岳浚的眼睛,又撬开了岳浚的嘴巴看。虽然岳浚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徐羽风在暗处还是看到了尸体的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勒痕。

  “如果说岳浚是触电自杀,那他就不可能再勒住自己了。这个勒痕说明了一个问题,岳浚很有可能是被人勒着脖子杀害的,然后再把裸露的电线插进他的喉管里,造成他畏罪自杀的假象。这人是谁呢?怎么如此歹毒?”徐羽风在心里这样分析。

  老周检查完尸体,掏出一个很小的数码相机,对着岳浚的尸体从不同角度拍了一些相片。

  这回徐羽风有些看明白了,老周应该是跟他一样,对派出所的验尸结果表示怀疑,又不好顶撞,就一个人偷偷来寻找证据了。

  徐羽风本想出去和老周见面的,但一想又觉得不妥,就藏在后面不动。夏芬一直不敢看,她双手抱着徐羽风的腰,感觉这样才安全。

  老周拍完照片离开了山洞。徐羽风正准备出去,突然发现洞外面有双眼睛正在注视老周的一举一动。

  老周离开了,那双眼睛也跟着消失了。

  徐羽风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半天也没有动。直到后面没有半点声息,他才拉着夏芬走出山洞。

  走出校医院,夏芬半天才缓过气来,“刚才吓死我了。“

  “我就是想练练你的胆量嘛。”徐羽风笑着说。

  “你要我胆子那么大干什么?有你保护我就可以了嘛。”夏芬说。

  “我会一辈子保护你的。”徐羽风揽着夏芬的腰说。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