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4) [2004-1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10
  在夏芬她们寝室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学校里又传出一桩恐怖事儿。
  第二天清晨,也就是凶杀案发生后的第四天,又一声恐怖的女声划破冰冷的空气,传到每个人的耳中。这声音是从女生3舍的宿舍前传来。

  “又出命案了?”熟睡中的人们纷纷爬起来,不知声音来自噩梦中还是来自现实中,心脏突突的加速跳动。

  女生3舍的门卫王大妈最先跑出来看,迎面碰上一个女生满脸惊恐地往宿舍里面跑,差点撞个满怀。

  “人头……一颗人头,我……我踢到人头了。”她紧张的说 ,直结巴。

  昨晚下雪了,纷纷扬扬下了一晚上,门外的空地上白的刺目,积雪至少有4寸厚。

  这时很多人胡乱套上衣服出来了,慌乱中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女孩见人多,胆子略大起来,她指着远处雪中一个球型的东西中说,“刚才我起床出来看雪景,在门外看到这个雪球一样的东西,还以为是谁遗落在这里的一个足球,被积雪覆盖了,就踢了一脚,那知一滚动,上面的雪抖落下来,竟然是一颗人头!吓得我半死。”

  大家走近看,真是一颗人头,还是一个女人的头。面容被散乱的长发遮盖,脖子的横切面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谁也没有勇气捡起头颅,把头发撩开看个清楚。

  王大妈给学校派出所打了电话,一会儿,老周和小王过来了。据他们猜测,这颗头颅也许就是从后山上死者身上割下来的。

  到了现场,老周估计这颗头应该是凶手半夜里偷偷放在3舍门口的,由于下大雪,路上早已找不着他的足迹。就算有,也已经湮灭在来看热闹的众多人的足迹里了。看来,凶手是看准了下雪的大好时机来布局的。那他的用意又是什么呢?想着这些问题,老周感觉这个案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

  老周和小王迅速将头颅带回了派出所,不出所料,经鉴定,这颗头与后山上死者的身体完全吻合。

  “我看我们这次是真碰上对手了,他这次把头颅放在女生寝室前面是又一次向我们示威。真他妈的是胆大包天的狂徒。”小王愤愤的说。

  “我看这样吧,从现在起,我们所里的人每天晚上轮流在校园里巡逻值班,并邀请校卫队的同学们帮忙,最好是多设一些暗哨,在一些僻静的危险的地方严密布控,晚上发现有可疑人员都带回所里来审讯。学校快放寒假了,我们不能再出任何状况了。”老周是副所长,所长到北京进修未回,所以他可以直接做这个决定。

  “这是个好主意。另外,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以前的几起案子再研究研究,看有没有什么我们忽略了的疑点。”小王说。



11
  这两天,徐羽风课余一直在教授的诊所里帮忙。他虽然很关心凶杀案的进展,但毕竟案子已交给派出所处理,自己不好参与。
  他平时很不喜欢上课,自上大学以来,就对荆楚大学里的生活大失所望,尽管先前就未抱太大的希望。课堂还要如高中时那般沉闷无趣,羽风少读论语,读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于沂,风乎舞兮,咏而归"时,不禁心驰神往,但这样的教学场景从小学到大学都没有出现过。羽风只能怪自己遇人不淑,而咒老师愧见祖师爷孔子于地下。食堂饭菜照样硌得人牙齿生痛羽风听到过一个很有趣的对白,"哎,今天中午我吃出一根牙签,三片手指甲。"这算什么,我吃出一只大壁虎,煮热了的,味道还不错。"前者只能自愧不如。宿舍的门卫都和高中时的一幅脸孔。相比之下,只是课时少了许多,这多出的时间好比飞来横财,让很多刚入校者一进不知怎么去挥霍,从劳顿转而陷入空虚。就如一个身体很虚的人马上以猛药进补,同样让人消受不住。

  徐羽风平时消遣的办法是阅读和武术。这个学期刚开始的时候,他去听过心理学林教授的讲座。对心理学发生了强烈兴趣,同时对林教授的渊博学识极为倾倒。他就主动跟林教授联系,希望可以拜他为师。他的诚意打动了林教授,答应让他去心理诊所帮忙,平时可以随时传授一些学问。

  这天晚上,在诊所里,他听到教授漫不经心地说:“听说昨天晚上,在校外的宜园一个派出所的警察跳楼自杀了。真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动不动就自杀,而且自己还是个警察。”

  徐羽风心里一惊,马上反应过来了,死者肯定就是赵天!“他会自杀吗?肯定不会。也许是在守夜时发生了不测? 难道是安杀了他?”很多念头在他的脑子里盘旋着。

  他跟教授告了假,径直往校派出所跑去。派出所里面对这件事争论的也是非常厉害。从现场的情况看,好象根本就没有他杀的痕迹。一些跟赵天很要好的警员认为,赵天是个很开朗的人,何况他守夜是在执行任务,怎么可能会跳楼自杀呢?而且,他死后没有一点痛苦状,脸上反而挂着一丝神秘的笑容。另一些人认为是他杀,只是凶手作案手法非常高明,没有留下任何破绽。然而据法医验尸,赵天身上没有别的伤痕,也没有中毒的迹象,这让所有的人都大惑不解。

  徐羽风跟派出所的领导说明了情况,说自己也没想到赵天会跳楼而死。他同时了解到,赵天把那个女孩的日记和夏芬遭遇到的情况和所里领导反应了,所里很重视,一直在调查女孩的真实身份和安的下落。但这两天还没有结果,赵天就出事了。

  也许那个女孩和安都不是荆楚大学的学生,荆楚大学附近还有五六所高校,这给调查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所领导这样分析说。

  夜已经很深了。“你先回去吧。我们有需要会随时和你联系的。”派出所胡所长对他说。

  回去的路上,徐羽风的内心充满了内疚。“当时不报那个案,赵天就不会死。至少,自己当时应该要阻止赵天去守夜的。”他真有些后悔莫及。

  他在经过2舍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夏芬。这两天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这时已是差不多凌晨2点钟,他信步走到夏芬所在的216的窗户下。抬头一看,一个女孩坐在窗户上,两条腿晃悠着,正是夏芬。她脸上似乎也挂着笑容,只是表情很僵硬,好象在梦中一般!

  “夏芬,你在干嘛?”徐羽风喊了一声。

  她好象全然没有听到。

  “夏芬!”徐羽风大声喊了一句。按说夏芬就在2楼的窗口,应该可以听到,但她仍然没有反应。

  徐羽风急了,正准备去敲宿舍的门,这时只见夏芬两只手撑在窗沿上,纵身跳了下来!

  还好徐羽风武术功底不错,反应快,伸手抱着了她的腰,尽可能缓解她下冲的压力,即便如此,两人还是一同摔倒在地上。徐羽风腰扭伤了,夏芬倒好象没有事。她好象从一场大梦中醒来,看到自己和徐羽风一起躺在地面上,徐羽风还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腰,她又羞又急,抬手打了徐羽风一巴掌。

  徐羽风并不恼她,只是说:“你刚才从楼上跳下来了,是我把你接着的,难道你一点也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梦中醒来发现你抱着我,还以为你要非礼我呢,对不起啊。”夏芬非常过意不去。

  “你刚才做了个什么样的梦?”

  “搬回来后我一直有些精神恍惚,也许是惊吓过度吧。这两天还常常梦到那个女人,刚才她又来了,似乎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就跟着她一直走,没想到一脚踏空,就惊醒了。然后……”

  “然后就发现我非礼你了,哈哈。”徐羽风笑着说。

  “我看这事很古怪,那天和我们去调查的派出所警察赵天在你住过的房间跳楼摔死了,就在昨晚,你知道吗?”他随后严肃的说。

  夏芬吓的冒出一身冷汗来,刚才如果不是徐羽风接着她,保不准也摔死了。还好自己住在二楼,如果住在四楼五楼,下面有人接怕也无济于事。

  徐羽风想,赵天跳楼和夏芬在不知不觉中跳楼一定不是巧合,但他没办法想出关键所在。“也许,只有等找到安,一切才会真相大白。”他想。



12
  赵天的突然死亡让校派出所乱成了一团,因为这些扑朔迷离的案件他们实在理不出头绪来。更糟糕的是,学校里很多男生根据玫瑰印记的传闻来搞恶作剧,不知从那里弄来一些印章,偷偷的盖在一些女生的书上或者背包上,害的全校女生一片慌乱。很多女生发现玫瑰印记后就跑来派出所报案,说凶手准备找她下手了,要求派出所严密保护她。结果一对照,才发现印记不对。这让派出所的人哭笑不得。
  小王这些天一直没有闲着,他查清了学校后山上的死者名字叫孙媚,是学校毕业后留校当辅导员的一个老师,原来是音乐系毕业的,留校时间还不到一年。

  派出所的人去仔细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跟前几个死者一样,她死前也完全没有朕兆,好象很突然,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她已经死了。

  据了解,她有个男朋友是荆楚大学的老师,平时好象感情还不错。她出事的那段时间她男朋友一直在北京出差,完全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平时她除了和学生还有同事有来往,在外面好象不认识什么人。

  孙媚因为刚留校当辅导员,学校没给她分房子,只是在女生3舍拨了一间寝室给她一个人住。派出所的几个人在她的房子里清理了很久,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在他们满怀遗憾的关上房门的时候,小王发现门上贴有一个放便条的口袋,顺手往里一掏,还真有一张小便条,上面是喷墨打印机上打出来的两句诗: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诗句下面赫然就是那个玫瑰印记!

  整个便条没有署名也没有日期,所以都没法判定是在孙媚死前还是死后送来的。

  “应该是在孙媚死后送来的,如果是死前送来的孙媚应该看到过,她看到了应该就不会留在这个口袋里了。”

  “那也不一定,也许是孙媚一时大意没有查看便条袋就遇了害呢?再说,死后还送这个便条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小王不同意他的判断。

  他们查问了一下隔壁和对面住的女生,她们都说没有留意过有人来送便条。

  小王在清理孙媚的遗物时,发现她的白色挎包的底部赫然也印着一个玫瑰印记,跟留在她身上那个印记一模一样!

  这个印记又是谁盖上去的呢?

  死者是没法说话的。

  所以调查简直没办法开展下去。

  “我怀疑每个死者在死前都被盖上了这种玫瑰印记,在她平时用的物品或看的书上。这是一种类似于死亡请柬一样的东西。”小王突然灵光一现。

  “死亡请柬?”老周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是。有的罪犯在杀人前喜欢玩这种把戏,这种印记就类似于死亡通知书一样。被盖上印记的人就是他们的暗杀目标。”

  “这么说林慧儿现在很危险?”

  “我觉得是。”小王肯定的说。

  转眼学校就放寒假了。

  这四起凶杀案如浓重的阴影萦绕在所有人的心头。一放假,学生们恨不得马上往家里奔。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回家了,很多男生也不敢留在学校,当然,也有些胆子特别大的留了下来。

  这个寒假荆楚大学比往年要萧条很多。

  好比一座被遗弃多年的荒城。

  林慧儿这两天过的糟糕。睡不好,也吃不香,好象厄运随时会降临在自己头上一样。任少杰天天陪着她,好象也传染了情绪似了,天天神经兮兮的。

  派出所的人一面提醒她一切小心,别跟人外出;一面安排专人在她附近隐秘的保护她。

  放假了,因为任少杰要主持学校本年度学生工作的总结会议,小王便送林慧儿去上火车。

  “要是我在火车上被人杀了怎么办?”林慧儿傻傻的问。

  小王被她缠的没办法,临时买了张车票,硬是把她平平安安的送回湖北宜昌老家。

  在回来的路上,小王反复回想着发生的这些凶杀案。

  凶手无疑是同一个人,但这几个案子却找不到一个可以扭结在一起的一个指向。看上去像一盘散沙。没有一个与死者都相关的人,没有一件可以顺藤摸瓜的物证,作案的时间,动机,手段,都让人没法琢磨。

  唯一能将这些案子串起来的就是那个玫瑰印记。但这个印记又能告诉人们什么呢?

  学校人几乎走光了,看来这些案子要破也只能等到明年了。

  小王抬头望望窗外,朔风中又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好大的雪。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