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死亡请柬》(1) [2004-1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1
  南国严冬,天刚蒙蒙亮,一场大雾将天地万物裹得严严实实。
  荆楚大学依山而建,方圆二平方公里的校区呈圆扇型偎依在一个山窝中。站下山顶往下俯瞰,整个学校活像浮游在雾海中的一只大海龟,只隐隐露出轮廓和苍青色的脊背,似在蠕蠕而动。

  这时勤奋的学生和老师们已经陆续起床,准备晨练或者洗嗽了。

  突然,学校背后,也就是半山腰传来一声非常凄厉恐怖的尖叫,“啊~~~~~~~~~”,这声音利剑般穿过重重雾海,非常锐利地撞击着每个人的耳膜。是女声,惊恐万状。许多还在酣睡的人也被这声尖叫惊醒。

  几个正准备去山上晨练的老人正走在通往山顶的路上,他们被这声尖叫震着了。不知道应该上去看个究竟,还是赶紧回家。大雾弥漫,10几米外便什么都看不清。这种天气增加了他们的恐惧。

  他们商量一会,正准备麻着胆子上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只见山上连滚带爬跑下来一个女孩,像发了疯一样。他们拦着了她。

  “怎么了?你怎么了?”

  “山上死……死了个人,被砍了七﹑七八块,装在一个黑﹑黑﹑黑色的塑料袋里……”女孩铁青着脸,惊恐的眼睛看着身后的雾海,说话时上下牙齿磕的直响。

  老人们也不敢去看,赶紧和女孩一起去学校派出所报了案。

  在所里值班的警察老周和小王向女孩仔细询问了情况。女孩叫石琴,机电992班的学生,她有每天大清早到山上朗读英语的习惯。今天一大早她到了山腰上,看到路边树丛里整整齐齐放了两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因为好奇,她跑过去打开看,却赫然看到一只女人的胳膊,手指是往外伸的,她看到纤细的手指上还涂有星蓝色的指甲油,所以断定死者是女性。

  那声尖叫,就是她看到碎尸之后发出来的。而后,她发疯似的跑了下来。

  老周和小王要求石琴带他们去现场看看,女孩坚决不肯。

  “你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如果你不配合,甚至摆脱不了某种嫌疑。”老周严肃的说。

  小王给市医院跟自己很熟的法医打了个电话,叫他迅速过来。



2
  经过个多小时的现场勘察,老周认定这是一个有预谋的非常残忍的谋杀案。
  他的推断是这样的:首先,尸体肢解得很整齐,手脚恰从肩部和胯部砍断,肘关节和膝关节也被整齐砍断,这证明凶手不是第一次杀人,而且心理素质很好。说他残忍,那是因为不但尸体的头部也被砍断(不在塑料袋内),而且连两只乳房也被割掉(也不在塑料袋内),实在触目惊心。从凶手的处理上来看,他并没有毁尸灭迹,而是将尸体用塑料袋装好整齐地摆在路边。这明显是一种示威。

  “看来罪犯智商很高,现场没留下什么痕迹,指纹和足迹都没有。”小王说。

  法医鉴定了以后得出结论:死者年纪应该只有20岁左右。身高约162cm,死前曾有过性行为,脖子上有一道勒痕,应该是被勒死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2点钟左右。

  “这已经是第四起命案了。只是不知道罪犯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这些案子我们破不了,那真是愧对这身警服了。”老周神情凝重的说。

  “这里有一个红色印记!前三起命案也曾出现过。”小王戴着乳白色塑料手套仔细翻检残肢,突然大叫起来。

  印记在死者右大腿内侧,是一朵娇艳的红玫瑰,盛放中似乎转眼要凋零,有两片花瓣散落,看上去有种凄冷的美。这朵花并不大,一只拇指就可以完全覆盖住,如果不是小王细心,很容易被当做溅在大腿上的血滴忽略过去。

  老周看到这个印记,马上联想起前几个案子来。

  10月中旬,外语系大三学生马书芬失踪。10月20日,一渔民在湘江边发现了她的尸体,尸体已被浸泡的不成人形,法医鉴定死者生前遭暴力强奸,身上有多处伤痕。经推断,应该是被人强奸杀害后抛尸江中。后颈上有玫瑰印记。

  11月18日,中文系大二学生邓宝灵被人勒死于学校体育场旁边的怡园。尸体在清晨被人发现,身体未被侵害,但死者面容极为恐怖,眼睛凸出,舌头也伸在外面。额上赫然有玫瑰印记。

  12月22日,有人在图书馆12楼顶层发现了一具女尸。下半身露在外面,死前有性行为,同样是被人勒死。左边乳房上有玫瑰印记。后查明死者为艺术学院大四学生周小彤。

  这三个案子悬而未破的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凶手做案手段很高明,几乎没留下任何可以追查的线索,现场也不留任何痕迹。警方见死者身上都有玫瑰印记,觉得应该是同一凶犯所为,但经过调查,几个死者互不认识,连一个共同认识的人都没有。她们所认识的人也都没有犯罪嫌疑。这让警方真是大伤脑筋。

  “这起凶杀案手段最为残忍,看来凶手真是个毫无人性的恶魔!”小王愤愤的说。

  第一目击者石琴看着法医和小王检查尸体,忍不住在一旁呕吐起来。老周盘问了她几句,见她确无嫌疑,不忍心让她陪着受罪,就叫她回寝室去休息。



3
  荆楚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在校学生有13000多人。别的不说,光弄清这具无头女尸是谁就颇费工夫。大学逃课旷课的人很多,即使有的人一两天没露面,也不能认定就是失踪。加之校方认为这几起强奸凶杀案对学校影响极坏,怕以后没人敢报考荆楚大学,对消息都采取了严密封锁的措施。这给迅速查清死者身份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尽管学校封锁消息,这起凶杀案还是像瘟疫一样迅速传遍了校园。整个学校几乎没人能安心上课,都在谈论这件事情。尤其是女学生,个个花容失色,生怕哪天厄运很降临在自己头上。一个个都惶惶不可终日。

  中文系大三的女生夏芬这段时间一直准备搬到校外去住。她对这几起强奸凶杀案也早有耳闻。要命的是,其中一个死者周小彤生前就住在她们寝室的斜对面。周小彤死了以后,宿舍里就传开了各种闹鬼的传闻。有人说深更半夜经常听到水房里有人洗衣服,几个姐妹麻着胆子去看,水房里却空无一人。等她们回到寝室一会儿,水房里又响起哗哗的水声。还有人说半夜上厕所时在楼道里看到了周小彤鬼魅般的影子,一晃眼就不见了。不管真的假的,这些传闻很快就传到了2舍所有女生的耳朵里。其直接的效果是晚上没有一个人敢单独上厕所,就算是白天,一个人也不敢呆在寝室里。一些经济条件好些的女生都到校外租房住了。

  夏芬也准备搬出去住。她倒不是完全因为害怕闹鬼的传闻,而是寝室里大家晚上越说越害怕的气氛实在不适合学习,而她已经打定主意准备考研了。今天早上在学校后山上又死了一个女生的传言让她下定决心,立即搬出去。因为这个传闻估计在寝室里又会被人心惶惶的讨论很久。

  中午吃饭的时候夏芬在学校告示栏旁边看到一条租房信息,说宜园小区有一套房子租,租金一个月只要100元。宜园是离荆楚大学很近的一个小区。她看了后趁人不注意把这告示撕了,然后打电话联系。户主是一个老太婆,她说自己有几套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租出去赚一些生活费。



4
  夏芬住进宜园23栋803之后,怪事接踵而至。
  首先有反应的是她养的那只漂亮的波斯猫。这只猫她养了一年多,她管它叫贝贝。白天病恹恹的伏在沙发上瞌睡,一到晚上,就不安的在房间里走动或跳跃,还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夏芬每每在睡梦中被贝贝类似女人哭泣的叫声惊醒。黑暗中她看到贝贝幽蓝发亮的眼睛在房间的某个角落盯着她。她敏锐的感到那眼光带着某种仇视的成分。她拧亮床边的灯,贝贝“喵”的一声,迅速跳到灯光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里去。

  一天晚上,夏芬照样被贝贝的叫声惊醒。她睁开眼,清冷的月光正从敞开的窗户口倾泻进来。贝贝正侧站在窗台上,满眼恶毒的盯着她。“贝贝。”夏芬习惯的拧亮电灯叫了一声。

  “喵———”,夏芬看到贝贝一张乖巧的猫脸上竟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来。而后,贝贝扭转身子往窗外跳去。

  夏芬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听到一声沉闷的撞击声。显然是贝贝砸到了水泥地板上。

  一种巨大的恐惧摄着了夏芬。她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想跑下8楼去看看贝贝,却又不敢。这时是凌晨2点整。楼道里没有灯,晚上阴森森的。

  宜园23栋是一栋很荒凉的像被废弃了的房子,坐落在小区的最北角,孤零零的。再后面200米就是市里的火葬厂,很多人忌讳这个,不原意买这栋楼的房子。所以这栋楼里住户很少,整个8楼只有夏芬一个人住,其他房间都被一把把生了锈的大铁锁锁着。

  夏芬刚搬进803的时候,的确心里有点发毛。二室一厅的房子空荡荡的,因为长时间没有人住,有点阴森。如果不是因为租金特别便宜,她是不会住这里的。

  房间的地面上刷着红漆,很多地方被磨白了,斑驳凌乱。客厅的墙面上贴着两张巨幅的裸女照,姿势极为挑逗。夏芬把这些画撕了,贴上一些电影海报,房子打扫干净后,再在桌子上放上一盆水仙,房间里顿时有了很多生气。

  贝贝的离奇死亡让她伤心了好长时间。贝贝死后的几天,夏芬常常在梦中见到贝贝脸上诡异的笑容。那笑容酷似一个绝望女人凄厉的笑容。她梦到贝贝挂着这样的笑容蹑手蹑脚的跳到床上,突然猫脸幻做了一张美丽的女人的脸。苍白如同一张白纸。

  “唉~~~~~~~~~~~~~~~~”,这张脸在她枕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啊——————”,夏芬尖叫着惊醒了。似醒非醒的那一瞬间,那声叹息还在她耳边萦绕。

  扭亮电灯,夏芬一身冷汗的爬起来,惊魂未定。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变化。清冷的月光从窗口倾泻进来,撒在斑驳的地面上。

  一次倒也罢了,可怕的这个梦每天都重复着。夏芬每天晚上都被那张脸,那声叹息惊醒。夏芬惊醒后习惯性的打开各个房间的灯,到处看看,似乎想要找出令自己不安的某种东西。一天半夜被惊醒后,她听到隔壁那个空着的房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走动,传来轻微的挲挲声。

  “据说猫有九条命,难道贝贝的阴魂还留在房间里吗?”夏芬这么想。

  “贝贝。”她喊了一声。

  没有回音。挲挲声还在继续。

  她麻着胆子走进那个房间,什么东西也没有。房间只有一张空床。风吹动着窗帘,原来是窗户没关好。

  夏芬坐在客厅里喝了一杯水。感觉这个房子就是夜海中的一个孤岛。自己被孤立于世界之外。房间里每个角落里都渗发出阴冷的气息。虽然是夏夜,她仍是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夏芬平时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她觉得自己最近精神状态很反常,变得异常的敏感和多疑。也许是宿舍闹鬼的传闻对自己造成了精神紧张,也许是贝贝的死让自己难过的乱了方寸。她没办法揣摩自己精神上的这些变化。

  第二天,她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