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请把门锁好》第五章 现实的悖逆(下) [2004-10-3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直到今天的搜查会议结束前,剑向一直以为自己是以待审未决的囚犯身分坐在分局里。
他脑中的声音不断告诉着自己,今晚恐怕是他留在自由世界的最后一夜了。
『学长,不管你今天愿不愿意承认自己杀了人,都不会改变我继续搜集完整证据的作法。没错,你说得对,现在我是没有办法找到你与钟思造相识的确证,但他的工作既然是摄影器材的销赃,你们两人之间就必然存在一条隐形的联机。我会很快地把这条联机找出来的。』
绍德并没有在搜查会议中讲太多话,也没有提及破解密室的理论。他为彼此的情谊所做的,就是承诺等到确定了剑向与钟思造两人的关系--也就是剑向的杀人动机后,再对高组长报告搜查的一切始末。
剑向和钟思造之间当然毫无瓜葛,所以绍德绝对找不到那条隐形的联机。然而,他又如何能确定,难道不会再出现一个巧合,就像当初热衷于洪泽晨案导致现在的嫌疑一样,过去某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网民,刚好就是钟思造现在销赃流路的中介人?
其实,剑向也曾闪过一丝直接告诉绍德真相的冲动。但他可以想见绍德的必然反应:若非认定这是在利用另一种巧合为自己开脱罪行,就是会送他到精神病院去。
这样的处境,犹如夏咏昱努力想解除魔咒,最后却仍然避免不了死于非命一样。
难道说,真的连一个出口都找不到吗?在即将被铐上手铐之前,剑向最想做的,依然是尽快找到张织梅,设法查明魔咒的真相。
为此,他第三次进入夏咏昱的家。纵然只是再踏进另一条行不通的死巷也好,剑向仍旧希望能从屋内再发现一点什么来。他怀着如此心情,开门走入三楼的书房。
书房的窗户洞开,风比昨晚还强。剑向想起他昨夜徒劳无功的行为--为了暗房里的那些照片飞奔下楼。结果忘了关窗。
那本《灵媒人格探勘》还摊开在桌上,书页随着清冷的夜风微微起舞。
剑向走近书桌想将书收好归回架上,不经意地瞥了摊开的书页一眼。然而,仅仅是匆匆一瞬的目光,却让剑向的双脚犹如生根在地上无法动弹。他全身上下涌起猛烈的战栗感,久久不能平息。
因为--书页上写着:〈第十三章/灵媒自我修炼之初阶技巧〉。
不到五分钟,剑向带着《灵媒人格探勘》迅即离开了夏咏昱的住处。他将书放进摩托车的置物箱中,然后立刻发动引擎高速驰去。
首先,必须先回家一趟。接下来,才到 四 ○一室去。
只有这个方法了。剑向心想,纵使是孤注一掷,成功的机率如此渺茫,他也非得奋力一试不可。他有如枪膛上仅剩最后一颗子弹的士兵,必须在守城临陷之前,将准星的尖端瞄向遥不可测的敌军统帅射击。
回家的目的是为了带出小弟的那台摄录像机。夏咏昱家虽然也有一架,但由于样式不同,剑向不会操作,也没有时间学了。他很快地到了家,检查过摄录像机与其它配附组件后,找来一个纸袋一起提走。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就在剑向看到〈灵媒自我修炼之初阶技巧〉这个标题的一剎那,他昨晚任意翻阅,那些叙述历代著名灵媒的故事内容,在电光石火间全都轰然重回他的脑海中。
--派波太太在生活上常出现模糊的预感和内心发出的警告,要她解决一些手上的难题。
--珀尔.柯伦在鬼魂佩丽斯附身进行自动书写时,她本人完全失去意识,并出现有如吸食毒品般的癫狂感。
素质。这是灵媒的天赋素质。
仔细阅读〈灵媒自我修炼之初阶技巧〉的说明,首先提到--
灵媒天生具备一种特殊的体质与敏感度,可以介于人间与鬼界成为翻译人、传话者一类的沟通管道,担任两个世界之间的连络桥梁。
这种体质通常属阴,易于接受外来的暗示。而所谓的外来暗示,除了一般人所能理解的人际关系互动上的讯息外,尚包括天地、山海、木石,以及各类动植物所发射的无形频率。
就像在发生大地震前,群集的老鼠大规模地迁离该地、豢养的家庭禽畜开始极度焦躁不安,天候出现异常(如暖冬、冷夏)或天象发生不可思议的景观(白虹、蓝月等),在中外的历史上都屡见不鲜。这就是万物间频率互相牵引、干扰的外显结果。
灵媒在先天上受到各种事物的隐性影响,其程度往往十分严重。因此,有些灵媒会在夜里听见鬼哭神号,有些会做着内容荒诞不经的奇异恶梦,有些则经常出现不知名的恶心、不快、震颤或抽搐症状,甚至会引发精神失常或昏厥现象。
剑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具备灵媒的天赋素质。由童年开始,他的梦游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而直到现在,从胸口深处也经常会迸发战栗感。特别是这几天起着手进行恐怖怪案的侦办,次数特别频繁,也一次比一次剧烈。
--既然没办法找到另外一个灵媒……那么,仅存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成为灵媒!
让夏咏昱的魂魄,依附在自己的身体上,这样就可以获得对方所知道的一切信息。然而,先前在夏咏昱召唤钟思造灵魂时,他找了剑向做为侦讯者。但剑向现在只有孤身一人……
他当然不会找不信鬼神的绍德。至于高组长,剑向已经带给他够多困扰了,也不愿意再给他制造更难以收拾的麻烦,否则最后恐怕连高组长都会一并受到绍德的指控。
所以他必须回家带来那台DV摄影机。剑向打算--先打开摄影机录下自己的问题,然后实行召魂术,让夏咏昱同样以摄影机录下他的答复!
虽然疯狂,但绝对可行。
剑向还记得《灵媒人格探勘》中描述到,派波太太曾因召魂而有过几次被恶灵附身的经验。他当然也害怕自己的运气不好,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可是这个方法本来就有点冒险。
为了解决眼前的难题,他必须鼓起承担冒险失败的勇气。
第三度来到 四 ○一号房,剑向首次感觉到卧室的阴森。这也许是因为他对整个事件的构成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连续发生两桩残忍罪案的房间,而且真的是恶鬼所为--这里恐怕会成为口耳相传的邪恶凶宅。
管理员无视于剑向的来访,这让剑向感觉对方对大楼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已漠不关心。通往楼上的狭窄梯道,亦依然亮着幽微的黄光。
剑向踏入黑暗深邃的卧房,曾经在眼前暴毙的夏咏昱尸体此时化为以粉笔圈成的白色人形。地板上新增了几个示别现场概况的标签,内容与血迹喷溅的位置有关。
首先,必须架好摄影机。剑向点亮卧室的灯光,选择一块适合的区域立起三脚架,并装入录像带,启动摄影机电源。而后,拉来房里的圆凳坐在镜头前面。
剑向的心里早已拟好问题的腹稿。他静待十秒钟才开始说话:
『夏咏昱,如果你能够藉由我的身体、我的眼睛,看到这卷录像带,那就表示我初次学习的召魂术一举成功。很抱歉,当初在你临死前,所委托我的两件事,我连一件都没能达成。直到现在,我仍然找不到你的女友张织梅。而且,我也找不到另外一个法力和你差不多的灵媒。
『因此,我只好亲身试验召魂术了。从你的书房里,我找到了一本《灵媒人格探勘》的参考书。书中所描述的各项灵媒天赋条件,都和我过去的经验颇有类似之处。这个办法或许很笨,甚至十分危险,但却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我已经被同事当成嫌犯了,如果不这么做,我对你笔记本里提及的「恐怖魔咒」就没有时间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从你的笔记本中,我发现了两个疑点。第一,你提到在遭受诅咒之前,曾做过一场怪梦。请你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样的怪梦?而这个怪梦,到底与「能看见鬼」有什么关系?请你详细描述这场梦的内容,以及你所能记得的一切细节。
『另外,请你明白地告诉我,你所谓每个晚上发生在你身边的怪事究竟是什么?我知道得越多,就能根据这些信息,对照张织梅前男友死亡的线索,分析出整个事件更清楚的真相。
『最后,请你将你和张织梅相识、交往的过程一一告诉我。我希望能从中寻出更多可以找到她的线索。虽然我翻遍了你的屋子,但却无法发现你没设想过的寻人方向。尽管如此,只要你源源本本地告诉我所有的大事小事,配合我所掌握到的线索,说不定就能发现新方向。
『这卷录像带的录像时间可达 六 十分钟。我相信一个小时的时间应该够了,我希望你能好好把握很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机会,我怕我从明天起就得到牢里睡觉了。最后,事实上我并不了解召魂术如果成功的话,法力究竟能够持续多久。否则,我倒宁愿你继续使用我的身体,直到解开真相以后再还给我。』
剑向是第一次面对摄影机镜头讲这么多话。他的表情平板,声音木然,同时显露出极为急迫的焦躁态度。他录完这段话后,重新将录好的部份回带,自己看了一遍。
在画面中说话的人,感觉好像不是自己。
确认所录的画面与声音一切无误后,剑向关去摄影机的电源,准备进行下一步行动。
--召魂术。
剑向回想起上次夏咏昱在他面前施行召魂术的过程。
当时他被夏咏昱击昏,意识才刚恢复不久,就看见对方进行这么一场不可思议的仪式。记得,那时的夏咏昱曲膝盘坐,闭目冥思,口中还反复念着奇妙的咒语。房间的灯光熄去,他的姿态犹如招来恶魔的巫师。
剑向依样关去日光灯,房内顿时陷入一片漆黑。他亮着笔型手电筒翻阅《灵媒人格探勘》,找到了有关召魂术的施法描述。
暗黄色的圆形光晕在纸页上微颤,印刷文字似也不停在其上飞跃跳动。
--十七世纪的大魔法师摩西斯.隆恩(Moses Long),所撰着的手稿《以水晶球与熏烟法召唤天使论》中,曾提及『香』对召魂术绝大的重要性。这种仪式,基本上是为了从幽灵口中求得预言,因此在仪式前必须进行一个很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砍下三根棕榈树的嫩枝--当然,这并非可由商店中随意买到。每一根嫩枝都要裹上羊皮纸,上面写好三个预言幽灵之名:达拉斯(Darus)、亚特思(Artus)与阿贝达尔(Aebedel)。然后连续三个晚上,对着每根树枝念出一段咒文,最后才召唤三位幽灵。
--受召的幽灵并非来自天国,他们在地狱里饱经炼火的焠灼。因此,他们被巫师要求以美丽动人的女子之形象现身。否则,其恶浊丑陋的真实外貌将使施法者无法正视。巫师可以命令她们:『对我的疑问和要求,都要照实回答,不得有丝毫伪称、假造或推诿之词。』
--另外,手稿还出现如下语句:『就因为我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是善还是恶,所以我奉劝各位不要跟他们有任何的接触,就像我已经在……劝告其它人……』这段文字的笔迹与先前完全不同,而且像是突然被中断,并没有完全写成。根据研究员卡登.修尔(Katon Shual)的猜测,隆恩可能是在召灵过程中,遭遇了十分不愉快的经验,因此写下这段对试法者的忠告。
--然而,也有一种说法大胆指出:隆恩当时在召灵失败后被恶魔附身,这是他丧失对自我躯体的控制力时,所留下的警告遗言。
当剑向读到这一段时,派波太太遭恶灵作祟的叙述又浮现在脑海里。
--召唤死去亲友灵魂的法术,与召唤预言幽灵的方法基本上并无太大差异。不过,在施行召魂术前,有一个前提必须先予以说明:所谓的召魂术,并非是令死者复活的法术。施法者所招来的魂魄,事实上只是死者于临终前的最后意识。
--此一临死意识为死者之精神力量,它能重现死者在临死前心中所思想、意志所专注,却无法让死者在人间恢复行动力或判断力。亦即,魂魄仅是死者残存于人间中意识的无形聚体,他可以回答侦讯者一些简单的问题,却不能取代被附身者进行太复杂、太长久的活动。
--死者的魂魄会随时光之逝去而逐渐散淡,因此如要施行具有一定效果的召魂术,则必须选择逝者死亡之处,把握时间尽快进行,以召回死者最清晰之意识。
剑向这才明白召魂术真正的内涵。拜托死去的夏咏昱重回人间代替他解决一切难题,是毫无意义的要求。未来要想找到张织梅,仍旧得靠自己的力量……
--如上所述,进行召魂的最佳时机,为安宁静谧的子夜时分。死者的魂魄此时不会受明亮的光线干扰,而能较鲜明地与灵媒的脑波产生共鸣。于是,场所内不得有任何人造光芒,但如有月光照射则更佳,因为月亮适度的光辉,正能让死者的灵魂相信其活动时间确为深夜,而易于接受召唤他的灵媒。
--首先,施法者必须盘腿端坐,使躯体呈稳固的金字塔形。坐下来将左脚伸开,右脚的脚跟靠着会阴处;再将左脚弯曲,把左脚跟放在右脚之前,双脚并拢。放松肩部的力量,腰部伸直,下颚收缩,胸部轻轻挺起,两膝靠在地面上。
--闭上双眼,凝神集中于前额。前额藏有『第三只眼』,也就是能通鬼神的眼睛。第三只眼能洞见常人所看不见的事物。灵媒体质之所以具备敏锐的第 六 感、能感觉到鬼哭神号、经常为奇妙的不安感所支配,实则由于第三只眼受万物无形频率所影响。
--施法者必须运用呼气与吸气的律调,让自身的脑波趋于平稳,方便死者魂魄之进入。开始时,以腹部慢慢地呼气 四 秒,再慢慢地吸气 四 秒……
剑向念着〈灵媒自我修炼之初阶技巧〉内容的每一个细节,充分领悟后开始进行无人传授的静坐。按照书上的说明,他一面回想着夏咏昱死亡前的画面,一面让身体调合于卧房的空间中。他口中反复默念的咒语,是希伯来巫师祈求已逝亲友回答的颂辞。
如此进行了十分钟,剑向逐渐感觉到意识模糊。并不是因为想睡,而是因为心跳速度的减缓,导致他的意识开始莫名预期将有的剧烈反应,一如暴风雨前的无声。
就在剑向的知觉依旧清晰异常的前一秒钟,狂奔而来的战栗感朝他周身急猛突袭。他的呼吸在霎时间无法继续,听觉出现轰轰的耳鸣,彷佛在专心于深海潜水间失去氧气的供应,在巨大的水压下惨遭溺毙的噩运。
他想拯救自己迅即丧失的意识,却没有办法再做什么了。




当剑向张开眼睛时,他只见到一团死黑。等双眼渐渐习惯了闇弱的光线后,他才明白眼前的景象是 四 ○一室内卧房的天花板。
剑向的衣服被汗水浸湿,肌肤感觉火热发烫, 四 肢疲软无力。他知道自己必然在昏迷中有过激烈的活动,却不知道到底做过什么。这个过程,他完全失去意识,就连一丝细微的感觉、一回短暂的梦境也没有。剑向很想马上起身,身体却无法立即出力。
笔型的手电筒还弃在身旁数步外,亮着一束黄光。顺着光源的方向看去,剑向看到了正对准自己的摄影机镜头。
--成功了吗……?
剑向等不及地朝摄影机爬过去。他抬手将摄影机的液晶屏幕转向自己,看到方形屏幕上一片暗黑。
剑向没有时间等自己恢复全身力气,再起身去开启墙上日光灯的开关。他迅速重新打开摄影机的电源,结果看到屏幕边缘显示着录像带已到带底的讯息。
这架摄影机,被人动过了……除了夏咏昱,不会再有别人!
果然,他的召魂术成功了?
剑向屏住呼吸,按下回带键,待录像带回带一完毕,就立刻按下播放键。画面在稳定前不规则地跳动,而他的心跳也噗通噗通地加快。
几秒钟后,屏幕里出现了坐在地板上,意识清楚的自己!
『警察先生,嗯……或许我应该加一句形容词--绝顶聪明的警察先生,我真的没想到,你竟会为了召唤我的灵魂,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情。』
一瞬间剑向被震慑住了,他简直无法思考。虽然画面里的男子确实是自己,但无论眉目的神情、说话的方式,都和原来的自己完全不同。就像电影《变脸》那样。
--没错、没错。这是夏咏昱被招来的魂魄。
『很抱歉,我没有办法替你找出织梅。我的灵魂没有办法离开这个房间,也没有办法在人间逗留太久。我只能用我最后的力气……咳、咳咳……回答你所提到的疑问。』
『夏咏昱』的声音空洞、咬字艰难,彷佛喉间承受着极大的痛楚。他被厉鬼以小圆铲破颈而死,以致无法像常人般顺利说话。剑向看到自己被附了身,还用这种方式在说话,心中倍感诡异及不快。
『……我和织梅相识于建国路的街上。咳……就在中山路附近,那里的骑楼下……有许许多多的服饰店,以及女孩子各种玩意儿的小摊位。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三月 四 日……星期 六 下午。由于是假日,街上的人很多。当时我正在工作--我想,看到我家里暗房中的那些照片,身为警察的你应该不难想象,我的工作就是勒索。也许你……会认为勒索是一件很卑鄙……的行为,但我不想知道你的看法。我只是很单纯地认为,这是我所做过最刺激、最具挑战性,投资报酬率也极高的工作。
『就是因为人潮汹涌,我跟丢了一个阔少爷和他的秘密女友。现在想想,大概是我的行踪暴露,被他发现了,否则仅仅是一条短街,不可能会跟丢的。总之……当时我感到很沮丧--我调查了好久才锁定那个公子哥的行动的。我信步……走入一家店,漫不经心地看着店里挂在壁上一大堆日本进口的玩偶。
『然后,我看到了……织梅。小店里冷冷清清,这更增添她神情的落寞。我的第 六 感察觉到她身上笼罩着重重阴霾,以及内心莫名的恐惧。我不会读心,但自小有神准的感应力,这种感应力,能使我精确感知一对男女之间是否有暧昧关系,所以我进行勒索才会这么无往不利。
『反正我注意到她了。她是一个外貌很可爱,但却对某事充满恐惧的女孩。就在她以疑惑的眼神回望我的同时,我发现自己一见钟情,爱上了她。她的眼睛彷佛在对我施放恋爱的魔法。于是,我鼓起勇气、开门见山地问:「告诉我,妳在害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她竟然这么回答我,「但我真的好害怕。」接着我开始和她讲了更多的话,却完全问不出她究竟在害怕什么。我逐渐确信,她对那件恐惧的事物丧失了记忆。我想,应该是我英雄救美的心态作怪吧!我大胆询问她是否愿意相信我,我愿意设法扫除她心底的黑影。
『她答应了。事实上,我从她身上可以感觉到一种渴望。一种……需要有人保护的渴望。我想这就是她这么轻易就答应我的主因。我陪她一起逛街,带她去吃晚餐、开车兜风、看夜景,并且送她回家。』
剑向点了点头。那卷DV带里张织梅的倩影,也同样激起他强烈的保护冲动。
『她没有要好的朋友,生活过得很孤单,一个人在安东街租了一间便宜的小套房。另外,她的工作是在十全路与吉林街交叉口附近一家冰品店……当店员。薪水不高,她全部花在买衣服上。我知道,这是她暂忘心中恐惧的唯一方法。
『一周内,我俩的关系愈来愈亲密。我没有让她知道我的工作,当她来访,我就锁上暗房的门。看到她因为我的陪伴而渐渐快乐起来,我的心中……也充满喜悦。原本以为,我可以让织梅摆脱长久害怕的阴影,却没想到真正的危险很快地向我逼进。一切都肇始于那场怪梦!』
『夏咏昱』困难地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有点胆怯。
『研究西洋魔法是我非常热衷的个人兴趣,我一直以努力成为最优秀的灵媒为目标。而这场怪梦的开端,对我正具备无比的吸引魅力。
『我梦见自己手持一根拐杖,走进位于荒野中一座破落的墓场里。时间是子夜,皎洁的月光洒落大地,将杂草间颓圮倒塌的墓碑映射得耀眼夺目。难以解译的拼音文字雕刻在各个墓石上,我不知道自己在墓群间寻找什么。
『走在 四 周碑石林立的小径上,我听见夜枭的鸣啼、阴风的吹吼及黑猫的哭喊。顷刻之间,我来到一座古老、神秘的墓园。墓地门口的两侧,各站有一具高三公尺的马丘希亚司石像,这是自地狱而来,从口中不断喷出令人作呕的死灵沼气,鹫翼蛇尾的怪兽。
『进入墓园深处,一块宏伟壮丽的巨大石碑矗立在我的面前。这块墓碑散着腥臭污浊的瘴烟,并发出痛苦惨酷的呻吟声。石碑在一阵震动后出现裂缝,从基部轰然断成两截。一只枯枝般的怪手猛力自碑底的黑土间伸出,猛烈挣扎过后,一个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老人缓缓爬出。
『老人面如死灰,容貌干似骷髅,以充满眼白的双目盯着我。我的双脚动弹不得,只能任凭老人以佝偻的步伐向我靠近。
『我完全不了解他的意图何在,内心充满未知的恐惧。老人走到我身边不到二十公分处,他干瘪的手掌抓着我的头发拉过去,并以毫无血色的嘴唇紧贴我的耳际。他呼吸的气息吹在我的脸颊上,使我倍感寒意惨惨。接着他开始说话,声音有如海鬣蜥吮食着死尸:
『「你知道吗?我是考内里亚斯.阿格里帕。」我听了十分吃惊,这个名字我非常熟悉,他是十五世纪欧洲最伟大的魔法师,精通炼金术、犹太神秘哲学及通灵术。有种种证据指出,他为了学习魔法,早就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撒旦,身旁并有小鬼随侍,替他执行邪恶的意图。
『「现在我告诉你,」阿格里帕说,「世界上存在一种最高级的魔法,可以让你看见鬼,你是否愿意学习?」虽然处在梦中,我发现自己仍然有自主的意志,于是,我几乎不加思索地回答:「我愿意。」
『待我答复后,我发现身体不再僵固,终于可以自由活动。阿格里帕带我到墓园内室的角落,那儿有一条通往地下室的石阶梯道。梯道尽头则是一个紧闭的乌色铁门,看起来就像一座地牢。阿格里帕对我说:「这扇门的另一边是通往鬼界的入口,我将在你的右手掌上画上开启鬼门的『破封之钥』,能解除鬼门的封印。」
『阿格里帕以食指在我的手掌上画图。他利爪般的指尖划破我的皮肤,使我的掌心渗出鲜血,同时留下淤血般的青色印痕。我看到他画了 四 个同心圆,并在各圆环间写上地狱里诸位恶魔的称号。最后,则在中央的圆内画下一个五芒星。
『待他画完以后,青色的图样渐渐沉没在我的掌心而消失。老人说:「现在去吧!去打开那扇门!只要你先敲门二十下,再以『破封之钥』转动门把,就能打开鬼门。」我依言步下阶梯,开始敲门,并默数二十下。
『就在我转动门把、将乌门开启一道狭缝之际,我听到背后的阿格里帕突然狂欢般的尖笑,发出刺耳怪声。铁门在此时竟变成我家卧室的房门,它很快地被打开了,我看见深不见底的门后,传来喧哗吵闹的恐怖呼喊声,彷佛要将我吞噬……
『然后我从梦中惊醒。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我仍在自家的卧室里,织梅仍安稳地睡在我身旁。但是,这场怪梦实在太逼真了,我不由得看看自己的手掌。你一定想象不到!我的手掌上,竟有几道新近的细微血痕!好像才刚被人用刀尖划过似的。
『我有点不安,就下床看看卧室的门把……你知道吗?卧室的门真的被打开了,而我非常确定在睡前我曾将门关好过。而且,在门把上居然沾黏了一些血迹!我简直不敢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事实!门后一片黑暗,无声无息。但即使是全然地静悄悄,我也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从那天以后,我忽然开始害怕在深夜里开门的感觉。我总感觉,在房门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祟动。那些东西,在我看不见的门后发出低沉的私语、呻吟与笑闹声。事实上,学习魔法这么多年,我确实很希望能亲眼见到鬼,但完全料不到真正的感觉原来是这么恶心。
『织梅似乎也感觉到我的异常,她在几天之后偷偷离我而去。我想她也在害怕。我曾使用催眠术设法找出她遗失的记忆,但她一直推说头痛,迟迟不肯配合,而这项工作也因为她的失踪而中断,无以为继。其实,我相信只要再进行一至二次的催眠,我就一定能挖掘出她真正恐惧的事物……
『总之,我必须一个人面对身边不知何时会突然冒出来的鬼怪。每到深夜,我就可以清楚地听到他们近在咫尺的声音,我也不时可以看到 四 处犹如错觉的黑影闪过。到了三月十八日,发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那一天我在凌晨一点半醒来。因为尿急的缘故,到二楼上厕所。这时候,我听到隔壁的厨房传来轻微的碰撞声。我心怀诡异地打开厨房的门探头入内,结果看到冰箱的门是打开着的。冰箱前蹲着一个人,他的衣着肮脏不堪,背对着我不知正吞食着什么东西。他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回过头来……我看到他的脸……他……』
『夏咏昱』说到这里,声音开始乱颤。剑向看着屏幕中的自己害怕得说不出话来,不禁也跟着发起抖来。 四 ○一号房内安静无声,但剑向听了『夏咏昱』对怪梦详尽的描述,也无形中产生房内鬼影幢幢的幻觉。
『那个男人的腹部已被开肠破肚,体内的脏器流得满地都是。他的脸就像干涸的尸腊般面无血色,部份的皮肤剥落,露出乌黑的烂肉。他喘着气,喝了我冰箱里的牛奶,正在大口吃噬自己的内脏,双手全是破碎的烂肉及青黄的呕液……
『他以混浊红肿的双眼盯着我看,龇牙咧嘴地对我哼哼地笑。这时我发觉他准备起身向我扑过来,于是在第一时间内奔回三楼卧室把门牢牢锁上。我从门下的缝隙看出去,竟发生了让我差点吓昏的事--那具饿鬼从我背后跟上来,他……他居然也在门下的缝隙看着我!就在缝隙之间,暴露着一双充满血丝及黏稠物的眼睛!
『我吓得赶紧退到床边,接着,从门后又传来饿鬼不断以指甲刮搔着门面的噪音,并试图转动门把想把门打开,还一直呻吟着「你出来、你给我出来」……我直到天亮前都没有离开房间,缩在棉被里躲避那些恐怖的声音,完全无法入睡。
『这是我在拥有了看见鬼的能力后,所遇到的头一遭恐怖经历。原本,我还以为看见那些黑影、听见那些骚动,都是自己的错觉,那时才终于确定,考内里亚斯.阿格里帕在梦中对我施加的魔法,都是千真万确的。
『接下来的好几个晚上,我总会听到卧室外有毫不掩饰的吵杂脚步声。门后的鬼怪愈来愈密集,他们放声喧嚷,还不断搜索、寻找我的位置。每当他们一发现我人在卧室里,就开始用力撞击房门……这种经验我想你永远无法体会,真的太可怕、太恐怖了!
『因为这个原因,我变得睡眠不足,作息开始日夜颠倒。我总是在意识清醒时一次又一次地承受鬼怪的骚乱,在日出后才昏沈睡去。我还记得有一天上午,我在客厅里睡着,等醒来以后才发现黑夜早已降临。
『我看见落地窗外的阳台上,站了一个手持剁肉大刀的少女。她披头散发,肤色惨白、浮露青筋,身上自左肩起有一道又深又长的裂伤,鲜血不停从裂口中喷出,溅得整面落地窗血迹斑斑。她看到我醒过来以后,就猛然以刀柄用力敲打玻璃窗面,格纹玻璃开始出现裂痕。
『我知道她想杀我!因为她的目光凶狠,并咬牙切齿地发出憎恨的呜咽声。我来不及走避三楼,马上冲进暗室内将门关上。女鬼很快地打破其中一扇窗,我听见玻璃碎片哗啦落在地板上。她趿着沉重的木屐一拐一拐地走近暗室的房门,开始以刀尖划割着门板。我赶紧奔到铁柜旁,想把铁柜推到门口将门堵住,没想到……玻璃柜内的架子上,出现了一颗人头!
『这颗人头好像曾被铁丝刺网使劲捆过,脸上皮破肉绽的血痕交错纵横,有几道伤口甚至深及骨骼。脖子的末端一片血肉模糊,还流出乳白色的黏液。他的眼睛着魔般地圆瞪着我,嘴巴大张呵呵喘着气。
『他看到我,开始狂乱跳动,在柜中卡卡地碰撞柜壁。这时我才发现人头自耳后的后脑勺早就没有了,鲜红色的脑浆因人头的跳跃而洒出。
『我吓住了。没想到连柜门后面,都藏有如此恐怖的头颅。那时忽然闪过我脑海的念头是,从今以后我恐怕连一扇小门或一盒纸箱都不能打开了!但我还是迅速恢复意识,将铁柜用力推到门口。
『于是,我就在暗房昏红的灯光、铁柜的碰撞晃动声,及门外凶暴的叫骂声中度过恶夜;整个晚上,我必须神智保持清醒,不断用力抵住铁柜,女鬼才无法破门而入。倘若不是你们警方终于入侵了 四 ○一室,我大概会死在自己的房间里……』
说到这里,『夏咏昱』沉默了,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扶住根本没有伤口的喉咙左侧。剑向听到从『自己』的口中叙述这样一段遭厉鬼追杀的惊险过程,竟产生一如亲身体验的感觉。
剑向在这段静默中陷入长考。夏咏昱--应该也包括钟思造--为什么会梦到情节这么诡异的梦境?而,若单纯只是一种『能够看见鬼』的魔法,最后怎会演变成『厉鬼追杀』的下场?
张织梅在此处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剑向对整桩灵异事件总算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然而,他和夏咏昱一样无法解释这些谜团。
『警察先生。无论如何,你一定要设法找出织梅。我与她恋爱的时间很短,但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无助及彷徨。她需要你的救援。你提到你已受到同事的怀疑--我想,一般的警察当然无法接受通灵术或魔法。因此,能够拯救织梅的,真的只有你了!
『我希望你能够尽快找到织梅,替我继续完成对她的深度催眠。既然你能顺利地学会召魂,相信催眠对你也不会太困难……呵、呵。开开玩笑。事实上,我的意思是,在我对织梅进行催眠时,曾经埋入了一把开启她脑内潜意识的「钥匙」。
『这把「钥匙」,就像是起动机器的按钮。我想你大概看过电视上那种「只要讲一句关键词,对方就会依设定好的指令行事」的情节吧?没错,就是类似那个……』
听『夏咏昱』提起,剑向想起他就曾以这一招对付过自己。
『这把「钥匙」是一句长达五十个字的句子。当织梅听到句子的第十个字时,她的头部会开始产生剧痛;到了第二十个字,她很有可能会痛得昏过去。但不管怎样,你一定要在她耳边说完这五十个字,纵使她几近发狂地抗拒……我大概就是太怜香惜玉了,才会好几次念到第二十个字就不忍心再继续。
『其实,我原本也可以教你比较温和的方式的,不过已经没时间了。我开始感觉自己的意识涣散,精神无法集中。如果你在苏醒过后,希望再使用一次召魂术再问我更多的问题,我劝你不必了。我讲了太多的话,耗费太多精气,我想我的魂魄将在不久后随即散去。
『DV带的长度所剩无几,如果影带没录好,那我们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呵、呵……好,我们把握时间--这一句话,是一把效果很强、不容易控制的「钥匙」,在开启潜意识的过程中,如果你念到第 四 十个字却没让织梅继续听完,她将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机率会发疯。』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