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小镇怪谈(中) [2004-10-3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四、初见
                 
  八月十七日,明天,肖雨菲的生日。
  子丑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个日子。很随意的,在台历上上八月十七那天重重的画了一笔。
  “鬼节”这样的两个字出现在子丑的眼前。
  “怎么这么丧气”暗自的纳闷,又仔细的看了看那本台历,阴历七月十五,没错,那天是鬼节。
  这就是了,哎,应该给父亲烧纸了,心里说着。
  子丑慢慢的仰在了舒服的转椅上。
                 
  去阴闸关的班车一天两次。子丑选择了晚一点那一趟车,白天匆匆处理完稿子,就匆匆的赶往车站。
  天气的变化总是出人意料的,傍晚,原本晴朗的天幕却给了人们了一个意外,斗大的雨点急匆匆的落了下来。
                 
  车里的人不多,大多是阴闸关的人。
  子丑做在靠近窗户的一个位子。雨没有停的意思,雨势到是小了许多。
  看着窗外模糊的影影绰绰,心中不知怎么的有种伤感的情绪,“都是这鬼天气闹的”子丑安慰自己,因为一会的约会是件美好的事,不应该因为什么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车里的其他的乘客大都低着头,连临座的中年妇女怀中的婴儿都安安静静的,出奇的老实。但却瞪着眼睛惶恐的看着子丑,象是见到了鬼魅一般。那种眼神不象是来自一个襁褓中的孩子!他的母亲低着头,不知想着什么。
  子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裹紧了雨衣。
  颠簸的车子终于停了下来,子丑感觉是那么的突然,不,应该说没有感觉到,仿佛这是突如其来的死亡。
  “喂,到站了,该下车了,你!”司机那沙哑低沉的声音象一把长满了锈的刀子一样,切割着子丑的耳朵。
  “哦……好的……好的……对不起……”
  子丑终于在胡乱的思维中挣脱出来了。
  “呼~~~~~~~~~~~”子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于是拿起了雨伞,当他起身要走的时候他发现,车子里的乘客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一点声息也没有,象鬼一样的消失了。
  子丑打了个冷颤,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快步的下了车。
  “咣铛!”
  子丑刚刚下车,车门就关上了,轰鸣着离开了。手中拿着雨伞,仿佛给扔到了另一个世界里。
  “你来了!”一个熟悉的,阴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哦,是的,刚刚下车。”子丑条件反射一样,回答了来人的话,他知道那人是谁,除了她还会有谁在这种夜晚这种天气来车站呢?
  子丑费力的凝聚了视线,雨幕干扰了人的视线。原来,就在不远的地方,是一面白色的墙,肖雨菲依然穿着她那件白大褂,而且,她拿的是一把白色的雨伞!
  难怪,子丑没有注意到她。
  “等了多久了,真是的,这样的鬼天气,还让你来接……”
  “没关系,你是我的客人么,不是么?”
  “呵呵,这是给你的礼物,生日快乐!”子丑迫不及待的把一个小小的用彩色的包装纸包着的盒子塞给了雨菲。
  “谢谢,真的。”雨菲的语气还是冰冷的,平缓的,没有什么色彩,虽然是感谢,但还是那样的。
  “我们走吧!”
  “好的,你家离这远么?”子丑问道。
  “不远的”雨菲道,“但我们现在不回家”
  “什么,不去你家?”子丑很奇怪,难道有什么特别的节目?
  “去医院。”依然是没有颜色的回答。
  “医院?”丁子丑更糊涂了,他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这个女人在想些什么,她的思维方式也许很特别。
  “是这样的,医院今天临时通知我,让我值夜班。没办法,只好在医院给我过生日了,你说好么?
  “你一个人值班?医院怎么可以这样呢?怎么能让一个女医生值夜班呢?”
  “哦是这样,医院人本来就少,排不过来。这里的治安很好,夜班就是因为有急诊。本来有个打更的老人,叫孙忠……”一阵强烈的风雨打断了子丑的听觉“……他在这家医院工作了十多年了,晚上有病人都是他负责叫医生的。但是,前天,他心脏病突发,却死在了医院的值班室里了……”。
  “哦……”子丑也长长的答应着,满身的不舒服。
                 
  两个人就一前一后的走着。路上的街灯在雨水的冲激下一点也打不起精神,忽明忽暗。也不知为什么,子丑心里有许多的话想说,但一看到雨菲,听到她的话语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那间医院的规模很小,二层的小楼,但却是一座新楼。“这楼是去年新盖的。”雨菲介绍着。
  进了小楼,便看到一条狭长的走廊,走廊里只有几只昏黄的灯,和这样的新楼很不协调,感觉很别扭。
  “我值班的地方在一楼,就是急诊室。”雨菲道:“后面的院子是医院的旧楼,现在做了停尸房!”子丑有些不舒服。当他们经过值班室的时候,子丑看到了值班室的桌子上摆着一只旧的玻璃杯,杯壁上满是茶锈,依稀看见好象还有半杯子茶水!“也许这就是那个更夫住的地方吧?”子丑心里琢磨着。
  这时,雨菲停住了脚步。“到了,这里就是。”“这里,是这间值班室吗?”子丑的心跳有点急,“就这间,昨天死去的老王的房间?”“哦,不是,是隔壁。”雨菲用手指了指另一个门牌“急诊室”,“噢,怎么,你害怕了?”雨菲注视着子丑,“没,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我们进去吧。”其实一想到要在刚死了人的隔壁度过夜晚,子丑心里就怪不舒服的。没有人心里会舒服的。
  推开了急诊室的门,雨菲打开了灯。墙是白色的,白炽灯,再加上雨菲那张苍白的脸,一切显得那么刺眼。可能是刚从黑暗中出来,眼睛还一时无法适应,子丑闭上了眼。
  “你怎么了?”雨菲边收起了雨伞边问。
  “噢,没事,眼睛不太适应,没事了。”这次,子丑看清了急诊室的样子。和他见过的大多数急诊室一样,没什么新意,但子丑注意到了桌子上放着一盒蛋糕,还有两瓶葡萄酒!
  “坐下歇歇吧!”雨菲接过了子丑的雨伞。
  子丑坐了下来,望着雨菲。几丝被雨水打湿的头发散在额前,使雨菲看上去更加的迷人。
  雨菲在桌边坐了下来。“很久没人给我过生日了,真的,有时候感觉很孤独的。”雨菲望着子丑悠悠的说着,“以后我每年我都会陪你过的”。“谢谢你!”还没喝什么,子丑就好象醉了。雨菲和子丑慢慢的聊着,喝着。
  桌子上只剩下两个空空的酒瓶子。
                 
  五·夜雨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叫醒了子丑。他用力睁开眼发现雨霏不见了!
  子丑看看墙上的表,二点。感觉自己有些内急,于是就起身自己去找厕所,但他刚要出门的时候发现雨霏的伞不见了!她,她去哪了?在这样的雨夜!惊讶与恐惧的感觉同时袭上心头,使他感到醒了一些。于是好奇心指使着子丑走出了急诊室。
  走廊依然是昏黄的,空荡荡的,很冷。一阵风从走廊的另一边吹过,子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霹雳啪啪的,雨声从走廊里传来,很清晰。他向走尽头望去,似乎那扇门开着,那是通往后院的门!雨霏难道,难道去后院了?那里有停尸间!她去那里干什么?也许是被风刮开的,但是子丑还是心中一惊。他拿起自己的伞朝那扇门走去。在经过值班室的时候,子丑感觉有双眼睛在盯着他,死盯着他!
  他不禁扭过头去,没错,那的确是一双眼睛!黄色的眼睛。
  说实在的,子丑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虽然他是个恐怖小说的作者。但遇到这样的事,谁也难免很震惊,还伴随点恐怖的感觉。
  子丑只是微微的张开了嘴巴,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口气。但他坚决的认为那是错觉。
  子丑揉了揉眼睛。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是那只茶杯!茶杯反射了走廊那俩盏昏黄的灯。不经意的看,很象俩只眼睛。子丑不自觉的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
  “我这是怎么了,疑神疑鬼的?”他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满自己无谓的紧张。
  他便加紧了脚步,朝走廊尽头那扇敞开的门走去。
  到了门口,有不少的雨点被吹了进来,子丑打开了伞。当他凝聚了目光向雨幕中望去他的瞳孔瞬时放大了几倍,他看到了灯光!后院只有停尸房,难道这灯光是停尸房传出的?!“是谁在里面?”子丑自问着,但他也知道,这里除了雨霏和他还有别人吗?!
  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象一只铁锤敲打着子丑那颗惊恐万分的心脏。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出现在眼前通往停尸房的。子丑感觉那是一条死亡的路,同往异域的路!
  但是雨霏可能在里面,我必须去看看。特殊的心态使子丑这样想。好奇,关心,还是爱,子丑也说不清楚,也许还掺杂着探导恐怖的诱惑。
  “轰~`轰~`”几声闷的雷声从雨幕中传来,那雷声带来了恐怖的气息,让人窒息。那是地狱传来的声响。
  子丑发现院子里有一辆破旧的救护车,子丑便一路小跑躲进了那里,那离停尸房又近了一些,他再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冲到那个充满恐怖的停尸房。
  突然,一阵阴冷的风从停尸房吹了出来!子丑感到每根骨头都已经麻木,已经无法再感受这个世界的气息。
  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子丑裹紧了自己的雨衣,但这好象无济于事。
  因为那种寒冷能穿透所有的外装,直达你的心灵!
  子丑已经缩成了一团,他试着把身子挪动到车子的一角,那两扇窗子是完整的。
  雨势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停尸房那里又恢复了漆黑的模样,死般沉寂……
                 
  “咣啷”一声清碎的响声打破了耳边的静寂,子丑感到身体似乎不那么冷了。他睁开了眼,白色的世界!四周是白色的墙,头顶仍是那盏白色的灯,穿白大褂的雨菲,趴在桌子上睡着,地上是几许破碎的玻璃。
  子丑看看墙上的钟,已经3点半了。
  “她昨天半夜去停尸房干什么啊!”子丑思量着。
  “我是怎么回来的?”心理充满了疑问。
  他试图叫醒雨菲,可是雨菲好象真的喝多了!
  算了,反正天也快亮了,等早上再问她吧。子丑把雨菲扶上床,自己也在沙发睡下了。
  一个很轻的动作,什么东西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子丑睁开了眼。是雨菲,她的眼通红通红的,和她惨白的而美丽的脸极不协调。
  “哦,醒了?昨天,我也喝了好多,好久没这样开心了!”
  “哦,是么。昨晚,我喝的真的是多了点。”子丑点了点头,也站起了身子,伸了伸胳膊。
  “雨菲,昨晚……”话到了嘴边,子丑又仔细回想昨晚的事,恐惧的感觉重重的压着他,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一个的女医生半夜去停尸房干什么?也因为这,强烈的好奇心又指使他想问个明白。
  “和你在一起过的这个生日我真的很开心。”雨菲望着子丑。
  “哦,是么,那就好,我也很高兴。但是,有个问题,昨晚……”
  “哦,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昨晚有病人?”雨菲有点懊悔。
  “没…没有的…昨晚没有病人,只是你……”
  “我?我怎么了?”雨菲好奇的望着子丑。
  子丑仿佛又感受到了那股刺骨的寒!
  “昨晚,你去后院做什么了?”子丑的问话显得虚弱无力,明显信心不足,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昨晚?昨晚我去哪了?昨晚我们不是在一起么?”雨菲皱紧了眉头!
  “昨晚你……”子丑被他这么一问,心虚了不少,但他还是坚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昨晚你去后院干什么了?”声音提高了一点点。
  雨菲摇了摇头,却突然伸出了手,向子丑伸去!
  子丑冷不防雨菲的动作,吓了一跳,心狂跳起来,好象跳出的心脏堵住了喉咙口。连动一下都没有动,他的额头就感到了一只冰凉的手。
  “你没发烧吧?”雨菲边摸子丑的额头边说。
  “恩,不是很热啊。”
  昨晚,子丑想了想,突然考虑到这似乎关系到什么秘密,也许是医院的,也许是雨菲自己的,别因为一点小事破坏了俩人的关系。再说自己又不是偷偷摸摸的跟踪,人家还好心好意的把你抬回来。
  算了吧。子丑心里说道,即使雨菲回避这件事,又不愿被自己的偷窥,自己就得了台阶下好了。
  “哦,昨晚我也是喝多了,梦里一塌糊涂,你看看我。”子丑不自然的掩视着。
  “哦,原来是梦!”雨菲也不自然的笑了笑。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