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回头 [2004-10-2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 怎麽样?",会长得意的问著..
"什麽怎样?我还想,你又没规定下棋有限时间?",这一子棋我己经
想了快二十分钟,根本就没救了嘛,会长再一步就可把我干掉.....

" 喂!小发,你有风度一点好不好,输了就输嘛,还在赖..."

" 什麽我在赖?我己经想到第五十八步了耶..你懂什麽?你快要输
了你知不知道?还傻傻的....",事实上我就是在耍赖!这一盘赌的太大了..
不赖一下不行!我的目的是想拖到上班....

但会长可不是省油的灯!他看了下时间,马上发现我的企图,急怪叫
道:" 他妈的小发!你想赖到上班?不行不行!这一次不能再让你赖了!!"

" 喂..喂..喂..会长你说反了吧?我还怕你赖我呢!来..来..来..
我去拿照相机来存证..你等著啊!别想偷换我的牌啊..!!",我真的去拿了相
机来照了一张相,会长还怕我故意照不准,特地自己照了一张,这才满意的把
棋子收起来....

我心里几乎笑抽了肠,但还是努力的作出正经的表情,因努力的忍住
笑,这让我脸上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里面根本就没有底片.....我想像著多日之後会长的表情....

写好了出入登记簿,我随便拿了一具无线电,反正都是坏的!就骑机
著车出门,勤务是"户口查察"和"约定查察",喝!六个小时耶.....

才下午二点多..要去那里呢?先去找村长喝个茶吧!
我心念一动就往村长的家中骑去.........途中经过一家楼下,这村子就这
麽点大,我的管区又小....总共也只有四十多户人家...我连村口修车的老
张有几个小老婆都一清二楚,什麽时侯又有人搬来了?我怎麽不知道?

等一下回头的时侯一定要去看一看!

我一直在村长家待到快六点了才走,山里天黑的快,要不是村长一直
拉著我,我早就该走了!

骑著机车,一路上往派出所回去,新竹每到了夜里风就特别的大!
真是奇怪!一路上的路灯都坏了,昨天还好好的啊?
当然,这不关我的事!只是一想到等一下要经过那间房子,心里就觉
得毛毛的!特别是在这样的夜里!!

管区内的这间房子听说也是十分出名的!好像还有日本的电视台之
类的有来拍过,这还没什麽!最让我心惊胆跳的还是三年前的那一次无头女
尸案,至今还没找到凶手,连死者是谁都不知道,除非是有鬼,否则这种案根
本就破不了!!

前面转角过了右转就是那条路,上次被一只猫吓到,到现在还是十分
不愿意在晚上经过这条路........没办法!还是得回去.....

我停下来想了好久,好不容易才决定不要怕!但....远方的黑暗中,
不知名的生物一直呱呱的叫著,更添增了可布的气氛....

那一间房子!

根据派出所的资料,在约民国三十九年的时侯,是最後一次有人设籍
在此处,之後就再也没有记录了,其间听老一辈的人说过,曾有不信邪的人进
去住过,但也只有两次!!

那间房子外面有一道围墙,正面的铁门早己破的不成样子,应该是属
於日本时代建的,日本的风格十分的浓厚........

唯一只有死!
住在里面的人全都死了!都是惨死......

虽说自己穿著制服....但可没有警察制服能制鬼的说法,又不是军
人,帽子上还有国徽,我摸摸头上的帽子......只有一只笨鸟....

突然间,我心头有一种预感...说不上来的,...
四周没有任何声音.........

我向右边一看.....

我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不觉得好笑起来," 去他妈的!又不是第
一次走这条路!至少晚上也走过五 六次了,怕什麽...我...怕...什麽..

不过是房子嘛!!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在我们这种鸟单位,备差是不用穿制服
的!因为根本就没事,顶多是被叫去出个公差罢了,督察员只要求我们;"人在
就好了!去睡也没关系!!",但今天我就运气不好,才睡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值
班叫起来了 

" 喂!小发,顶村那里路上有人发生车祸,你过去看一下!"
" 不要啦!我昨天很晚才睡,你叫"大侠"去啦!"
" 大侠他早就出去了,他那件好像有人死了,还在处理..."

我十分不情愿的爬起来穿衣服,才九点多而己嘛....

警察勤务不公是一直都在的现象,有人运气好,碰的案件单纯,有人
倒楣,就得处理到完成,连下班休息都不能,明天还是得照著时间上班,报加
班费又有一定上限........

中国人真奇怪!特别喜欢看热闹,我还没到就己经一堆人在那边指指
点点的了,说的活灵活现,好像他亲眼看到一样,真要问他,却又一问三不知!

我用力推开了一些人,探头一看...哇..糟!可能出人命了!
是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倒在一旁不动,没脉博了,呼吸也没了.......
另一少年,是村子里的,头部一道裂痕,浓 的血液正不断的往地流去,我急
忙问:" 有没有人叫救护车?有没有?"

这一堆人,你看我,我看你,没人吭一声,其中一个中年人叫道:" 啊,
我看这一定没救啦!免叫啦,叫嘛没效啦..."

" 你现在是在哭爸杀小?",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拿起无线电,虽然坏了,但只要十分用力的敲打两下,有时侯就会
好的,我叫了派出所,向值班回报情形,一边四下探查有无其它的痕迹,一边
还要推开这些乡巴佬:" 喂,没有代志的不要在这边妨害..走啦!...走啦!.

车祸发生看起来是没多久之前的事!只可惜我并不会CPR,那个
没心跳的看来还有救,关於警察人员倒底该不该学CPR,前也争议一阵子,最
後以警员自由参加学习,但对不起,很少人去学,理由是:

"今天人如果救活了,那大家高兴,但如果救不活呢?家属就说是我们
将人弄死的,要我们赔,而如果是会CPR,而不救人的话,别说良心过不去,让
家属知道了,恐怕又是一笔搞不清的烂帐了...这样,谁要去学?唉.... "

啊..不小心扯远了...
救护车很快的就来了,他们将那一个可能生存的送上救护车後,马上
就急急的驶去,不一会儿,相关的人也都来了,我将事情交接给下一班,便带
著这两位年轻人的家属回派出所作笔录 

一走进办公室,只见己经有一堆人在里面哭哭啼啼的,大侠正在劝著
那些人:" 哎....小姐..太太,你不要再哭了,你儿子也不能再回来啊,对不
对?我们帮你儿子将把他的事情办好嘛....."

大侠对著我苦笑,我摇摇头,示意我後面也是一样的情形,也是只能
苦笑!虽说车祸对我们来说早是见怪不怪的小事,但再怎麽说对当事的亲人
总是一个沈痛的打击,我们也只能尽力安慰,并且也得完成自己的工作 

" 王太太,事情都己经发生了,你也就不要太难过,自己的身体重要
啊,好好保重....你儿子是什麽时侯出门的啊?"
" 其实人各有命....那部机车是谁的啊...对啦..我了解你的心情"

我的笔录就是这样一句一句的问出来的,不然,一直哭,我总不能陪
著他们哭吧!?

一直到了中午,我和大侠的这两件案子才处理完,

" 喂,发哥,我这件案子有点奇怪唷....",大侠边吃便当,边跟我说
" 什麽奇怪?",我随口答道:" 干,这间便当香肠竟然只给我一半!"
" 那个女孩子,哎,就是死者的女朋友,她说他男朋友是碰到鬼了!这
次的意外一定不是单纯的意......."
" 他妈的!",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叫骂,愤怒的跳了起来...

大侠一脸错锷的看著我....

" 这便当连卤蛋也是一半的 !!"; 说完我恨恨的咬著蛋......

也就在我叫骂的时侯,一个人冷不防站在我身边,吓了我一跳...
长的十分的高大.....
" 喂!你干嘛的?",我用力的瞪著他 这家伙看来绝非善类!
" 你不必管我是干嘛的!你们只要小心,在我没走之前不要接近那一
间房子,否则.....哼!自行负责 ",这个家伙真是不知死活,说什麽大话?

" 喂..喂..喂..你放什麽狗...",我那一个屁字还没说出口,他立刻
又打断我的话;" 还有!你近日外家中必有长辈过世,趁早准备吧! "

这一句话倒是叫我呆住了,他在咒我?
当我想通了要破口大骂时,这个家伙早就走的不见人影了,真是可恶
的家伙,我顺手将正在吃半颗卤蛋的大侠拉过来,:" 这个王八蛋什麽来头?
.."
"不知道....听说是昨天搬来的...",他刚刚的话没头没脑的,什麽
房子啊?搞赌埸?
第二天我就摸清了那个高大男子的底细,不过是一个师公而已,但也
就在当天下午,我接到家中来的电话:外祖母过世了!!

外祖母死了我倒没觉得什麽,九十好几了,但令我不能理解的是....
那个家伙!.........那个家伙......

我写了假单准备请假,会长从外面走进来,手中拿著一堆案件说:"
嘿,小发,你知道吗?你跟大侠的那一件案子几乎是在同一地点耶!差不到一
百公尺...有没有?就是那一间鬼房子再过去啊?"

鬼房子?王八蛋师公?.....一想到这里,我急忙把会长拉过来,正
色说:" 会长!那一间房子出问题了,你要小心一点,我总觉的不对.....
我看...你去找一下那个新搬来的师公好了,我要回下港....一切等我回来
再说!! OK?"

我收拾好了一切就立刻开车回去,我看到大侠也正从外面急急的跑
回派出所,他去医院问那个快死而没死的,那个年轻人笔录,因为我正赶著要
回去下港,所以没有去问他结果,"回来再说吧!还有好长一段路要开呢!",我
这样告诉自己 

大侠一冲进派出所,第一句话就是要找我,可惜此时我己经离开好几
百公尺了.....
" 会长 ! 那间房子出大问题了!...有鬼! ",大侠上气不接下气的
说著 
"有什麽鬼?",会长还是不懂 

" 第一件案子,没死的那个女孩说,他们在半夜出去玩的时侯,经过
那一间房子,他们骑的很快,但是听到一个女的声音不断的叫著她男朋友的
名字,他们一起回头看,结果什麽人也没有,也不可能会有,结果,天亮时,他
们经由原路回来,就是在那间房子的门前时,原本在骑车的男友突然怪叫一
声,几乎将整个头转到後面来大叫,接著,就撞电线杆了!"

会长的眼睛亮了起来..:" 那另一件呢?"
" 完全一样!只是一件是往南边,一件往北边,一件早一点,一件晚一
点.........二件当事人互不认识,应该不会串供,而且,也不至於要拿生命
来开玩笑!",大侠脸色凝重的分析著.....

会长沉思了许久....拿起行动电话......

如果我接到这通电话事情可能会不一样!!

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 我平常一喝酒就会有一个习惯, 不管那是多
大的狗,只要被我看到,我一定会将我手上的行动电话狠狠的向它丢去,绝不
留情!

起先还好,直到有一次电话被一只至少有一公尺高的大狗咬了一下後
,我这只电话就有点故障了,时好时坏,有时能打不能收,有时收不能打,有时
.....反正是怪怪的就对了!

就是没收到会长打给我的电话!!

回到外婆家,几乎我全家都到了,大家哭成一片,我只觉得好像和我没
什麽关系......

本来这和故事并没有什麽关系,但事情确然有一点诡异之处,到现在
我仍然无法理解,所以也不妨提上一提!

在云林的乡下,有著许多奇异的习俗,就算见过也不晓得那是什麽名
堂,只知道是作师公而己 
由於外婆过世时留下了不少的钱,所以她的儿子们决定要风风光光的
办一场法事!

" 牵钻 " ,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台语是这麽念的,每牵一支叫价四万
元,一共牵七支,至於这位师公有著什麽样的来头,听说和张天师有著什麽样
的远房关系,这些我也就没什麽兴趣了!

用著纸糊的圆柱状东西,中间插著一支约三公尺的竹子,上套铁圈,下
顶著一个碗,在法师作法的同时,要家属手扶著那个圆柱不断的转圈子,其它
的人,则在一旁烧纸钱,有人转累了再下去接替交换 
重点是;还要一边转一边哭,这也就是我和我爸坐在一边不去转的关
系,要哭?我还想笑呢!
我走到我妹妹的旁边,我可怜的妹妹,在我妈的淫威下,不得己只好下
去转,至於我妈早就哭的死去活来,是边转边哭!
因为我们自小在眷村长大,是外省人,所以我们对这些玩意很不注重,
也不是说不孝,但....我真的跟"她"又不熟......
我到我妹旁边,小声的唱著歌.."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
扭..早睡早起....",我发誓!虽然我妹披著孝,看不到她的脸,但,她在偷笑!

就这样 一直到了晚上十二点 午夜 这个时间对我们民族似乎有著
无法理解的吸引魔力! 万般不可思议的事情大都在这个时侯发生!

穿黑衣的法师原本在念经 离 " 牵钻 "的地方约有十多公尺的距离 
突然领著四个红衣法师急速摇著铃 将一座纸糊的,上面写著 "枉死城"的
东西,用一把十分巨大的剑猛烈的砍下去!

本来在转 "钻" 的一个阿姨 此时突然怪叫一声将整只"钻"用力扯了下
来 双手抓著"钻",急速的向法师冲过去...

法师似乎对这事胸有成竹 大剑一挥燃起一张符 根本无视冲过来的人
奇怪的是 我这阿姨冲到坛前便止步不前 以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问著:" 你
逼我出来用什麽代志?"

我看她的眼神充满了仇恨 根本和平日的阿姨完全不同 我顿时明白,
是被鬼上身了!!

" 你看看你的子孙 是他们思念你 要看看你! " 法师接著道:" 你是
谁?"

我那阿姨这才回头看看四周 突然哭叫了出来 :" 阿气.........."
一个长辈应声哭著跑到跟前.....:" 是你们阿祖啦..."(我的曾祖)

过不到二分钟 又有一只钻被人扯了下来 这人我并不认识 部分人急
忙过去 但这个人 我且称之第二号 全身的肌肉像是抽筋一样 抬著一只脚
 怎麽也不肯放下 将那只钻挥来挥去 口中发著一些怪异的声音...

接著第三号出现了!但和前者不同的是 这个一来就是一直哭 整个人
像是一团泥似的 不断的重覆著:" 都看没有路啦.....黑啦...我不要走啦..
按下....你不错啦.对我真好啦..乌不啊...我不放心啦....."

按下和乌不是阿姨和舅舅的名字 我才觉得这个" 鬼" ,说话有点像刚
过世的外婆时 二个舅舅四个阿姨和三个媳妇,同时叫道:"阿母!"登时跪在这
个第三号的面前 全都泣不成声 一些表哥表姐更是激动的叫著:" 阿---嬷"
我母亲更是扑上去抱著这个人(鬼)不放 只见三个媳妇都低著头不敢吭声的跪
在地上 有什麽亏心事吧!

法师仍不断的摇著铃 对这一切视若不见.....

没多久 四号五号也同时冲了出来 我对这一切正在无法接受时 冷不
防被撞倒在地上 那绝不是一个瘦弱女子的力量!!

我急忙起身 但还没爬起只见一个黑影在我眼前 一阵剧痛 我觉得我
的头好像被球棒打到一样 顺手一摸 整片的血!我惊讶的看著打我的那个人
 我并不认识 她己经再次举起了 钻  准备再次攻 我 眼看著钻上面手腕
口大的竹子即将再打下来时 一大堆人急急忙忙的围过来拉著她 一边说:"这
是你的子孙 有什麽不对用讲的就好了 不要打他啦....."

我接过不知道谁的手帕 将脸上的血擦乾净 心想当警察以来第一次被
人打成这样....突然看到 "她",四号的眼神似乎是想杀了我一样.....

真奇怪 这是谁 或该说这是那个鬼?为什麽要打我?

我看看那些钻 只剩下一只了 看著我二舅妈和她的四个儿女 想也知
道 这可能是二舅!

尽管我再怎样无鬼神论 看到了这些也还是心里毛毛的 虽然....都是
自己的亲人 但谁能证明?又如何证明呢?说不定随便一个鬼来上身 叫你们
要乖乖的 就能将他当阿公?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觉一动....似乎抓到一些事情的重点 但又不明确..
.....这些上身的"鬼" 说不定只是刚好路过的野鬼 顺便来玩玩罢了!

如果真能叫出要叫的特定鬼来的话 那麽我不没饭吃了 
还是会调去指挥交通 
不管谁被杀了 只管找到他的鬼魂 问一下不就破案了 那以後学校的
"刑事监识"是不是要改成 " 招魂学 "?

正当我在想著这些问题时 突然那个女的 哦,第六号 自称是我二舅
的那个 朝我跳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 谁知道会不会像五号一样k 我?

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但他一来就用怪异的声音叫著我的名字:" 阿发 "
我心里一惊 但更让我吃惊的是他接下说的话 " 我有遇到丽玲 她很思念你
........"

我心中的震惊很快的就被悲伤填满 这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 丽玲",我有多久没有再想过这个名字了?十年有了吧.....

那一年我十七岁 南投某五专一年级 为了与家庭不和 只身缀学逃家
到高雄去 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女孩 相爱极深 但她父亲极力反对我们交往 
这当然对我没什麽重要 我根本就不在乎她的家人 反正只要我们相爱就好了
!甚致她父亲找来了警察要告我妨害家庭 直到有一天 农历八月十五 我们
认识差不多一年 因为和她父亲吵架 生气的跑来找我 在路上 出车祸 死
了...肚子中还有一个二个多月的小生命.......
我伤心之余 才去找住凤山的二舅 他陪著我去向女孩家长道歉......
怎样也忘不了她父亲含著眼泪 背著我挥挥手...什麽话也都没说....

这件事只有二舅知道 连我父母都不知道..........

我忍著想哭的冲动 要再进一步追问...但看到二舅母红肿的双眼...

当晚我就连夜北上了 完全不顾母亲的责骂 我的心情好恶劣.....

销假上班之後, 会长一看到我立刻就向我说明案件的不常之处,
但我一点也没有往常的好奇心,只是挥了挥手,说:" 不就是车祸?你不会
处理要我来是不是?"

会长碰了钉子,嘴里咕哝著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走开了.....

我总不能这样下去,唉........正当我心情正不好时.......

" 生老病死,像你们这种工作不是天天看到吗?不用这麽伤心吧!更
何况.....",一只莫名的手搭上了我的肩上,说著一些莫明其妙的话....

我的脾气不好是全所皆知的,尢其恨别人随便搭我的肩,我一转身便
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不想活啦!香蕉你个芭乐,我...你是谁!?"

那个人乾笑了两声,清一清喉咙才道:" 敝姓王,是中华民国道教研究
协会的理事长,是这样子的....有一些事情想和你研究一下....."

这个人看起来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由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必是工於心
机之人!!

我接过他的名片後,细细的端详了一下.....来头不小,光是其中一项
警察之友协会副理事长就绝不是我这种一毛二的小警员能得罪的起的!
但,他会有什麽问题会要和我谈?他该找的是局长或分局长之流的才
对啊?有什麽天大的事翁先生一句话不能解决?

我心念一转,说道:" 这样...是不是我请我们主管来和您...."
我故意拖长语音,果不其然,王先生笑著说:" 其实也不用,刚刚我和你们副局
长打过招呼了,只是我们协会有些人想要在你的管区作些研究而己,也不是什
麽大事......"

接著,问了一些狗屁不通的事,什麽压力大不大啦,福利好不好啦..等
等之类的事,关於重点,一字也没提!!标准的官场作风!!
他到底要干什麽我根本就不知道!

送走了这位王先生,我们主管适时的出现,(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故意
等他走才出现!!),:" 嗯..刚刚...分局长打电话过来,...嗯...说...有一位
王先生...嗯....是不是有来过...嗯...咳咳....说是.....副局长的朋友..
这个嘛....尽量给予方便....嗯...副局长特别指示...一切依法办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如果出事了,那就是我没有依法办理,而如果没出
事(如果我能预知的话),就要给予方便 !!"

这就是官!

如果他要抢钱,那我该给予方便还是依法办理?
这样子的话,我的下场好像就只有两个,一是被调去合欢山上看雪,一
是去龟山吃牢饭,但...这两个地方我都不想去!!

看著办啦!!

吃过晚饭後,六点的勤务是巡逻,哦,别搞错了,是机巡!我们派出所没
有车....没办法小地方嘛....又穷.......

就在我刚要出门的时侯,值班跑过来说村长要我过去一赵,说有事要告
诉我,我穿上大衣就和一位年轻警员出门了 

途中,我一路缩著脖子,死都不肯把头探出来,直到 "包子",就是那个
菜警员,把车停下,用发抖的声音叫著..:" 学...长...."

我仍埋著头回答:" 什麽事 ?"

" 前面....没路了.....",包子的声音明显的在发抖....

都来这麽久了...我心里暗暗的埋怨著...还不知道路....唉...
我勉强探出半个头,看看四周:" 没错啦!再直走就到了....."

" 我知道...可是...就没路了.....前面...前面....",包子似乎全身
都在抖动著,有这麽冷吗?虽然坐在後面全身都缩著的我,好像是没有资格说
这样的话吧!!

在这个时侯,摩托车突然熄火了.......

我这才伸出全部的头来,看看前面......咦...是有点不对劲.....
右边的铁门,左边的电线杆,路灯...路灯怎麽不见了?

顺著车灯向前看去...道路好像被切断一样....就在车的前方消失不
见了!

我忍著寒冷,爬下车来,:" 包子,你先把车子发动,我看看前面.."
很奇怪....我顺著路走...没几步..路就是这样没了,一道笔直的黑暗切断了
路面,我听到後面在发动机车的声音,我也同时想到这不是那天发生两起车祸
的地方吗?那刚刚那铁门就是那间鬼屋了....

这时天空突然飘起雨来,包子的声音在身後传来:" 学长!学长....."
我心里只觉得奇怪,再往前走到底会是什麽?越过黑暗,再来会是什麽?
我并没理会包子的呼唤.....

当我一脚蹈进黑暗时,一阵寒意涌上心头...但奇怪的是,我心里竟然
有一种总算完成一件事了 感觉 !

我尚不及细想,一阵细细的声音由我身後传来由小而大声,叫著正是我
的名字!
我正想回头看看,两声呼喊同时响起....

" 学长--------------"
" 不要回头!---------"

尤其是那声包子用尽全力叫出的那句" 学长! ",更是让我心中一震..
" 这里死过那麽多人...又常常闹鬼....我怎麽会要一个人往前走?",一想到
这里,才怪叫一声转身跳了回来,看到"包子"竟然在前面几百公尺的地方 ??

我走了这麽远??

後面凉飕飕的......说不定有鬼在追我.......也许..就站在我身後!
一想到这儿...哇...我几乎是跟逃命一样的奔回原点....

" 回去吧!..." 包子用十分苦涩的声音说著...

看著 "包子" 那难看至极的脸色.....

" 现在回去?巡逻表还没签好耶?",我想著这个可能性,不签也没关系
,但....万一督察员或查勤巡官查到怎麽办?被处分了那可是真倒楣....
" 算了,我们先去村长家,等一下要退勤时再签好了...不然怎麽办?回
去开车?被查到还不是申诫?那不如不要上班好了,反正处分都是一支申诫!"
我分析著得失给包子听.....

" 可是.....管他的...不会那麽衰吧?",包子还想挣扎....
" 先发动车再说啦!",我注意到机车的灯光愈来愈暗...快没电了吧!

雨愈下愈大了,又是这种天气...真他妈的...背!!

可是十分奇怪的是,无论我们怎麽弄,这部机车就是发不动!!
这下我的心里也不禁认真的考虑起来...这该怎麽办?与其困在这里不能上班,
那不如就不要上班,回家睡个好觉,反正就是申诫嘛...在这里淋雨.....&^%$%$

" 我看....我们把车牵回去派出所好了...不然...这样也不是办法.."
我想了半天就只能这样.....就算骑车只要十分钟,用走的话....要半个小时吧
!

当我们终於决定把车子牵回去的时侯...才发现.....回去的路....
也不见了!!
我们站在这条平常不知走过多少次的路上....眼看著熟悉的景物立在
两旁,但.......就是看不到路.....

" 干 !,我就不信这条路我走了不晓的有几万次了!今天就他妈的给我
装笑仔....",我恨恨的看著右边的那一间鬼房子....我突然冲到铁门前,用力
的 著铁门,还一边恶毒的骂著:" 我在干xx,好干的出来啊?呒看你是要怎样
都没关系啦!骗笑耶....."

也不知道是还生气还是激动,竟然不觉得那麽害伯了......

这时" 包子"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并且叫道:" 学长...你不要这样啦..
你是怎麽了?你都不知道....."

我一把揪著他的衣领,大声的问道:" 我怎麽了?你又怎麽了?我不知
道什麽?不过就是.....就是.....他妈的见鬼了!!你他妈有没有出息?"

包子这时止住了哭声,说道:" 学长你说的对!大不了就是死而己,现在
死还可领一千万....怕什麽?..干..!! "

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没有问出口,拾起一块石子,用力的丢向那黑暗
的界限中去.....

" 学长....你有看过这里车祸那份笔录吗?",包子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 不是有两起?不是都死光了?有什麽好看的?",我随口答著....
" 其中一个,大侠学长处理的那一件,是都死了没错,不过,你绝想不到,
第二天他们家人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一部随身听..从头到尾都有录音 "包子不
死心的一直说下去 

" 那又怎麽样?车子的引 声,哦,还有风切声,根本就不可能听到什麽
狗屁!!",我一句话就直接打断包子 

" 学长,你错了!那卷带子很清楚....一直到出事都很清楚...你知道这
是为什麽吗?",包子这次说的有点意思了,想考我?

" 很简单,他们车子骑的很慢.....也不对啊?再慢也还是会有风切声
啊?唉...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只是意外,录音带有说被别人杀掉吗?"
真是的...现在在下雨,还在说这种无聊事....

" 哈,他们戴的是那种可以对话的安全帽..你知道吧...那个读电子科
的男孩把它接到随身听就这样录下来了......",包子看我不理他,仍自顾自的
说下去;" 就在出意外的前二分钟,女孩子说:" 不要骑那麽快",好像女孩子就
只会说这一类的话似的....男孩就说啦:" 那有,我才骑三十而己",哈,我想应
该至少有五十吧,男孩总是要吹牛一下..."

我再也受不了了:" 你他妈的包子,少那麽多 话行不行?说重点就好"!

包子笑了笑:" 推算起来应该是两点多吧!或是一点多,男的突然说:"
你叫我?",女的说:"没有啊?",...(为了使大家容易明白,我以下以对话的方
式来述明:

男:你听到了吗?
女:有.....谁在叫你的样子....
男:後面没人啊?
女:你不要回头,好危险呢...我看就好了....
男:车子好像怪怪的......
女:你不要吓人家......
男:可能是我改排气管的关系吧!
女: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
男:怕什麽?咦?
女:怎麽了?
男:前面没路了!?
女:少骗我,你以为我这麽好骗啊....
男:.........
(引 的声音降低了,可能是减速)
男:怎麽会这样?那房子....
女:哇...好可怕..(哭了...),我们回去啦...我不要去了...
(引 打挡,加速的声音)

男:怎麽...回去的路也...
女:...(哭声)
男:放心啦,我只骑二十,不会有事的啦!!
(机车碰撞的声音)
(以下都没有声音了)

听完之後我一股寒意从整条背脊凉了上来,这不就是我现在的遭遇吗?
我摇摇头道:" 不对!不是说...只骑二十吗?那再怎麽说也不可能撞成这样!"

包子苦笑著回答:" 学长,你真以为他们是撞死的吗?我告诉你,他们是
被打死的!!被你前面的电线杆打死的!"

我还是摇头;" 胡说,胡说...."

" 我们不用争这个问题!这支电线杆并没有新撞的痕迹!只有一个地方
例外...上面算来一点三公尺的地方...有这两个年轻的血迹!",包子一口气说
完..." 另外一起....虽然没有他们的血迹....不过,他们机车的车牌却离奇的
卡在上面......"

"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说...也不能说是这支电线杆会自己来打人,还是
有一个超人会起来打的,也许是有人故意..弄上去的...",我无力的想拒绝这一
切可笑的说法......

" 学长.....",包子顿了顿,才用一种几乎绝望的眼神对著我说:" 虽然
车牌己经拿下来了.....不过血迹还在上面....你不信大可自己上去看看...
或者,..说不定这两个人的血己经顺著雨水流下来了.....你可以去闻闻看..."

包子的话真正的吓著了我,如果要证实的话...除非我自已上去看一下.
我自信我没有这个胆量.......

我相信我全身都己经湿了,寒意一阵阵的涌上心头,真的会死吗?

突然火光一闪...我向火光的方向看去........那房子...!!
火舌从各个窗中冒出..屋子中也不断发出各种怪异的声音....
我惊的退到路边,呆呆的看著这一切...当我快要忍不住要狂叫的时侯,有两束
灯光从远而近...是车子...是车子来了...我勉强维持著警察的形象,站在路旁
挥手.,而包子则是跑到路中间,又叫又跳的挥著双手怪叫著.....

那部车子以急高的速度向我们冲了过来,到几乎快要撞到我们了才以甩
尾的方式横到房子门口去,几乎是车子都还没停好车上就三个人冲下来直奔到
房子里面,其中第一个甚至就撞到门上去了,另外两个则是以极好的身手翻过
围墙跳了过去......

就在第三个人也跳过去时,房子里的一切都静了下来,所有的火光也在
一瞬间消去....我看看四周...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了...路还是路....
什麽怪异的现象都不见了......

不一会儿,三个人陆续出来...其中一个...竟然就是说我家会有人死掉
的那个大声的骂道:" 可恶!又让他们走了......"

另一个道:" 算了...天不绝他们吧!!只是不晓得又要害多少人了..."

他们走到我们的身旁,问道:" 你们没事吧!!要不要我们送你们回去?"

送我们到派出所,他们就走了,不过其中有一些在车上的对话,我并不十
分明白,我(指当事人)尽量的回想一下....

我 这是怎麽回事?
A 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包 你们是.....??
B 你们命大 不然可能也会有危险···
我 那闹鬼吗?
C 嗯··他们不是鬼 算是灵 恶灵··
B 你们放心 他们不会再到这里来了···
A 对了 有叫你们的名字吗?
我 有 
包 有 
(我吃惊的看著包子 王八蛋 竟没跟我说  )
A 这符你们带在身上··不可遗失 否则性命难保 
包 啊···他们会不会来找我?
B 应该会··因为你回头应了他们的咒 他们随时可要你的命··
我 他们是谁?很多个吗?
C 有三个 不是鬼··我们追了他们好久··唉 还是让他们逃了··
我 我有一脚进入那个黑暗里面去··会不会怎样?
  (A和C交头说了几句话 突然朝我脸一拳打过来··)
C 你是谁?
我 我是谁?( 著鼻子)
B 你到底是谁?(他在开车)
包 他是我同事···
A 闭嘴 
我 我是我啊?我不是妖怪···
(A和C又交头谈了一下)
A 这你吃下 (A突然弄一张符要我吃下)
我 我吃···
C 对不起 你不要生气 我们是怕你著咒··
我 不会的···
B 前面是你们派出所吧 
包 是的··
B 你们回去吧··没事的 
A 那地方著了咒 可能还闹一阵子 不过没什麽大碍··
C 倒是那支柱子··
包 电线杆?
C 嗯··得拆 否则只怕还得沾些血气···
包 如果要找你们要去那里找?
B 哈·哈...哈

後记 
 一 那支电线杆後来经村长向台电要求换一支新的未果,村民自己出资重换
地点装了一只,竟然发现,该杆上有四条电线,与路平行的有两条没有问
题,但与路交叉的一条连到那间房子的屋顶上,与水塔旁的抽水马达卷在
一起,只要抽水马达一动就会将电线放松,而不可思议的是,这支电线杆
插在地上居然只有三寸(约十公分),下面的早己断了!於是这就形成一支
吊杆,只要马达一动就会将电线杆放下来,横在路面,也许车祸之谜就是
这样造成的!只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恶灵所造成的还是先有这样的情形
再为恶灵所利用?
二 那张符到现在仍这位当事人的身上,据闻,就连洗澡也不离身!!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