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午夜凶铃》第三章 突风(2) [2004-10-21]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浅川和龙司走出餐厅后,一起坐上出租车前往浅川的住处,从六本木到北品川如果没有塞车的话,不需20分钟就可以抵达。

  后视镜中映出司机的额头,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面,默默地开车,似乎无意与乘客聊天。

  话又说回来,这件事情源起于一位出租车司机的聒噪,如果浅川当时没有搭上那辆出租车,就不会被卷进这个奇怪的事件中。

  浅川每次回想起半个月前的事情,总是对自己那时候嫌麻烦、没有去买定期车票感到后悔不已。

  “你家可以拷贝录像带吗?”

  龙司开口问道。

  由于工作的关系,浅川家中备有两部录放机,一台是在录放机刚普及时买的,性能相当差,若只用来拷贝的话,应该没问题才对。

  “可以。”

  “既然如此,那就马上拷贝一卷录像带给我,我想在回家后多看几遍研究、研究。”

  (那么你得有一颗强壮的心脏才行。)

  浅川在心中想着。

  过了一会儿,他们在御殿山前面下车,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现在时间还不到9点10分,浅川的妻子阿静和女儿阳子应该都还没睡。

  阿静总在9点以前帮女儿洗完澡,然后马上钻进被窝,在陪伴女儿睡觉的同时,她也会跟着睡着。一旦她睡着了,除非有“外力”介入,否则她很少会主动爬出被窝。

  以往阿静会尽可能找时间跟丈夫聊天,经常在桌上留下“请把我叫醒”的纸条。

  然而当浅川下班回家后看到桌上的留言,试着摇醒老婆,却怎么叫也叫不醒阿静。

  如果勉强叫醒阿静,她就会像赶苍蝇一样挥着双手,不悦地皱起眉头,发出不耐的声音。

  这种情形持续好一阵子之后,浅川就算看到阿静的留言,也不会再叫醒她了。久而久之,阿静也不再写留言条了。

  现在正是阿静和阳子就寝的时间,这倒帮了浅川一个大忙。

  阿静从前就不喜欢龙司,浅川认为这种态度很正常,因此从来没有问过她讨厌龙司的理由。

  “求求你,别再叫那个人到我们家来了。”

  浅川至今仍清楚记得阿静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感。

  如今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不能在阿静和阳子面前放那卷神秘录像带。

  屋里一片寂静,热气和香皂的味道飘到了玄关,可见她们母女俩刚用毛巾包着濡湿的头发钻进棉被不久。

  浅川把耳朵贴在阳子的房前,确认妻子和女儿已经睡了,才把龙司带到客厅。

  “小宝贝已经睡啦?”

  龙司很遗憾地说道。

  “嘘!”

  浅川伸出手指放在嘴巴上示意他小声一点儿。接着,他将两部录放机的输出端口和输入端口连接起来,然后放入那卷带子。在按下播放键之前,他转头看看龙司,再度确认他是否真的想看这卷录像带。

  “你搞什么?赶快放啊!”

  龙司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电视荧屏,浅川把遥控器交给他,然后站起来走到窗边。

  他不想再一次看这卷录像带,也提不起力气去追究这件事。总归一句话,他就是想逃避这桩诡异事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浅川走到阳台上抽烟,自从女儿出生之后,他答应妻子不在家中抽烟,之前他也一直没有打破约定。

  他从阳台往屋内窥探,只见荧屏上的影像隔着毛玻璃不停地晃动着。

  (一个人独自在别墅小木屋观看录像带,和在家中观看的恐惧程度大不相同。不过若换做龙司,就算他在小木屋看那卷带子,想必也不会像我一样吓得屁滚尿流。

  说不定他会一边嘿嘿地笑着观看,一边反过来用凶狠的目光威吓对方呢!)

  浅川抽完烟,正想从阳台走回房里的时候,分隔走廊和客厅的门突然打开,只见阿静穿着睡衣走出来。

  浅川见状,一脸惊慌地拿起放在桌上的遥控器,让影像暂时停止。

  “你不是睡了吗?”

  他的语气中带有责备的意味。

  “我听到声音,所以……”

  阿静一边说,一边看着发出“沙沙”声音的电视画面,然后来回看着龙司和浅川,脸上尽是狐疑的表情。

  “去睡吧!”

  浅川这句话暗示他拒绝被质问。

  “如果浅川太太不嫌弃,就一起过来欣赏。这卷带子很有趣哦!”

  龙司盘腿坐在地板上,转过头来对阿静说。

  浅川一听,恨不得立刻对龙司怒吼一声。但是他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于是把心中所有的愤怒注入拳头,用力往桌面上一击。

  阿静被这撞击声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门把,然后眯起眼睛,歪着头跟龙司打了声招呼:“请慢慢看。”便急忙转过身,消失在门的另一头。

  浅川可以理解妻子为何会露出疑惑的表情。

  (她一定在想:深夜时分,两个大男人反复看着一卷录像带,其中必定有鬼。)

  当阿静眯起眼睛时,浅川看见她的眼底浮现一抹轻蔑的神色,不禁为自己没办法做任何解释而感到难过……

  果然如浅川所预料,龙司看完神秘录像带之后依然面不改色。

  他边哼着歌边把带子倒回去,重复快转和停止的动作,再度确认影片中的重要情节。

  “这么一来,我也卷进这个事件里面了,你有6天的时间,而我有7天。”

  龙司说话的口气相当兴奋,仿佛在参加一项斗智游戏似的。

  “你觉得怎么样?”

  浅川询问龙司的意见。

  “这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吗?”

  “啊?”

  “我们小时候也常常做这种事啊!先把恐怖的信件或类似的东西拿给朋友看,然后吓唬他们说:‘看到这个东西的人会遭遇不幸……’”

  浅川当然也曾经有过这种恶作剧经验。

  “所以呢?”

  “没什么,有可能只是别人故意恶作剧罢了。”

  “如果你发现到什么东西就老实告诉我。”

  “这个嘛……影像本身并不是很可怕,它看起来像是把现实和抽象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如果那4个男女不像带子上所言突然猝死的话,这件事情其实并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对不对?”

  浅川点点头。

  不过最棘手的问题是:浅川知道录像带中所说的话并不是骗人的。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那4个笨蛋突然死亡的原因吧!我觉得有两种可能,录像带的最后说,看过这个东西的人全会在一星期之内面临死亡的命运,而那4个人是因为把咒文的部分消掉才被杀害?或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实行咒文而死亡?

  “在考虑这件事情之前,我们还必须先确认是不是那4个人消掉咒文的?也有可能他们看到这卷带子时,咒文已经被消掉了。”

  “我们要怎么确认咒文是不是他们消掉的?那4个人都死了……”

  浅川从冰箱里拿出啤酒,然后将啤酒倒进杯子里,递到龙司面前。

  “哪!你看看。”

  龙司重新播放录像带最后的画面,并在蚊香广告结束的一瞬间按下停止键,然后一格一格、慢慢地播放。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出现3个人围坐在桌子旁的画面。

  画面上出现的节目是全国电视网在晚上11点播放的“Night show”,围坐在桌子旁的3人分别是广为人知的流行作家、年轻貌美的女人和在关西一带相当活跃的相声家。

  浅川把脸凑近画面看着。

  “你知道这节目吧?”

  龙司问道。

  “是TBS目前正在播放中的‘Night show’。”

  “没错,流行作家是主持人,年轻女人是助理,而那个相声家是当天的来宾,所以我们只要查出那个相声家是哪一天节目的特别来宾,就可以知道是不是那4个人消掉咒文的。”

  “有道理。”

  “Night show”通常是从晚上11点开始播放,如果能确定当天播放的是8月29日的节目,那么消掉咒文的一定就是当晚投宿在别墅小木屋的那4个人。

  “TBS不是你们报社的相关企业吗?你要查这方面的资料,简直是易如反掌。”

  “嗯,我会去查查看。”

  “拜托你了,这件事可是关系着我们两人的生死啊!总之,你务必把每一个细节都调查清楚,明白吗?战友。”

  龙司拍了拍浅川的肩膀说。

  “你一点儿都不怕吗?”

  “怕?我还觉得高兴哩!人的寿命受到限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而且以死亡作为处罚方式……真好!没有拿性命做赌注的游戏就不好玩了。”

  龙司一直都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浅川担心他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才如此虚张声势,可是他从龙司的眼底却看不出一丝胆怯的神色。

  “接下来要查出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了什么目的而制作这卷带子。别墅小木屋落成不过半年而已,我们要锁定在这半年内曾经投宿B4号房的客人,过滤出带这卷带子进小木屋的人。关于这一点,我认为应该把时间锁定在8月下旬,而且最有可能就是在那4人之前投宿的客人。”

  “这件事也要我去查吗?”

  “那还用说,我们已经没几天好活了,运用你的关系难道找不出可以帮忙的人吗?去找他们帮忙吧!”

  浅川一听龙司这么说,马上联想到吉野。

  “有一位记者对这件事情相当感兴趣,可是这件事关系到个人的性命安全,不是那么简单的。”

  “有什么关系?把越多人牵扯进来越好,让那个记者看看这卷带子,他一定会像屁股着火一样到处乱窜,你想想看,这样多有趣啊!”

  “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吗?”

  “那就骗他是内幕录像带,勉强他看。”

  浅川发现自己跟龙司说不清,除非先找出咒文的内容,否则他不会随便再把这卷录像带拿给别人看。

  此刻,他觉得自己宛若走进死胡同,如果要掌握这卷录像带的来龙去脉,就必须展开有计划的调查,但这毕竟是一桩诡异的事件,人手恐怕不容易找到。

  坦白说,像龙司这般喜滋滋地投身于死亡游戏当中的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

  (吉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他也有妻有子,应该不至于为了满足个人的好奇心,甘冒失去生命的危险加入我们吧?

  不过我还是可以请他帮忙,或许应该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

  “懂了,我就去试试看吧!”

  这时候,龙司坐在客厅的桌子旁拿起遥控器。

  “没错、没错!这卷带子的内容大致区分为抽象画面和具体画面两种。”

  他一边说,一边找出火山爆发的画面,然后定格。

  “这座火山怎么看都像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得查清楚为什么要拍这座火山,还有火山爆发的情形。只要知道这座火山的名字,应该就可以知道它爆发的日子,如此一来,这个画面究竟是在何时、何地拍摄的,我们也可以掌握得一清二楚了。”

  龙司继续操纵遥控器,定格在那个老太婆说些不明就里的话的画面。

  “这个老婆婆说的话,听起来好像是某个地方的方言。我们大学里有研究各地方言的专家,我去问问看,到时候就可以知道这个老太婆出身何处了。”

  龙司接着让带子快转,画面上映出接近尾声时那个男人的脸,他在男人脸部特写的画面按下停止键,他们可以清楚地看见他脸部的特征。

  男人的发际虽然高了一点儿,但年龄应该在30岁前后。

  “你看过这个男人吗?”

  龙司问道。

  “怎么可能!”

  “他那张脸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连你也这么觉得,可见这个男人多么与众不同,我真想对他表示敬意。”

  “请便。让人印象这么深刻的脸倒是相当罕见,应该不会很难找……你是个记者,在寻人这方面应该很有一套吧!”

  “别开玩笑了!如果要找犯人或演艺人员那还容易,现在光靠一张脸就要我把人找出来,这实在太为难我了吧!日本的总人口数超过1亿呢!”

  “你不妨朝罪犯这个方向或拍内幕录像带之类的演员去追踪。”

  浅川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备忘录上奋笔疾书。从现在开始,他要调查那么多事情,不逐一记录下来肯定会忘记。

  就在这时,龙司让影像静止,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分别倒在他和浅川的杯子里。

  “干杯。”

  浅川无意拿起杯子。

  “我有预感。”

  龙司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潮。

  “这件事情不太寻常,我闻到当时那股冲动的味道……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第一次强暴女人的事情吗?”

  “嗯,我还记得。”

  “那已经是15年前的事情了。高二那年的9月,有一天我做数学做到半夜3点,然后念了一个小时的德文,之后便让头脑休息,要让疲倦的脑细胞获得休息,念语文是最好的方法。

  “到了凌晨4点的时候,我照以往的习惯喝了两瓶啤酒,然后外出散步。出门时,我的脑袋里开始萌生一种跟平常不一样的感觉,突然觉得心头发痒。

  “你有没有三更半夜在住宅区散步过?感觉很不错哦!那时候连狗都睡了,跟你的小宝贝一样。

  “走着走着,我来到一栋很漂亮的两层楼建筑前面,我知道那里住着一个以前曾经在路上见过、长相清秀的女大学生。

  “我不知道她住哪一间房,于是逐一扫视过8个房间的窗户,那时我心里并没有任何不轨的想法,只是单纯地想要看一看。当我的视线停在二楼的南端时,心底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并感觉到自己内心的黑暗面渐渐扩大……

  “我再度从头到尾审视所有的房间,眼光扫到同一个地方时,那种阴暗的感觉又涌上胸口,而且我可以很确定那个房间没有上锁。

  “不知不觉中,我爬上公寓的楼梯,来到那个女大学生住的房间前面,看见门牌用英文写着‘YUKARI MAKITA’。我用右手紧紧地握住门把好一阵子,然后用力将门把往左转,可是却转不动。

  “突然间,‘喀’的一声,门竟然开了。你仔细听哦!门不是忘了锁,而是锁在那一瞬间被打开,仿佛是某种力量在作祟。紧接着,我看见一个女人睡在桌子旁,她的一只脚从被子里伸出来……”

  龙司说到这里便停顿下来。

  当时的景象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只见他脸上混杂着悲怜和残酷的表情,像是在缅怀一段遥远的记忆。

  浅川第一次看到龙司流露出这种表情。

  “两天后,我放学回家经过那栋公寓,看到公寓前面停了两部卡车,工人正忙着搬家具,要搬家的人正是YUKARI。

  “YUKARI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她父亲的男人陪伴下,愣愣地靠在墙上望着被工人搬出来的家具,那个做父亲的一定不知道女儿为什么突然要搬家……于是,YUKARI就这样从我面前消失了。

  “我不知道她是搬回老家或搬到另一个地方,以及她是否仍在同一所大学念书。我想,她只是不想在那栋公寓里多待上一秒钟。嘿嘿!真是可怜啊……当时她一定很害怕吧!”

  浅川听着龙司娓娓道出事情经过,几乎快喘不过气来,甚至开始厌恶跟这种人一起喝啤酒。

  “你从来都不曾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歉疚吗?”

  “我已经习惯了。不相信,你试着每天抡起拳头去捶打水泥墙,时间一久,你会渐渐没有疼痛的感觉。”

  (所以你现在依然做同样的事情吗?)

  浅川不禁在心底发誓:

  (以后绝对不让这个男人上自己家里来了,绝对不让他靠近自己的老婆和女儿。)

  “不要担心,我不会对你的小宝贝做那种事。”

  浅川的心思马上被龙司看透,因此他急忙岔开话题说:

  “对了,你先前说的‘预感’是指什么?”

  “是一种不好的预感,若不是一股非常邪恶的力量在蛊惑我,平常我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说完,龙司站了起来,他那不到1.6米的短小身材曾在高中运动会铅球比赛中获胜,也因为运动的缘故,他肩膀的肌肉非常结实。

  “我该回去了,你可要好好‘做功课’哦!天一亮,你就只剩5天的时间了。”

  “我知道。”

  “有一股邪恶的力量正在暗处酝酿着,我已经嗅到那股令人怀念的味道……”

  龙司叮嘱完毕,便拿着拷贝的录像带走到玄关。

  “下次的会议就到你那边进行吧!”

  浅川声音低沉而明确地说道。

  “嗯,我了解。”

  龙司点点头,眼底浮现一抹笑意。

  龙司回去之后,浅川看了一眼客厅的挂钟。

  这个挂钟是他结婚时朋友送的礼物,此刻蝴蝶形状的红色钟摆不停地晃动着,现在是10点21分。

  (我今天看过几次时钟了?

  嗯,我不能老是把心思放在时间上,龙司说的没错,天一亮就只剩下5天,在这之前能不能解开被消掉的咒文之谜呢?)

  浅川现在就像一个即将面临手术成功率是零的癌症病患者一样,情绪跌到了谷底。

  在碰到这件诡异事件之前,他一直认为癌症病患者有权力知道自己的病情。而现在,他深深觉得如果必须以这种既紧张又颓丧的心情活下去的话,那么还是不要知道实情比较好。

  有些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可以从容不迫地将整个生命燃烧殆尽,但是浅川做不到。若时间只剩下一天、一个小时或一分钟,他没有自信还能维持正常的意识。

  浅川隐约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那么讨厌龙司的情况下,却又被他吸引,那就是龙司拥有一般人所不能及的坚韧精神。

  浅川非常在意别人的目光,每天过着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的日子。相对的,龙司的体内却豢养着一个恶魔,整日过得自由自在、快乐奔放,绝不会被恐惧的情绪打败。

  浅川只有在想到自己死后、留下孤苦伶仃的妻女时,求生的欲望才会将恐惧赶跑。

  他悄悄打开寝室的门,看着熟睡中的老婆和女儿。

  (现在没有时间畏缩、胆怯了。)

  浅川当下决定打电话把吉野叫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同时请求他的协助。

  今天能做的事情如果不趁今天做完,来日一定会后悔的。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