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一百零八章 地鬼母 [2004-10-1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校园的驱魔女孩》 作者:Tracer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及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谢谢!


优香一碰观音像,如被电击一般,立时撤手疾退

"怎么了?"子谦赶紧上前扶住后跌的优香

"没...没事"优香有点不好意思地反应道

"这观音像有甚么古怪吗?"
白晨把手也碰了上去,却没有任何奇怪的反应

"我觉得更怪的地方是,其它的雕像都有玻璃罩,偏偏就这一座没有?"
子谦纳闷道

"我想到了!"优香赶紧跑到雕像的下头,仔细观看

"你在找王师傅提的地方?"小晴也想到

"嗯...在这边!!"优香目光一闪,看到了观音莲花座下确实有处颜色质地不同的地方

优香手轻轻推了下那处,没甚么反应

"用小观音像来试试!"小晴心道,

优香立刻把小观音像朝那处凑了过去,轻轻透著小观音一按,那处瞬间就陷了进去

那处玉石的质地突然间成了软泥一般,

但等到小观音镶嵌进去后,又回复成原来的玉的光泽与平滑

"观音像..发光了!"子谦看著玉观音像轻声讶道

只见那玉观音像微微地透出了白色的淡光,

优香忍不住又将手接触在观音像的莲花座上头

此时优香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飘忽了起来,就如当时小玉观音放在掌心的感受

不同的是,她眼前不再是展览会场的景像,而是黑漆一片

她飘浮在黑夜的夜空里,抬头上头则是一大片星空,底下传来吵杂的声音

低头一看,"啊! 这是..."优香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

那不就是自己芩国的故乡阪户吗?

夜里的阪户市,城内灯火通明,城外则四面都被身穿黑色铠甲的军队团团包围

一处城门刚破,攻城的大军如水银泄地般往城内涌入..

冲杀的声音夹杂著惨叫声逐渐传到了优香的耳际

优香才惊觉自己身处在杀戮的战场

"该死的北条军!"优香从围城军团的军旗上认出了北条氏政的军团

影像随即把优香带进了此刻的芩国宫殿内

身为领主的父亲已切腹,母亲则在一旁含著眼泪

"优香,你要勇敢地活下去...娘和爹爹要先走了!"
说完了话,拭去了泪,她缓缓饮下了毒酒,倒卧在领主的身旁

"娘~~~~~~~~~~~~~~~~~~~"
优香在空中见到这一幕,大声嘶吼,却无法改变父母自尽的事实

"为甚么? 为甚么? 为甚么带我来这边,却又不让我去阻止他们? 为~~甚~~~么?"
优香心中的痛,痛澈心扉,心底呐喊著,眼泪早已占据了她的脸庞

就当她沉浸在失去双亲的伤痛时,眼前的景像与声音又逐渐淡了去

景像一直淡去,淡到了一片的白色,白到甚么也看不著

优香感觉自己像飘在一个无著力处的白色空间里

隐约地...

她听到了马蹄的声音,白色的世界又开始显出了影像

一个白发老者正骑著马在原野上狂奔...

"那是...师父!"优香一眼就认出了这位看著自己长大的太乙上人

太乙上人正快鞭策马赶去武田信玄所在的海津市

"师父他要去哪?"优香心里疑道,她从未见过自己的师父这样焦急地赶路过

接下来她看到...太乙上人进了武田军营,见到了误杀优香后整日喝酒,半醉半醒的武田信玄

太乙上人与武田信玄提到了太阴重组的来由,还要求武田信玄入魔以求成全此事

"原来...我错怪了他,虽然我知道他入魔有不得已的苦衷,却想不到是师父去求他.."
优香心底莫名一阵心酸,眼眶不禁又湿了

"优香! 你不要紧吧?"
小晴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

优香眼前的景像也瞬间消散,一阵晕眩,优香跌坐到地上

"小晴!"子谦第一时间扶住了优香

"你..不要紧吧?"子谦看著满面泪痕的优香,心疼道

"我...我不是小晴,我..是优香....我...是优香!"
优香挣开了子谦扶他的手站了起身,看著看四周,反射地寻找著消逝的影像

"优香,你怎么了?"小晴在心底道

"你...你没见著? 我爹娘自尽你没见著吗? 武田君为了能带你来救我而入魔,你没见著吗?"
优香急问道

"甚么? 你见到了...你见到这些景像? 我没有,我只感受到内心莫名的伤痛,好痛..还有忍不住地掉泪.."
小晴心道

"原来只有我见到观音像的影像..."优香心底道

"优..香...你为何流泪呢?"子谦一边递上面纸,一旁轻声问道

"我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在一夕间便失去了他们, 我还错怪了一个深爱我的人,唉.."
优香抬著头看著这个陌生的世界淡淡说道

"观音像没在发光了!"白晨在一旁道

"难道已经太阴重组? 你能感受到吗?"子谦问道

优香摇了摇头,除了内心的伤痛,她不能感受到其它

"我觉得它好像有好多事要告诉我..."

优香凝视著眼前这座白玉观音,不自觉地又站了起身子伸手去触碰观音像的莲花座

这一碰触,小晴只感到又是一阵晕眩

"优香!"小晴心道,她感受到跟前一次一样的情况,优香的魂似乎再一次离开了她一般

子谦的双手则同时间扶住了小晴的肩膀,

"子..谦,我..."
小晴本想说声谢,可是突然间的悲痛让她潸然泪下..

"你怎么了? 又看到了些甚么?"子谦一看到小晴的表情,便猜到优香可能又见到了其它伤心的景象

没错! 优香的魂又回到了小晴的身上

"优....香.... 到底怎么了???"小晴感觉到一股悲伤,绝望,失落,了无生意的感受

是优香从玉面观音像带回的感受

"为..甚么!!! 为甚么会这样!!!"优香在心中哭道

"你见到甚么了? 优香???"小晴心中边问,脸上的泪却如豆粒般窜流了下来

"没用了! 一切...这一切都...都是枉然了!"优香绝望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晴急问

"我...我看到...我看到未来将发生的事了...我看到我太阴重组..."
优香在心中缓缓道

"未来发生的事?"小晴惊道

"既使我太阴重组,也杀不了那个命煞妖魔..那个冥皇...而..我们...都会..死在它的手上"
优香答道

"啊...为甚么? 你的九阴之气对付不了那命煞?"小晴听到优香口中的未来,焦虑不已

"对付不了...原来九阴之气与命煞同来世间..也随著时间而不断成长.."

"然而我的九阴之气因重组少了五百年,这冥皇的能力却没停下来过"
优香回答

"你说我们都会死在它手上,我们也包括白晨他们吗? 他们不是冥皇的对手吗?"
小晴又问

"不是...冥皇是个可怕的敌人,能力恐怕比上次我们遇到的鬼王还要利害..."

"它不仅仅是命煞,也是阴间的鬼王之一..能力也同样比白晨他们要强上几百年的修为"

"况且白晨跟白龙根本就没有发挥本身命煞的能力...我只知道我们都不会是它的对手.."
优香淡然道

"那.....观音像让我们预知命运...是要我们逃命吗?"小晴嘀咕道

"小晴,还是优香? 你不要紧吧?"

子谦轻摇了摇小晴才让小晴与优香心中的对话停了下来

"我没事,我是小晴"小晴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满脸眼泪还没事?"子谦盯著小晴说道

此刻小晴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从上头透了过来,

"糟了..是那面具!"白晨抬头看著上空警告道

一张白纸样的面具从展览馆的中空天花板缓缓飘了下来

小晴一看到那面具,就想到王师傅死前的那一幕,那个杀王师傅的护士手中拿著的面具

"鬼舞!"子谦则想到那晚医院屋顶可怕的鬼舞

"是大邪神地鬼母!"白晨一闪身站在小晴跟子谦前面,双掌已疾催起了闇光劲

"啊! 狼人!"

小晴看到身后不远的阴暗处,闪出了数个狼面人身的人狼,身形最高大的金狼也在其中

时间拉回到前一天的夜里

曹信靠著小晴的出手,足踏霜铃而脱了石景中等人的围困

人一跃上了屋顶,便提足了气连续狂奔,施展轻功跃过了数栋建筑

虽已远离了三合会与天地盟的势力

曹信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在屋顶上一间间地越过

三合会何晋的势力与天地盟的石景中,都不是轻易会放过他的人物

施展著轻功跑了约一个钟头,曹信却仍没停下他的脚步

不是他不愿意停下来喘一喘,而是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跟著他

曹信纵身一跃,空中回身一指,青阳指力便往身后疾射而出

嗤地一声,气劲射向了一片黑漆的夜空

"咦,明明感到有人,怎么.."
曹信落到了楼顶的阳台上,看著青阳指力射去的夜空

突然间身后传来了声音

"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已经很不错了,居然想对我出手,哈哈哈.."

一个黑袍的中年男子气定神闲地站在阳台的墙头上面笑著

"你是谁?"曹信知道来者不善,沉声问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把你手里的神图交出来!"
那男子冷冷说道

"又是要神图? 别作梦! 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拿!"
曹信后退了两步,运起了青阳气劲

"哈哈,本事? 我们从你离开天地盟的包围后就跟著你,要不是我不成材的徒弟让你察觉到风声"

"你恐怕连死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吧!"
那男子笑道

"甚么...他徒弟? 原来跟著我的不只一个人?"
曹信心中一惊,他的警觉显然以为只有一个人跟著他,原来那是眼前这男子的徒弟

曹信眼神往两侧一晃,便看到一个人影立在斜对面大楼的窗台上,

一个身穿T恤牛仔裤,长相俊俏的年轻人,手里握著一把似乎无弦的银色空弓凝视著这边

"你徒弟? 想不到这年头真是人才倍出啊.."曹信看得出对方的徒弟绝非泛泛之辈,

可想而知眼前这黑袍男子修为不低,今晚要脱身恐怕困难重重了

"倘若你落到了天地盟跟三合会的手上,我们还要费点事拿神图,不过现在倒轻松的多"
那年轻人说道

"哼! 目中无人!"曹信一大把年纪,对于眼前这小伙子不把他放在眼中,相当不满,决定给他个教训

曹信反手连指,青阳指力嗤的一声,两道气劲朝那年轻人射出,

那年轻人眼明手快,唰的一声,空弓化出了弦,手运起的白色气劲如同利箭一般从空弓上连射了三发出来

两道气劲迎上了青阳指力,另一道直取曹信

突然间,磅的一声两道青阳劲还没接触到那年轻人的弓劲,已如碰触到一面气墙般被化了去

"好厉害!"曹信心中惊道,知道是眼前黑袍男子顺手随意甩出的气盾,化掉了自己的青阳指

瞬间变化,曹信来不及反应, 砰砰两声!

曹信腹部及肩膀连中了两道弓劲,啊的一声惨叫,人往后跌到了围墙边

"呜...好强的内力..这小子居然有这样的功力..咳咳"
曹信忍著腹部的伤爬了起来

"老家伙,你不交出神图,那就是自讨苦吃!"
黑袍男子声音从身后传来,曹信随即感到后脑被重击,整个人还没站稳便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想不到宏达的师父这么不堪一击"
那年轻人失望道

"绍明,你能伤这老头,凭的是我接下了他的两道青阳指,凭的是你手上的神弓射日,年少当心气盛!"
黑袍男子沉声道

"是的! 师父!"绍明答道

"哈哈,江大师在老夫面前就不必教训子弟了, 这老不死的武功确实差劲,连石老头的降龙劲都接不了几下"
原来还有个人影在屋顶上头

"哼!年少得志大不幸,我不过是提醒一下绍明罢了!"黑袍男子不满道

"神图已经到手,时间也相当急迫,倘若让魁王得到神图里蚩尤的力量,后果将不可设想!"
那人影缓缓出现在月光下,是一个身材高瘦的老者,脸上满满都是皱纹

"这我自然清楚.."黑袍男子边答边将曹信身上的神图搜了出来

"没有寂静晨曦,你能进得了神图,这让老夫好奇啊..呵呵!"
老者笑道

"这就不必易前辈操心,河洛神图要进去,除了寂静晨曦之刻外,天下只有两个方法能进这伏羲所绘之图"
黑袍男子边说边将神图在月光下拉了开

"甚么方法?"老者脸微变

"一是凑齐四件伏羲古兵器来开,但这行不通,我们只有白虎弓射日,"

"朱雀环霜铃跟玄武双刀都在我的小师弟跟师妹手上,"

"而青龙剑银鸣曾听师父提过,早已失落百年..所以眼下只有另一个办法..."
黑袍男子胸有成竹说著,语顿了顿

"江师父不肯一开始跟我言明入图之法,是怕老夫不愿诚心合作,但我已助你生禽了你的师父,现在你神图在手"

"难道还怕我夺图坏你的事吗? 我易邪岂会觊觎你那区区蚩尤之力!"老者语带不悦道

"哈哈,易前辈太言重了,晚辈做事一向如此,得罪还请见谅,"

"另一个方法则是靠晚辈在太平要术里找到的伏羲神兵,太昊,便能助我入神图!"

黑袍男子看著神图兴奋道

"太昊? 就算进得去,太昊对付得了魁王吗?"老者沉吟了一下

"没有太昊或四把古兵器,封印蚩尤的四方守护封印,凭魁王的阴间之力,再强也开不了!"

"事不迟疑,该去准备准备了,绍明,你就把这曹老头跟洪师父关在一块!"

黑袍男子话才说完,人已跃到了另一栋大楼的楼上,消失在黑夜里...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