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午夜凶铃》第一章 初秋(4) [2004-10-1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浅川挂断电话后,手依然放在话筒上,对于自己刚才在电话中那种奉承、谄媚的口吻很受不了。

  对方听清楚浅川来电的理由之后,一改原先傲慢的语气和态度,细细盘算这篇报导将
带给他多少好处。

  浅川之所以打这通电话,主要是为了9月开始连载的“Top Interview”,这个企划以当代新兴公司的社长为采访对象,报导他们的奋斗过程。

  他已经顺利地和对方订下采访时间,应该感到很满意才对。

  然而浅川此刻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哼!那些俗不可耐的男人嘴里说出来的都是千篇一律的甘苦谈,例如:自己是如何善用优势、利用机会、克服困难等等,然后便是永无止境的成功故事……)

  浅川非常痛恨想出这种企划的人,但为了让杂志部继续维持下去,这一类采访又不能不做。

  他一向很在意自己能不能被分派到有挑战性的工作,像这类不需运用想像力的工作虽然可以让肉体轻松一点儿,却会造成精神疲劳。

  这时,浅川朝四楼的资料室走去。他一方面是去查询资料,为明天的采访做准备。另一方面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让他挂心,那就是该如何找出两件猝死事件之间的关联。

  正当他试图将那位庸俗社长的声音甩开之际,脑中突然闪过一个疑问。

  (发生在9月5日晚上11点前后的猝死事件只有那两件吗?)

  于是,浅川决定去查阅9月上旬的报纸。

  以往他只看买卖之类的报导,社会新闻多半也是浏览一下标题,因此当时很可能漏看了某些报导。

  他隐约记得在一个月前,报纸社会版的一角刊登了一个奇怪的标题,他看到标题时心里不禁一惊,正准备往下看的时候,却被同事叫走了,之后一连串的忙碌让他没能看完那篇报导。

  浅川从9月6日的早报开始查起,他相信一定可以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那么9月7日的晚报……)

  过了一会儿,浅川凭着记忆找到那篇他没看完的报导。

  那篇报导被一则34名牺牲者的海难事故挤到角落,所占篇幅比浅川想像中的更小,难怪他会忽略掉。

  浅川拿起银框眼镜,把脸凑上去,一字不漏地看着报导内容:

  出租车里发现一对青年男女的尸体

  7日上午6点15分左右,一位小型卡车司机发现停在横须贺市芦名县公路旁边空地上的自用小客车前座有一对青年男女的尸体,随即向横须贺警局报案。

  从车牌号码循线追查,发现这对死亡的男女分别是东京都涩谷区的补习班学生(19岁)和横滨市矶子区某私立女子高中的学生(17岁),车子是补习班男学生在两天前向涩谷区的租车公司租来的。

  尸体被发现时,车门是锁上的,而且钥匙插在锁孔里。据推断,这对男女的死亡时间在5日深夜到凌晨天亮之间,从车窗紧闭的情况来研判,两人是在熟睡期间缺氧致死,也有可能是服药自杀,详细死因尚未得知,到目前为止查无他杀嫌疑。

  尽管报导内容十分简短,但是浅川已经从中发现一些线索——

  第一点:死亡的高中女生和他的外甥女——智子就读于横滨同一所私立女子高中,而且都是17岁;另外,租车的男生则跟品川车站前猝死的年轻骑士在同一所补习班补习,两人都是19岁。

  第二点:他们死亡的时间十分接近,死因同样不明。

  (嗯,这4个人之间一定有所关联,若要找出他们死亡的共同点,应该不需花很多时间才对。)

  浅川在大报社里工作,不用担心搜集不到情报。

  于是他兴匆匆地走向编辑室拿这篇报导的影印本。

  一个小时后,横须贺市公所记者俱乐部内,吉野坐在专用桌前振笔疾书。

  浅川站在吉野身后叫了一声:

  “吉野先生。”

  浅川已经有一年半没见到吉野了。

  “哦……是浅川啊!发生什么事了?你竟然特地跑到横须贺来……先坐下再说。”

  说完,吉野拉出一张椅子请浅川坐下。

  从吉野满腮胡楂的模样来看,实在想像不出他是个体恤别人的好人。

  “最近忙吗?”

  “还好。”

  吉野是浅川在新闻部任职时,比他早3年进报社的前辈,今年35岁。

  “我问过横须贺通讯部,才知道吉野先生在这里。”

  “你找我有事吗?”

  于是浅川将他影印的报导递过去,吉野接过那篇报导,花了相当长的时间阅读它。

  其实那篇报导正是吉野写的,他不用看也知道内容是什么。奇怪的是,他竟全神贯注地看着报导。

  过了一会儿,吉野表情严肃地问道:

  “这篇报导怎么了?”

  “关于这件事,我想知道得更详尽一点儿。”

  吉野站起来说:

  “好吧!我们到隔壁去喝杯茶聊聊。”

  “你有时间吗?”

  “我说可以就是可以,而且你这件事比较有意思。”

  市公所旁边有一家咖啡店,只要有200元就可以在里面喝一杯咖啡。

  吉野一落座便转向吧台高喊:“两杯咖啡。”然后回过头来看着浅川,并将身体往前倾。

  “你听着,我当社会版的记者已经有12年了,在这12年中,我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不过像这么奇怪的事情我还是头一次碰到。”

  吉野说到这里,先喝了口水,才接下去说道:

  “浅川,就当是交换条件吧!告诉我,你在总公司出版部工作,怎么会想调查这件事呢?”

  (现在还不能让吉野知道我的想法。)

  浅川想要报导一个属于自己的“独家新闻”,如果被吉野这种高手知道的话,自己的猎物很快就会被他抢走。

  因此,浅川决定编一个谎言。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啦!我的外甥女跟那位死去的高中女生是朋友,她一直缠着我问东问西的,我想既然都到这边来了,就顺便……”

  真是个不入流的谎言。只见吉野满脸狐疑地看着浅川,眼底闪着狡猾的光芒,索性将身体往后一靠。

  “真的吗?”

  “嗯,你也知道现在的高中女生很烦人的,朋友去世就已经够惨了,偏偏又死得那么奇怪,所以她向我问了一大堆问题……请你把详细情形告诉我吧!”

  “你想知道什么?”

  “警方查出死因了吗?”

  吉野摇摇头说:

  “唉!总而言之就是心脏突然停止跳动,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他杀的嫌疑吗?譬如被勒死或是……”

  “不可能,脖子附近没有内出血的迹象。”

  “胃中有药物吗?”

  “解剖之后也查不出什么反应。”

  “这么说来,这个案子还没有了结……”

  “结什么案哪!这又不是凶杀案件,若不是以病死,就是用意外死亡了结,当然更不会有什么调查小组了!”

  吉野说着又往后靠在椅背上。

  “为什么要隐瞒死者的名字?”

  “因为他们都还未成年,再说……也有可能是自杀殉情。”

  吉野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只见他扑哧一笑,然后身体往前倾,低声说道:

  “男生的内裤连同牛仔裤一起褪到膝盖,女生也一样,内裤都褪到膝盖了。”

  “这么说来,是在办事的当儿了?”

  “不,是正要开始享乐的时候,就在那个时候……”

  吉野忽然用力拍了一掌。

  “有事情发生了!”

  他说话的语气让浅川的情绪跟着激动起来。

  “浅川,你老实说,你是不是找到什么相关的线索?”

  “这……”

  “我会保守秘密的,而且我也不想抢你的‘大饼’,只是对这件事感兴趣罢了。”

  浅川依然默不做声。

  “喂,别让我心头发痒嘛!”

  浅川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先别说比较好,但是他又无法圆谎。

  “对不起,吉野先生,能不能请你耐住性子再等一阵子?我答应你两三天之后,一定把整件事情详细说给你听。”

  吉野一听,脸上立刻浮现出失望的表情。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浅川露出恳求的眼神,并催促吉野继续说下去。

  “嗯,照现场的情形来判断,只能解释成那对男女正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却突然窒息身亡,唉!这真是个不好笑的笑话。

  “原先也推断他们可能事先吃下毒药,后来药效发作才导致他们窒息死亡,可是检验结果又没有任何药物反应……虽说有些毒药查不出反应,不过一个补习班学生和高中女生怎么可能轻易拿到那种毒药呢?”

  吉野想起车子被发现的地点,当时他曾经到现场看过,印象相当深刻。

  在芦名转上大楠山的县公路旁边有一块长着茂密树林的空地,那辆自用小客车就停在那里。

  一到晚上,那附近几乎没有车辆经过,从山上延伸下来的树林成了天然屏障,对没有什么钱的情侣而言,真是再好不过的幽会地点了。

  “男学生把头贴在方向盘和窗户上,女生则把头埋进座位下方和车门之间,两人就以这样的姿势死了。当时我亲眼看到那两具尸体被人从车上抬出来的模样,车门一打开,那两具尸体分别从两边的车门滚落下来。

  “那两具尸体仿佛被人从内侧挤压,而且那股力量在他们死后30个小时仍残留在车内,因此当调查人员伸手打开车门时,两具尸体顿时砰的一声弹出来。

  “你注意听好,那辆车是双门式的,车钥匙一旦放在锁孔里面,门就打不开,而当时钥匙是插在锁孔里的……也就是说,那辆车子处在一个完全密闭的状态下,怎么可能有外来的力量挤压他们。但是,他们却在死前露出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

  吉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一阵吞口水的声音传出,但不知道是浅川还是吉野发出来的。

  “你想想看,假设森林中跑出可怕的野兽,他们两人应该会害怕得抱在一起才对。就算男生不这么做,那个高中女生绝对会吓得紧紧抱住男生,何况他们又是一对恋人呢!可是,他们非但没有靠在一起,反而还尽可能地远离对方,背部紧紧抵住车门。”

  吉野双手一举,摇摇头说:

  “根本搞不清楚他们究竟遇上什么事。”

  如果当时横须贺没有发生那件海难事故,这篇报导应该会被大肆渲染,成为社会大众茶余饭后的话题。

  尽管调查人员觉得现场的情况十分诡异,却没有人说出口。

  大家明知道一对年轻男女同时因心脏病发而死亡的几率微乎其微,却又以牵强附会的解释逼自己接受。

  没有人愿意被当做一个没有科学概念的笨蛋,因此不敢将心中的疑问提出来。同时大家都害怕去面对难以解释的莫名恐惧,并认为有科学根据的说明会让自己觉得好过一些。

  这时,浅川和吉野的背脊窜起一股寒意,两人在短暂的沉默中确认彼此心里的想法。

  但事情不会就此结束,今后正是一切事件的开端。

  不管人类累积多少科学知识,仍无法以科学法则来解释所有事物。

  “发现尸体的时候,那对男女的手放在什么地方?”

  浅川唐突地问道。

  “头……他们用双手蒙着脸。”

  “是不是像这样,想要把头发扯光似的?”

  “咦?”

  “我的意思是,他们是不是用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好像要把头发拔掉?”

  “嗯,我想是这样。”

  “吉野先生,能不能请你将那个补习班学生和高中女生的地址、名字告诉我?”

  “可以呀!不过,你可不要忘了答应过我的事。”

  看到浅川笑着点点头,吉野便起身拿资料,不料桌子因为他身体的碰撞而摇晃一下,咖啡都洒在托盘上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