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那个座位不能坐 [2004-10-18]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相传有一间学校,其中的一间教室的一个座位位置长期是留空的;甚至连桌椅也不予设置。

  有人说曾有学生在那里离奇暴毙,因此猛鬼传闻不绝于耳。

  还有另一个更为诡异的传 闻,在近年间传得更为言犹耳,就是有人相信此位置乃是「魔鬼之位」,原因是这座位就 是位于学校六楼的第六间课室中第六行的第六个座位,六六六六」,即是大魔鬼之数。

  学 校上上下下的人都称这座位为「魔鬼座位」,每有教师任职该班的班主任,都避免在该位置 设立座位,以求安心。

  有一个故事,就是关于以上的「魔鬼座位」


第一节 - 教师无知起祸根

  林Sir是某中学的一位新任老师,由于思想新派,因此对该校的一切怪异传闻,都视为无稽之 谈。

  一天,当林Sir途经一条走廊时,恰巧碰见满脸愁容的郭校长,于是上前欲了解一 下。

  「郭校长,早晨。」林Sir走到郭校长面前问安。

  「啊,早晨。」郭校长这时才如 梦初醒般发现林Sir的存在,还微抖身子,吓了一跳。

  「校长,有甚么难题吗?」见校长如此的沉思懊恼,林Sir表现得很关切。校长长叹了一声,点头默认。

  「是有关六乙 班的。」校长带点无奈地说。

  六乙班的课室就是传闻声音不绝于耳的「魔鬼座位」之源头 ,学校所有人都闻之色变。林Sir听到校长之言后不其然应了一声。

  「那不就是Mis sMa作为班主任的班别吗?你为何不去与她商量?」林Sir觉得奇怪的问。


  「她今早 已向我请辞了。」校长从西服的暗袋里掏出一个信封说,「她说不能忍受天天担惊受怕地 教书,经过多天的考虑后,最后也要作离去的决定。唉,其后我曾与多位老师接触,都没 有一个敢去代替MissMa的位置。」他说罢又懊恼的叹了一声。

  竟然为了一个不真实 的传闻而毅然辞职,林Sir对MissMa的态度感到既可笑又可悲。

  「校长,你若果 不嫌我教学经验尚浅的话,我愿意作为六乙班的班主任。」林Sir一时感触,便自动请 缨。

  「那……」校长仍犹豫不决。

  「放心吧,教师的职责是要作育英才,无论多么的艰辛 ,我都会尽心尽力地教导任何一个学生的。」林Sir轻咬嘴唇,充满信心地说。

  校长闻 言后大觉欣慰,拍一拍林Sir的臂膀,鼓励的向他一笑。

  空堂时间,林Sir走到即将 任教的六乙班课室。由于MissMa的突然请辞,为了避免有人制造不必要的谣传,因 此校方决定六乙班停课一天。故此即使是上课时间,课室内半个人影也没有。

  林Sir走 进课室,在教师桌与黑板之间的空间徘徊了一会儿后,发现在学生的座位行列中,其中一 个是空置的,心想难道这就是校内上上下下都传得如雷贯耳的「魔鬼座位」吗?

  他瞧着那 个空置了的座位,心想为了这一个毫无根据的谣传,堂堂一间学校竟然这样迷信的、刻意的避讳怕事?当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他心里满不是味儿。

  就在欲发一肚子的牢骚之时,他 看见校工黄伯正经过走廊,于是主动上前与其接触。

  「黄伯。」林Sir突然从课室内走 出来拦截住黄伯。

  「林Sir,你好。」黄伯初时有点愕然,跟接着便回复欢容对林Si r响应。

  「为甚么这间课室少了一个座位呢?」林Sir开门见山的指着那个空置的位置 ,黄伯望一望那间课室,之后面有难色地点一点头。

  「林Sir,你没有听过吗?」黄伯 靠近林Sir,「那个是『魔鬼座位』哩!听闻曾有数个学生坐过该位置,不出数天便遭 逢厄运,自此校方决定以后都不会在该位置设置座位。」他在林Sir耳边轻声地说。

  「 那有没有真凭实据或是有关文件历案来证实此事?」林Sir反问黄伯。

  「那倒没有。」 黄伯耸一耸肩说。

  「荒谬!现在已经是廿一世纪,堂堂一间学校竟还有如此妖言惑众之说 ?学校是学生吸取知识的地方,怎地会沦为捉邪驱鬼之流?被外间的人听进耳中是多么的 可笑!」林Sir一肚子气,连珠爆发地直斥其非。

  黄伯被骂得低头不语。

  「替我在那位 置加设座位。」林Sir板起脸,指着那个位置说。

  「那……」黄伯面带犹豫。

  「那你去 还是不去?」还未等黄伯说完,林Sir便加重语气的问。

  「好吧,」黄伯挥一挥手,欲 遏止林Sir的怒气,「加便加吧,但你好自为之。」他一边从林Sir身边走去一边嘀 咕着。

  林Sir闷哼了一声,看着黄伯稍为瑟缩的背影,不断不屑的摇着头。


第二节
翌日,六乙班复课。

  「各位同学,你们好。我姓林,原本你们的班主 任MissMa因家中发生大事而突然辞了职,我是来代替她的,以后我便是你们的班主 任。」林Sir向各同学自我介绍。

  学生们听了林Sir之言后,反应平静,似乎并没因 MissMa的请辞而惊讶。

  林Sir亦不禁对学生们出奇平伏的情绪暗自错愕。然而当 他看见那加设了的座位仍然留空着,不经意的皱一皱眉,感到有点怨恼。

  「后方的同学为 何不坐前一点呢?这会较容易听课的。」林Sir对坐在「魔鬼座位」后面的陈伟明说。

  「 林Sir,那个座位是不祥的,传闻每有学生坐过这个座位后便会遇上不幸的事情。我, 我不敢坐在那里。」陈伟明结口结舌的解释。

  「传闻?那末即是未经证实的谣言吧?」林 Sir语气带点责问,所有学生立时默不作声。

  「你们已是中六的学生了,干吗仍然像个 无知小孩般人云亦云?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读来的难道只是一堆怪力乱神吗?你们是社会 未来的栋梁,思想一定要理性和科学化的,才能一展所长,贡献社会,知道吗?」他怒不 可遏,不停地以重语气责备学生们。

  纵然厉言棒喝,学生们始终不敢轻举妄动,课室内顿时一片死寂。

  「若有同学愿意一试,那便是有胆色之人。」林Sir转施软计,指向「魔鬼座位」说,欲激发学生们的争胜之心。这招果然有效,林Sir说罢便有人自告奋勇。

  「让我来坐吧,林Sir。」黄小玲霍地站起来,主动作出要求。

  黄小玲是班中的活跃份 子,出名是胆大包天的,她一直都对这「魔鬼座位」十分好奇,雀雀欲试一坐滋味,但碍于校内人人都对此传闻极之避忌,因而一直都不敢向他人提出,如今在林Sir给予的大 好机会下,顺便表现一下自己。

  林Sir伸手指向「魔鬼座位」处,示意批准黄小玲更换 座位。她于是拿起书包,二话不说的便坐到「魔鬼座位」的座椅上。


  甫坐上座位,黄小玲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恐怖的笑声,由于笑声太过使人毛骨悚然,如直接刺进人的心坎中,因此即使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亦不其然心神荡漾,几乎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她紧握双拳,遏 力压抑心中的恐惧,不使其它人发觉她胆怯。

  然而不消一分钟的剎那,一直端坐着的黄小玲突然猛力的一震。这震动非同小可,震得桌椅铿锵作响,就连坐在前后双方的同学们亦 感受到震动,正在讲学的林Sir也被注意过来。

  「妳怎么了?」坐在黄小玲前方的何美婷转身问她。:黄小玲低下头没有反应,其长发不知何时已被放在她的面前,使何美婷看不清楚其容貌。

  她没有回答何美婷的问题,只是不停地在低吟着,吟声更是与她原本的声音绝不相配的低沉。

  同时课室内的灯光忽然一闪,所有窗口顿时一起迅速地关上,发出隆 然巨响。尔时阴风大作,黄小玲的头发被吹起。

  「哗!魔鬼啊!」一直看着黄小玲的何美婷正面的看见她面部变化,何美婷见她双眼发出诡异的红光,不由得惊恐莫名,失声大叫 。

  「魔鬼啊!魔鬼杀人啊!」随着何美婷惨厉的叫声,加上已把不少学生们的桌子上的东 西吹得东歪西倒的猛烈阴风,学生间迅即感染了对魔鬼恐惧的意识,纷纷被吓得理智全失 。

第三节 - 校长魔鬼正邪决

  有学生离座狂奔逃离,其它的亦如蜂涌般争先恐后地逃出课室。

  「各 位同学冷静点吧,冷静一点吧!」林Sir虽然吃紧地保持冷静,但是仍不能制止学生们 的恐惧,连跑带奔的逃出课室。

  直到最后一个同学都逃去之后,课室的大门突然猛力地闭 上,同时室内的阴风亦变得更加猛烈,猛烈得使林Sir寸步难行。光管逐一应声爆裂, 室内顿变昏暗。


  黄小玲的头发被吹得向后飘起,面貌已变得狰狞恐怖,身上还隐隐发出惨 绿光芒。她跃到「魔鬼座位」的桌子上站起来,向林Sir咧嘴而笑,笑声是直教使人心 脏麻痹的低沉响亮。

  林Sir被吓至心胆俱裂,眼巴巴地看着在那个恐怖的黄小玲周遭胡 撞乱飞的物件,犹如处身地狱。

  「哈……我死恶狄斯终于复活了!」「黄小玲」朝天狂笑 ,笑得身躯也在震动。

  死恶狄斯?难道真的是魔鬼?林Sir当真不可置信。对于连说话 也不能的他,只能张大嘴巴,满脸惶恐。

  「为了感谢你释放了我,」「她」掀起嘴角,阴 森的一笑,「你就做我第一个祭品吧!」说罢「她」快速地一跃,竟一跃便跳到他面前, 凌空一手捏着他的喉头,站到教师桌上,「她」竟然可以单手便把高过「她」差不多一个 头的他举上半空,更能轻松地狂笑着。

  他简直被眼前脱离现实的情景弄得几乎精神崩溃, 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下,他只有拼命用双手尝试摆脱「她」的手,但,拥有魔鬼力量的「她 」,他一个手无寸铁的常人又怎能抗衡。

  就在濒死的时候,「她」的手忽然被一股力量横 空冲击,「她」怪叫了一声后迅即撒手退后,他才能从鬼门关里走出来。

  「妖孽!不得放 肆!」来人正是郭校长,他闻得六乙班的学生们惊呼声之后,便立刻赶到现场,幸好他曾 修习过有关捉鬼的法术,赶及暂时击退被魔鬼附身的黄小玲。

  「林Sir,你没有大碍吗 ?」校长退到林Sir身前问,一直盯着站在桌子上、异变了的她。

  「死恶狄斯……」几 乎吓呆了的林Sir只懂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异象,无意识地透出刚才「她」道出的一 个陌生名字。

  「魔鬼死恶狄斯?幸好不是魔王撒旦。」校长轻吁了一口气,然而身处的环 境不由他去放松。

  就在这一言一语间,被死恶狄斯附身的她右手一挥,一张椅子如炮弹般 飞向离开了校长身后而欲夺门逃跑的林Sir,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他完全没有反抗意识, 只懂呆站着等待被椅子重击的命运,幸好校长反应及时,狠力地把飞椅推去旁边墙上,大的撞击力使室内发出隆然巨响。

  校长接着迅速地在半空指划了一道隐形符咒,并把其射 向「她」身上。估不到看似拥肿肥胖的他身手竟如此了得,「她」还未得及作出反应已硬 生生地承接了符咒,当堂动弹不得,但阴风依然大作。

  「林Sir,不要再呆了,否则连小命也不保了!」校长趁暂时封锁着死恶狄斯行动的时候走近林Sir前方说。

  小命不保 ?这句话当即使林Sir清醒过来。他用力地摇一摇头,竭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没错,他 要反守为攻,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校长,我应该要怎样做?」林Sir抓着校长的手臂 问。

  校长感到林Sir的手十分镇定,亦放心下来。

  「我暗自在那见鬼的座位底下设了封 印。待会儿我与死恶狄斯搏斗之时,趁它不为意的时候,你便以最快速度奔去那座位之处 并把放置椅子的位置之下的地板揭起,记着动作要快,知道吗?」校长低声的在林Sir 耳畔说,一直留意着「她」的行动。

  当林Sir响应校长的同时,室内阴风突然变得猛烈 ,杂物亦应声乱起乱跌,原来「她」已冲破校长的封印,回复活动能力。

  「拿你两个的狗 命!」「她」双眼透出如鲜血般殷红的光芒,面孔扭曲得更加狰狞,以如从地狱来的声音 向两人怒叱着,说罢便以超乎常人的速度扑过来。

  「去吧!」校长双手运起劲,一边朝「 她」处跳去一边向林Sir发出行动令。

  正邪大战一触即发,「她」与校长甫一开始便斗 得难分难解,双方必须聚精会神地应战,稍有差池就会被对方有机可乘,可能因此遭到惨 败的命运,战况一时呈胶着状态。

  趁此大好良机林Sir即三步并作两步的飞奔到「魔鬼 座位」处,然后移开椅子,跟着揭起那块比其它地板较松脱的地板,立刻有一道劲的金 光向上射出。

  战斗到此时「她」已逐渐占了上风,校长且战且退。金光与「她」生性相克 ,「她」立即感到受威胁的压迫感,于是猛聚邪力,一记猛击击向校长处,已然筋疲力竭 的校长那能抵挡得住那劲的一击?从使能硬生生的接过那记重击,他亦被震得飞弹到墙 上,被撞得喉头一甜,口吐血丝,即告受了内伤。

  「先毙了你!」「她」见校长已是奄奄 一息,于是转移目标,准备一招击杀毫无抵抗能力的林Sir。

  不幸中的大幸,校长仍然 清醒,他耗尽所余的力量,在她」转了身之时,从后向「她」打出一记锁印。「她」万料 不到他仍能有如此的力量,正正的接了那一招,又一次被封锁着行动。「快……抱着她… …使她坐在封印之上……」校长勉力的对林Sir说,说罢再吐一口鲜血,晕倒地上。

  已 是满头大汗的林Sir立即把椅子移回原处,之后向还动弹不得的「她」扑过去,双手紧 抱「她」的腰肢,跟着用尽全身气力,把「她」按到椅子上,行把「她」坐了下来,尔 时整个课室仿似地震的猛烈一震,震得林Sir也被弹开数丈之外,抓住桌椅方能停止跌 势。

  一阵恐怖的惨叫声仿如从黄小玲的身体内发出,隐隐夹杂着一句「我一定会回来」。 林Sir定过神看着她的变化只见一条惨绿色的光晕从她的头顶射到封印之处,光晕过后 她便如脱线风筝般软摊在椅子上。

  阴风随即停止,胡乱飞坠的杂物亦纷纷跌在地上,一切 回复平静。隔了一刻,死里逃生的林Sir才敢开始移动,其仍然急促的喘气声,可知他 刚才的经历是多么的恐怖吓人。

  「黄小玲,黄小玲。」林Sir一面走向黄小玲处一面叫 唤着。但直至他走到她的身边,她依然全无反应。

  「黄小玲,妳怎么了?」他轻拍她的肩 膊说。

  过了一会儿,她才缓缓的睁开眼,而身体也有点移动。

  本来他应可松一口气,然后 去查看受了伤的校长,然而她的行为,使他不能不去注意。

  「哈,哈……」她双目空泛的 眼神,只懂流露出如此幼稚的笑声。

  「黄小玲,妳怎么了?可以说给我知是甚么的一回事 吗?」他焦急地摇着她两肩问。

  然而无论他怎样推的拉的,她都只懂在傻笑,看来事情已 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校长及黄小玲分别被送进医院救治,而林Sir替警方所 录取的口供,尽是脱离现实而又发生了的事实,警方后来好像把案件当作精神病患者伤人 事件处理,之后就不了了之。

  这次事件后,使一向对鬼神不加忌讳的林Sir对之完全改 观。校长胸部受了一点撞击,休养了一个月后便康复出院,可以继续工作。

  而黄小玲,医 生说她脑部曾受过不可弥补的创伤,智力现今只如一个一岁小孩般,永不能复原,并且需 要长期受人照顾。其家人闻言后伤心不已。

  看着黄小玲的家人如此难过,纵使他们明白这 是一场意外,但一个芳华正值的少女就此断送一生,林Sir仍感到疚歉万分,一生留下 永不磨灭的阴影。

  事后林Sir向校方请辞,之后不知去向。有人说他改名换姓,致力投 身于协助弱智人士的社工工作。而校方其后把该课室永久封闭,六乙班改为浮动班别。

  所 以,若有人遇上类似的空置座位,请千万不要因好奇而尝试坐下,否则后果自负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