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一百零三章 灾情惨重 [2004-10-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校园的驱魔女孩》 作者:Tracer

  请尊重智慧财产权,勿非法转贴及盗版

  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谢谢!


  “医生,我朋友的情况怎么样?”小晴焦虑地问道宏达的情况。

  “唉。。很抱歉,你朋友的情况很不乐观,目前是重度昏迷的情况。。。”

  “昏迷指数只有三,身体对任何外界的事物均没有反应。。”医生摇头叹道。

  “是。。吗。。。那该怎么办呢?”小晴的眼眶都红了,晓彤也在一旁焦急。

  “目前我们只能靠维生系统维持他的生命,但是他甚么时候能清醒,我们完全没把握。。。”医生解释道。

  没错,灵魂离了体的宏达,留在会场的只剩下一具躯体,用医学来看,是个重度昏迷,如同植物人的个案,医生也爱莫能助。

  宏达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

  “今天我们要继续来谈的是人力资源管理,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高教授的声音在课堂上涛涛不已,

  台下的同学都很专心,但小绮是个例外

  她心里在想着宏达的事情,心情down到了谷底

  要不是优香帮她撑着在上课,她今天本来要继续上周五的翘课的

  “小晴,还有一个人跟你一样心情不好呢。。。”优香的眼神落在坐在她斜前面的怡玲

  怡玲眉头深锁,不停地在笔记本上图鸦

  “是吗?”小晴的心神被优香拉了回来

  “猜猜看她在写甚么?”优香心道

  “我怎么会知道?”小晴反问

  “你忘了我能用玉面观音看她了?我看到她在写子谦子谦子谦。。一整页纸满满的子谦。。。”优香说道。

  “是吗?那干我甚么事?”小晴愣了一下反应道。

  “你们两个都是为了男人在烦心。。。真是。。”优香说道。

  “我跟她不一样好吗!宏达出了事,你都不担心吗?”小晴语带责备。

  “谁说我不担心,只是我猜他是灵魂出窍,应该不会有事的!”优香解释。

  “不会有事就不会躺这么久。。。都三天了。。灵魂出窍?窍到哪去了?”小晴好难过。

  中午下课时。。。

  “你们两个怎么了?怎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丽萍看了看这两个平常在一块的死党咕哝道。

  “我没事。。。丽萍,下午的课我不想上了,我打算去电脑教室上网,你帮我抄笔记吧!”

  怡玲说完了话便拎着她的包包自顾自地走出了教室。

  “啊。。。”丽萍愣住。

  “丽萍,你也顺便帮我吧,我下午要去一趟医院。。。晚上再call你问作业啰。”小绮也收拾了包包离开。

  “你们怎么都要溜呀?”丽萍抱怨道。

  “对不起,我朋友住院。。。就当帮帮我吧!”小绮回了一句也一个箭步离开了教室。

  要不是高教授是出了名的杀手教授,小绮跟怡玲恐怕今天都不会来学校了。

  卸下了妆,小绮在化妆间换成了小晴的身份与妆扮。

  “为甚么要换妆扮呢?”优香问道。

  “我希望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原来的模样。。。”

  小晴心中淡淡回答,神色木然地走出了化妆间,离开了校园,搭车去医院。

  ***************

  “原来当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才知道甚么是孤单。。。”小晴静静地坐在病房里宏达病榻的旁边想着。

  她手里握着的是那柄仍然一直拔不出刀锋的望月。

  “难道是注定的?上天并不愿我们在一块吗?”小晴端看着冷冷的望月匕首,又试着拉了拉刀柄,刀仍是闻风不动。

  眼眶里的眼泪不住地打转着,小晴想着那天宏达拍桌认真的模样。

  “对不起。。。我真。。的没用,我拔不出它。。呜。。。”小晴忍不住几天的情绪,终于哭了出来,低声啜泣。

  宏达还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就跟第一天躺进来是同样的样子。

  “你去哪里了?宏达。。。。你现在在哪里?”小晴忍不住拉了拉宏达的手,轻声在他耳边问。

  宏达就在她的眼前,却又不在。。。

  小晴也许太习惯宏达在她身边的日子了,

  这几天她才开始发现她有可能会失去宏达。。。。

  病房门口的一个人的身影早已站在那,却并没有惊动到小晴

  “小绮。。。哭了。。。。。宏达。。。你去哪了?”子谦在门口站着,心中愣愣地想着。

  “阿姨说看到她为我而掉泪,我想她应该是想师父多一点吧!”

  “至少她现在是在为宏达掉眼泪呀。。。如果是我躺在那呢?她也会这样吗?唉。。。我不会知道。”子谦心中不舍,却又禁不住比较。

  “子谦。。。你来了!?”

  小晴发现站在门口的子谦,连忙用手把脸上的泪痕拭了去,顺了下头发掩饰刚流泪的窘态。

  “我来了,不想打扰你跟宏达,所以待在门口,呵呵!”子谦边微笑答道边走了进病房。

  “你都看到了。。。真丢脸。。”小晴羞羞地将脸上剩下的泪痕又擦了擦。

  “我真羡慕宏达,有你在他身边,为他掉眼泪。。”看着小晴不可方物的娇羞模样,子谦不禁叹道。

  “有甚么用呢?我的泪再多也不能让他清醒。。不是吗?”小晴怅然道。

  “他今天昏迷跟当天的神图一定有关系,青龙帮与三合会都在尽全力找回河洛神图。”

  “我相信神图一旦找到,宏达一定会醒来的,小绮,你要坚强点,宏达不会愿意你这样为他难过。”子谦安慰道。

  “子谦。。。”小晴看着子谦点了点头。

  “到时他醒来,他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孩子,因为他也得到了你对他真心的爱,不是吗?”子谦苦笑着说道,他多不愿说这话,但他似乎看出了自己已在这情场上出了局的感受。

  “子谦,你。。。。”小晴凝视着他,她的心底有些复杂。。。

  “我?呵呵,我可没说我要放弃你,只不过我不想趁人之危!”子谦看到小晴看他的复杂表情,赶紧打趣说道。

  她为何这样的表情?难道自己还有希望?若是,话就不能说死了,

  子谦心里这样想着。。。

  “呵。。”小晴也跟着笑了笑,不过一低头看着一动也不动的宏达。

  她的表情又严肃了许多。

  “宏达住院需要不少的医药费。。。。我昨天在电话里又跟爸爸吵了一架,他始终不肯帮我。。”小晴说道。

  “是吗?你爸爸知道宏达的事情?”子谦也知道林震东便是小晴的父亲。

  “嗯,他来医院看过宏达,他说除非我离开这男孩,否则他不会负担。。”小晴淡淡说道。

  “你爸爸不喜欢宏达?”子谦问道。

  “他也许不喜欢我谈恋爱吧,但他嘴巴不说我也看得出他介意我喜欢的男孩子断了一只手吧。。”小晴说道。

  “但那是为了你才。。。”子谦接口。

  “我说了,但没用。。。他说了除非我离开宏达。。。”

  “所以我打算自己来想办法处理这费用吧。。”小晴眼里一副坚强的模样。

  “我会帮你!”子谦说道。

  “谢谢你。。。”小晴感激地望着子谦。

  两人静了一下

  “你打算怎么赚这钱?数目很大吗?”子谦开口道。

  “还好。。。最多帮石伯伯画一些画就能应付了吧”小晴偏着头想了想说道。

  此刻病房的门缓缓地被打了开来,一个人走了进来。

  “国柱哥?!”小晴吓得站了起来,该不会是来抓她的吧?

  “小晴。。你总算又现身了。。。不过我现在不会抓你。”国柱边说边走到宏达的病床旁边,看着昏迷的宏达。

  “你来这是。。。”小晴说道。

  “我是来看我的兄弟宏达的,看在他的份上,我不为难你,但这是我个人行为,警方仍然在找你的。”国柱答道

  小晴点了点头又坐了下来,同时也让子谦跟国柱两人彼此打了声招呼。

  “整件事早已不像你们警方想得如此简单,宏达的情况你们能解释吗?”子谦问道

  “我又怎会不知道?问题是我信有用吗?你能教我给小晴做的笔录是妖怪杀人吗?”国柱边说边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嗯。。。”小晴点了点头,她自己也想不出要怎么解释这问题,特别她连自己是小绮的身份都不愿曝光的。

  “况且,你还是从大陆偷渡来的,就算警方知道你无辜也会把你送回大陆去。。我可不想现在拆散你们。。。”国柱接着说道。

  “大陆偷渡!!??”子谦看了看小晴,甚么时候小晴跟自己一样都从内地来了??

  “怎么了?”国柱见子谦表情奇怪。

  “喔。。。我只是没想到小晴跟我一样也是从内地来的。。呵呵”子谦看着小晴怪异的表情,笑了笑。

  “是吗?你也是从大陆来的?”国柱讶道。

  “对,我算是半个上海人。。。。”

  子谦说到他混血儿的身世,三个人在病房里开始闲聊。。

  就当国柱聊到他当差抓贼经验时,病房里突然一阵冷风。

  一个白袍的人影出现在病房里。

  “白晨!?是你!?”小晴跳了起来,白晨不是跟师父回上海了吗?

  “没错。。。是我。。”白晨颤声说道,嘴角渗出了血。

  “怎么回事?你受伤了?”子谦冲到白晨身边扶助摇摇欲坠的白晨。

  “我。。没事,但爷爷出事了。。”白晨说道。

  “师父怎么了?”小晴急问。

  “现在没时间说,快去找我弟弟白龙。。。这边不能久待,他会追来的。。咳”

  白晨咳了咳,人已经快神智不清了。

  “怎么会这样?好,我们去找白龙。。”子谦说道。

  “嗯!晓彤应该在宏达家里,路克德在那边,我们先去那。。但是宏达这边。。”

  小晴转头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宏达,很不放心。

  “宏达让我来陪吧,我今天轮休没事,你们放心吧!”国柱说道。

  小晴感激地点了点头。

  “走吧!”子谦扶着白晨走出了病房,小晴则边走边打手机给晓彤。

  *********

  三个人搭计程车,不一会就到了宏达租的公寓。

  小晴急忙按了按电铃。

  “来了!”路克德在屋内应门道。

  “真是的,手机没开,家里电话也不接。。他们不知道在做甚么?”小晴在门外头气道。

  路克德开了门,子谦扶着白晨走了进去,

  “晓彤姐呢?你怎么不接电话?”小晴一进屋就问路克德。

  “她在洗澡。。。白晨怎么了?”路克德面色凝重地看着已昏迷的白晨。

  “我们也不清楚,他只说找你!你快帮帮他。。”小晴焦急地看着躺在沙发上昏迷的白晨。

  “好吧!让我看看!”路克德说道,话才说完,他的身形已经变化成跟白晨相同的模样,只不过他是一身黑衣白发。

  突然间砰的一声撞击声,大家转头望去。

  “你是谁!?”身上仅包着一件白短浴巾的晓彤惊讶地盯着白龙颤声道。

  “白龙,你还没跟晓彤姐说清楚??”小晴责备道。

  “这。。。”白龙一脸无辜。

  “啊 ̄ ̄白龙!?你们都知道路克德不是小孩!!???”晓彤又惊又气,转头进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巨响的关门声让大家眉头一皱。

  “糟糕。。。我去跟她解释!”白龙说道。

  “不!你还是看看你的兄弟白晨,晓彤姐我来跟她说!”小晴拉住了白龙。

  白龙点了点头,转头去看白晨的伤势。

  小晴则小心翼翼地开了房门进了晓彤的房间。

  “他的伤怎么样。。”子谦见到白龙的脸色相当难看,忧心问道。

  小黑球也在一旁晃来晃去,吱吱地叫,他也没料到自己的玩伴路克德居然是个强大的高手。

  “白晨是被闇光击打伤的。。不过伤的不重,只是体力耗尽要休息。”白龙边说边双手运劲伏在白晨胸口。

  “闇光击?这不是他自己的功夫吗?”子谦不解问道。

  “是他的功夫,但是。。。。出手的人比他的闇光击还要厉害。。。”白龙面色凝重。

  “比白晨还厉害!?”子谦想不出能比命煞还厉害的对手。

  “我担心出手的人是我们阴间的师父。”白龙说道。

  “你们的师父?”子谦吃惊道,他万没想到两位命煞还有个师父。

  白龙简单地说了说他师父易邪的事情,跟那晚白晨与小晴说的差不多。

  “倘若真是你师父,为何会对白晨出手呢?他跟你们有仇吗?他为何要抓你外公呢?”子谦焦虑地问道,他担心洪师父的情况。

  “我不知道,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我只能认出白晨的伤是闇光击打的,而且功力在他之上。。”白龙也想不通,摇了摇头说道。

  “咳。。。咳。。。”白晨突然咳了咳,双眼微微张开醒了过来。

  “白晨!你不要紧吧!?师父他人呢?”子谦见白晨醒来。

  “他被。。人抓了。。。出手伤我的人是师父易邪,另外还有一位蒙面的高手。我与那人交手时才中了师父闇光击的暗算。”白晨说道。

  “那爷爷呢?”白龙问道。

  “对方两人是潜入屋内,我真的讶异连自己都没察觉到异状,等我发现对方时,师父已被暗算倒在地上了。。。”白晨懊恼说道。

  “师父被抓,对方又这么厉害,看来事情并不简单。”子谦面色凝重。

  “我知道师父在想甚么,他一直想要我跟白晨能为鬼族效力,成为真正的鬼族煞星。”白龙分析道。

  “对。。。而目前唯一能让师父得逞的方法就是九阴之女。”白晨跟白龙有默契地说道。

  “他们的目标是小晴!?”子谦站了起来,做了结论。

  突然晓彤的房里传出了砰的一声拍桌子声。

  “甚么原谅他!?免谈!!!小晴你知不知道我灾情惨重呀!!死路克德!!”晓彤在房里怒吼道。

  客厅里的三人噤若寒蝉。

  “灾情惨重?”白晨跟子谦盯着白龙小声质问道。

  “我。。。”白龙平常没有血色的脸颊立时红得像柿子一般。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