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九十九章 思乡 [2004-10-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第九十九章 思乡

  ‘优香死了...是我亲手杀了她..‘武田信玄用噬魂刀杀了优香后,整个人成天喝酒,几乎是一蹶不振

  武田家族的军队在信浓与上杉军的战事也日趋不利

  武田军除了北方要塞海津以外,周边的诸多城市都相继陷落,

  照此情势,很快就会对海津形成包围之势

  ‘主公是怎么了? 渡边将军,你得要想想办法呀!‘军营里的将军急道

  ‘唉! 武田大人因优香小姐之死,打击太大,此际又将仓本打入大牢‘

  ‘军心不稳,根本没法应付来势无匹的上杉军铁骑!‘渡边眉头深锁

  ‘将军,有位中土道士,要求见武田大人‘外头的士兵通报道

  ‘道士!? 请他进来!‘渡边传令

  那道士不是别人,是太乙上人

  太乙上人进了帅营,看着了正在大口大口喝酒的武田信玄

  ‘武田大人...你可认得我?‘太乙上人沉声道

  武田信玄目光扫过了一下太乙上人,喝了一大口酒

  ‘认得! 你是太乙上人,优香的师父...你是来替优香报仇的吗? 杀了我吧! 是我害死她的!‘

  ‘是我! 是我! 是我一刀刺死她的!‘武田信玄失魂地吼叫着,眼底闪着泪光

  ‘不! 不是你!‘太乙上人挥了下手上的尘拂说道

  ‘不是我? 那是谁? ‘武田信玄反问

  ‘是邪魔! 唉...算计多年,就算带这孩子来东瀛,仍避不了那妖魔的追杀...‘太乙上人叹道

  ‘邪魔?‘武田信玄回神道! 他似乎找到要报仇的对象了一般

  ‘没错,我知悉了优香被杀的经过,我知道她死在一把被诅咒的魔刀之下...‘

  ‘她是被诅咒封印的邪魔杀的,不是你...‘太乙上人缓缓说道

  ‘你说有妖魔要追杀优香?‘武田信玄问道

  ‘是的,武田大人,你是知道的,优香与我一样,本是中土人士,‘

  ‘她的外祖父是明朝大将军李成奉...‘

  ‘她的母亲身怀太阴之气,此气乃是阴间恶魔的灾星之物,他们必除之而后快!‘太乙上人说道

  ‘甚么? 太阴之气...‘武田信玄已无醉意,他在仔细听这段原由

  ‘中土当年有个邪教叫作觞教,教里拜的是地鬼母,一个阴间的魔神,‘

  ‘她知道她将诞生一个更强于她的魔星,天地间将被那魔星所统治,‘

  ‘只要能除掉那人间唯一怀有太阴之气的女孩..那就是优香的生母!‘太乙上人说道

  ‘那跟优香有甚么关系?‘武田信玄问道

  ‘有关系,因为太阴之气会转移到她的第一个女胎身上! ‘太乙上人解释

  ‘你是说优香怀有能除魔的太阴之气?‘武田信玄问道

  ‘对! 当年虽然李将军等人剿灭了觞教,但仍有余孽存留,‘

  ‘而且就算国师刘基道行再高,也无法除掉地鬼母‘

  ‘优香的生母李氏知道觞教的邪魔必会找上自己,‘

  ‘所以李氏嫁入朱家王族,为了不让祸殃及她的孩子,私下又将孩儿送回李府‘

  ‘并且透过了刘基,找上了我昆仑的太乙观..‘太乙上人道出了这段故事

  ‘我师兄青云子当时早已在寻找这太阴之气,当然对此事不会袖手‘

  ‘因为太阴之气会吸引邪灵,我们当时只有把还在襁褓中的优香的太阴之气打散‘

  ‘将九成的太阴之气存留于佛家欲赠与皇上的白玉观音像里,以太乙神术来守护‘

  ‘但求日后太阴重组,斩妖除魔..‘太乙上人说道

  ‘斩妖除魔...唉...优香已死...太迟了‘武田信玄叹了口气

  ‘鬼母护魔星,道消魔长,天道不张,优香虽然平安长大,却没法太阴合一...确实遗憾‘

  ‘但是,神术所现,太阴重组将在数百年之后...而我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也因此才特地来拜访武田大人的‘太乙上人说道

  ‘上人请直说吧!‘武田君催道

  ‘优香的身体曾被一个女孩附身过,她说她来自于五百年后的世界...而且是你求她来此救优香的...‘太乙上人看着武田信玄说道

  ‘我?‘武田信玄一脸讶异,

  ‘没错,是你! 优香曾说,倘若不是那女孩的魂魄救她,她早已经被法圣还有今川杀死在关东的草原上‘

  ‘更没有可能见到我或是你了太乙上人说道

  ‘我想起来了! 优香生前最后还对我说,银鸣会替她守魂五百年,‘

  ‘五百年内我若遇到一位跟她一模一样的女孩,给那女孩银鸣,银鸣就会带优香来见我!‘武田信玄想到

  ‘那就是了,当时我曾替她卜卦,北方乃至吉之象,她却被邪魔杀害了,我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我知道...魔道之争,看来我们还有希望! 那女孩定是带优香走了!‘太乙上人目露精光

  ‘那...那我该怎么做?‘武田信玄站了起来,注视着太乙上人

  ‘入魔五百年!‘太乙上人沉声说道

  ‘不! 我不能入魔道,优香一直都反对,入魔五百年,我也将无颜见优香!‘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让我活五百年吗?‘武田信玄颓然坐了下去

  ‘没有...佛语也云,我不入地狱谁入,武田大人是为道牺牲,优香会谅解的..‘太乙上人解释

  ‘上人是要我加入本宁寺?‘武田信玄问道

  ‘是的,据我所知,本宁寺为的是让远古魔神大青魔复活,而这段路很漫长,‘

  ‘本宁寺单靠今川得到的那口青魔的魔气,要让魔神出无间地狱,是不可能的‘

  ‘但这口魔气,却足够让你活五百年....‘太乙上人说道

  ‘活五百年,让那女孩回来救优香?‘武田信玄细细在想

  ‘对! 救优香! 优香靠着银鸣跟你约在五百年后见,她说了,不是吗?‘

  ‘她不愿你入魔,但听你说她最后说的话,难道你听不出她那约定中对你的不舍吗?‘太乙上人叹道

  ‘上人...‘武田信玄语塞

  ‘入本宁寺,让那女孩救优香,五百年后太阴重组,斩妖除魔! 武田大人,这要靠你了!‘太乙上人说道

  ‘好! 我答应上人,加入本宁寺,救了优香,我就脱离本宁寺,优香就不会怪我!‘武田信玄拿了主意道

  ‘但愿到时你真能脱离本宁寺...可你要记住,入魔容易,要脱身可万万难...‘

  ‘五百年后的武田信玄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 我希望仍然是!‘

  ‘言尽于此,武田大人多保重了..‘太乙上人话说完便告辞离去

  * * * * *

  武田信玄从那数百年前遥远记忆里又拉回到了文物展的会场...

  ‘我还是那时的我? 我能脱离本宁寺吗?‘武田信玄心里不断地回想着太乙上人的这段话

  积重难返,他不可能离开本宁寺,就算离开,那就是死,离开青魔的那口魔气,

  本宁寺的所有都将灰飞烟灭,更不单单是武田信玄一人而已!

  ‘优香...‘武田信玄看着优香画的画,已经慢慢成形

  也上了色彩,那是芩国阪户近郊的一处花园,优香曾带他去过那边

  那是优香小时候母亲常带她去游玩的地方

  ‘她在画她的家乡...那个在时间与空间都与她那样遥远的家乡.....‘

  ‘优香,我知道妳的感受...‘武田信玄大概是会场观众里最能体会优香心情的人,那是种同病相怜的感慨吧!

  上了色彩的樱花路树,遍地樱花瓣的碎石子路,还有仍在空中飘散的樱花

  让图案像有生命般缤纷了起来

  ‘好美...‘小晴看得入了神,台下的观众也是鸦雀无声,

  优香的画像是心里早已想好了一般

  一草一木,栏杆小石都是那么的自然,无论小处大处都那样

  大家心里相信,这幅画绝对是真有这样美的一个地方!

  优香绝不是信笔拈来,凭空画出...

  一个穿著和服的妇人一手牵着一个小女孩,一手拉扯着风筝

  优香画笔轻挥,人物栩栩如生,妇人像在叮咛那孩子如何使风筝

  孩童双手伸向风筝的线卷,迫不及待的模样更是生动

  ‘优香在画她自己,跟她的母亲..‘武田信玄心里叹道

  ‘优美的画境,看了不禁心旷神宜,小女孩俏皮的模样更让景色多了些许生气!‘石景中跟其它人一样,看得不禁入了神

  ‘优香...妳...‘小晴心底叹道

  画笔点缀了下风筝的颜色,

  突然间,一颗水滴滴在了那刚上了色彩的风筝上头

  把宣纸上风筝的色彩全染散了开来.

  ‘怎么会这样!?‘大家看着电视墙里的画,大吃一惊,

  那滴水将众人从画境里又带回了现实

  ‘她哭了!‘有人喊道

  优香低着头,左手摀着脸,她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就这样从眼眶中溜了下来,滴在了画纸上头

  台下众人不禁哗然

  优香缓缓抬起了头

  眼睛早已被眼泪占了满,模糊的视线里..

  她看了看台下的人们,看了看周围...

  这么陌生的世界,这么陌生的人群,

  而她所熟悉的却已不在,只有在画里才找得到...

  她想画自己的家乡,在她还有这清晰记忆的时候

  她决定在这边画...

  但她情不自禁,画她母亲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对...不起..‘优香哽咽地向台下躬身说完便离席,留下了一脸错愕的众人..

  **校园的驱魔女孩 作者:Tracer**请尊重智能财产权,勿非法转贴及盗版**授权转贴者请保留本声明,谢谢!* * * * * *

  ‘小姐,妳...‘一个男人挡在优香前头

  ‘先生,请让一让..‘优香一闪身就闪过了那人,直接走进了女化妆室

  进了化妆间,

  优香用水将脸上的眼泪跟被泪弄花了的妆都冲洗了去

  ‘对不起,刚真是一团糟..‘优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道

  ‘妳在想家...‘小晴感受得到优香心里的难过

  ‘嗯,其实我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的,只是越画就越伤心..‘

  ‘这幅画我曾经画过一次,十六岁那年我拿来送给妈妈的生日礼物‘

  ‘画里面是妈妈最常带我去的苳园,是阪户近郊最美丽的花园...‘优香叹道

  ‘嗯,我了解,还记得当初我在妳那时代吗? 我能体会的..‘小晴心道

  ‘谢谢妳,至少还有妳懂我,妳上身吧..我想静一静‘优香心里答道

  ‘好! 妳不说我也会要求我来附身,因为有麻烦了..‘小晴附了身,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

  ‘甚么麻烦?‘优香不解

  ‘记得刚那个拦住妳的中年人吗?‘小晴问

  ‘记得,怎么,妳认识那人?‘优香反问

  ‘当然认识....他....他是我爸爸...‘小晴紧张地说道

  ‘甚么!!! 他怎么会在这边?‘优香大吃一惊

  ‘我也不知道,刚刚很乱,妳情绪激动地走,我又被他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要如何反应‘

  ‘他一定会在外头等我出来的..‘小晴边说边弄了弄头发

  抱着忐忑的心,小晴走出了化妆间

  ‘我的天哪...糟了!‘小晴一看,老远就看见了她最不想见的人

  刑事组的张国柱! 他身边还有两三位便衣警察,他也在等小晴

  当获悉宏达会来参加文物展,苏明美就要求刑事组派人来展览会场碰碰运气

  小晴上台画画,自然逃不过警方的眼线

  ‘小晴小姐,想不到我们又碰头了...‘国柱面露微笑地走了过来

  他总算找到这如人间消失一般的女孩了,

  苏检察官整天对他的精神揉躏总算可以有个交代了!

  特别是负责看护王师傅却让他送了命之后,苏检察官已经把他骂得臭头

  就连分局长也没法替他说情...

  ‘呵呵...真...是想不到呀..‘小晴干笑了笑

  ‘小晴小姐方便过来一下吗?‘突然另一头有人朝小晴这边叫了一声

  小晴转头瞧了过去..

  只见到一位身穿深蓝色长袍马褂的中年男子向她打招呼,

  那人身旁则是她的爸爸,还有其它几个她不认识的人物

  ‘对不起,有朋友找我.‘小晴对正走过来的国柱说完,便边走边跑似地往她爸那边去

  虽然跟爸爸不知如何交代,但跟警察可就更难交代了

  ‘你们好...‘小晴走到了爸爸的面前,当然还是装作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小晴侄女,不认得林伯伯啦?‘小晴的爸爸居然脱口叫她侄女,她妙目一转,也意会到父亲不愿点破她身份的心思

  ‘林伯伯...哇...真是好久不见了‘小晴赶紧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她爸爸

  ‘原来震东兄真认得这位才貌双全的小晴小姐呀! 我现在相信了‘穿马褂的中年人笑道

  没错! 小晴的父亲就是林震东,上海升龙企业的集团主席

  当然小晴自己对父亲在上海的事业可说是一点也不清楚,特别是跟青龙帮合作的事务

  而身旁那中年人自然就是青龙帮的龙头大哥韩伟昌

  ‘嗯..这位伯伯是..‘小晴对韩伟昌点了点头

  ‘叫他韩伯伯吧,他可是我在大陆的商界伙伴,也是青龙帮的帮主‘林震东说道

  ‘甚么!! 你是韩...帮主?‘小晴万没料到她爸居然跟青龙帮走在一块

  ‘呵呵,韩某有那么恐怖吗? ‘韩伟昌见小晴吃惊的模样,不禁莞尔

  ‘当然不是! 是我很荣幸能见到韩先生!‘小晴有礼貌地说道

  ‘对不起,打个岔,我们是台北市刑大的警员,我们必须带这位小晴小姐去警局一趟!‘国柱的声音从小晴的身后响了起来

  ‘糟了!‘小晴眉一皱,心道不妙

  ‘市刑大? 非得要现在带她走吗?‘林震东讶道

  ‘不成! 小晴小姐不能去警局!‘韩帮主一见林震东的反应,立时快人快语

  ‘她涉嫌了三起命案,六条人命...我们必需带她走!‘国柱坚决说道

  ‘不是我做的!‘小晴转头向国柱否认

  ‘但是妳最有嫌疑,而且是检察官要求要拘提妳的!‘国柱亮出了检察官的谕令

  ‘谢先生,你看这该怎么办呢?‘韩伟昌转身看了下身旁的一个头微秃的中年人

  ‘咳,是哪位检察官的谕令?‘那位中年人边问边干咳了一声

  ‘是地检署的苏明美检察官!‘国柱说道

  ‘这样呀...嗯....‘姓谢的中年人沉吟了一下

  ‘震东兄是否不愿警方将小晴侄女拘提走呢?‘韩伟昌问道

  ‘这个自然! 当然小晴也要给我个解释...‘林震东怒目盯着小晴,心里不愿女儿给警察抓走,可这女儿到底闯了甚么祸

  他也要弄清楚!

  ‘好! 谢先生,倘若这件事不给震东兄面子,那未来的合作计画就不必再谈了!‘韩伟昌挥了挥手说道

  ‘这..韩先生千万别这么说! 你们不准带小晴小姐走! 这边由我负责!‘

  ‘我是警政署的谢署长! 你不认得我吗? 这事我会亲自跟你们的苏检察官个交代的!‘那秃头男子赶紧说道

  ‘靠夭!‘国柱心里暗骂一句! 这下可真是大水冲到了龙王庙了

  ‘是...谢署长...那我们就先收队了,苏检察官那边就麻烦您了!‘国柱一看苗头不对,只好收队

  文物展中相当多的高官贵人,要不是苏明美硬逼,国柱根本不想来这边抓人

  总算有个交代,让苏明美踢一踢铁板也不坏

  警方的人员一离开

  ‘多谢韩兄弟跟谢署长了!‘林震东说道

  ‘不客气! 我可不愿这事影响我们两岸合作打击犯罪的事务呀!‘谢司长说道

  韩伟昌虽然是帮派老大,而林震东只是个商人

  但是两人在内地的政治是有相当的影响力,尤其是韩伟昌在上海的势力

  ‘谢署长,我不会为了我侄女来难为你的,小晴,方便借一步说话吗?‘林震东眼睛像冒了火一般

  小晴只好无辜地点了点头



  -----------------------------------------------星星番外篇:

  ‘我爱小晴!‘宏达坚定说道

  ‘我也是!‘子谦吼道

  ‘哼! 我跟小晴的亲蜜是外人无法想象的!‘宏达骄傲地说

  ‘甚么亲蜜!?‘子谦涨红了脸

  ‘就拿那晚我跟她杀了火骷髅之后...我与她在星空下看着台北的夜景‘

  ‘我还吻了她..‘宏达怀念地说道

  ‘甚么!‘子谦妒嫉极了

  ‘那一晚真是太浪漫了...我这辈子就那晚上看的星星最多!!‘宏达看着天空,眼里闪着泪光

  ‘小晴! 我也要那浪漫!!!!‘子谦抗议道

  ‘是吗? 那你把脸靠过来‘小晴在一旁邪邪地微笑

  啪的一声,啊~~~~~~~~~~~~~~~~~~ ‘死宏达!‘

  ‘........ ^o^‘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