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八十八章 太阴重组 [2004-10-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第八十八章 太阴重组

  “嗯。。。我也感受得到。。。。。虽然我没见过圣珠。。。但我知道那里头有股可怕的力量。”

  “圣珠应该已经来到此地了。”

  白晨闭目说道:

  白晨话才说完,元真元法不禁看了元慧大师一眼,显然白晨说的没错。

  今天,圣珠与众多文物已由青龙帮从香港运到了台北。。。。

  “为何韩帮主愿意让三合会来尝试开珠呢?这不是在帮鬼王吗?对他有甚么好处?”

  周行之又问道:

  “韩施主这次邀请老纳,我也曾问过他,韩施主显然料定三合会的天兵器根本开不了圣珠。”

  元慧说道:

  “他不过是要让三合会折损一柄神兵利器罢了。”元法在旁接着说道。

  “青龙帮乃内地第一大帮会,但是97年香港回归之后,三合会挟着庞大的资金与势力进入广州等地。”

  “对于根据地在上海的青龙帮造成了不少的威胁。。。”

  “两大帮会表面上和平共处,私底下却是暗潮汹涌,外弛内张之势,显而易见。”

  洪师父长年居住在上海近郊,虽对于帮会之事虽不插手,却相当清楚,便解释道:

  “洪施主说的没错,这次若顺利开珠,则其神图的利益由青龙帮与三合会均分,”

  “韩施主邀请我天禅宗作陪,三合会则找上了台湾的天地盟做见证,对峙的意味浓厚,”

  “我希望韩施主料得没错,折损一柄天兵器总比夺图的杀戮要好得多。”

  元慧大师叹道:

  “神兵日九玄都破不了的圣珠。倘若三合会有人能破,岂不意味三合会有人比韩帮主更利害?”

  子谦说道,他曾听赵擎五提过韩伟昌开珠之事。

  “这也就是韩帮主自信之处,神兵加上他近十年来透过日轮印悟得的日轮剑诀都破不了珠,”

  “因此他不信三合会有能力破珠,三合会为此还拿了一千万美金当做赌注,”

  “珠没开成便奉上一千万美金给青龙帮。。。这笔买卖韩帮主自然没理由拒绝。”

  元慧大师接着说道:

  “如今无论结果如何。。。绝不能让鬼府夺到神图。。。。”

  周行之说道。

  入夜。。。

  小绮上完了课便一个人跑到了台大医院,她要去见王家唯一的活口-王师傅,

  以小绮的外貌进医院,见到国柱跟苏检察官迎面而过,

  也没被认出来。。。

  “国柱哥身边那个对他颐指气使的女生该不会就是要抓我的苏明美吧。”

  小绮边心中嘀咕道边回头看了一眼。

  经过偷偷的观察,小绮总算找到了王屏六楼的病房,

  但是病房附近一看就知道起码有三四个便衣警察看着,甚至有一个固定如警卫般站在病房门口,

  病房里面显然也有警察看护着王师傅,

  “唉。。。这样的阵式。。。。你怎么进得去呢?”

  优香问道;

  “对呀。。。这么多人。。。就算我扮护士,也不可能跟王师傅有独处的机会。。。得想个法子。”

  小绮在远远的护理站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想办法。

  “用玉观音先观察一下地形!”优香提醒到,

  “对呀!我怎没想到呢?”小绮赶紧把如钥匙般大小的玉面观音拿在手心上,低头闭上了双眼,

  一闭上了眼,小绮像灵魂出窍般飘了起来。

  “我真怕地形没观察好,就看见了可怕的修罗使呢。”

  小绮想到第一次与修罗使目光交错的恐怖情景,心中透着一丝寒意。

  “总比没发现他的好吧。。。”优香说道。

  视线飘着飘着便穿过了王屏病房的门进了他的病房,只见到一个警察边看着窗外边在跟人讲手机,有说有笑。

  “病房里还真有人看着。。。王师傅好像昏迷没醒。。。还戴着氧气罩,旁边还有测心跳的仪器。。”

  小绮纳闷怎么这么森严。

  她万万没想到昨晚孝叔便死在楼顶,让警方大为紧张。

  苏明美更扬言,倘若王屏这唯一证人出事,她就要建议分局长把国柱调配边疆去。

  “没有妖怪,但是。。。。也没混进去。。。警察他们似乎都认得护理站的护士。。。”

  小绮见到警察们跟巡房的护士有说有笑,不禁蹙眉。

  “不如把他劫走。。。。趁深夜,我有自信从窗户带得走他。。”

  优香自忖轻功足以应付。

  “不行!别忘了他还在昏迷,万一一带走死掉了怎么办,而且被发现是我干的。”

  “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罪了!”

  小绮摇头心道。

  “那怎么办呢?看来今晚是白来了”优香无奈道。

  “对了!你忘了我还有个法宝吗?”小绮兴奋道。

  “法宝?你不要跟我说你想变成小猫混进病房!”

  优香与小绮心灵相通,一下就感应到小绮在想甚么。

  “不行吗?”小绮问,

  “进去干嘛?进去让王师傅对着一只小猫吗?况且里头还有守卫,他又昏迷。”

  优香讪讪道,

  “再等晚一点吧。。。看看有没有机会。”小绮心里盘算着,

  自己被冤枉杀人,玉面观音似又与自己紧紧有关系,这次一定要找机会跟王师傅弄清楚。

  小绮下了楼,在洗手间化了个妆,变成了另一个女孩的模样。

  在市区混到了半夜才又回到了人已相当少的医院里。

  “警察还是不少。。。真是的!”小绮到了病房大楼,护理站只有一个值班的护士昏昏欲睡。

  王屏病房门口还有个警察,坐着发呆,精神似乎也不大好。

  国柱跟其他几个警察又跑到了阳台去抽烟聊天。

  “国柱哥真是尽责。。。为个病人须要连组长都出马吗?”小绮心道。

  “用观音像看一看。。。当心修罗使。。。我的力量还没恢复呢,遇上他,光你的霜铃是没用的。”

  优香提醒道。

  “嗯!”变成另一个模样的小绮走到了休息室,坐下来握着玉面观音开始看环境。

  “病房里头没人!!可能护士怕病人被警察打扰到呢。”小绮的视线进了病房。

  “这不表示就一个警察在看着王师傅!?不过当心一点。。。再观察一下有没有其他怪东西。”

  优香比较谨慎。

  “好的。。”小绮的视线从室内飘到了室外,丝毫没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或是修罗使的踪影。

  当视线再飘回王师傅病房的门口。

  “警察呢?”小绮讶道,因为她发现门口没人!

  此时便听到护理站这边传来聊天的声音。

  原来看护的警察跑的护理站在跟值班的护士开始聊天了。

  “这也许是个机会!”小绮心道。

  “问题那警察的视线看得病房门口,你怎么进得去?”

  优香心道。

  “变猫呀!那么小,一定进得去!”小绮打定了主意,一溜烟跑进了女厕所。

  “猫?然后呢?用你这小猫去探病吗?”优香泼小绮冷水道。

  “我告诉你。。刚刚在王师傅的病房里,我见到他眼睛是张开着的。。。他其实已经醒了。。”

  小绮缓缓道。

  “甚么!你见到他张开眼!?”优香吃了一惊。

  “嗯。。。我猜他不愿被人发现他醒了。。。他应该是在等我。”

  “总之,先变成猫溜进去,等一小时过后变成人,就能跟他问个清楚玉面观音的事情了。”

  小绮拿了主意便进了一间厕所隔间,

  开始把全身的衣物都褪了下来,

  “好冷唷!”小绮脱光了衣服,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就搞不懂,为甚么非得变猫才进得去!应该有别的办法才对嘛。。冷死我了。”

  优香也感受得到冷飕飕的空气。

  “总之。。。时间宝贵,那警察可不会一直跟护士聊天,国柱哥他们抽完烟过来也会很麻烦。”

  “况且现在病房的门没关上。。”

  小绮光着身子把衣物放进了背包里,又将背包藏在厕所洗手台下面不起眼之处。

  才将密语的纸条拿了出来。

  “loinadeo,c ̄ ̄ ̄”小绮闭目将猫眼石项炼放在手心开始念咒文。

  一阵晕眩。。

  “成功了!”小绮一开眼就看到世界变得又高又大,自己已成了一只小白猫。

  “快!趁他们还在聊天。。。”优香也很紧张。

  小绮这小猫从厕所溜出来。

  只见偌大的走廊,空荡无人,只见老远的警察倚着护理站的柜台在跟护士聊天。

  “他这叫失职吧。。。光顾着跟护士聊天!哼!”优香不满道。

  “他不这样,我们还没机会进病房呢!”

  小绮一闪溜到了一张椅子旁,再一闪就到了王屏病房门口的对面椅子边上。

  “冲!”好个一股作气,进了王屏的病房内。

  “现在怎么办?”优香问道。

  “找个隐密处躲着。。。等变回来再跟王师傅打招呼了。”

  小绮边想边往柜子底下钻了过去,一下子就跑到了柜子下头。

  “嗯。。。。你现在的动作比上次敏捷了许多唷。”

  优香说道。

  “呵呵 ̄一回生二回熟啰。。”小绮对自己的身手也颇为满意。

  “算好时间,我可不想变回人把柜子弄翻。。。搞得声音大作!”优香提醒道。

  “我知道。。。刚刚用玉面观音,我已留意到王师傅病床边的时钟。。。待会稍微注意一下就好了。。”

  “咦。。有人!”小绮突然警觉到。

  远处传来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这让目前非常接近地面的小猫特别有感觉。

  从病床旁柜子底下的视线,小绮猜到是个护士走了进来。

  砰的一声,护士把门给关了上便走到了病床边。

  小绮偷偷地探出了头,她的角度是柜子底下,又在另一边,根本没法见到护士的面目。

  却见到她手上拎着的一个白色面具。

  “那甚么东西?”优香跟小绮心中都纳闷道。

  “你总算来了。。。”突然戴着氧气罩的王屏开口说道。

  “嗯。。。你在等我?”那护士说道。

  “咳。。。咳。。。没。。。错。。。我家人都完了。。。表姐也死了。。。这些。。都是注定的。。”

  王屏悲哀地说道。

  “see!!!他果然醒着!”小绮对优香心道。

  “你有甚么要对我说?”那护士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知道多少。。。事。。。但今晚是我唯一的机会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

  王屏缓缓说道。

  “嗯。。。王师傅。。。你快说吧。。”护士说道。

  “你拿到了玉面观音。。。是吗?”王师傅问道。

  “他说的是我!?”小绮心道。

  “嗯。。我拿到了”那护士居然点了点头。

  “好。。。极了。。。。。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是一个古老的故事。。也是跟你有关的故事。咳。。咳。。”

  “哦?!跟我有关?”那护士答道。

  “对。。。跟你有关。。。。。我想应该是跟你身世有关系。。。”

  “身世?”那护士接口道。

  “我母亲家姓顾。。。。。拿玉面观音给你的老太太是我的表姊。”

  “把观音像交给李氏的后代一直是顾家的使命。。。咳咳。。”

  “而你是玉观音的主人,也便是李家的后代,”

  “虽然有邪魔压迫,我仍知道今晚有机会告诉你这段事,而说完了这事,你就要赶紧离开。”

  “因为邪魔必会去找你的。。。”

  “你坐下,让我好好跟你说这段故事。”

  王师傅又咳了咳。

  那护士便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她到底是谁?明明我才是玉观音的主人呀!”小绮躲在柜子下纳闷。

  “她肯定跟王师傅口中提的邪魔有关!”优香说道。

  “在距离现在约五六百年前,应该是明朝刚开国的洪武年间。”

  王师傅开始说故事了,小绮跟优香也静下来细听。

  “当时在北方黄河一带,传扬着一个来自于中亚的宗教,叫做觞。。”

  “是个拜酒神的宗教,那个年代,许许多多来自波斯与中亚的宗教在中土大盛。”

  “最出名的便是洪武皇帝朱元璋出身的明教,元朝称为魔教。。,而觞教传到了中原,也同样被视为邪教。”

  “不同的是。。。觞教当时传进了中土确实变成了邪教,拜的不再是酒神,而是阴间的大邪神,地鬼母。”

  “鬼母身怀魔胎,降世之前,就知世间将会在同一时晨诞生一位魔胎的灾星。”

  “灾星身怀的太阴之气,将是魔胎的克星。”

  “因此觞教便奉了鬼母的指示,到处寻找灾星的下落。”

  “觞教为查灾星,滥杀无辜,当时佛道中的人士,同样也开始派人来找寻这位阴间的灾星,人间的救星。”

  “正邪两方为此不断发生冲突,而觞教里聚众入魔,危害地方,甚至惊动了朝廷。”

  “明太祖朱元璋本身就是信佛之人,身边又有如刘基等贤士,对觞教之事自然相当重视。”

  “因此后来出兵平乱,当时朝廷派出来平乱的将领李成奉,便是你的先人。。。”

  “这平乱之事一起,促使当时的觞教的教众加速入魔反抗,面对着不人不鬼的妖怪,”

  “李将军一身凛然正气,加上刘基的协助,所谓邪不胜正。”

  “便灭了觞教,诛杀了数千名觞教的教徒。”

  “但这无奈的杀孽也成了李氏家族的诅咒,果不其然,不出两代,”

  “便因得罪东厂而招来了灭门之罪,更巧的事情是李成奉的女儿竟然就是觞教一直在找寻的灾星。”

  “觞教虽被灭,但仍有残留的党羽,地鬼母也从未停过寻找灾星的事。。。”

  “我顾氏先祖因李氏的恩惠,一直跟随着李家,直到李家被灭门,夫人临终前亲手将玉面观音交给了我的先人。”

  “这玉面观音乃是昆仑太乙观高人所赐,原有一对,一大一小,小的就是你拿的那一个,”

  “大的高约三尺,当时李夫人给我先人的,是封装在锦盒的小观音,盒子是没法打得开的。。。”

  “李夫人说,这观音我们顾家须替她传20代,便能传到她的后人手中。”

  “我其实一直没法理解,都被灭了门,怎么会有后人呢?我的先祖都有同样的疑问。”

  “但面对李家的恩情,便将此物视为家传之宝,代代传留了下来。。。咳咳。。”

  王师傅咳了咳。

  “那你信我是李家的后人?”那护士问道。

  “这故事,小时候我就听母亲提过,虽说我姓王,不姓顾,但也知道这件事。”

  “特别是母亲提到我表姐便是第二十代的传人这事。”

  “唉,本该是件要遗忘的事了,但在一年前,摆放玉面观音锦盒居然无端端地裂了开来。”

  “我表姊似感应到了当中不祥的预兆,连着几夜的恶梦,不断有东西提醒她,邪魔要来找她了。”

  “她逃了数月,找了内地许多的道长,都没法对付那妖怪。。。咳咳。。终于。。她偷渡到了台北来找我。”

  “可我也没法帮她应付那些妖怪,后来她怕连累我,一个人跑了出去,没想到给警察抓了去。”

  “当我从报上知道她生前有目击的一位女孩,我猜那一定是李家的后人,也就是你。。。”

  “我算过命,知道这一劫我跟我表姊是都逃不过的了,就连我家。。。呜。。。”

  王师傅不禁泪从中来。

  “那大小玉观音到底代表甚么呢?”那护士并不在乎王师傅的反应。

  “唉。。。魔胎的太阴之气,若留在灾星的身上,必会遭鬼母察觉而惹来杀身之祸,”

  “当年太乙观的高人将其太阴之气当中的九成全以乾坤九转推进了玉观音里头。”

  “仅存一成在李成奉的女儿身上,使其不被邪灵察觉,而小玉面观音则是开启太阴之气的关键。”

  “在大观音像下头,有一处质地与其他处不同,刚刚好就是小观音像的大小。”

  “挖空将小观音放入,便能再重组太阴,斩除邪魔。。。咳咳。”

  王老师傅说得有些机动。

  “这故事。。。。你相信?”那护士冷冷道。

  “我。。。我。。我原本不信。。。”

  “不过当我亲眼见妖魔杀我全家,当我见你真如我所算的时间来我这听我将顾家最后的信息说给你听。”

  “我。。。当然信了。。”王师傅叹道。

  “呵呵呵。。。你信太阴重组是命中注定,但我不信。。。”

  护士站了起来冷笑道。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