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八十六章 彩带夺魂 [2004-10-16]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第八十六章 彩带夺魂

  子谦只感觉到瞬间白晨手带来的强大力量,才一站稳又回到了他的病房当中

  “咳咳咳 ̄ ̄ ̄ ̄呼。。。呼。。。刚的鼓声差点让我喘不过气来”子谦有点站不稳地坐在了病床上说道

  “很可怕的对手。。。”白晨若有所思

  “那到底是甚么?”子谦问道

  “那是酬神之舞。。。。。。”白晨说道

  “酬神?。。”子谦惊道

  “对。。她酬的神是鬼神,是阴间的魔神。。。。。。”白晨冷冷道

  “魔神?甚么魔神?”子谦不解道

  “这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能被鬼舞酬的神都是相当利害。。。”白晨说道

  “对了!刚站在那边的那男子我认得!”

  子谦突然想了起来

  “是吗?那家伙是。。。”白晨问道

  “是怡玲的哥哥,志皓。。。。他是本宁寺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边?”

  子谦想不通,

  “酬神之舞不应有生人在旁。。。他在旁边我也很好奇”白晨答道

  “为何我们不看下去呢?”子谦问道

  “鼓声来自阴间,我感觉鼓声越强,空间便越会随着鼓声扭曲,不走一定会被发现。。。。”白晨严肃

  “甚么?难道是另一个鬼王降世?”子谦讶道

  “这我不知道,不过你没发现在这边听不到鼓声吗?”

  “刚刚我们所处的地方已经是临界在阴阳两界之处。。。时空已被扭曲”

  白晨又走到窗边盯着对面的楼顶

  “是吗?难怪刚刚我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子谦说道

  在把画面拉到楼顶的阳台,

  咚咚咚的震耳鼓声不断,

  那女孩随着节奏腾空劈腿,挥舞彩带,甚是好看,

  只是面戴一个诡异的白色面具,有点杀风景

  鼓声越来越急促,那女孩舞动身子也舞动得更快速,

  志皓在一边冷冷地看着那女孩。。。。

  “哈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女孩一跃到空中,仰头又是一声哈声长啸,

  声音才毕,急促的鼓声瞬间也停了下来

  四周顿时静了下来

  女孩从空中如仙女降世一般缓缓落了下来。。。。

  “完了吗?你可以滚了”志皓边说边走了向前

  那女孩摘下了面具,露出了娇艳的相貌

  她是玉逍遥

  她斜目看了志皓一眼便不理会他,自顾自地走到顶的阳台边看着天空

  “哼。。。。你再不放过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志皓怒道,双手分别紧紧握拳,运起了烈阳劲,

  原来玉逍遥被附了身

  玉逍遥转头看着志皓,邪邪地笑,并不答话

  “别以为你霸着玉逍遥的身子,我就不敢动手!喝!”

  志皓手掌一挥动,橙黄色火焰般的烈阳劲直扑向玉逍遥

  玉逍遥好整以暇般拿起手中的彩带棒轻轻往空中一带

  烈阳掌劲整个被白色的缎带挥到了半空中

  她巧手再往下一甩,轰的一声烈阳劲夹带着彩带的气劲反向志皓扑了过去

  砰的一声

  “啊 ̄ ̄ ̄ ̄ ̄ ̄ ̄ ̄ ̄ ̄ ̄”志皓不敌混有玉逍遥彩带气劲的烈阳劲,被震得往后飞跌了老远

  玉逍遥冷漠地看着他,面无表情

  “该死。。。这么利害”志皓站了起来,嘴角已流出了鲜血,内伤不轻

  此时玉逍遥慢慢向他走来,左手手拎着面具,右手则舞动着彩带

  “我跟你拼了!”志皓疾运烈阳劲欲再次出手

  “少爷!住手!让我来”突然旁边冲出了个人来挡在志皓前面。。。是孝叔!

  “孝叔?你怎么会来?”志皓转头一看

  “我见你傍晚慌张离开本宁寺,便跟着你来这边。。玉逍遥到底怎么了?”

  孝叔一边警戒眼前的玉逍遥,一边问道

  “她被。。。被那张面具附了身。。。咳。。。好可怕的内劲”志皓咳了咳,内伤不轻

  “面具?”孝叔看了看玉逍遥手里的面具

  只见玉逍遥没让他们多聊,手一挥动彩带

  突然间彩带已环住了孝叔的全身,

  “小心!!”志皓大吼一声

  “少爷你快走!!!!!啊 ̄ ̄”孝叔愣住惨叫一声还没喊完,声音就停止了

  而玉逍遥手中的彩带棒才刚急拉了一下,把彩带从孝叔身上扯了下来

  砰砰砰,孝叔全身突然如般喷雾一般喷出了鲜血,

  整个人像刀削面般被彩带削成了一段段

  线条般的伤口在彩带离身后才显了出来,头胪被削成两截的他,惨叫声自然停顿

  彩带的锋利可见一斑

  玉逍遥舞了下彩带,看也不看眼前一段一段掉落的尸块,

  “孝叔!!你。。。你。。。你这妖怪!!!!!!!!!!”志皓吼道

  玉逍遥面无表情地继续舞动她的彩带,下一个显然就是志皓

  “呼。。。我跟你拼了 ̄ ̄ ̄ ̄ ̄ ̄ ̄ ̄ ̄”志皓看着已支离破碎的孝叔,心痛不已

  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毕竟是多年在身边的老仆

  正当志皓要杀上前的同时,

  楼梯间传来了有人边聊边上楼的声音,

  玉逍遥一听见有人上来,立时往后一跃,跳下了大楼楼顶,消失无踪

  “有人来了?怎么办?”志皓抹了抹眼泪,赶紧闪到一边的水泥墙后头躲着

  “跟你说吧,抽烟到楼顶,又没人又可以看夜景聊天,看!夜景多漂亮”

  只听到一个男子嚷道

  “也对,组长真是没事干,忙了一整天还跑来医院查我们的勤,连偷个懒的机会都没了!”

  另一个男子答道

  “刚他跟老贾跑去追那女孩,不晓得有没有抓到。。。我们最好别偷懒太久,”

  “万一组长回来发现我们不在岗位上就不太好了。。”

  男子边说边朝孝叔的尸体方向走了过来

  “抽根烟罢了,有没那么了不起,医院里又不准抽烟,熬夜当守卫,连根烟都不准抽,不是太不人道了!”

  “放心吧!国柱没那么没人性的。。。咦。。。那是甚么东西在地上?”

  那男子的目光已落在尸体上头

  “还有液体在流哩。。干!!!!!!”另一个男的吓得往后一跳

  “哇 ̄ ̄ ̄ ̄ ̄靠!死。。。。人。。。”两人吓得边吼边连滚带爬往楼下冲去

  志皓趁机跑了出来,跟在那两人后头,溜了下楼去。。。

  ************

  “有没有搞错!身为警务人员,见到命案居然只顾逃命!”

  苏明美在发生命案的楼顶打官腔开骂

  国柱一脸铁青。。。

  法医刚验完尸

  “死者的情况跟王家血案死者的情况一致。。。都是被相当锋利的利器砍的。。。”

  “这种把人削成块的杀人方式,我当法医20年从未见过。。。连手腕上的手表都被整齐地削断”

  法医说道

  “该死!凶手没抓到居然又犯案。。。”苏明美一肚子气

  “苏检察官,我们刚在医院发现那个叫小晴的女孩离开。。”老贾突然想到

  “对!组长还跟老贾去追,会不会她真是凶手?”另一个警员说道

  “甚么?小晴有来医院?国柱,你们没抓住她?”

  苏明美像确定小晴是凶手一般质问国柱

  “没有。。。我们见到她时,她在一楼要走出去了,我们在五楼阳台。。。除非直接跳下去,不然根本追不到”

  国柱无耐说道

  “那你不会跳呀?”苏明美怒目道

  “哇咧!你这甚么话?”国柱受够了

  “你们一堆便衣在医院,居然还是闹出了命案?”

  苏明美说道

  “喂。。。你是有权指挥我们办案,但没权打我官腔!我上司是分局长,不是你!”

  国柱火大了

  “哼!我是没权打你官腔,但你让嫌犯跑了还敢回我嘴!办案不力!”

  苏明美牙尖嘴利

  “我让嫌犯跑了?”国柱愤怒地回嘴

  “好了好了,组长,别发火了。。。”老贾跟几个警员赶紧把国柱拉了开来

  “你别只会发火,等会我还要问你遇到小晴的经过呢!还有,另外派人盯着宏达那小子!”

  苏明美得理不饶人,她从这件事上几乎认定小晴是三个案子的凶手了

  隔天上课,小绮偷偷注意了怡玲,

  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有点红肿的眼睛说明她昨晚一定哭了很久

  小绮猜得出她知道子谦一直骗她,她一定很难过的

  “小绮,你有见到你干哥哥吗?”

  怡玲总算忍不住了,在课间的休息时间跟小绮有意无意地聊到

  “干哥哥?你说子谦吗?没有。。。他自从两个月前留信跟我说有要事要忙后就没出现过呢。。”

  “你问这是。。。难道你还在想我干哥?”

  小绮装着边想边故意问道

  “神经病。。。人家只不过想他一个人从上海来台北,无亲无故,担心他罢了”

  怡玲顾左右而言他

  “少来。。哼。。”小绮心道,当然表情只是贼贼地笑了笑

  此时怡玲的手机响了。。

  “喂。。。甚么?”怡玲接起了电话一听,脸色马上变得铁青

  “好!好!我马上赶过去!”怡玲一说完电话,拿起她的包包就要离开教室

  “怎么了?”小绮问道

  “我家出了点事。。。我要赶回家,你帮我注意教授的笔记,点名的话帮我说一声,好吗?”

  怡玲接到孝叔的死讯,边说眼睛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财叔跟孝叔都是井上家的老仆,特别是孝叔,算是看着怡玲跟志皓一起长大

  这电话是志皓拨来的。。。虽然鬼府跟本宁寺形同水火,孝叔身份又被明儿识破

  但是毕竟兄妹对孝叔都有感情,孝叔还曾背着井上老爷帮怡玲救过子谦

  足见其主仆之情。。。

  “好!没问题。。。你快点回去吧!”小绮见她焦急的模样,也不方便多问

  “她到底怎么了?”小绮看着急忙冲出教室的怡玲,心里不解道

  一转眼,就快到了中午了

  宏达一早便到了学校,还左顾右盼,怕被警察跟踪

  当然他没失望,果然有两个便衣从他一出门就跟到了学校

  到了学校,又换了另外两个装成情侣的便衣跟踪他,

  “我得把这两个家伙甩开才行,他们一定偷听了我的电话,知道今天我会来学校。。。该死!”

  宏达在学校里边闲晃边想办法

  走着走着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谁找我?电话被监听,要不是怕朋友找不到我,早就换掉了!”

  宏达接起了电话

  “宏达吗?我是杨举生,你现在在哪?怎么没来找我?”

  原来是仓本太郎找他

  “我?!我现在在学校,对了,我的手机被警察监听了,不该说的别说!”

  宏达提醒

  “是吗?警察是饭桶吗?监听你还让你知道!?呵呵,哪个笨蛋警察?”

  仓本笑道

  “不是警察蠢,是带队查案的检察官白痴!在我面前炫耀她窃听我电话。。。美女是不是都无脑呀?”

  宏达说道

  “美女无脑?你是说检察官是美女啰?那我可想认识一下。。。”

  仓本打趣道

  “我劝你不要,那个婆娘是美丽的外貌下一颗冷血的心,坏的很!还好是又笨又坏,否则更糟糕”

  宏达知道警察监听,趁机骂一骂

  “你女友不也是美女?”仓本回道

  “我女友是美女,还不至无脑。。她虽然也有点笨笨的,不过选我当她男友就表示她还算聪明。。”

  宏达越说越得意

  “你这家伙真是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前两天还看你颓废,今天这么好心情。。”

  仓本说道

  “我。。。。没事。。。对了,杨大哥找我是。。”

  宏达嘴快,差点扯到他要跟小绮见面的事了,小绮昨晚的甜言蜜语让宏达今天心情好很多

  “对!我有急事,我把你放空炎昌的股票都买回来平掉了。。”

  仓本说道

  “啊!为甚么?你不是说会跌到二十多元吗?怎么才隔一天就买回来了?”

  宏达讶道

  “有人今天一开盘就开始慢慢收炎昌的股票,我跟炎昌的石子豪都在抛。。跌停却一直被人守着没法锁住”

  “结果炎昌一看苗头不对,以为我在回马枪收购,石子豪收手不敢卖,随时会跟着买!我也没在抛了。。。”

  仓本说道

  “杨先生,对方也是用人头户在买,暂时查不出来是谁,但相关资金支持的银行都跟中资有关联,”

  “现在炎昌建设的买盘大量涌现!已经涨了三元!!!”

  电话那头的经理人正在跟仓本报告

  “杨大哥,那赶紧帮我脱手!!!”宏达一听也知道不太妙

  “OK。。。其实这样一搞,我手边没脱手的股票也能赚一票了。。不过到底是谁在搞鬼?难道是青龙帮?”

  “总之,现在炎昌一定跳脚,认定我欣顶要吃掉他们。。。”仓本纳闷道

  “杨大哥,电话有监听,你说这么多,不怕警察都跑去买炎昌股票了吗?”

  宏达提醒

  “也是。。。呵呵。。也对,听到的警方朋友,你们赶紧去买,再慢就涨停,想买也买不到了喔。。”

  “好了,不聊了,你今天有空还是过来我这边一趟!”仓本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要命。。股票不就是拿钱买低卖高吗?被弄得这么复杂。。”

  宏达边说边看了下不远处的便衣员警

  那两个便衣一见宏达看过来,赶紧又装做情侣卿卿我我

  “真是白痴。。。真是甚么样蠢的检察官,手底下的员警也同样笨。。嗯。。国柱哥除外!”

  宏达心里骂道,国柱哥跟他是兄弟,骂是不能把兄弟骂进去的

  对于学校环境,读快三年的宏达自然是熟悉得紧

  逛了几圈,一个转弯便把两个警员给甩掉了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