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七十章 望月 [2004-10-15]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第七十章 望月

  顾老太太的死,这件案子,苏检察官要求要小晴到案说明

  如果小晴不到案,便会被警方拘提到案

  国柱这小小的组长,自然得尊重年纪虽跟他差不多,但盛气凌人的女检察官的指示

  现在是周末的半夜,负责这命案的人员已离开,顾老太太的身体被送去解剖

  ‘宏达,不是我不帮你,而是当时在厕所现场的只有小晴跟顾老太太,‘

  ‘,要命的是苏检察官一听小晴会功夫,就一口认定她是头号嫌犯,唉..‘

  国柱在警局里跟宏达解释道

  ‘动机呢?没动机呀!国柱,你真是不信世上也妖魔鬼怪吗?‘

  宏达一进警局就不只一次提到是妖怪干的

  ‘唉...我信有甚么用,要那个检察官相信才行呀...那个苏检察官是出了名的冷面女杀手‘

  ‘年纪轻轻却盛气凌人,听她的指挥办案已经是一肚子火了,我还跟她提妖魔鬼怪?不是自己找钉子碰?‘

  ‘有一次她带队去搜山抓嫌犯,我提供意见,她居然冷冷地说,她办案不用我来教!‘

  看来国柱跟这位承办检察官有不少过节

  ‘那你信这件事是妖怪干的罗?‘宏达问道

  ‘嗯...当时顾老太太死之前,我身上的护身符就在微微晃动,当时我觉得奇怪‘

  ‘不一会就听到厕所里的惨叫声,所以我当然信这极可能是妖魔所为...‘

  国柱说道

  ‘这就对了,所以你们就别为难小晴‘宏达说道

  ‘也不行,苏检察官要她到案说明..‘国柱说道

  ‘到案说明?说明是妖怪干的,她会信?‘宏达说道

  ‘老实说,你女朋友是打哪里来的?刚问她笔录,她的资料甚么也没留,光一个名字,林香晴..‘

  ‘刚刚查过计算机档案了,没这个人,身份证字号也是瞎编的‘

  国柱拿著刚刚的笔录问道

  ‘她....反正她不是坏人就对了!‘宏达一时词穷

  ‘哈哈哈,你这家伙,该不会有难言之隐吧!?她是不是偷渡过来的?‘

  国柱故意小声问道

  ‘偷渡!?‘宏达愣了一下

  ‘对呀,不然怎会没她的资料呢?况且以她的条件,如果是本地人,怎么会看得上你?‘

  国柱说道

  ‘国柱哥,你这话真伤人喔‘宏达有点不满

  ‘别生气,台北的女孩子很多拜金,这你应该很清楚,小晴这么标致,如果是本地人,恐怕早被人追走了‘

  国柱推测

  ‘那不是全部,起码小晴不是!‘宏达解释道

  ‘好,那你告诉我她到底是谁,住哪里边?!她说不想让家人知道,我能理解,我不通知她家人‘

  ‘以我们的交情,你私下告诉我她的身份,你都做不到?‘国柱反问道

  ‘这...好啦...我承认,她是偷渡来的,你就不要为难她了,可以吗?‘

  宏达想想反正小晴这身份本来就不存在,为了避免国柱再烦下去,干脆顺水推舟

  ‘看吧!我果然没猜错!你总算承认了!!这丫头当时居然还睁眼说瞎话,她的演技真是一流!‘

  国柱说道

  ‘那你能不能网开一面呢?‘宏达说道

  ‘小达,不是只有我会去抓她,警政署可不是我开的,你叫她千万别被抓到‘

  ‘万一被抓,到时判刑服役完,还会遣送回去,你们就得分开,这可就麻烦了..‘国柱为难地解释道

  ----------------------

  宏达离开了警局,

  ‘唉..连国柱哥都看不起我,居然说小晴看得上我,她可能是没身份的偷渡客才会如此..‘

  ‘也对啦,我穷小子一个,又断了条手臂...一般人可能看都不看我一眼..‘

  ‘小晴为何会接受我呢?难道是为了报答我救她一命吗?‘

  宏达边走边想,心情是越想越差

  走进了一间简陋的公寓,宏达上了二楼,敲了敲残破的木门

  ‘谁呀?这么晚了‘里头传来了一个老人沙哑的声音

  ‘师父,是我小达‘宏达应门说道

  ‘小达?你这臭小子,这么晚才来看师父啊!‘

  木门缓缓地被拉了开,一个满脸胡渣,年约七十的老人说道

  ‘师父,我心情不好...‘宏达边进门边愁眉苦脸地回答

  ‘心情不好才想到师父呀,看你这阵子交了女朋友,以前是三天两头来看师父,现在是半个月都见不到一次‘

  那老人边嚷道边打开灯

  屋内凌乱不堪,到处都是杂物...

  ‘师父,我是不是很没用?虽然你说男儿要有大志,可是我总觉得有志难伸..‘

  宏达边说边把椅子上的杂物移了开坐下

  ‘你会没用?你可是星击之主,七星你已练成两星,以你的个性,现在应该已在练第三星了吧‘

  那老人说道

  ‘嗯,我在练天枢...不过空有一身武功有甚么用,这年头可不是靠拳头就行的,而且我的功夫也不利害‘

  宏达垂头丧气地说道

  ‘臭小子这么没用,怎么,你女朋友看不起你吗?‘老人问道

  ‘也不是,她说她喜欢我,可是我觉得她是在报我为她断臂的恩,‘

  ‘我这么没出息,又是残废,唉...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宁愿放弃..‘

  宏达虽然万般不愿,但是想到自己这么没用,还要逼小晴跟他在一块,越想越不是滋味

  ‘唉,看你平常再苦也不会这么没志气,看来这女孩真是你的克星了..‘

  老人叹气道

  ‘师父,你曾说过我是星击之主,一定能有番作为的,为何我总觉得自己老是走霉运呢?‘

  宏达拿著星击边把玩边问道

  ‘星击选你做它的主人,不代表你未来一定飞黄腾达,事在人为,不是光靠运气‘

  ‘话说回来,虽然你口口声声称我师父,可我只给了你星击跟七星剑谱,其它的一招一式也没传给你过,唉..‘

  老人语带歉意地说道

  ‘师父,你是怕我会遇上你的仇家,也是为我好,况且星击对我来说已经是足够了‘

  宏达说道

  ‘你还记得为师的身边除了给你的星击之外,还有一柄兵器,它跟星击是一对‘

  老人说道

  ‘我知道,那是师父的随身兵器,可惜我没见识过‘宏达说道

  ‘呵呵,不,不,不是,师父也没缘份用这兵器,我想也是时候拿出来让你瞧瞧了‘

  老人进了房内,一会后便端著一个约三四十公分的桃木盒子走了出来

  ‘这便是那兵器?‘宏达看著老人放在茶几上的盒子

  ‘没错,你打开盒子吧..‘老人说道

  宏达缓缓把木盒打了开来

  里头是一柄戴著象牙白色刀鞘的匕首,放在绵枕上头,

  ‘是把匕首?‘宏达讶道

  ‘这柄匕首叫望月,它跟星击是一对‘老人说道

  ‘一对?这甚么意思?‘宏达不懂

  ‘也就是说,星击之主的另一半便是它的主人,如果你女朋友真是你未来的另一半,这匕首她就拉得开‘

  老人解释道

  ‘是吗?师父是说,我拿这匕首去给小晴试一试吗?‘宏达问道

  ‘正是,倘若她无法使用望月,你也就不要浪费时间在她身上了...‘

  老人说道

  ‘啊...这....‘

  宏达拿起了望月刀,心中有些犹豫

  如果小晴拉得开刀子,那再好也不过,但万一拉不开...宏达一想到就担心不已

  ‘你这臭小子在想甚么?是不是怕你女友拉不开这柄匕首?为了个女人这样不乾不脆,没出息!‘

  老人边说边点了根烟抽了抽

  ‘不是...不过我这辈子只爱小晴一个,不管她拉不拉得开这匕首!‘

  宏达像做了决定一般

  ‘好家伙,想不到你还这么痴情,臭小子你才二十岁就这么死心眼?呵呵‘

  老人吐了口烟笑道

  ‘虽然星击选我做它的主人,但我的另一半应该是让我来选,怎么轮得到用这柄匕首呢!‘

  宏达想了想说道

  ‘你不妨拿给她试试,万一她真的能用,你就省得胡思乱想了,不能用的话,你再这样想也不迟吧..‘

  老人说道

  ‘也对...‘宏达边说边把匕首收进了怀中

  ‘对了,你是不是受了伤,说起话来中气不足‘老人边说边走到了宏达身边

  ‘咳..咳...师父真行,我忍著不咳,还是给你发现了..‘

  宏达为了怕师父担心,忍著被石威打到的内伤

  ‘我看看...‘老人边说边用一掌平放在宏达背部

  过了一会

  ‘咦,是降龙劲!?臭小子,是谁伤了你的?‘老人急问道

  ‘降龙劲!?‘宏达便把在夜市被石威击伤的事情说了一遍

  ‘石威?嗯,八成是那混蛋的孽种...‘老人若有所思道

  ‘师父,你认得石威那家伙的父亲?‘宏达问道

  ‘哼,他父亲是不是叫石景中?‘老人冷冷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石威那家伙那一拳真是利害,原以为一会便没大碍,‘

  ‘想不到到现在胸口还又焖又隐隐作痛..咳..‘宏达揉了揉胸部

  ‘降龙劲极为霸道,内力不用太强,就能显出数倍以上的威力,‘

  ‘当时若不是星击挡在你胸前,恐怕你已一命呜呼了‘

  ‘让我运内力化掉你胸腔中的淤血的血块,免得内伤扩大‘

  老人边说边运劲

  ‘这么利害?可是当时虽然感到威力极强,但是似乎伤得不重呀..‘

  宏达不解道

  ‘哼,这个石威相当歹毒,他故意外劲轻巧,但后震威力极强,让你不自知身受极重的内伤‘

  ‘使得你疏忽去医治,倘若你今晚没来找师父,明日一旦伤势扩大,则后果难以想象‘

  老人边运气边说道

  ‘咳~~~~~~~~~~‘宏达突然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大口的黑色淤血

  ‘快擦一擦,没事了‘老人拿了块手巾过来

  宏达顿时觉得血气运行顺畅得多

  ‘想不到那家伙一拳这么利害‘宏达边运气边说道

  ‘降龙劲乃是天地盟数一数二的上乘武学,而石威这小子能打出这样的火候,看来那混蛋肯定超凡入圣了‘

  老人沉吟道

  ‘师父跟他父亲有过节?‘宏达不解问道

  ‘没错!他父亲石景中,曾经跟我是拜把兄弟...‘老人缓缓说出了当年的一段恩怨

  宏达的师父姓曹,单名信,他与石景中曾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

  一起念书,出了社会一起打拼,四十年多前两人合伙在台北开建筑公司创事业,又投资房地产,

  赚了不少钱,后来公司遭到黑道勒索,虽然两人自小热爱武学,但是毕竟是生意人

  黑白两道都得罪不起,黑道的纠纷得要透过黑道来解决

  两人不得不加入当时黑道的帮会天地盟,以求自保,在帮会中两人都很上进

  分别担任了底下的重要职位,公司的事业也蒸蒸日上

  后来两人同时喜欢上了盟主的女儿

  ‘原来师父跟石景中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宏达听到这边回应道

  ‘哼...我当他是兄弟,他喜欢的女人,我是不会跟他争的,可是他当时已有妻室却不知分寸‘

  曹信忿忿说道

  ‘啊...有这种事!?‘宏达讶道

  ‘况且玉儿爱的是我,但我万万没想到石景中这家伙为了得到他爱的人,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情!‘

  曹信越说越怒

  ‘甚么事?‘宏达从没听师父提过这段往事

  ‘石景中见玉儿爱的人是我,强求不行之下竟下药暗算玉儿,得到了她的人,‘

  ‘更为了逼她接受他,还拍下被他侵犯时的裸照拿来当威胁,老盟主年迈,玉儿怕盟主承受不了打击‘

  ‘便答应跟石景中在一起,我为了这事跟这混蛋翻了脸,但他不知怎么,居然偷习得了天地盟的关门绝学‘

  ‘也就是降龙神功,我当时惨败在他手下,带伤逃走,他派出大批手下来抓我,我只得逃到香港避祸..‘

  曹信说道

  到了香港后,曹信靠著他仅有的积蓄与才干,跟之前香港商界认识的朋友再度东山再起,又开了建筑公司,

  同样黑白两道都有牵涉,公司表面上搞建筑,后头却是帮香港第一黑帮三合会洗钱,

  曾意气风发过一段时间,也想过利用三合会的势力回台湾找石景中算帐

  但天不从人愿,曹信在香港跟的三合会大哥因内斗遭人暗算,全家被杀

  而他也遭到嫁祸,白道的香港警方要抓他,黑道三合会的对头也要杀他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隐性埋名又潜逃回台湾,

  星击,望月两柄天界兵器,则是他三合会被害的大哥的遗物

  ‘唉...老天作弄了我一辈子,让我没法见天日....‘曹信叹道

  ‘师父,你别难过了...我武学大成,定替您讨回公道‘

  宏达不是第一次见曹信叹气,对于曹信香港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听了

  ‘臭小子,三合会不是你想得那般容易对付...你碰到个冥河鬼府就丢条臂膀‘

  ‘还谈对付三合会?‘曹信摇了摇头

  ‘我是说石景中...‘宏达知道曹信不准他去惹三合会,

  ‘石景中?你连石威这头小老虎都不是对手,去找石景中?不知天高地厚‘

  ‘我真没用!‘宏达懊恼道

  ‘别灰心,对付降龙劲,为师当年为了报仇曾思考过一些绝窍,想不到现在能教教你..‘

  曹信鼓励道

  ‘是吗!?太好了,下次我就不怕那头野牛了‘宏达一谈到可以学对付石威的功夫,精神大振

  ‘降龙神功倘若真能被我教你这几招给破,我早就去找石景中了!这是教你自保,‘

  ‘要赢石威,你还是要靠真功夫..‘

  曹信说完便开始跟宏达传授降龙神功的相克之道

  ------------------------------

  隔天早上,

  晶华饭店一楼的咖啡厅里..

  小晴戴著白色丝质透明手套的手拿起了桌上的咖啡杯,放在她的唇边喝了一小口,便又放回了桌上

  她穿著昨晚上试的那一套低胸银白色的礼服,裸露的胸前戴著银色的猫眼石项链,

  脸上则上了淡妆,樱桃般的唇上头擦了一层薄薄的唇蜜,透著淡淡的光泽,相当迷人

  及肩的头发则一部份用银色的裐帕打了个小马尾,使得她成熟的打扮下多了一些俏丽的感觉

  礼服的胸罩不仅低胸外,双罩间也刻意的分开了一点,小晴自然也露出了她雪白的乳沟跟乳侧

  贴身的剪裁则凸显她性感的三围

  穿裙装,小晴习惯翘著二郎腿,裙摆高开岔的部份刚好使得小晴的左大腿整个露了出来

  由于礼服里面都没穿其它衣物,晓彤便帮她在腿上喷上了一层喷雾丝袜,不仅透气而且性感

  脚则穿著一双搭配礼服的银色高跟鞋,鞋上面只是简单的银色线条系著小晴的脚踝

  使得丝袜下玉足的线条与美态一览无遗,也让小晴的玉腿更显修长

  整个打扮起来,小晴简直已跳脱了十七八岁少女的感觉,看起来像二十来岁的女孩子

  晓彤则坐在她的身边,同样穿著墨绿色的礼服,艳丽性感的程度一点也不输小晴

  路克德穿著一套小西装,像个小大人一样也坐在旁边

  还有秦老也坐著,而小晴身后则站著两个西装笔挺的男子,是天鹰堂的侍卫

  秦老后头则站著一个大块头男人,右眼用一块黑方块的布包著,穿得也是西装,

  他自然是当日被宏达弄瞎右眼的豹哥

  此时,秦老正在跟小晴简报关于文物展的事情,

  ‘嗯....下星期五,星期六整个周末......恐怕有困难呢..‘

  小晴听到自己得挪出好几天来忙,还可能要请假不上课,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小晴,那几天你得腾出来才行的,其它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但是周五下午的午宴你一定要参加‘

  晓彤说道

  ‘这样好了,秦叔,不如让晓彤来当你们的堂主,我觉得我的时间不够..‘

  小晴一点也不喜欢这么多的交际应酬,

  加上玉面观音的事还没处理,妖怪也在找她,自己又牵涉杀人事件,到处露脸不会有好事情

  ‘这可行不通,老堂主见过晓彤,他还特别交代,分堂主之位的传位绝不能儿戏,还要你认真一点‘

  ‘所以小晴,你如果拒绝,可能老堂主一发怒,派人来对付你,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秦老劝道

  ‘啊....还有逼人家当的呀...‘小晴皱著眉说道

  ‘不是这样,而是...‘秦老边说边看了看晓彤

  ‘好啦,我说过是我帮你答应的,我哪里知道小晴你这么忙!现在出尔反尔,老堂主一定会大怒..‘

  晓彤像认错一样说道

  ‘好嘛...当就当了,那我周五岂不是要请假,万一功课跟不上怎么办呢?‘

  小晴边想边说

  ‘呵呵,堂主请放心,这可以派手下去课堂上帮忙抄一抄笔记,甚至有需要,也可以请人来给堂主补习‘

  秦老提议道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