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第六十二章 画竹 [2004-10-15] 桔灵书斋 发表在 《校园的驱魔女孩》
第六十二章 画竹

  ‘没错...是星击...你知道这柄剑?‘井上老爷问道

  ‘耳闻过,此剑乃是天神兵星宿系的一柄名剑,位居北斗.居然会在此地...‘

  赵擎伍讶道

  ‘那小子如何得此剑,我也不明白,但更令人丧气的是我们夺来却无人能用...‘

  井上老爷想到那一晚,宗主连试了数种内劲,都无法使星击出鞘

  ‘天界神兵一般都是兵器选主,鲜有人选神兵之事,此子既是星击所选之主,日后绝非泛泛之辈‘

  赵擎伍解释道

  ‘哼...那也要看他有没有命活那么久了..‘井上老爷答道

  ‘那日九玄后来劈圣珠怎么样了?‘子谦故意把焦点再拉回来,免的赵擎伍打宏达的主意

  ‘对呀.赵叔..后来如何呢?‘怡玲也好奇

  ‘韩老大甚爱此剑,尤其天兵选主,他更舍不得用来劈圣珠...‘

  赵擎伍继续说道

  ‘舍不得?没试怎么知道日九玄劈不开圣珠呢?‘井上老爷问

  ‘圣珠自古流传下来,试图劈开它的神兵无一不残缺...日九玄他得来不易,自然舍不得劈圣珠‘

  赵擎伍说道

  ‘这自然可理解....宗主对他的血之吻也是爱惜不已‘井上老爷说道

  ‘不过圣珠后头的河洛神图却可能能让他超凡入圣,这诱因一直都在他的心里‘

  ‘况且青龙帮能拥有圣珠也是龙头在青龙帮接大位以来最大的成就‘

  赵擎伍说道

  ‘圣珠劈不开,得到又能如何呢?‘怡玲问

  ‘圣珠在另一个层面上,如同中国古代的玉玺一般,谁能拥有就能拥有天下,是权力的象征‘

  ‘特别自从龙头得圣珠之后,我们帮的势力大盛..龙头一直相信是圣珠的原故‘

  赵擎伍续道

  ‘难道只有天地两界的兵器才有机会劈得开圣珠吗?人界兵器有尝试吗?‘

  井上老爷问道

  ‘呵..尝试的更多,自然失败而损毁的兵器不计其数了..‘

  ‘据韩老大所说,圣珠开不开完全看所用兵器的强弱...也因此自古自认坐拥神兵的人士无一不想尝试‘

  赵擎伍说道

  ‘嗯...照著么看...那你老大的日九玄岂不也毁掉了‘井上老爷问

  ‘他拥有日九玄后,在内陆更是叱吒风云,其它帮派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日九玄在他手上,不知劈断削毁了多少其它敌手的兵器,其中更不乏著名的地界兵器‘

  ‘在一连串的考验下,老大也开始对日九玄产生了劈圣珠的信心...‘

  赵擎伍说道

  原来天地人三界的神兵利器,未必一问世都是最佳状态,

  一般而言多半也要配搭宿主的武学造诣,甚至因不断的锻炼才能提升到另一个境界

  也就是说,不同境界的神兵利器对决,其结果将是完全不同的

  这就像一块宝玉也要经过雕塑才能发出它完美的光芒一样

  赵擎伍所说的日九玄便是如此,当时韩老大手中的日九玄配合他的日轮印,可说完全契合

  到最后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

  ‘举凡三界神兵,仅人界的古兵器有机会与人合一,但是韩老大居然能幻化天神兵日九玄‘

  ‘这种事情可说自古以来是绝无仅有的事...‘

  赵擎伍续道

  ‘幻化天兵?!这么利害...‘井上老爷讶道

  赵擎伍在青龙帮的资历相当久,对于三界兵器之事自然懂得不少

  如他所说的一般,天地两界的武器要能与人合一确实是不太可能的

  除非宿主武学与兵器都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才有机会能如此,

  伏羲四大兵器乃人间神器,也因此为人所用,最能兵器与宿主合一

  无论是子谦的双舞,小晴的霜铃或是优香的银鸣,都是这种因素

  反观妖刀血之吻或噬魂,天神兵星击,宿主并无法与兵器合一,随心幻化

  所以宏达才会不时背黄布包著的星击剑,不像小晴走到哪里,霜铃就跟到哪里,连时空都不能限制

  ‘没错,所以老大又想尝试用当时可说是中国内陆第一神兵的日九玄再次挑战圣珠‘

  ‘可是这一次,跟上一次暗邪影一样,运足日轮内劲的日九玄剑,劈到了圣珠外围的护体气劲时便僵持不下‘

  ‘照后来韩老大所说的,当时圣珠不仅无法劈下去,‘

  ‘韩老大甚至感受到了圣珠因日九玄石破天惊的一击而产生的更可怕反噬巨大力量‘

  ‘韩老大当时剑劲都没有使尽,便感受到后头反弹的威力的暴增,知道这股力量若继续暴涨,‘

  ‘一旦反弹出来,他必剑毁人亡‘

  ‘更不敢冒然将日九玄的剑劲尽出‘

  ‘只得即时收手,但反噬之力又将韩老大震伤,日九玄也被震得脱手飞散到一边‘

  ‘幸好这一次,韩老大没大碍,日九玄这柄剑也丝毫未损,‘

  ‘但到此之后,他便说过,他与河洛神图无缘,不再打算尝试...‘

  赵擎伍说道

  ‘嗯...照你这么说...三合会这次敢挑战,应该是有万中选一的兵器才对了...‘

  井上老爷推测道

  ‘这当然,这次文物展虽然是在世贸中心展出,不过三合会方面与本帮的人却是在旁边的国际会议中心大楼碰头..‘

  ‘国际会议中心台面上也将开两岸三地的中华文物交流研讨会,开珠的场地则在四楼的偏厅‘

  ‘而且韩老大到时会亲自从上海携圣珠前来,‘

  赵擎开始说这次两方面合作他所掌握到的情报...

  (注:台北世贸中心与国际会议大楼是两间相邻的大楼)

  ----------------------------

  周六的午后....

  今天,小绮的表哥治城要去跟小兰道歉

  上次治城惨遭小兰的哥哥石威修理后,

  他便打算打个电话给小兰,一方面跟她道歉,再者请小兰替他跟她哥哥求

  没想到电话还没拨,当天晚上小兰就打电话到他手机了

  电话中两人反而彼此道歉,

  小兰为了此事跟石威在家中闹得天翻地覆

  她没想到她哥居然会去打治城,甚至逼治城要亲自请客道歉

  石威更感到冤枉,好心替妹妹出口气,居然妹妹因此跟他翻脸

  后来他们的父亲制止下才停止了快要从互骂变成全武行的争斗

  石威的父亲,石景中,不仅是台湾商界的闻人,炎昌集团的总裁

  更是台湾天地盟元老级的人物,可以说在北台湾是黑白两道都敬重的大人物

  石家在台湾政商界算是极具份量的家族

  不过由于石景中有三个老婆,因此家族里也是明争暗斗得很利害

  石威跟石小兰是石景中大老婆的小孩,

  他后面两房妻子,也分别为他生了两个跟三个孩子,年纪最小的也在念大学了

  家中排行倒数第二,又是么女的小兰,更是石景中的掌上明珠

  对于小兰被治城打耳光之事,自然也相当气愤

  却又对于石威私自去寻衅打人也不以为然

  ‘这样吧!周末让我做东家,小兰,你把你同学跟他学妹都请来...不用他请客‘

  ‘但是他要诚心跟你道歉,石威,你也是,当天你也要跟小兰同学道歉,懂不懂!‘

  石景中听完了事情的原委,做了决定,

  老实说,他也想见一见小兰的心上人是怎么样的男孩子

  ‘好的...爸爸..‘两人心虽有不甘,不过却不敢忤逆父亲的决定

  石景中在家里是有相当的地位与权威的

  所以,周末的晚餐便多了石家的家长跟大太太

  ‘早说过太早了...现在才下午四点...跟哥可是约五点半耶...‘

  小晴从公车上下了车

  她已经提前到了跟治城还有少群碰头的地方了,也就是那家元朗餐厅的楼下

  ‘哼,要你早点跟那个色狼分开是为你好耶!穿这样跟他约会,太危险了!!!‘

  优香心道

  原来小晴今天一身黑色细肩带低胸的衣服配了件黑色薄纱罩衫,

  搭了一件黑色短裙透明丝袜跟双黑短靴,相当性感

  而最让优香受不了的自然是她穿的黑色迷你裙了

  ‘好啦....他也没那么色,你不要因为上次他亲你就那么恨他嘛...‘

  ‘况且你那天那一巴掌可不轻耶,我看他脸上的五线谱,好心疼呢..‘

  小晴口中的人自然便是宏达了

  ‘哼!他活该...下次再敢偷亲,我就用银鸣砍掉他另一只手!‘

  优香心道

  ‘哇...你不用那么狠心吧...好歹他是我男朋友耶!‘

  小晴反驳

  ‘他本来就太随便了,又还没嫁给他,怎么可以让他如此轻薄!‘

  优香说道

  ‘好啦!好啦!不跟你扯了...现在提前到..怎么办?逛一逛街好了‘

  小晴提议

  ‘好呀!我最爱逛街了!‘优香也很有兴趣

  一个人两个魂便开始延著元朗餐厅附近的商店随便逛来逛去

  只见小晴经过了一家玻璃橱窗上都挂满字画的商店门口

  ‘等等!这边有水墨画耶!流云居!?连店名都很特别‘优香突然感到兴趣

  ‘喔...很怪吗?我们现代也有水墨画呀..‘小晴随口道

  ‘能不能进去逛一逛...你知道我最爱的就是水墨画了..对不?‘

  优香求道

  ‘逛水墨画店?这好象是老人做的事耶...很无聊的!我知道你的画画得好‘

  ‘改天我准备文房四宝,让你在家里画好了..‘小晴对逛画店一点兴趣都没有

  ‘甚么嘛...你只会逛些衣服店,礼品店,一点水平都没有..跟我逛画店能提高你的气质的..‘

  优香心道

  ‘可是很无聊呀!‘小晴没兴趣

  ‘让我上身进去逛嘛...这店还蛮大的呢!‘优香已经等不及了

  ‘好啦...真是麻烦..‘小晴说完便跟优香换了手

  优香便蹦蹦跳跳地跑了进画店

  ‘有人吗?...‘优香开门探头道

  原来店里头空间比从外面观看还要大,而且有不少画挂在店的四壁上头

  也有好几个玻璃柜,中间有相当多的水墨画作品

  不少人在里面逛

  ‘小姐...你有事吗?‘一个男店员跑过来招呼优香

  ‘我...可以随便逛逛吗?‘优香边说边四处张望

  ‘当然可以!只是没想到像你这样年纪的女孩也会喜欢水墨画‘那店员说道

  ‘嗯...喜欢..‘优香根本不太理他便自顾自地去逛了

  那店员说得也没错,店里头看画的人多半都是中年以上的人,

  年轻人对国画的兴趣本来就不是很高

  不过优香自幼就爱画画,当然跟现代的年轻人不太一样

  ‘这幅山水画画得不错...你看潺潺溪流由上蜿蜒而下,两岸壁立千仞,远处云蒸霞蔚,溪边少许人家‘

  ‘真是有种恬静的感觉..‘优香边看心中边说给小晴听

  ‘嗯...可是根本不像真的画嘛....还不如拿照相机来拍照‘

  小晴反驳,她也不是真讨厌山水画,不过优香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便泼泼她冷水

  ‘甚么!?山水画最重要的是写意,也就是意境...你唷..太肤浅了..‘

  优香不禁摇头

  ‘你...敢说我肤浅!不理你了!‘小晴不高兴了

  ‘小姐看著这幅画摇头,是不是这幅蜀山图有甚么不妥的地方?‘

  突然优香身旁站了一个老先生,他显然见优香盯著图发呆还摇头而感到好奇

  ‘啊...没没没有...这幅图很美呢!‘优香对著那老先生笑了笑

  ‘呵呵,这年头还有你这样妙龄又清秀的女孩喜欢看国画,真是不多了‘

  那老先生说道

  ‘老伯伯,这是我的兴趣嘛...没甚么奇怪的..‘优香回答

  ‘嗯...对了,画室的主人在那边要现场作画了,你要不要去看?‘

  老先生边说边往那头走了过去

  已经有不少人围在那边了..

  ‘当然!‘优香想也不想便跟了过去

  一堆人围著那位画画的师父

  ‘老师,您今天要画的是..‘有人问道

  ‘我今天打算画竹..‘那位年约五十的画家说道

  ‘你们有兴趣的不妨也可以拿纸笔来画一画‘那画家接著说

  自然有几位象是在跟他学画的人,也准备了纸笔在旁观摩

  ‘看来这个画师应该蛮会画画的,这么多人看..‘小晴心道

  ‘还好啦...我在阪户街头作画,满街的人都围观呢...‘

  优香心道

  ‘你那不一样,你是公主嘛...就像我们明星的签名会一样,谁管你画甚呀‘

  小晴心道

  ‘哪里是!哼...不理你,我要看画了‘优香盯著那个画师看

  只见那画画的师父开始一笔一笔画起竹子来了

  ‘不错...几笔就把竹的神韵画了出来..‘刚刚那个老先生在优香身边说道

  ‘嗯..‘优香颇有同感

  过了片晌,一幅图就快画完了...

  ‘可惜...‘优香看著看著忍不住说道

  可能因为太专心看那画师的作画,没注意到音量,

  可惜两个字不仅身边的老先生听得一清二楚,也清清楚楚地传进了画师的耳里

  画师举头一看,便见到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心中颇不以为然,画笔也停顿了一下

  ‘糟糕!‘优香心道不妙,手摀了下嘴,但来不及了

  那画师很快地便把整幅竹林图给画完了

  ‘好棒!好快的笔法‘旁边的人不禁赞道

  ‘小姐,你为何说可惜?‘优香身边的老先生不解道

  ‘这...‘优香正想说的时候

  ‘刚刚我听到那位小姐说可惜,不知道是否对我的画有意见,能否指教一下呢?‘

  那画师谦虚地问道

  ‘这...‘优香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大家的目光都放到了她的身上

  ‘她懂不懂画竹呀...真是..‘旁边有人不满地念道,显然见优香年纪轻,语带轻视

  ‘这位师父画的竹笔工利落熟练,我很佩服,我说的可惜是因为...‘

  优香说道

  ‘你尽管说...艺术是没有对错的,所以我喜欢听别人的看法,彼此学习‘

  显然这位画师很大方

  ‘你就说说看吧..‘身旁的老先生也鼓励优香

  ‘好..我说..我觉得可惜是因为您一棵棵竹画得好,但竹林成形却少了种感觉‘

  优香说道

  ‘感觉?‘画师边说边盯著自己的画

  ‘所谓疾风劲草,竹也一样,师父画的竹林左方数棵显然意谓著风卷竹林,竹不因风行而偃‘

  ‘我说的可惜是你右边的竹林并没有延续这样的感觉,画竹最重的不就是节劲吗?‘

  优香说道

  ‘嗯....小姐说的似乎有道理...呵呵,我为了整幅竹林的布属协调,居然忽略了这一点‘

  画画师父颇有雅量,仔细看了自己的图,不禁笑道

  ‘想不到你也懂得欣赏...‘身旁的老先生也佩服道

  ‘只会说...你会画吗?‘旁边显然有那画师的崇拜者,并不服气优香的说法

  ‘我...我只会一点点,不过我想品酒之人未必也要懂得酿酒吧..‘优香反驳

  ‘小姐,刚刚听你这么说,我相信你一定也画过竹吧..‘画师问道

  ‘嗯..我会一点‘优香点了点头

  ‘你要不要当场画一幅?‘老先生在旁问道

  ‘啊...这..‘优香有点犹豫

  ‘呵..她只会批评,哪里懂得临场作画的难处..‘旁边的人不满地说

  ‘好!我画!‘优香听了就火,马上跑到旁边端了文房四宝到一个画桌上

  大家也都围了过来看热闹

  ‘小朋友,你会拿毛笔吗?‘居然还有人轻蔑地问道

  ‘大家千万别见笑...‘优香说完话,毛笔笔锋已落下

  只见她运笔如行云流水,一幅兰竹图十来分钟居然就画完了

  旁边观看的人全都鸦雀无声地看

  ‘哇...优香...你这么利害呀..‘小晴也大吃一惊

  ‘还好啦...我曾独衷过兰竹图,心中早有构思,要画并不难..我题小晴唷‘

  优香心道完,画的右下方也题了个晴字

  ‘不好意思...现丑了..‘优香边说边把毛笔放在砚台上

  ‘小姐,不知你师承何处,你的画风相当独特,而且画工细腻,佩服佩服‘

  那位画师不禁赞道

  ‘我....我也不知道是何处,我从小便爱画水墨画就是了..‘优香耸了耸肩

  ‘晴是你的名字?‘优香身边的老先生问道

  ‘对..我叫林香晴,老伯可以叫我小晴,不知老伯贵姓大名?‘优香点了点头答道

  ‘香晴!?..为甚么香在上晴在下,优香你好可恶,占我便宜!‘小晴一听到这名字,大表不满

  ‘小晴小晴,晴本来就是最后一个字,我在前面摆香很正常呀..‘优香不以为然

  ‘林香晴!?很特别的名字...对了,我姓石,叫石景中,‘

  那老先生自我介绍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