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不祥之兆 [2004-10-1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不祥之兆

前言:人都有预测不祥之兆的能力,有些人是一时的转念,有些人是靠著做恶
梦!但真的预感到不祥时,是置之不理或是想办法趋吉避凶呢?这个故事,还是一
贯的「倪大师」写法,不到最后绝不知结局!有此一说人类对于异样的灾祸,应该
和其他生物一样,有预感的能力,只是因为在进化的过程之中,生活方式渐渐脱离
自然,趋向文明,所以这种生物的本能就逐渐消失了,反倒要依靠其他的动物来预
测灾异,例如大群老鼠徙移,表示矿坑会出事:青蛙聚斗,表示有大旱,等等。可
是,人如果真是本来有预知能力,总不会完全被埋没的。所以,每一个人都会有这
样的经历忽然之间全没来由,会感到有一种兆头,一种不祥之兆,预感到会有不幸
的事发生,朦朦胧胧,难以捉摸,而在若干时间之后,果然就会有不幸的事发生。
不祥之兆,人人皆有,你一定曾经有过,人生经验愈丰富,有过不祥之兆的机会也
愈多。好了,言归正传。

在这个经济发展迅速而有成绩的都市,绝大多数女性都拥有一个梳妆抬,而梳
妆怡必不可缺的一种装备,就是一面镜子,不论甚么形状,多大多小,镜子必然是
一个梳妆怡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城市不能没有电,没有电,非但没有现代化的城
市,也根本不会有现代化的生拴在发电厂供电的过程中,无可避免地,会发生故障,
出现停止供电的现象,简称之为「断电」。新婚燕尔的夫妻,尝到了男欢女爱的快
乐,甜蜜无限,生活如胶似漆,总是两个人黏在一起的时候多,身体上的接触,爱
情上的交流,都可以供人一世回忆。
梳妆怡上的镜子,断电,新婚夫妇,这三者之间有甚么关系呢?略加组织,就
有关系了:一双新婚夫妇,参加了一个晚宴回来,妻子在梳妆抬前卸妆,丈夫在一
旁相助,风光旖旎,连空气都甜腻得化不开,可是突然之间断了电看,不是有关系
了吗?
小于娶了小诗之后,组织了小家庭,他们都有工作,收入普通,但是两个人在
一个完全属于他们的十天地之中,所能享受到的欢乐,要他们两人来说一定说不出
来,一开口,想起生活的幸福,就忍不住要笑,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像那天晚上,小诗化了妆之后,年轻加上本来就有的七分姿色,就变成了十足
的美人。在整个化妆过程中,小于都在一旁侍候看,每当小诗有甚么吩咐,他就
「喳喳」地大声答应,而且双手下垂行礼,把自己当成是清宫的太监,引得小诗格
格娇笑,几乎难以化妆。等到化妆完成,两人脸贴看脸,一起在镜子前,看看镜中
的自己,和自己的伴侣,都感到心满意足。而小于立刻转过头来,捧住了小诗的脸,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吮吻他的妻子。接下来,自然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所以,那宴会,他们迟到的了。宴会完毕,回到住所,临
睡之前,自然要卸妆(只有电视剧或电影中的女人才是盛妆睡的),小于自告奋勇:
「我来帮你。」
在小诗画眉的时候,小于也曾要「帮忙」,可是给小诗一伸手,轻轻打开了他
的手,拒绝的理由是:「你根本不懂。」可是把画上去的眉抹掉,这是小于能力范
围之内的事,所以小诗没有反对。
于是,小于就把沾了卸妆油的棉花,在小诗的眉上,轻轻地抹试看。他要完成
这个任务,就必须和小诗面对面,他只是蹲看,去将就坐在慌上的小诗。可是不久
就觉得疲倦,所以他一把抱起了小诗,自己坐到了凳子上,再让小诗坐在他的大腿
上为了有最好的面对面效果,小诗自然不能侧坐。所以,他们两人的身体接触,就
充满了诱惑和挑逗性,那令得小诗忽然俏脸绯红,打了小于一下。
开始,是小于面对镜子,小诗自然背对镜子了。不一会,小诗就娇瞠:「不行,
谁知你把人家抹成怎么样了,让我面对镜子。」
于是小于并不站起来,就坐看,转了一百八十度。当他转动的时候,小诗一直
坐在他的身上,这就又带来了新的刺激,小诗咬看下唇,双眼也就水汪汪地,分外
动人好看。
小诗偶一抬头,略侧了侧身子,就看到了自己,看到一条画出来的浓眉已被抹
去,一半还在,样子十分滑稽,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于望看小诗,也笑。小诗笑
得胸脯起伏,身子摇动,小于有点咬牙切齿,突然双手环住了小诗的腰。看来,卸
妆要暂时中止一阵了!
而就在这时,眼前突然一黑,灯熄了,收音机的悠扬音乐也停了。停电了!眼
前变得漆黑,大约有三五秒,他们确然甚么也看不到,可是眼睛能迅速适应黑暗,
多少总有一点光亮自窗子外透进来,可以朦胧看到一点东西。小诗已经给小于搂抱
得心头乱跳,全身发软,她感到小于正把她抱起来,看来,断电,正是中断卸妆去
恩爱的最好机会。小诗也全然无抗拒之意,只是它是女性,小家庭中有许多事,男
人不会放在心上,女性却会,像忽然停电了,停多久?雪柜里的冻鱼冻肉会不会变
坏之类的琐碎小事。这种小事,在小诗的心中,也只不过是一闪即过,因为小于已
在深吻它的颈,令她不由自主,气息急促。但是那也使她,有一秒半秒钟的时诅使
她清醒理智,没有被小尹的挑逗行动所迷醉。所以,她看到了镜子中的情形。光线
极微弱,看到的情景,也十分模糊,她在镜子中看到了她自己,可是却看不到小于!
那一瞥的景象,怪异莫名:她坐在小于的身上,小于坐在凳子上,忽然之间看不到
小于,看出来,她和凳子之间就是空无所有的了,她像是悬空坐看。那令得她心头
陡然一凛:小于怎么会不出现在镜子之中怎么会?她用力眨了眨眼,想再看清嫂可是
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小于已把她抱了起来,一个转身,抱看她走向林,把她放到
了床上。刚才镜子之中看不到小于的怪异情景,令小诗十分震撼,所以她一直紧抱
看小于,抱得极紧,她不能失去小于,失去小于对她来说是绝不能想像的事,她要
紧紧抱看小于,搂紧他,把他的头埋在他的怀中,以证明小于的存在。小于当然是
存在的,而且,由于她异常的反应,兴奋莫名,用他灼热的唇,吻遍了她的全身。
好久,电力供应仍没有恢复,小诗一直抱住了小于,并且再和他一起在梳妆怡
之前,维持看刚才的姿势,让小于替她卸妆。那时,已经点燃了一枝洋烛,在烛光
摇曳之中,小诗清楚地自镜子中看到,自己是坐在小于的身上。
然而,她又不以为自己在断电之后一刹那诅在镜中看不到小于是幻觉。她有为
日记的习惯,当晚,当小于躺在林上,发出轻微的鼾声时,小诗在烛光下打开了日
记簿,记下了这件古怪的事。她还这样写:「那算是甚么兆头呢?天:千万别是甚
么不祥之兆:我生活太幸福,太甜蜜了,不要有任何不幸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她写到这里时,眼前陡然大放光明,供电恢复了。小干在林上翻了一个身,小诗
忙过去熄了灯。
第二天,小诗整天精神恍惚,极其不安。到了晚上,已经熄灯睡觉了,小诗又
硬将小于拉了起来,要小于抱看她去照镜子。小于累得眼睛也睁不开,和她到了梳
妆冶前,小请向镜子中一看,吓得全身发麻,双腿发软镜子中只有她一个人,哪里
有小于的影子!
她整个人向旁倒,叫也叫不起来,拉得小于也几乎跌倒,等小于用强有力的手
把她拉起来时,她鼓起最大的勇气,再向镜子看去,却又看到小于大是疑惑的神情
出现在镜子之中。小于焦切地问:「怎么啦?」
小诗心头狂跳,勉力镇定:「有点……头晕!」
小于忽然大有喜色,伸手按住了它的腹际,扬眉,现出询问的眼神,小诗「坯」
地一声,在小于的手背上打了下:「你才想!」
小于睡看了之后,她在日记上又记下了刚才的事,而且加上了如下的句字:
「真耽心死了,是不是不祥之兆?我害怕死了,希望甚么也不是。」
一夜不安,第二天精神不济,回到公司,被同事大大取笑了一番,同事们取笑
完了小诗之后闲谈,一个提到了他昨夜看的一盒录影带,电影「天师捉妖」,那是
人导演波兰斯基的名作。那同事说「我一个人看,看到老教授发现满厅跳舞的人,
在镜子中都看不到,镜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我吓得要去照镜子,肯定自己是人
不是鬼!」他说著,自以为幽默,就先笑了起来。
小诗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噎:鬼不能照镜子,镜子照不出鬼来:人可以看到鬼,
但是看不到镜子中的鬼!小诗在刹那之间面色惨白,一个女同事看到,叫了起来:
「你不舒服!」小诗忽然有了要呕吐之感,心在突然而来的极度恐惧之中,会有这
样的生理反应。于是,她的情形,非但没有再招来同婢反倒惹来了一阵「恍然大悟」
的笑声。
小诗在定过神来之后,不断地在想:怎么一回事?为甚么在镜子中看不到小于?
人不能在镜中看到鬼,那么,那么,难道……难道小于是鬼?
当小诗想到了这一点的时候,她几乎尖叫了起来,她立时冲向洗手诅用冷水泼
自己脸,好使自己从这个可怕的、疯狂的念头中醒过来。
当天晚上,当小诗把这一切又重写在日记上的时候,她已比较镇定得多,她这
样写:「刚才又拉了小于照镜子,完全可以在镜中看到他,清清楚嫂连须根都看得
见。可是那两次,又不是眼花。会不会……有甚么可怕的事会降临在他的身上,所
以才有这样的先兆?他会死亡?会变鬼?所以先兆才会叫我偶尔在镜中见不到他?
怎么办?怎么办?有了先兆,知道了会有不幸的事发生,怎么预防?怎么预防?谁
能帮助我?天!帮助我!」
小诗更不安,一晚转辗难眠,小于倒是呼呼大睡,偶尔翻一个身,就把小诗紧
紧搂在怀中,小诗甚至紧张得把手按在小于的胸口,探他的心是不是还在跳动。
折腾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小于起来,望看娇颜憔悴的妻子,又是怜惜,又是责
怪:「你这是怎么了?」小诗哭了起来,伏在小于的肩头上,一面哭,一面把一切
都说了出来,并且提出了要求:「你……别出去,至少在家里躲上七天……或者七
七四十九天,我托人去找……有办法的人替你解灾!」
小于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一下子把小诗的身体翻了过来,伏在林上,伸手在它
的丰臀之上,劈劈啪啪,连打了三五下,下手真还不轻,打得雪白的肌后,呈现了
粉红色。他一面打一面斥责:「少胡说八道,甚么不祥之兆:我要是快变鬼了,我
自己该是有兆头,不会你有了,我反而没有!」说著,小于双手又在小诗的身上乱
抓乱扰,小诗又哭又笑,两人闹了个精疲力尽,索性不去上班,打电话请了半天假,
尽情享受了一个上午。
下午各自去上班。下班时,小于照例去接小诗,他常常迟到,捱小诗的责怪,
不过这一次,倒极准时。他到的时候,恰好看到有救伤车,救护人员把刚才被一辆
冒失的货车撞倒的一个女伤者抬上担架,他趋近,立即认出了双目紧闭,满面流血
的女伤者是他的爱妻娇妻,是他的小诗。他嚎叫看和小诗一起上了救伤车。
据医生的说法是:「送院途中,伤者已经不治。」好几天之后,小于如同槁木
死灰一样坐在梳妆抬前,看看镜子中自己憔悴的样子。忽然之间他知道了:人不能
在镜中看到鬼的影子,同样的,鬼也不能在镜中看到人的影子。小诗两次在镜中看
不到他,的确是一种先兆,预兆死亡。不祥之极!
—完—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