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逃犯的报复 [2004-10-14]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逃犯的报复


  何丽是在公共汽车上看见那则通缉令的,一张不大的白纸贴在车门上方,上面印着一个秃顶男人的照片,照片不是很清晰,但还是能够分辨出照片里的人长相极其凶恶。照片旁边是一段文字:洪浪,男,41岁,于2002年1月1日越狱逃跑。犯人特征:秃顶,缺少一颗门牙,左眼眉上有一处明显疤痕。请广大群众注意辨认,如有发现立即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必当重谢。

  读完了这段话,何丽感到有点不安。她知道这个洪浪是一个危险的爆炸犯,一年前,他用自制的炸药炸掉了整个一座居民楼,目的只是为了报复在那座楼上居住的背叛自己的情妇。而把他送进监狱的正是何丽当警察的丈夫秦龙。像所有被带上警车的罪犯一样,洪浪面目狰狞的叫嚣一定要杀光秦龙全家,但当时谁也没把这句威胁的话当回事,因为大家都知道洪浪是一定要判死刑的,他根本没有机会出来报复。可是现在,洪浪越狱逃跑了。
今天是2月2号,洪浪逃跑已经一个多月了。何丽下了车,急急忙忙往家赶,她一路上警惕的四处搜索着,觉得身边的每一个路人都有可能是暗藏杀机的越狱犯。

  进了居民楼的大院,何丽稍稍放松了些,她抬头看了看二楼自家的窗户,里面亮着灯,这温暖的灯光让何丽更放心了。何丽家窗子下面有一颗树,长的枝繁叶茂,最长的一根树枝已经触到了窗户上的玻璃,一只硕大的乌鸦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它“呱呱”的发出难听的叫声,跳上了那根最长的树枝,慢慢的向尽头的窗户移动。到了窗前,那乌鸦好奇的往里看,突然,它忽然浑身一震,扑拍了几下翅膀,接着就直挺挺的跌落下来。何丽忙跑过去捧起地上的乌鸦,它身上没有伤,可是已经开始渐渐的变凉,心脏也停止了跳动。何丽知道一只鸟从二楼掉下来是摔不死的,而且它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丝毫看不出死亡的迹象。它刚才看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何丽丢下乌鸦的尸体,三步并做两步的冲上楼去,她掏出钥匙打开门,发现屋里一片平静祥和的气氛,上高中的儿子秦锋悠闲的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本封面恐怖的鬼故事书,满脸的轻蔑,似乎里面的故事都非常幼稚。厨房里激烈的演奏着锅碗瓢盆交响曲,看来秦龙正在里面做饭,跟平常一样,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何丽自嘲的笑了笑,怪自己太多心了,她脱掉外衣,顺手挂在衣架上丈夫的外衣旁边。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何丽忽然发现丈夫的衣服后背的部位有一个手指粗的窟窿,周围的布料像是被高热灼过,已经焦了。何丽毕竟是警察的太太,她认出那是一个子弹洞,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马上又绷紧了,她清楚的记得今天早上秦龙出门的时候他衣服上还没有这个洞。

  难道丈夫已经遭到过洪浪的袭击了?何丽忙向厨房走去,想问个清楚。她一进厨房,就看到一幅怪异的图景,秦龙背对着她,正把一块生肉往嘴里塞,那团肉软塌塌的,红白相间,还滴着血和水的混合物。

  “你干什么?”何丽冲上去抓住他的手,可是肉已经被塞进了嘴里,秦龙贪婪的咀嚼着,发出“吱吱”的声音,淡红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淌出来。

  “我,我饿了。”秦龙的神色明显的有些慌乱,但他很快镇定下来,用手背抹掉了嘴角的血,脸上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饿了也不能吃生肉啊。”何丽觉得自己的胃部一阵痉挛“你衣服上那个枪眼是怎么回事?”

  “啊?”秦龙脸上又出现了慌乱的神色“我,我跟同事开,开玩笑,我自己开枪打的。”他见何丽狐疑的望着他,便伸手把她向外推“你去歇一会儿吧,今天我做饭。”

  何丽被推推搡搡的送了出来,接着厨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好生纳闷,觉得秦龙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便闷闷的来到客厅打开了电视,里面一个穿着朴素的播音员正在播报本地新闻。这时候,儿子秦锋像是被电激了似的“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走过去一把扯下了电视插销,屏幕立刻一片漆黑。

  “妈,今天别看电视。明天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不过今天别看。”

  “你们今天到底怎么了?”何丽皱起眉头盯着自己的儿子,秦锋尴尬的笑笑,那笑容跟刚才秦龙一样诡异,然后他转过身,回到沙发上继续看鬼故事。
  何丽生气了,她有明显的被愚弄的感觉,她气呼呼的坐到客厅里另一个沙发上,顺手抓起茶几上今天的报纸阅读,决定在秦龙和秦锋解释清楚之前绝不再理他们。何丽漫无目的的翻着报纸,当她翻到第三版的时候,怔住了,因为上面刊登着秦龙的大幅相片,而文章的标题是:一男子今晨被枪击,经抢救无效身亡。

  何丽的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部,只觉耳朵里“嗡”的一声。她“啪”的合上手中的报纸,做贼心虚似的斜眼看了看身边的秦锋,后者浑然没有发觉她的变化,仍然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鬼故事书,满脸轻蔑的神态。

  何丽尽量自然的站起身来,走进卫生间,打开灯,死死的从里面插上了门,然后才展开报纸阅读起来。报上说今天早晨一个男子在上班路上遭受来历不明的枪击,被子弹击中背部,送往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据小道消息说这名男子很可能是我市公安干警秦龙,而枪手很可能是正在被通缉的越狱犯洪浪……

  何丽把报纸揉成纸团塞进马桶里冲了下去,她呆呆的瞪着卫生间的门,思维一片混乱。秦龙已经死了,那在厨房里做饭的是谁?难道是……这一瞬间,汽车上的通缉令,死去的喜鹊,衣服上的枪眼,秦龙吃生肉,儿子拔电视插销……所有的情景同时充塞在何丽的大脑中,她蹲下身,双手捂着脸哭了起来,她的双肩剧烈的抖动着,却强忍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何丽并不是在为丈夫的死亡悲痛,而是实在难以承受这种心理失衡所带来的压力,她多年来所建立的世界观被彻彻底底的摧毁了,所以她只能用哭泣来排解。

  哭够了,何丽站起身来洗了把脸。她怕在卫生间里待久了引起怀疑,便给自己壮了壮胆,毅然的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何丽一走出卫生间,立刻被极端的恐惧包围起来,屋子里所有的房间都黑着灯,外面的黑暗乘机吞噬了整个房间,四周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厨房里悄然无声,根本没有人在里面做饭,客厅里也空无一人,不见了儿子,也不见了那本鬼故事书,就好象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房子里充满了阴森森的气息。

  何丽终于开始发抖了,她甚至认为自己刚才所看见的一切都是幻觉,丈夫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回来做饭,而儿子,对了,儿子在市南三中上学,那个学校是住校的,这一点自己刚才怎么没有想到?何丽越发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屋里本来就只有她自己,因为儿子住校,丈夫死了。她忽然觉得很凄凉,很无助,似乎天地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何丽在黑暗中摸索着,想把灯打开。这时,只听“吱悠”一声,秦锋房间的门自己开了。何丽惊恐的盯着徐徐开启的房门,她看见一团黄色的火焰自半空飘了出来,当即大叫一声,不省人事。

  何丽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丈夫关切的面容,客厅里灯火通明,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围着一个插着很多蜡烛的巨大的蛋糕,儿子也站在自己身边,手中拿着那本鬼故事,善意的冲她微笑。何丽这才想起,今天是2月2日,自己的生日。

  “你可醒过来了,差点把我急死。”秦龙温柔的说“我们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谁知你那么不经吓。”

  “只是开个玩笑?”何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是啊,你看到的那张报纸是我请一个报社的朋友特别给印的,全世界就这么一份,可是居然被你丢进了马桶里。还有那件衣服,上面那个洞根本不是枪眼,是我跟几个同事用烧红的铁棒造就出来的,也是为了演戏需要。其实你要是有心买份晚报回家今天的戏就穿帮了。我实在是没想到我们推着藏在小锋卧室里的生日蛋糕出来的时候会把你吓得晕过去,真是对不起。”秦龙解释说。

  “天哪,居然只是个玩笑?你知道我会怎么想吗?”何丽“腾”的坐起身来,横眉怒目“我本来看见那个通缉犯的照片就替你担心,你居然还拿这个来吓唬我,你也太过分了。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这个破警察当太太吗?成天担惊受怕的,我早就受够了!”

  秦龙见何丽生气了,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低下了头“其实我也是想给单调的生活添加点情趣,本来以为你会高兴的,谁知道……你看在小锋从市南三中这个管的这么严的学校回来给你庆贺生日的份上,就别发火了。我也挺不容易的,鼓足了好大的勇气才把那块生肉吞下去,到现在还直犯恶心呢。”

  何丽见秦龙这副模样,“扑哧”一声笑了“算了,这次放你一马,下不为例。咱们吃饭吧。”

  “哎。”秦龙赶忙答应着,跑到饭桌跟前殷勤的拉出椅子“请寿星入席。”
何丽的小型生日宴会在一派欢喜的气氛中进行着,吃到一半的时候,里屋的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何丽正要去接,秦锋再次像被电激了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冲进了里屋,接起了电话。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一惊一乍的。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咱们?”何丽担心的问,她忽然想起了那只莫名其妙死掉的喜鹊,和儿子关掉电视的举动,这可不是秦龙计划中的。

  “可能是在恋爱吧。你就别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的年轻人跟咱们那会不一样了,我相信他心里有数的。”秦龙丝毫不以为然。

  秦锋接完电话走了出来,他的表情很不自然,竟有点悲哀“我得回学校了,不陪你们吃饭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秦龙与何丽面面相觑,这次他也感到有些纳闷了,便进里屋去看了看,发现电话线居然被拔掉了。

  吃完饭,何丽打开电视机,那个穿着朴素的播音员又出现在屏幕上,是重播的本地新闻。

  播音员沉痛的说:“本台消息。昨天夜里,我市重点中学市南三中的男生宿舍楼发生剧烈爆炸,由于全体学生都在校,故无一幸免全部遇难。爆炸原因尚在调查中,据专家分析,爆炸很可能是人为的。警方认为这起爆炸事件与通缉犯洪浪有关。学校方面已经通知了部分学生家长,请还不知情的家长看到本消息速同学校取得联系……”

  何丽没有听到播音员下面说了些什么,她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