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她死在QQ上》(四) [2004-10-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第四章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一

  上个周末小诺终于遭遇了“那个人”,若不是邻居换保险丝时不小心关掉了全楼的电闸,只怕她现在已经和苏雪君一样坠楼而死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小诺惊吓过度,整个晚上再也没敢合眼,也不敢再接近那电脑。第二天早上,小诺的妈妈发现自己的女儿脸色苍白,一测体温竟达到30度。大病一场的小诺在家里连躺了三天,周一的课只好请假缺席。

  但是她谁也没告诉那晚上的事,因为别人不会相信。小诺躺在床上抓着被子看着那台静默在桌子上的电脑,心里说不出的害怕。毫无疑问,唐静的死亡必然也是与这QQ有关系,苏雪君也是一样。究竟那个神秘QQ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选中她们呢?还有没有其他的受害者?无数问号在小诺脑海里盘旋,但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去追查了。

  一直孤身调查这件事的小诺,这时候却很希望有个可以信赖的人在身边。

  梯云纵看起来倒很可靠,但是小诺只能在网上联络上他,而她现在根本不敢上网开Q.

  忽然,躺在床上的小诺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小诺,最近还是小心为上吧,你周围可能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

  “哎?你问我要我堂哥的电话?”曹芳蕊拿着手机,惊讶地喊道。

  “对,对,我是想请教他一些书的问题。你不说他看书很多么?”小诺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些。

  上次她在校园里遇见的那个曹芳蕊的堂哥马鸣,当时他曾对小诺说她身边有些不太干净的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那正是
小诺撞瑰的当天。她想或许这个人能有些帮助。

  “他和他朋友在大学附近租的房子,那家伙没手机,我给你他的家里电话吧。”

  “好的,他这人很好说话吧?”

  “啊,还好啦,没见他发过脾气,就是怪怪的……不过你若找什么书,问他还真是找对人了。”

  “是呀是呀。”

  小诺放下电话,接着拨马鸣家的电话。

  她觉得这种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而且她也不知道马鸣这个人是否真的可以信任,所以还是亲自见一面的好。

  “你好……”电话里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喂,请找一下马……”

  还没等小诺说完,电话里就传来一连串轻快的留言:“我们现在不在家,如果找马鸣,请按一;如果找蒋若宁,请按二;支持申办奥运请按三;讨厌F4那群小白脸的请按四;相信英特纳雄耐尔终将实现的请按五…………如果你是长途,请挂机。

  “&*%& ……”小诺听到这种别致的电话留言,哭笑不得。她留言给马鸣说有些事要请教他,并且留下了自己家的电话号。

  当天下午马鸣就回了电话,小诺把希望面见的请求又说了一遍,他一口答应,两人约好第二天下午四点在大学附近的红茶坊里碰头。小诺自始至终都没透“撞瑰”的半点口风。

  六月二十六日星期二下午四点。

  小诺来到红茶坊的时候,马鸣已经在门口等候着,他还是那天那一袭“风雅”的文化衫,捧本书斜倚着墙津津有味地读着,书名叫《龙枪编年史》。

  “你好!”小诺走过说,马鸣这才注意到她就在身边,忙不迭地扶扶眼镜,回说“你好”。小诺注意到他的眼镜很奇特,连接镜框与镜腿的螺丝没了,一枚弯曲的大头针代替了它的位置,尖尖的针头冲上挺立着,稍不留神就会刺中扶眼镜的手指。

  两个人走进红茶坊找了个位子坐下。小诺点了珍珠奶茶,而马鸣毫不客气地要了杯白水。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瑰吗?”

  小诺双手拿着杯子,注视着马鸣。

  马鸣听到这个问题,眉毛向上挑了挑,一脸认真地说。

  “当然,你现在身后就站着一只。”

  话刚说完,马鸣看到小诺脸色变的煞白,他以为女生胆小,连忙道歉说自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那天……那天你不是说我身边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叫我小心点么?”

  小诺的声音转低,微低着头轻声说。

  “哦,这个嘛……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反正是觉得很异样,不是好东西”马鸣搔搔头,摘下眼镜来晃了晃,“一戴上这副眼镜,我就经常能看到些奇特的东西…………

  你后来怎么样了?“

  小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这才鼓起勇气,把上周五遭遇的事讲了一遍,并且把唐静与苏雪君的神秘死亡,自己对死因的疑问以及调查的成果等等也都说了出来。

  听完小诺的叙述,马鸣的表情变的严肃起来。

  “就是说,是那个神秘的QQ害死的你表妹和苏雪君,而且这一系列事情还与网上一个叫”残星楼“的团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没错,就是这样。”

  “这件事情确实诡异,听起来象是荒谬的瑰故事……不过我相信这是真的。”

  马鸣笑了笑,重新把眼镜戴回去。小诺感激地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一个人实在是不敢再继续查下去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唐静会死,所以……”

  “呵呵,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微尽绵薄之力。说实话,我对这类事情蛮感兴趣的。”

  “谢谢你,谢谢。”

  小诺心安了不少,原来紧握着杯子的双手放松下来。

  “从目前所掌握的情报来看,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残星楼这个网络组织与”那个QQ“

  这两者之间有关联,甚至不能确定唐静的死与苏雪君的死到底有没有联系————若后者不能成立,则之前的一切在网上的调查也就没了意义。“

  小诺不太情愿地点头承认,马鸣的这个分析点中了要害。她之前的逻辑是这样的:唐静与苏雪君同一时刻死于“那个QQ”——她们两位认识并且属于残星楼——残星楼必然与“那个QQ”有关系。这一切的立论基础是:“唐静与苏雪君同死于那个QQ,而这一点她没办法证明,苏的电脑已经被她父亲砸坏了,没办法查出苏最后时刻上网的情形。

  “…………对了,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那台电脑。”

  马鸣喝光杯子里的水,小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两人离开红茶坊,小诺坚持要付帐,马鸣推辞了一下,也没再坚持。马鸣是走路来的,而小诺是骑的自行车。于是马鸣就骑上小诺的自行车,让小诺坐在车后,两人朝小诺家骑去。

  在路上,小诺忽然问道:

  “哎,瑰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这个问题嘛,全看个人是怎么理解的……”马鸣在前面蹬着车子,头也不回地说,“其实呢,瑰就是人的精神,也算是一种带电粒子的聚合体。一般的人死后,精神也就随之消失,但是如果死前意念特别强烈,当肉体死去的时候,意念仍旧有足够的能量将精神粒子凝聚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灵魂或者说瑰魂;个别特别强烈的意识体甚至还能形成生前的记忆与形体……那就多半是厉瑰了。”

  “想不到这么深奥啊……”小诺半是感叹半是佩服,“……这是属于精神学科还是物理学科的范畴?”

  “都不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

  马鸣回答的毫不含糊,小诺听到这句差点没从自行车上摔下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是自从撞了“那个人”以来她第一次笑。

  到了小诺家以后,小诺的父母还没回来。两个人来到小诺的卧室,那台电脑就摆在书桌上面。

  “就是这台了。”小诺指着电脑,仍旧心有余悸。

  马鸣皱着眉头左右端详了半天,然后凑近上看下看,还趴到电脑后面去看那一堆缠绕在一起的电线。大概看了有三、四分钟,他转过身来对小诺说:“介意把机箱打开么,我想看看里面。”

  于是小诺找来螺丝刀,把机箱的螺丝一个一个旋开,再把盖子拆下来。马鸣双手撑住机箱两侧,头往里探去,眼镜几次从鼻梁向下滑去,他不得不笨拙地腾出只手来把眼镜扶正。随后他把一只手伸进机箱,把CPU 、内存条、电源箱、显卡、声卡等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摸过来,嘴里还念念有词,不知道叨咕些什么。

  最后马鸣终于检查完了,站起身来,拍了拍手。

  “有……有没有什么发现?”小诺忐忑不安地问道。

  “呶……”马鸣把眼镜摘下来递给她,“你自己来看看就知道了。”

  小诺接过眼镜戴上,开始眼前一片晕眩,让她这个五点零的眼睛戴四百度的近视镜确实有些勉为其难。等到她稍微习惯一点后,才把目光放在被拆开的电脑里。

  她看到电脑外表比刚才看起来要脏,接缝处似乎有些浅灰色的污垢。她伸手去碰,却什么都碰不到。小诺开始以为是镜片太脏了,想擦一下,但马鸣在旁边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于是小诺移近电脑,发现那些灰色污垢都是从电脑内部通过缝隙向外渗出的,而且……而且那不象是附着在机器上,更象是漂浮其上一般。

  稍微仔细一观察,小诺就注意到,所有的“灰垢”痕迹似乎都有固定的流向,顺着流向反推回去,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唐静的硬盘。

  “啪”

  小诺一时没注意,头探的过低,本来就戴的很松的眼镜掉在机箱里。马鸣平静地把它捞出来,然后对她说。

  ‘你都看到了吧?“

  :“……那些是什么?”

  “瑰气,这是一般的说法。”马鸣拿自己的汗衫擦拭着镜片,“按照我的理论,这就是瑰魂在你电脑里发飙的时候遗留在机壳上的带电粒子,就好象蜗牛爬行会留下的粘液一样。”

  “………………您是说瑰在我的电脑里?”

  “不奇怪,我一个朋友的电脑里还有蟑螂呢。”马鸣毫无紧张感地说,“这些东西肉眼是无法觉察的,但是透过这副眼镜就可以看到——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当初我就是看到你身上似乎也沾了这样的灰垢,所以我那天才问你是否接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擦不掉吗?”

  小诺一想到自己身上还沾有这些东西,就浑身不自在。

  马鸣想了想,说:“有石菖蒲没有?那玩意自古被称做”蒲剑“,乃是天中五瑞之首,道士们经常用来驱邪。拿它来扫,大概可以把灰垢清理干净。”

  “想不到一个大四学生还能知道这些东西呢,我一直以为只有老头子才精通。”小诺笑着说。

  小诺的妈妈在市医院工作,石菖蒲算中药,应该有办法弄到的。

  “啊,这种知识啊,多看些地摊杂志里的瑰故事就会知道的。”马鸣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对了,把电脑打开吧,我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真……真的要吗?……”小诺面露恐惧之色。

  “哈哈,放心吧,即使里面有瑰,现在也不会出现的。你想想,你拿着这个硬盘都已经一周多了,但只有周五超过12点以后,那个QQ才出现,说明不到特定时间,它是无法活动的。”

  “那你去开吧……”小诺指指电脑小声说,同时缩到马鸣身后。

  马鸣笑笑,坐到前面去把电脑打开。显示屏先亮起来,然后主机发出嗡嗡的声音开始自检。但是,很快系统显示自检失败,无法启动。重复启动了好几次,仍旧失败。他仔细检查了BIOS以后,转过头对小诺说:“看起来,上次的QQ发作,把这个硬盘毁坏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现在电脑根本无法检测到硬盘的存在…这样吧,我把它拆下来转到我电脑里去试一下。”

  “那……那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小诺有些担心。马鸣耸耸肩,一脸无所谓:“如果那样最好,说老实话,我还没碰到过瑰呢。”

  于是他将唐静的硬盘拆下来放进一个塑料袋中,然后把小诺自己的硬盘装回去,开机。电脑里很快显示出小诺自己的WINDOS界面,让她感觉到一种温馨的味道。

  马鸣看看时间,对小诺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去。这个硬盘我带回去看数据是否能修复回来。你今天如果有时间,上网再去找找残星楼的其他三个人吧。”

  “好的……”小诺回答说。

  “现在还没办法确定这个瑰QQ的来源是唐静的硬盘,还是来自网络的其他什么地方。

  虽然这硬盘拿走了,但你还是要小心,上网时间不要超过12点最好。QQ蛮危险的,建议你先用MSN 吧。“

  “恩!恩!”

  小诺用力点了点头,同时把残星楼主页的地址写在纸条上递给马鸣。

  “明天,还是三点,红茶坊见。我们到时候看情况,再拟订一个详细的应对办法。”

  说完马鸣便夹着那个硬盘离开了。小诺看着他的背影,有种入释重任的感觉,自己终于有同志了。

  吃过晚饭后,小诺忐忑不安地打开了电脑,拨号,开Q ,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还好,才七点半。

  梯云纵不在线上,但是发了一条QQ信息过来,让小诺去她的263 信箱收信。残星楼的主页仍旧是老样子,一点变化也没有。

  小诺打开263 的信箱,里面只有一封新邮件,梯云纵的。标题是:关于子山、胜舟和茗

  信里这样写到:

  那天你掉线以后,我特意去了几个常去的社区,看是否能找到其他三个人。很奇怪,他们全部销声匿迹了——至少没用我所知道的ID发过帖子、进过聊天室或者上Q.我也问过几个与他们比较熟悉的朋友,也都很久没见过他们出现。可惜的是,没办法找到他们三人现实中的名字、地址……所以联系不上他们。
  还有一件事……唐静——我还是习惯称呼她为惊鸿——和苏雪君的死讯我是否可以向她的其他朋友公布?她在网上还是有很多朋友的。我觉得应该告诉他们一声,这样做的话,说不定其他三个人也会知道。
  梯云纵

  小诺觉得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残星楼其他三个人也销声匿迹,是不是也遭遇了那个神秘QQ的毒手呢?可惜找不到现实中的身份,没办法查证。

  沉吟片刻,她觉得有必要将整个事件都告诉梯云纵。第一,以梯云纵和唐静在网上的熟悉程度,应该能找到更多的情报;第二,那个神秘QQ攻击了小诺,难保它不会攻击梯云纵,必须让他保持警惕。第三,小诺需要人帮忙。于是,她给梯云纵回了封长信,将整个事件都写了下来,包括自己撞瑰的事情。最后她还提醒梯云纵使用MSN 或者EMAIL 保持联系,QQ尽量不要开。

  三十分钟后,Q 上传来梯云纵的一句话:

  “OK,收到,MSN 上见,我的是heretic_mao@hotmail.com ,886 ”

  这样一来,小诺就有了两个盟友:一个是现实中的马鸣,还有一个是网络中的梯云纵。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她希望这样可以更快地查出真相。现在的她,感觉自己象是《X-FILE》里追查神秘事件的FBI 探员!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