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杀人蚁》(中) [2004-10-12]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8

     姜探长手里攥着于晨益的尸体解剖报告单翻过来倒过去
   看。眉头紧皱。
     尸体解剖显示于晨益的体内大量失血,而他的全身皮肤没
   有任何伤口!于晨益的致死原因是心脏受到一种医学上从未见
   过的毒素干扰而中止跳动。
     法医肯定这种毒素是外来的,但绝对不是通过口腔以食物
   的形式进人体内的。
     于晨益家里的指纹和脚印都是家人和那位报案的同事的,
   没发现陌生者的指纹和脚印。
     “高科技作案。”姜探长不得不下这样的结论。他休高科技作
   案,他以往的破案经验用不上。
     随着时代的前进和科学的发展,靠经验吃饭的人的饭碗不
   断被新事物砸得粉碎。
     姜探长通过几天的调查,给和于晨益有怨的人排了队,他又将
   里边有高学历的人筛选出来。
     于晨益的家里什么也没丢,可以肯定不是谋财害命。据于晨
   益的妻子说,于晨益绝对没有婚外恋,她也没有,因此也不是情杀
   。只能是仇杀。
     于晨益在公司几乎没有仇人。姜探长就差将于晨益上小学时争
   吵过一次的同学列为嫌疑犯了。
     “凶犯抽他的血干什么?凶犯又是从他身上的什么地方抽走
   的血呢?”姜探长劳苦思索。
    急促的电话铃声吓了姜探长一跳。
   “姜探吗?局长让你马上到他的办公室去!出大案了!”局长
   助理在电话里说。 ·
     “谁被杀了?”姜探长问。
     “你想不到。”
     “市长?”
     “你怎么知道?”
     “往大了蒙呗!”
     凶手又是杀人蚁。-

             9

     他当上市长后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想当市长。
     他刚上任时的感觉是呼风唤雨。后来变成了呼钱唤欲。
     市长是在他长期用公款包租的宾馆房间里和拼妇过夜时被
   杀人蚁杀害的。
     市长身上的第二波长极其强大,以致于许多杀人蚁舍近求
   远来找他。他受贿、贪污和挥霍的公款的数目在8000万元以上。
     市长在市郊拥有4栋造型各异的别墅。他还使用公款长期
   包租6家饭店宾馆的总统套房。他借口工作忙不回家住,在别墅
   饭店宾馆与不同的姘妇共度良宵。市长大大对夫君的所作所为
   早巳洞察,但市长夫人的位置对她的诱惑超过了她对丈夫的忠
   诚要求。
     随着任期的增长, 市长的欲望愈发肆无忌惮。他将市民当猴
   耍当白痴愚弄。—次,—位市民见义勇为赤手空拳同持枪歹徒搏
   斗光荣牺牲。市长决定接见烈士家属并在电视新闻的头条播出。
   在接见前。市长在手背上涂了拍电影用的催泪膏。接见时,市长一
   只手握着烈士的妻子的手,另一只手将催泪膏送人眼睛。于是,
   市长在全市市民面前眼泪汪汪地慰问烈壬亲属,情真意切,正气
   浩然。市民们无不为自已有这样好的市长而弹冠相庆。
     晚上,市长和娇妇在宾馆的总统套房呼风唤雨时,姘妇说:
     “我给你找的药管用吧?一涂就哭。我拍戏时导演老让我
   用。”
     “你再给我多找点儿。过几天还有一个英模报告会。”市长
   说。
     “杀害那烈士的歹徒作案时抢了多少钱?”姘妇问。
     “400元。”市长说。
     “还不够你半顿早餐钱呢』也够冤的。”
     “谁让他没当上市长呢?下辈子努力吧!哈哈!”市长喜欢在
   床上幽默。
     “你是我见过的最坏的人。”姘妇撒娇,“哀拉妇疣。”
     “我明天上午要主持一个廉政会议,早点儿睡吧!”市长打呵
   欠。
     “我舅舅要的房子你还没给办呢!”
     “我现在就给你写条!你们家的人靠你发大了,你也忒值钱
   了吧…你们家上辈子准积大德了……”
     市长拿姘妇的后背当桌子写条儿。

     “我舅舅要公寓,不要普通居民楼。”
     “我把市政府大楼批给他。”
     “我就喜欢你的幽默感。哀拉妇疣”
     市长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当市长,他的第二波长的
   发射功率日益强大。
     市长遇害的当天晚上同一个姘妇睡在一家宾馆的高级套间
   里。
     杀人蚁们吃市长的血时姘妇睡得香甜毫无察觉。
     杀人蚁来的时候是1000只左有,走的时候是25000只。
     市长用鲜血为杀人蚁书写结婚证书,用尸体为杀人蚁提供
   交配场所,再用血液为小杀人蚁提供乳汁,为疲劳不堪的杀人蚁
   新郎新娘恢复体力。
     早晨,姘妇先醒了(也只能她先醒)。她看表。
     “该起床了,你还要去反贪局检查工作呢!”姘妇将嘴凑到市
   长耳边说。
     市长照睡不误。
     姘妇捏市长的鼻子。
     冰凉的鼻子。
     她一楞,再摸市长的脸。更冰.还硬。
     姘妇慌了,她给睡在隔壁的市长秘书打电话。
     “你快过来!”姘妇颐不上穿衣服就叫秘书。
     秘书过来一看,脸白了。
     市长死了。
     秘书反拿电话听筒喊医生。
     医生赶来给市长体检。
     “是谋杀。叫警察吧!”医生告诉秘书。
     “谋杀? !”姘妇呆了。 —
     警察局长直接来了。
     随后姜探长来了。
     和于晨益谋杀案一模一样。
     “一个凶手干的。”姜探长下结论。
     “限你3天破案。”局长对姜探长说。
     副市长给局长的期限是3天半。
     姜探长开始调查。
     “谁最先发现市长被害的?”姜探长问先来的警察。
     “她。”警察指姘妇。
     “你是谁?”
     “我在××电视台工作。”
     “拍电视的时候发现市长死了?”
     “...不是...... .”
     “那是......”
     “......”
     “明白了。”
     “你得跟我们去警察局,希望你配合。”
     “为什么?下午还有我的节目!不是我杀的市长!”
     “我没有说你杀市长”
     “那为什么抓我?”
     “不是抓,是请你去。”。
     姘妇是姜探长在三天之内破案的唯一线索和希望。
     姜探长让手下迅速调查姘妇认不认识于晨益。姜探长认定
   于晨益也是她杀的,要不就是有一个犯罪集团,她是其中一员。
     姜探长又让另一名手下了解姘妇的学历和她所接触的人的
   学历,查有没有学自然科学特别是从事高科技研究的。
     回到警察局,姜探长立即盘问市长的姘妇。
     一无所获。
     市长尸体解剖的结果同于晨益一样。
     “你要快!”局长亲自督战,“已经有记者得知市长被杀了,估
   计最多再有两个小时媒介就要报道市长的死讯了。”
     姜探长清楚只要媒介一报道,他的压力就大了。公众需要知
   道市长的死因。
     调查人员回来了。姘妇与于晨益绝对没有任何关系。唯一
   的线索是姘妇有个中学同学现在是某大学的生物系副教授,在
   该领域小有名气。
     “拘留。抄家。”姜探长从牙缝里往出挤宇。
     他没时间循序渐进。
     耀武扬威的警车开到那所大学从课堂上抓走了副教授。副
   教授离开梯型教室时的神态使人想起被捕的地下党仁人志士。
     姜探长亲自搜查了副教授的佼所。
     姜探长在局里提审谋害市长的嫌疑犯副教授。
     副教授毕竟是读书人,听到姜探长一声断喝他就把自己干
   过的坏事全招了,成了变节者。
     “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全部罪证!”姜探长拿起一摞纸给副
   教授看,“全在这上面!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交代吧!”
     副教授面如土色:
     “我说…我说……我在写一篇论文时…剽窃了别人的论文
   …我还和6个女大学生…发生过。·关系…她们都满16岁了
   …我是验过她们的身份证后才、…什么的…我懂法律…16岁
   以下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都以强奸论处…处7年以上死刑以下
     姜探长控制住自己没掏枪毙了池。 .
     “我还在—次晚上路过女生宿舍时扒过窗户偷看她们洗…
   我还在听说一位女生看《金瓶梅》后找她谈话假装爱护她假装批
   评她其实后来我当西门庆她当潘…”
     经验中富的姜探长看出副教授的智力和胆量不足以使他成
   为杀害市长和于晨益的凶手。
   “把他移交轻案组。”姜探长低声对手下说。

     局长平均30分钟询问一次破案进展。
     “放了姘妇,跟踪她!’’姜探长无计可施,只好出此下
   策。
     姘妇离开了警察局。
     姜探长率手下驾车跟踪。
     姘妇到电视台上班,就跟什么事没发生过似的。
     “她一点儿也不悲痛。”手下提醒姜探长。
     车载电话响了。局长通知姜探长报纸和电台电视台开始大
   肆渲染市长被谋杀。有一家电视台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于晨益的
   命案,他们已经开始把两件案子联系起来报道,并将这种死法定
   名为“神秘谋杀”。
     “抄她的家!”姜探长急了。他现在只能打市长姘妇的主意。
   手—下去开搜查证。
     姘妇有3个住处。搜查的结果除了大笔现金没发现任何线
   索

     —天过去了。破案没有进展。
     当天夜里11点,又一人遭神秘谋杀。被害人是一家税务所
   的副所长。女性。
     姜探长在检查了作案现场后认定3次谋杀均系一人所为。
     新闻界开始连篇累牍地报道中市出现的神秘杀手,一时间
   人心慌慌。
     警察局出动所有警力上街蹲守。
     姜探核知道,如果3天内他破不了案,他就该滚蛋了。然后
   是局长滚蛋。
     “你们都出去,我自己呆会儿。”姜探长对手下说。
     现在是凌晨4点。姜探长独自苦苦思索。
     奸杀仇杀谋财害命都不是,凶手到底要干什么?故意绘我出
   难题?是我的仇人干的?姜探长开始给自已的仇人排队。
     在每个人的生命过程中都会出现误区。
     杀人蚁的数量在飞速增长。姜探长在自己的仇人中寻找凶
   手。
     清晨,所有生活在本市的姜探长的仇人都被拘留了。
     正当姜探长逐个提审无辜良民时。手下传递给他的一个噩
   耗使他确信自己必须卷铺盖滚蛋了。
某大国议员在本市访问时于今日凌晨在他下榻的饭店惨遭
   神秘谋杀。
     “我×你妈”姜探长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凶手,“有种你来
   杀我!”
     外国议员被杀害时,姜探长的仇人全都在拘留所里羁押。事
   实证明他们是清白的。
     “…姜探长开始给局长的仇人排队。 ’
     被害外国议员的国家不干了,他们发来强硬的外交照会,要
   求在24小时内破案。24小时破不了案他们将派警员来破案。
     姜探长在外国议员被杀害的现场发现了跟务员的指纹,他
   拘留了服务员。抄家。依然一无所获。
     外国议员身上的血几乎被凶手全抽走了。
     “查全市所有医院豹血库的入库单!”姜探长急中生智。
     “凶手一定是医生!’一名手下提醒头儿。
     “把全市所有有前科的医生都抓起来!”姜探长不能允许再
   有人被杀害。
   有前科的医生被拘留后神秘谋杀愈演愈烈。
     限期一过,趾高气杨的外国警官来了。
     姜探长垂头丧气地遵局长之命驾车到机场接外国警宫。 。
     外国警官坐姜探长的车踌躇满志地行进在高速公路上,好
   像一停车罪犯就恭候在车门旁束手就擒请他们掏手拷。 ‘
     姜探长一路冷笑。他等着看外国同行的笑话。 。
     外国警官在议员的尸体旁转悠了10个小时,一个比一个束
   手无策一个比一个显得弱智。
     该国政府警告国民不要去那个议员被杀害的国家旅游。全
   世界的媒介玩命报道神秘谋杀扫荡那个国家,劝告活着的生命
   最好不要去那个国家冒脸。
     姜探长和警察局长都被迫辞职了。
     在短短的一个星期里,这座城市共有 38人死于神秘谋杀。
     恐怖导致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商店停业。
     防盗门脱销。
    当中家报纸说被神秘谋杀的人家里都有防盗门后,人们
   争先恐后拆除防盗门。 …
     直到外国开始出现神秘谋杀,外国媒介才闭上了喋喋不
   休的嘴,转而骂本国的警察是饭桶。
     姜探长的离职使他省去了为联合国秘书长的仇人排队的麻
   烦。神秘谋杀开始肆虐全球人类。

   无数杀人蚁乘坐飞机乘坐火车乘坐轮船乘坐汽车奔赴世界
   各地觅食。
     国际刑警傻呆了。用同一种手法在相同的时间里在世界各
   地杀人,罪犯只要死者的生命其他的什么都不要,这不是向国际
   刑警示威是什么?
     黑手党被列为第一嫌疑犯组织。
     有一个颇有名气的国家的一位颇有名气的部长在会议期间
   去卫生间方便,他再没像以前那样从马桶上站起来。杀人蚁残忍
   地在厕所杀害了他。而他的女儿明天结婚。作为父亲,他是婚礼
   的第三号人物。他最爱女儿。女儿的婚礼足足筹备了两年。部
   长在6年前受过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贿,金额为500美元。此前
   此后他都是清白的。尽管他的第二波长较微弱,8只杀人蚁还是
   不远万里乘坐国际航班赴宴品尝他的鲜血。
     惨剧几乎发生在每一个国家 死亡人数与日俱增。每天都有
   人失去亲人。
     人类惶惶不可终日。 ’
     经费捉襟见肘的联合国居然悬赏1000万美元给提供神秘
   谋杀线索的人。
     全球的警察终日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10

     恐拜火是一只雄性杀人蚁。他是在一位副总统的尸体上出
   生的。
     王希力霞是一只雌性杀人蚁。她是在一位局长的尸体上问
   世的。
     他们都是喝人血长大的。杀人不眨眼。
     王希力霞第一次和恐拜火见面是在一家大饭店的地下停车
   场。她的父母在一位局长身上缔造了她,又为她提供了滋养生命
   的第一滴人血。
     她在饱餐人血后身体迅速茁壮成长,她告别父母后独立。
     她开始寻找食物,寻找人体电磁波第二波长。
     她接受到一个第二波长,她寻波面去。她要吃那个人的血。
     当王希力霞赶到目标所在地时,目标离她而去。这是一座大
   饭店的地下停车场。目标是一个司机。那司机的运气不错,在杀
   人蚁王希力霞逼近他时,他的老板办完了事,他驾车走了。他可
   以多活10分钟,他的车上已经潜伏了9只刚刚饱餐过的将他作
   为储存食物的杀人蚁。
     王希力霞埋怨自己运气不好,到嘴的血跑了。
     好在她还不饿,她选择了一辆汽车小葱。这是一辆豪华汽
   车,她栖息在汽车的前牌照后边的一颗螺钉上。

     “你好!”声音是从王希力霞身边传来的。
   , 王希力霞扭头看,牌照的另一颗螺钉上有一位她的同胞,男
   生。
     “你好!”王希力霞对他说。
     “我叫恐拜火。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我叫王希力霞。”王希力霞说。
     “很美的名字。”恐拜火说。
     “谢谢,我妈妈给我起的。你的名字挺男子气的。”王希力霞
   脸不知为什么红了。
     “我爸爸给我起的。我爸爸的名字更鲁,他叫恐刀酷。”恐拜
   火说,“我爸爸和妈妈是喝了一位副总统的血后生的我。你第一次
   喝的什么人的血?”
     “局长。”王希力霞有点儿自卑。
     “不错了。我昨天碰到一位同胞,他是喝一个宰客的出租车司
   机的血长大的,而且还是‘面的’司机,档次低了点儿。”恐拜火
   安慰王希力霞。
     王希力霞觉得恐拜火挺善解人意。
     “我可以过去吗?”恐拜火问王希力霞。
     这块汽车牌照共有两颗螺钉,现在他俩各占据一颗。
     “过来吧。”王希力霞说。
     恐拜火顺着牌照过来了。
     她嗅到他身上有一股类似油墨的气味儿,她喜欢这气味儿。
     他嗅到她身上有一股野草的气味儿,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曾
   经碰到过几位异性同胞,他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相互注视,他们的身体渐渐接近,他们没说
   一句话没作任何铺垫就极其自然地接吻了。大凡异性之间在第一次
   接吻前需要用语言极力向对方表白自己以获得对方准吻签证的,都
   不是真情。真情不需要语言,真情不需要签证。
     他们不能再往前走了,杀人蚁的生理结构决定了他们结为夫妻
   的前提是吃人血后才能圆房。
     “咱们去找能让咱们结婚的人。”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点头。
     “先休息一会儿,你刚走了挺长的路。”恐拜火说。
     “你怎么知道?”王希力霞问。
     “看得出来。我比你经历多。”恐拜火说。
     “我赶来的时候,那人走了。”王希力霞说。
     “这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到一座学校去吃一个校长,等我
   赶到那学校时,校长已经被先我一步的同胞吃了。”恐拜火说。

     “我没去过学校。学校是干什么的?”王希力霞问。
     “弄好了是人学知识的地方,弄不好是摧残人类的孩子的地方*
   我去的那所学校就是摧残孩子的地方。在那所学校上学真惨,和蹲
   监狱差不多。老师给每个学生排名次。”
     “根据什么给学生排名次?”
     “根据考试分数。”
     “什么叫考试?”
     “就是由老师出题,事先不让学生知道题的答案。学生在考
   卷上的答案如果和老师的答案一样,就会获得高分数。”
     “世界这么大,怎么会只有一个答案?”
     “要不怎么说考试是摧残学生的智力呢!”
     “还是咱们杀人蚁好,没有学校,不用受这份罪。”
     “依我看,和现在这种教育方式完全合拍的学生,长大不会
   有什么出息。”
     “为什么?”
     “这种传授知识的方法是违背人性的。适应违背人性的做法
   的人会有出息?不适应的人才可能有出息。”
     王希力霞佩服恐拜火的见识。
     “你坐过汽车吗?”恐拜火问恋人。
     “坐过。我刚才就是搭一辆汽车来的。”王希力霞说。
     “咱们现在呆的这辆汽车比较名贵,值很多钱。”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打量这辆汽车,她看不出来。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王希力霞问。
     “我喜欢观察人类,喜欢听他们说话。真正的美食家对食品
   要有研究。”恐拜火说。
     “光会吃不算美食家?”王希力霞问。
     “当然不算。必须充分了解吃的对象才算美食家。”恐拜火
   说。
     “我也要当美食家。”王希力霞要走与夫君志同道合的路。
     “咱们一起当。”恐拜火说。
     有脚步声接近这辆汽车。掏钥匙声。
     “不好,这车要开』咱们快走!”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知道在汽车行驶时呆在车外边很容易被甩下去,她
   和恐拜火急忙往车下爬。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汽车发动了。巨大的发动机声震耳欲聋。
     “抓紧!”恐拜火大声告诫王希力霞。
     王希力霞死死抓住螺钉。
     汽车进入行驶状态,它经过一条很陡的坡路后驶出了地下停
   车场。
     “一会儿它会开得很快,你一定要抓住!”恐拜火对王希力
   霞说。
     王希力霞点头。她心里挺害怕。她不想死,更不想和恐拜火
   分离。
     汽车果然越开越快,有时还夹杂着颠簸。
     有一次王希力霞差点儿掉下去。

     恐拜火死死抱位王希力霞。
     就在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体力渐渐不支时,汽车遇到了交
   通阻塞。
     恐拜火松了一口气。
     “咱们离开它。”恐拜火说。
     “它现在不会开?”王希力霞心有余悸。
     “好像是挺严重的堵车。”恐拜火说)“咱们动作要快。”
     王希力霞跟在恐拜火身后离开了那颗螺钉,他们顺着车轮
   下到地面。
     四周全是停滞的汽车,司机们于个个气急败坏地伸长了脖
   子向前看。
     “咱们得穿过3条车道才能到路边,快!在路中间很危险。”
     他们开始用奔跑的速度向路边移动,没人注意他们。
     “从车下边走。”恐拜火给王希力霞领路。
     当他们刚刚钻进路边的草丛,汽车开始缓慢地向前行驶了。
     王希力霞精疲力尽。
     恐拜火为她按摩。
     王希力霞注视着恐拜火,
     她想现在就嫁给他,可惜不行。
     “咱们去找食物吧?我不累了。”王希力霞对恐拜火说。
     这也是恐拜火盼望的事,他也想尽快娶王希力霞。
     “咱们现在找目标。”恐拜火说。
     他们同时打开身上的“雷达”,搜索人体电磁波第二波长。
     “我找到了一个。”恐拜火宣布。
     “我也找到了一个。”王希力霞几乎同时声称。
     经过核对,他们发现的是同一个人。
     “挺远的,咱们走。”恐拜火说。
     “走。”王希力霞对婚姻的渴望超过了对食物的渴望。
     “停在前边那个公共汽车站的公共汽车是开往目标的方向
   的,咱们搭公共汽车去。”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跟着恐拜火穿越草丛向公共汽车站靠拢。
     车站上有不少人在等车。刚才那辆车已经开走了。
     “咱们爬上那条绿裤子,让她把咱们带上车。”恐拜火对王希
   力霞说。
     他们离开了草丛,顺着地砖的四线接近那条绿裤子。
     两只杀人蚁爬进绿裤子,他们藏在裤子里边等候公共汽车。
     “这人要是第二波长就好了。”王希力霞说。
     “我也奇怪,人类成员中干吗第一波长比第二波长多呢?”恐
   拜火认为这是一件不公平的事。 ,
     公共汽车进站了。
     绿裤子上车。
     “她如果下车,咱们就马上离开她,除非她在咱们要下车的站
   下车。”恐拜火说。
     “这车上如果有食物就好了。”王希力霞结婚心切。
     恐拜火搜索了两遍,车上没有一个人的电滋波是第二波长。
     “别着急,不出意外,咱们今天就能找到那个人。”恐拜火安
   慰王希力霞。
     绿裤子开始向车门处移动。
     “她要下车。咱们离开她。”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顺着那女士的鞋下到车的地板上,地板上
   全是鞋。
     “咱们到车门旁去,下车方便。”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一边躲鞋一边朝车门行进。车上没有任何
   人知道近来震动全球的神秘谋杀的杀手和他们同车。
     经过6次停车后,恐拜火告诉王希力霞下一站下车。
     王希力霞也测出了下一站距离目标最近。
     一双旅游鞋来到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身边。
     “咱们跟他下车。”恐拜火判断旅游鞋要下车。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爬上旅游鞋。这是一双高档旅游鞋,鞋身
   上布满了耀武扬威的图案和色块。
     “正好适合咱们隐蔽。”恐拜火找了一块和自己的肤色差不
   多的领域作为权宜之地。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靠在一起。
     汽车进站了。车门大开。
     旅游鞋下车。
     “抓紧!”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旅游鞋走路的速度很快,还时不时伴有踢踏动作。王希力霞
   死死抱住一根鞋带。
     旅游鞋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生理功能告诉他们旅游鞋的运行方向和
   他们物色的食物所在地是一致的,他们要搭旅游鞋的车,直到他
   改变方向。
     第二波长越来越强烈了,恐拜火对王希力霞说:
     “快到了,坚持住!”
     王希力霞抱着鞋带点头。
     旅游鞋突然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快跳下去!往外侧跳,别被他踩着。”恐拜火说。
     王希力霞不笨,她利用鞋带的晃动产生的惯性跳离旅游鞋。
   恐拜火随后跳下来。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躲在路面的一条缝隙里,无数双巨大的
   鞋从他们头上踩过。
     “那旅游鞋要是再往前走一会儿,咱们就到了。”恐拜火说。
     “我已经饿了。”王希力霞说。
     “我也是。”恐拜火说。
     “咱们走。”王希力霞给恋人鼓劲。
     他们朝食物定去。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跋涉,恐拜火和王希力霞进入了食物的家*
   他们极为兴奋,吃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们可以结婚了。
     这是一个比较简陋的家庭,家里只有食物自己,食物是个30
   岁左右的男人。
王希力霞深情地注视着恐拜火,她珍惜这婚前的时光。
     恐拜火也是。
     没有一句话。
     “咱们开吃吧?”恐拜火没有说开婚。
     王希力霞轻轻地点头。
     他们手拉手朝食物走去。
     就在他们接近食物的时候,那人突然站起来,他开始在屋里
   来回走,使得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无法在他的身上登陆。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上去给他注射。”
     恐拜火对新娘说。
     “当心。”王希力霞关照新郎。
     恐拜火寻找爬上食物的机会。
     食物发出的第二波长刺激着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的食欲。
     在一次食物经过恐拜火时,恐拜火试图抓任食物的鞋,他没
   成功,还险些被踩伤。
     “等他停下来再吃吧。”王希力霞对恐拜火说。
     “我能上去。”恐拜火不想等了。
     食物走进另一个房间,他从床下拿出一个纸包,放进皮包里,
   打开家门走了。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傻眼了。
     “没关系,咱们在这』L等他。这是他的家,他必须回来。”
   王希力霞安慰恐拜火。
     “反正也不用跑路了,咱们就以逸待劳吧。”恐拜火说。
     他们在食物的家等食物。他们靠聊天打发时间和饥饿。4个小
   时后,食物终于回家了。
     令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惊讶的是,食物出去土趟后不是食物了。
     他身上的第二波长改成了第一波长!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面囱相舰,他们有天旋地转的感觉。
     原来,这食物昨天头一次受贿,今天经过一番心灵搏斗,刚
   才他将贿金退了回去。
     他捡了一条命,却险些断送了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恋情和生
   命。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有气无力地搜索新的目标。恐拜火埋怨自
   己刚才没有抓住机会,到嘴的食物让他跑了。
     他们发现离他们最近的食物在欧洲,附近的食物都被同胞吃
   光了。
     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
     “去吗?”恐拜火问王希力霞。
     “去。”王希力霞知道自己必须嫁给恐拜火,她找食物不是
   为了吃,是为了嫁恐拜火。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开始奔赴欧洲,
     他们祈祷这个食物千万别改变波长。
     去欧洲必须乘飞机。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支撑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了那个泯灭了他们
   的希望之火的人。他们下到一层时,王希力霞走不动了。


     “我背着你去欧洲。”恐拜火说。
     “你自己去吧,不要管我了。”王希力霞说。
     恐拜火不说话,背上王希力霞就走。
     王希力霞趴在恐拜火身上,她觉得自己不惨,相反很幸福。
     这是真正意义的旅行结婚。
     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
     “咱们听天由命吧。”恐拜火决定上这辆出租车。
     王希力霞在恐拜火背上艰难地点头。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顺着后轮胎爬到后车门旁等待机会。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已经没有力气在车外边乘坐汽车旅行,他们
   只能进入汽车。
     “看咱们的运气了,如果乘坐出租车的人不从这个门上车咱们
   就完了。”恐拜火说。
     “最好这个人不光从这个门上车,他还是第二波长。”王希力
   霞还有幽默的力气。
     一行3人乘坐这辆出租车,除了司机的车门其余3个车门全开。
     恐拜火用最快的速度趁乘容上车的机会背着王希力霞进入出租
   车。他们隐藏在后座的缝隙中。
     出租车行驶。
     “但愿是去机场。 pp王希力霞有气无力地说。
     “会的。”恐拜火自信。
     出租车到了火车站。
     乘客们付费后下车。司机发现一位乘客的皮包掉在车座上,他
   打开皮包的拉链,里面有不少钱,他的眼睛一亮。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几乎是同时接收到司机身上的电磁波改频后
   发射出的第二波长,他们欣喜若狂。
     然而好景不长,那司机下车追丢包的乘客去了。
     等他回来时,第二波长又变回到第一波长了。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大失所望。
     新上车的一位乘客去机场。
     出租车驶上高速公路。
     恐拜火看着饥饿的恋人,他恨这个出租车司机,恨他的波长,
   恨他见死不救。
     出租车抵达机场时,王希力霞已经进入昏迷状态。
     心急如焚的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下了出租车,他寻找能到达停
   机坪的交通工具。他不可能背着王希力霞走到停机坪,他的身体状
   态也进入昏迷的临界点。
     一辆画着航空标志的食品车出现在恐拜火的视野中,他断定这
   辆车是给飞机送食品的,他决定搭乘这辆车去停机坪。
     食品车的速度很快,恐拜火只有让车轮从自己身上轧过去
   时碰巧自已在轮胎的凹处从而实现贴在轮胎上与车同行。这种
   方法的成功率是50%,因为轮胎上的凸凹处各占50%。
     上帝总算关照了恐拜火一次。
     恐拜火拼尽全身力气使自己和王希力霞贴在飞转的轮胎上,
   直至汽车停在飞机旁。
     飞机是飞往布鲁塞尔的,恐拜火寻找的食物好像就在布鲁
   塞尔!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艰难地攀登舷梯,他用了整整两个小
   时。
     当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登上飞机时,飞机的发动机已经蠢蠢
   欲动了。
     机舱屏幕上的空中小姐在教乘客怎么穿救生衣。
     恐拜火和王希力良藏在一个座位下边。
     王希力霞苏醒了一回。
     “咱们快有饭吃了。”恐拜火给王希力霞打气,“这架飞
   机直飞欧洲布鲁塞尔。”
     “真的?咱们就快结婚了?”王希力霞微笑。
     “是的。”恐拜火说。 ’’
     飞机起飞了。机长绝对想不到他驾驶的飞机上有两位不速
   之客去欧洲杀人和结婚。
     空中旅行是漫长的。空中小姐不厌其烦地通过往乘客肚子
   里灌输食物以达到转移乘客对时间的注意力的目的。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更需要食物,这飞机上没有他们能吃的
   食物。饿肚子的生命看别的生命吃饭是残酷的场面。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布鲁塞尔国际机场着
   陆。
     王希力霞又昏迷了。恐拜火也快不行了,是爱情支撑着他。
   食物发出的第二波长越来越强烈,这表明食物与恐拜火和王希
   力霞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恐拜火背着王希力霞离开飞机,向食物逼近。
     终于,在布鲁塞尔一家饭店的客房里,
   恐拜火找到了食物。
     食物是一个军人,一位比利时空军将领。
     他正坐在房间里,面朝窗外发呆。
     恐拜火咬着牙不让自已倒下,他先将王希力霞放在地毯上,
   他爬上空军将领的脚脖子……
     将领倒下了。不是倒在战场上。
     恐拜火推醒王希力霞。
     奄奄一息的王希力霞大口大口吸吮香喷喷的血,她的体力
   在迅速恢复。恐拜火也大吃特吃,他在生命结束的前一秒钟起
   死回生。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在空军将领的尸体上酒足饭饱后,他们
   默默地看着对方。恐拜火的眼睛里是火焰,王希力霞的眼睛里
   是水流。
     他们盼望已久的时刻来了。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在布鲁塞尔一位将军的尸体上完婚。他
   们的身体里流着人类的血。人类的血促成了他们的婚姻。
     恐拜火目睹了王希力霞生产的全过程。
     那是他们的孩子。
     恐拜火成为52个小杀人蚁的爸爸。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指导孩子吸将军的血,孩子们一边喝一
   边放肆地发育。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再次聚餐,补充刚刚消耗掉的能量。
     “孩子们,咱们可以离开他了。”恐拜火看了一眼将军,
   对小杀人蚁们说。
     “我们去哪儿?”一只孩子问爸爸。
     “凭自己的本事去找食物,去找配偶,去享受生命。”
     恐拜火教导孩子。
     小杀人蚁告别爸爸妈妈,各奔前程。
     王希力霞深情地注视着恐拜火。
     恐拜火还想再和王希力霞生孩子,他们必须再喝人血。他们
   开始寻找新的第二波长。
     被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杀害的比利时空军将领被警方认为是自
   杀身亡,他涉及一起受贿案最近正被调查。他参与向意大利阿古
   斯塔直升机公司提供4亿美元的订单而从中受贿500万美元。
     他是王希力霞和恐拜火的救命恩人。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从此时来运转。有一次他们上了一辆出租
   车,那出租车司机刚好宰了一回乘客,第一波长改为第二波长。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近水楼台地喝了他的血,然后交配,然后生育,
   然后再喝血,然话和孩子告别。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终生厮守实行一夫一妻制。他们共喝过94
   个人的血,生育了大约5000只孩子。
     恐拜火和王希力霞死在美国华盛顿市白宫旁的草坪上。经验
   告诉他们总统府的食物普遍很丰富。可惜他们功亏一篑,没有走
   到。
     王希力霞和恐拜火死得幸福,他们是在同一秒钟跨进另一个
   世界的。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