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三减一等于几》(20)复生 [2004-10-1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复生


  恶毒的男婴自焚几个月了。

  好人都活着。大家对那个男婴的谈论,渐渐少了。上班的上班,经商的经商,做工的做工,哄孩子的哄孩子……绝伦帝小镇似乎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只是,一些伤痕是无法平复的。

  那几颗不幸的心,还在流着血。冬天已经来临,小镇变得很冷静。天寒地冻,不宜出门,人与人之间也好像疏远了。

  17排房的几个女人,在周二和周四的晚上依然打麻将。

  她们中有人性爱被夺,有人爱女被杀,有人婚姻被撬,她们是想来麻醉自己。过去,她们赌的钱很小,现在的输赢却越来越大。她们在强行转移注意力。

  冬天快到了。

  我曾经在歌里唱到:

  那疙瘩冰雪寂寞天蓝地白,

  那疙瘩向日葵金灿灿满世界地开……

  绝伦帝小镇在中国最北部,那是最冷的地方。前面发生的故事,正好发生在天气暖和的季节,没显出特色。现在,大家终于可以见识什么是冰雪寂寞了。

  小镇下雪了,很厚很厚,雪的下面是青的砖,红的瓦。

  蚊子,苍蝇,臭虫……所有的脏东西都灭绝了。小镇一下就进入了童话。整个世界变得更纯洁,更宽容,更缓慢,更幸福。

  晚上,埋在肥雪下面的房舍亮着灯,那柔柔的灯光十分温馨,十分伤感。

  一个窗子里,四个女人正在打麻将。那窗子挡着窗帘,没有一点缝隙——她们开始提防黑夜了。灯光映出花鸟鱼虫。

  这个晚上,卞太太特别倒霉,总是输。

  李太太逗她:“你是不是来事儿了?”

  卞太太:“就是,要不然怎么这么背运。”

  李太太:“再这样输下去,你就把人都输给我们啦!”

  卞太太:“钱还多呢,人你们是赢不去的。”

  李太太:“那可不一定哟。”

  说着,李太太又和了,和幺筒,三家输。卞太太坐庄,输双倍。她掏口袋,没钱了。她强笑道:“真让你们赢光了。我得回家取钱去。”

  李太太说:“别回去了,都是开玩笑。你再输,就欠着。”

  卞太太:“那不行。”

  李太太:“要不,我借你一点,你先玩吧。”

  卞太太就跟李太太借了些钱,继续玩。可是,她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了,很快她又输光了。她说:“不行,我回家去取钱。”

  李太太:“得了,我再借给你一点。”

  卞太太说:“那像什么话?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她起身就走了出去。

  月光照在雪地上,亮堂堂的。房子、篱笆、树之类的静物一清二楚,它们的阴影却更加幽深。这世界有太多的阴影,那都是物质的另一部分。卞太太的身后也带着一个阴影,它长长的,怪怪的,毫无依据。

  雪很厚,卞太太的脚踩在上面,很响,好像身后跟着一个人。

  “咯吱咯吱……”她看见那个男婴恶狠狠地把迢迢推进井里去。

  “咯吱咯吱……”她看见那个男婴像锯木头一样割着李麻的阳具。

  “咯吱咯吱……”她看见那个男婴趴在连类的窗前装神弄鬼。

  “咯吱咯吱……”她看见那个男婴在黑暗中像吃萝卜一样把她家一提包人民币都吞进了肚子里。

  “咯吱咯吱……”她看见那个男婴在大火中龇牙咧嘴地扭曲……

  她头皮发麻了。

  她想返回去,又怕人家认以为她是不想拿钱,找借口。而且,这时候,她朝后退和朝前走,距离是相等的,离家可能还更近一些。她硬着头皮,加快脚步,继续朝家走去,“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她家的窗子黑洞洞的。她想,进了门,第一件事就是要立即把灯打开。

  她疾步走进家,吓得魂都飞了——

  那个男婴死而复生,他正坐在电脑前操作电脑!

  房子里很黑,电脑的光射在男婴的脸上,惨白。他在专心致志地打字,“啪嗒,啪嗒,啪嗒——”

  卞太太没命地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尖叫:“来人哪!——”

  她的腿已经不听使唤,刚刚冲出她家的院子,就滑倒在雪地上,站不起来了。她在雪地上一边朝前爬一边凄厉地呼喊:“快来人哪!——”

  李麻跑出来。他冲到卞太太跟前,大声问:“怎么了?”

  卞太太紧紧抱住男人,只是说:“鬼!鬼!鬼!……”

  很快,那三个打麻将的女人都出来了。

  卞太太平静了一些,她扶着男人站起来,指着她家那黑洞洞的窗子,哆哆嗦嗦地说:“那个婴儿又活了,他在我家里……”

  李麻愣了愣,接着,他就站起来,捡起一根木棍子,黑着脸朝卞太太家一步步走过去。他抬脚狠狠踹开门,跨进去……

  女人们都在外面的雪地里观望,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她们看见卞太太家的灯亮了,李麻拎着木棍子又走了出来。

  他根本没看见什么男婴,那电脑也没有开——他还摸了摸,那机器一点都不热。

  他走到几个女人跟前,扔了那根木棍子,说:“卞太太,你是不是神经太紧张了?”

  卞太太信誓旦旦地说:“我千真万确地看见他了!”

  李麻:“那就是你活见鬼了。”

  这时候,张古到了。

  李麻对他讲了刚才的事情。

  张古沉重地说:“我刚刚在电脑上收到男婴寄来一封电子邮件,是永恒的婴儿发来的。我相信,卞太太没有看错。只是,我不知道这个男婴是哪个男婴,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有几个男婴,以及哪个是活的哪个是死的。”

  几个女人又慌乱起来。

  李麻问:“他有没有说他要干什么?”

  张古从李麻的音调里明显听出了他的紧张,他说:“他要害的是我,你们不要怕。”

  李麻:“他为什么要害你?”

  张古:“可能因为我和他作对了。”

  大家都静默了。他们都暴露在亮堂堂的月光下,白莹莹的雪地上。

  张古勉强笑了笑,说:“都睡觉吧。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呢。”

  李麻拍了拍张古的肩:“你小心啊。”然后,他低声对太太说:“别玩了,回来睡吧。”

  李太太像小孩一样点点头。

  慕容太太拉了拉卞太太,说:“你到我家里住吧。”

  卞太太余悸未消地拉了拉那个话务员,说:“今夜,你和我们一起住吧?”

  那个话务员带着哭腔说:“你让我回家我敢走吗?”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