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三减一等于几》(19)了结 [2004-10-1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了结



  男婴失踪后,17排房哗然,全镇哗然。

  李麻恨得咬牙切齿,他发誓要把那个男婴煮了。

  慕容太太又一次为万分冤枉的迢迢哭得死去活来。

  连类的婆婆家猜测连类的精神失常也跟那个男婴有关,怒不可遏。

  卞太太为她的破碎的婚姻连声叹息。(对比起来,丢钱一点都不算什么了。)

  冯鲸也为他玩弄了自己的情感和人格而恼羞成怒……

  可怕的男婴成了小镇的焦点新闻,所有人都在谈论,所有人都在咒骂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那些日子,大家一见到陌生的小孩儿就有一种恐惧感。

  实际上,不仅仅是绝伦帝小镇,方圆几十里都在传说着那个可怕的男婴。还有人专门从很远的地方跑到小镇来,打探更细节的内容……

  男婴彻底消失了,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连一个脚印都找不到,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

  大家除了愤怒,没有任何办法。大家都以为那男婴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天上午,冯鲸打电话对张古说:“我搞到了一个算命的软件,能算出一个人的前生前世。你把你的生日时辰告诉我,我给你算算。”

  张古说:“我对这种游戏最不感兴趣了。”

  冯鲸:“玩玩呗。”

  张古就把自己的生日时辰告诉他了。末了,张古说:“哎,你顺便给那个男婴算算。”

  冯鲸:“不知道他的生日时辰,没法算。”

  张古想想说:“就是。”

  冯鲸要放下电话了,张古还不死心:“你就按他出现的那个日子那个时辰算吧。”

  冯鲸:“那不会准。”

  张古:“我觉得不会错。”

  下午,冯鲸又打电话来:“张古,你猜你的前生前世是什么人?”

  张古没什么兴趣。

  冯鲸兴奋地说:“你是朝鲜人!你是个女的,出生于江东郡,你的工作跟航海有关,好像是绘图之类。你爱吃橘子和榴莲。除了你老公,你一生跟三个男人上过床。你死于一个比你弱小的人之手。”

  张古说:“别胡扯了。”

  冯鲸:“我在帮你寻根呢。你知道我前生前世是干什么的?我是非洲人,尼日利亚人!我属于尼日利亚西部的优罗巴族,信奉阿尼迷教,我是男的,我的职业是盐凯瑞森林公园的警察。我死于44岁。”

  张古问:“你算没算那个男婴呀?”

  冯鲸卡壳了。

  张古:“你说呀!”

  冯鲸低低地说:“我算了,很奇怪,他没有前生。”

  张古心里一冷。

  怎么就这样巧?连算命软件都跟着凑热闹。

  半个月后,没有前世的男婴突然在网上出现了。

  在绝伦帝小镇里,在这个冷冷暖暖的尘世上,男婴还有一个朋友,他是三减一等于几。男婴回来向三减一等于几告别。他在网上说:

  我不是鬼。

  我是一个永远的婴儿。

  你们这个世界,很高大,很威武,很粗糙,很冷酷,而我,其实很弱小,这个世界伸出一根手指,就会杀死我。

  而那个狠毒的女人,她竟然遗弃了我们三个亲兄弟,请记住吧,我们生生世世都不能原谅她。

  本来,从她扔掉我的那天,我就和她断绝了血脉关系。可是,当我绞尽脑汁,耗尽能量,竭尽全力,为自己开凿出一块可以苟延残喘的空间,她突然又出现了,来戳穿我的来历和秘密……谁最清楚你生命的死穴?当然是制造你生命的人。

  现在,我没有出路了。

  我不是鬼,我要是鬼就好了,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都是出路。

  但是,我坚信我也不是人。从我懂得思考自己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起,我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像我这样的怪物,早该在这个尘世上消失。

  绝伦帝的人,我知道你们恨我,等到八月十五月亮圆的那天,我会自己销毁自己。只求你们一件事,帮我把我埋掉。

  三减一等于几,我不是鬼,你肯定不相信。你肯定恨我,恨我欺骗了你。不过,你是这个世间惟—和我说话的人,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会想念你。我将永远记住那一个个宁静的夜晚,我们在网上聊天,真幸福。我希望下辈子还能托生一个人,和你在网上相遇,希望那一世我真的是一个女孩子,一个眉毛很漂亮的女孩子……

  冯鲸给张古打电话,他害怕地说:“这个男婴反复说他不是鬼,我怎么觉得……”

  张古冷笑了一声:“一个人越强调他没醉越说明他醉了。同理,一个人越强调他是鬼越说明他不是鬼。”

  冯鲸:“你的意思是……”

  张古:“我也糊涂了。”

  两天后就是阴历八月十五。

  这天清晨,全镇人都早早爬起来,四处观望,四处打探。

  终于有人惊呼,小镇北郊一个农民看护庄稼的窝棚着火了。人们马上就猜到了什么,倾巢而去。

  大家远远看见那熊熊大火,越烧越旺。

  大家三五成群,拉拉扯扯,终于走近了窝棚,那火都快烧尽了。

  有人上前扒开灰烬,终于露出一个尸体,一个小小的尸体,黑乎乎的,像烧焦的土豆,令人不忍目睹。

  天高云淡,秋风瑟瑟。

  收破烂的老太太跌跌撞撞地跑来了,她坐在那男婴的尸体旁嚎啕大哭:“我苦命的孩儿啊!我一次又一次地害死你啊!——”没有一个人跟着落泪。

  大家把那男婴埋了,埋得很深。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