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三减一等于几》(11)像花环的花圈 [2004-10-10]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像花环的花圈



  连类和胡杨认识很久了。

  他是卡车司机,住在邻镇,连类的丈夫活着时,跟他是最好的朋友。

  连类的丈夫死后,胡杨来得少了。但是,只要他开车路过绝伦帝小镇,只要是白天,他都会来看看连类,帮她干一些男人的活。有一次,连类修房子,都是胡杨一个人干的。

  连类一直很感激他。连类很寂寞。

  胡杨是一个很魁梧的男人,他的家不在绝伦帝,他在路上。

  时间长了,就像很多故事那样,她和他的关系发生了转折。不过,连类很收敛,她不让胡杨经常来。她不想弄得满城风雨。

  两个人大约半年有一次交欢。

  绝伦帝小镇的居民很少猜疑,他们对连类的事情一无所知。

  迢迢掉井的那一天,慕容太太来做连衣裙的时候,胡杨正在连类家。

  那是白天,两个人急急匆匆,也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冒了一次险。

  过了一些日子,连类有呕吐的感觉,她立即怀疑是怀孕了。她一天一天地数日子,果然,红没有来。

  她跟丈夫睡了整整365天都没有怀上孩子,而胡杨一发即中。她不知所措了。

  她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怎么办。胡杨说:“打掉呗。”

  连类的心哆嗦了一下。

  平时,谁踩死一只蚂蚁连类都会感到残忍,更别说杀鸡杀鱼了。而现在,却要把一个生命销毁,并且是她亲生的孩子!

  但是,无论怎样,她都没有勇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尽管她非常希望有个孩子陪伴她,度过这寂寞而漫长的人生。

  两个月后,胡杨开车来了,他悄悄带上连类,去了县城。他们当然不敢在绝伦帝小镇医院堕胎。

  到了县城,他们进了一家挺干净的私人诊所。上手术台的时候,连类的身子不停地抖,她想抓紧胡杨,可是胡杨被隔离了。

  疼。

  冰冷、尖利的铁器。

  温暖、柔弱的生命……

  汗顺着连类的脸颊“哗哗哗”流淌。

  最后,她像做梦一样看见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他红红的,鲜鲜的,被大夫装进盘子里端走了。

  那是她的孩子。

  他十分信任母亲的子宫,他相信在那里面没有人能够伤害他。

  是啊,如果在子宫里都不安全了,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他毫无戒备地在里面安静地睡着……

  他还没有长成人形,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能斗过谁呢!

  突然,穿白大褂的刽子手来了,他们轻易就把他弄碎了。连类觉得,自己正是这些刽子手的同谋和帮凶。

  胡杨扶她走出诊所后,她大哭起来。

  胡杨劝她,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她的眼前一直晃动着那冷冰冰的盘子,盘子里装着她的孩子,红红的,鲜鲜的……

  连类回家了。

  正像一个作家描写的那样,她觉得路边的杨树上都长满了眼睛。那些眼睛没有成双成对的,它们形态各异,分布凌乱,都木木地盯着她看。

  其实,这次的凶杀事件没有任何人察觉。她平时跟大家接触很少,大家把她都忽略了。

  当天晚夜里,连类到屋外上厕所,看见门口摆着一个纸物,在夜风中“哗啦啦”地抖动。她被吓了一跳。

  走上前去,她看清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花圈!

  那花圈没有黑白色,它是用各种彩色的纸扎成的,极其鲜艳,甚至更像一个喜庆的花环。可它确实是一个花圈。

  她的心猛跳起来,悄悄把那古怪的花圈提进房子里,烧了。

  躺在床上,连类越想越害怕。送花圈的人到底是谁呢?难道他一直在身后跟踪自己?难道他一直在暗处窥视自己?

  她一夜没有睡。

  过了好多天,她的恐惧才慢慢消退。

  她很少出门,她羞愧难当。她知道,在这世界上,至少有一个人是知道自己的秘密的,尽管她不知道他是谁。一个人知道就等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她的神志渐渐恍惚起来。每当天一黑下来,她就看见那个孩子在她眼前飘过来飘过去,红红的,鲜鲜的……

  这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孩子。他没有身体,只有一双嫩嫩的眼睛,那双眼睛茫然无助地看着她:妈妈呀,你救我,救我……

  连类救不了他。那双眼睛越来越远了,向一片无底的黑暗沉没下去,它直直地看着她,有怨恨,有委屈,有恐惧……

  连类一下就醒了。

  四周漆黑。她感到很多灵魂在窗外游荡。

  她很想给胡杨打个电话,可是终于制止了自己。他是有妻室的人……

  白色的电话突然响了,那声音在死寂的子夜里十分刺耳。

  她伸了几次手,都不敢接。是谁呢?平时,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包括胡杨。是胡杨吗?

  白色的电话一直响。最后,连类终于把它拿起来:“喂……”

  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婴孩的声音!他哭诉着:“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

  连类一下就扔了电话,全身像筛糠一样抖。

  很快,它又响了。她不敢再接,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它。

  它一直在响,很急切,直到窗外的公鸡叫出第一声,它才陡然停止……

  黑夜漫长,白昼短暂。

  太阳很快又要落山了。连类哆哆嗦嗦地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她想让胡杨来陪她一夜,她实在挺不住了。

  胡杨竟然不在。他的孩子说他到外县拉货去了,要一周之后才能回来。

  连类没指望了。最后,她只好去找慕容太太,谎说夜里有人打骚扰电话,她很害怕,请慕容太太晚上来跟她做个伴。

  慕容太太爽快地答应了。她还没有完全从痛失爱女的悲郁中解脱出来,老公又远在天边,她晚上正好有个伴说说话。

  慕容太太跟连类睡了三天。三个夜里,那电话都没响一声。第四天,连类不好意思再让慕容太太做伴了。

  又剩下连类一个人了。

  她安慰自己说:也许那天是一个逼真的梦,是自己把阴阳给混淆了……

  在天黑之前,她拔掉了电话线。

  电话没有响,电话当然不可能再响。快半夜的时候,提心吊胆的连类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突然,她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她惊恐地竖起耳朵:那个婴孩的哭诉声又来了!

  她吓得面无人色:电话线不是拔掉了吗?

  那声音飘荡在漆黑的窗外,紧紧贴着窗户: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我好冷啊……我好冷啊!……

  连类本能地抓起电话要报警,忽然想起电话线被她拔掉了。她大喊起来:“有鬼呀!有鬼呀!”

  邻居都被连类叫醒了,纷纷跑来。

  他们看见连类只穿着内衣,站在窗前,挥舞一条长裤,往窗外驱赶着什么。窗外漆黑。她的动作让人感到很恐怖。

  慕容太太大声问:“连类,你在干什么!”

  连类惊恐地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家都意识到连类可能是疯了。

  慕容太太又问:“你哪有孩子?”

  连类很生气地瞪了慕容太太一眼:“我有没有孩子你管得着吗!”

  李太太强制地把她手中的长裤夺下来,抱着她坐在床上。她像小猫一样缩在李太太的怀里,不停地颤抖。慕容太太打开冰箱给她倒了一杯梨汁。卞太太站在她的面前,柔和地说:“连类,你冷静点,大家不是都在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出来,心里也痛快一些。”

  连类突然大哭:“我的孩子回来了,他不想走啊,我作孽啊!”

  卞太太:“你的孩子在哪儿呀?”

  连类惊恐地指着窗户:“他就贴在窗户上,你们快点赶他走!”

  这时候,张古来了。

  张古,可爱的张古,他是惟一明察秋毫的人,惟一懂得一切真理从怀疑开始的人,爱思考的人,锲而不舍要查清事实真相,坚决和邪恶斗争到底的人,不惧危险的人,甚至被人误解为精神病的人……他出场了!

  当然,他的装束确实有点滑稽——还是鸭舌帽,大墨镜,叼着烟斗,拄着文明棍。他之所以来晚了,可能就是因为他出场之前要打扮一番。

  他站在连类面前,问了一些问题,还做了笔录。这些问题,在别人看来可能毫无用处,甚至有点古怪,张古却相信他是在抄近路逼近谜底……

  连类折腾累了,她在李太太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张古小声问大家:“连类清醒的时候,最后谁跟她接触过?”

  慕容太太说:“我。她说有人打骚扰电话,让我做伴。”

  张古若有所思,把这一条记上,还画了重点号。然后,他开始检查电话线,发现电话线被拔掉了。

  ……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离开。

  天亮后,有人给连类的婆家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17排房接走了。

  接着,婆家又给连类的舅舅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绝伦帝小镇接走了。

  17排房有一个房子空了。

  连类的婆婆要把这个房子卖掉,可是买主来看过房子后,说什么都不买了。

  因为,那买主在院子里又看见了一只像花环的花圈。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