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十七栋男生宿舍》(2) [2004-10-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长篇}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10月18号,回寝室的时候看到一大群人被挡在了外面,人
群哄哄嚷嚷。还有几辆警车停在了门口。这可是大场面。莫非有人干了不可告人
的勾当?
  我和老大他们几个站在了一起。前面有几个老师和警察在说着什么,警察好
象在用手比划着什么,他的表情看不真切。
  王威溜过来,急促的吐出一句话,待我们听清楚后,都大吃一惊,“管理员
死了。”
  没有激动,或者悲伤,只是觉得一个这么熟悉的人死了,人生无常呀!"
  “怎么死的?”老大问。
  “不清楚,我也是刚刚听前面的人说的。”
  “他好象没有什么病吧。”风说。
  “虽然他待我们差点,但是没有人希望他死的。”志强也接着说。
  正说着,前面解禁,可以进去了。
  一群人又闹哄哄的进去。
  几个老师正在为管理员收拾东西,他一个人行李也很少,终究是个可怜的人呀。
  接着警车呼啸而去。
  主席从我们寝室门口路过,我把他拉了进来,我问:“怎么回事,怎么好生
生的就死了。”
  主席面露难色,似乎有难言之隐,其他的几个人也围了上来,听他的解释。
  他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病死了吧”
  看他的表情,显然不是正确答案。
  明向我们使了一个眼色。我们放开了主席。
  他说:“那我先走了。”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生硬的,他一向是个玲珑的
人。
  一个大大的问号盘踞在每个人的心头。
  向隔壁的人打听,都是不知道,或者是病死了。
  几个老师也不做一点解释,收拾完东西,一刻不停的就离开。
  他们都面无表情。
  五天过去了,学校也没有任何的表示,没有老师来问我们的情况,也没有调
新的管理员来。
  一切都是扑朔迷离。
  10月25日,我们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真实是这么的匪夷所思,要知道是
这样,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好。
  据说是主席自己泄露了风声,我想这样的事情搁在谁心里都会把他压跨的。
  主席在一次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起的,他当时还哭了,他说:“我真不知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事实的真相是:管理员死在了我们二楼的水房里,他躺在了水槽里,准确的
说不是躺,是被人硬塞进去,因为水槽只能放进去一个大水桶,而现在它容纳了
一个36岁的中年人。听说他的肩膀已经变形,白森森的骨头从肉里戳了出来,满
池子血水。死状恐怖。
  是主席第一个看见的,大概在中午11点,他提前回来做值日的。
  突然佩服起主席来,也明白了为什么学校对这样的事情秘而不宣。
  一阵寒意席卷全身,从头凉到脚。
  听者无一不是目瞪口呆。
  没过几天,这样的事情就传得满校风雨了。
  更有甚者,添油加醋,描绘得活灵活现,于是我们17栋的人免不了在外被人
行注目礼。
  事情沸腾了好几天,直到一天中午听到广播,播音员在播报教务处的通知,
意思是,“学校郑重通告17栋管理员王运伟同志死于心脏病,对他的死学校感到
很遗憾,尽量做好他死后的安置工作。目前,对于他的死的种种传闻皆为捏造,
少数的同学在其中造谣生事,学校一旦发现,将会给予严厉的批评。”
  这个“少数”的同学,显然包括我们系的主席,他已经几天没有做值日了,
大概被免职,我们又不好意思问,见面居然尴尬起来。
  他始终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各种各样的猜度倒是被压了下去。
  少了管理员,空着的门房时刻提醒着我们不久前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二楼
的水房已经没有人去了,连带那边的厕所和浴室都已经人迹罕至了。
  我们都涌向了另一头的水房和厕所。
  17栋又开始弥漫着不安与恐怖的气氛。好日子再次宣告了结束。
  明的话得到了验证,不愿意这样,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不可逃避的命运。
  一晚,下了课,明在路上对我说:“我们再玩一次碟仙如何?”他诡异的朝
我一笑。

  我当场呆在那里,脑袋在五秒钟内被抽空,直到他用力拍我的脑袋。
  “不至于反映这样剧烈吧!”他半开玩笑的说。
  “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居然想出了这么个嗖主意,碟仙提起这两个字我就头晕,你是不是想把脚步声又招回来。”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也是因为紧张呀。
  他不语,我知道他越是沉默也表示事在必行。
  回寝室,他没有和我一起进去。
  不一会,他和王威,还有主席,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一起到我们寝室来了。
  老大连忙搬了几个椅子过来,招呼他们。
  明指着其中那个我们不认识的人说,“这是白卓,计算机系的。”
  白卓,这个名字好耳熟,想起来了,他就是因为整天研究周易呀,风水之类的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呀,听说他已经留了2级。
  我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他来。满是油脂的牛仔裤,上身套了件黑毛衣,他的头发出奇的干净,但是脸就不那么干净了。就这么一个人。
  他的到来,我已经领会了明的意思。看来他非这么干不可。
  
  
  十个人围坐一圈,个个神色凝重。
  假如知道事情将会朝着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的话,我愿意一切从来,不惜任何的代价。青春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却给了我们一个如此沉重的结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明将我们玩碟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合盘托出,包括我们寝室门口曾经出现的皮鞋。我仔细观察着他们三个人的态度,主席和王威瞪大了眼睛,而白卓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的表情分明在说:“我早猜到会是这样的”。嘴角慢慢升起一丝笑容。
  沉默几秒,主席忽的站起来,在本不是很宽广的地方也就是我们中间来回跺步,他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变白,我们都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老大过去拉他,扶着他的肩膀问道:“主席,怎么了?”
  他坐下来,胸部剧烈起伏,大口喘着气,脸色白得吓人,我们几个围了过去,纷纷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也见过皮鞋。”他挤出几个字,声音压得很低。
  白卓马上接口:“在哪里?”
  “在水房,在他死的时候。”立马空气像被凝结住了,我只觉得寒风从窗户里,从门缝里倾泻进来,穿过我们的衣服,恐怖再一次将我们击中。
  半响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动。
  白卓打破僵局:“第一次听到脚步声,我就猜到一定通过了什么媒介把他给招了来,不然为什么以前一直没事。”
  他停顿一下,接着说:“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厉害。”
  说完,像陷入沉思一样眯缝起眼。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老大小心翼翼的问。
  “再玩一次碟仙。”他脱口而出,眼睛里满是异样的光亮。没有想到他的想法和明的不谋而合。我看向明,他的眼睛里也是一样的光亮。
  其他的几个人显然是被这么疯狂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脸白煞煞的。
  小飞尤甚,他攥着拳头,又用牙齿咬着下嘴唇,这是他紧张的表示。
  没有人提出异议,也许大家想到最坏也大抵如此吧。
  窗外的风愈刮愈烈,天也一天冷似一天。
  我们平静的等着11月1日的来临,把玩碟仙的日子定在了那一天。就是在那个阴冷的夜晚,那个寒风大作的夜晚,引起了更深的恐怖风潮,这是我们矢料未及的,为了它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也许我们都是孩子,对于命运我们茫然无知罢了。
  10月底的时候,天气已经非常不好了。连续几天的阴雨绵绵,潮湿泥泞的路混合着成片的树叶,整个的教学楼都暗淡无光。校园的人很少,除非为了赶课,迫不得已。
  17栋走廊里挂满了衣服,因为几天得不到阳光的照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它弥漫进寝室,挥之不去。
  到了晚上,风呼啸而过,夹杂着树叶的纱沙声和划过屋顶的声音。很冷,棉被有加了一床。
  这样的天气让人沮丧。
  11月1日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走来,带着巨大的隐喻向我们逼近。
  那天晚上,恰好是周末,楼上许多的人都回家,或者到朋友同学那里睡去了,还没有到8点人就已经不多了,而且房门紧闭。
  9点多十个人都已经来齐,明和白卓在小声议论着什么,小飞在玩游戏,其他几个人包括我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什么都不想。
  风声将他们两的声音掩盖,变成了不明晰的嘀咕声。
  又是个不平静的夜晚。我看着窗外回旋的飞叶,一瞬间被风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12点马上就要到了。心开始收紧了。
  明,老大,主席,白卓走到了桌前,碟子,纸,蜡烛都已经准备好了,熄灯,只有荧光手表幽幽的蓝光记录着时间。
  摒住呼吸,外面树的枝桠在风的暴力下抽打着窗户,像抽打在我的心上。
  12点差五秒,点燃了蜡烛,在它的上方是四张异常严肃的脸。
  蜡烛在风的作用下摇摆不定,将每个人的影子拖得老长。
  他们四个人开始了,12点正。
  四只手指放在了碟子的底,他们轻轻念叨:“碟仙 ,碟仙快出来,快出来。”
  一阵风猛的扫过,蜡烛的火焰急剧的向左移动,挣扎了几下,好不容易恢复了平衡。
  碟子开始移动了。
  心猛的撞击。呼吸加快了。
  碟子在白纸缓缓的行动,忽而向左,忽而转向右,都是不规则的路线。风似乎更急,阴冷将我们紧紧包住,灭了两只蜡烛,但是没有人敢动,我站着的脚开始发麻了。
  碟子越来越快,他们四个人都抬起头,交换眼神。
  白卓开始发问了:“你是男是女?”
  碟子先后停在了“n”“a ”“n”上。
  “你多大?”白卓依然轻柔的问。
  碟子停在了“2”上。我想他不可能只有2岁,估计是22。
  “管理员是你杀的吗?”白卓急声问到,这个问题太突然,我看到主席他们都望向他。
  情况急转直下。
  碟子狂躁的四处走动,然后看到它快速的掠过“yes”,一遍又一遍。
  白卓马上又问:“你想怎么样?”
  碟子安静下来,走得很慢,我松了一口气。
  它停在了“s“上,我们的眼光跟着它,它缓缓来到“i”上。
  “四”,“死”猛的一阵风,另外的两个蜡烛也熄灭,顿时陷入黑暗之中,走廊的灯照了进来,幽暗幽暗的。
  他说的是“死”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脚冻得走也走不动了。
  明用火机点燃了一根蜡烛,眼前的景象没有预警的钻入眼睛。
  碟子像上次一样裂得粉碎。
  还没有等我们回过神来,门呼的开了。
  这突的景象再次震撼我们的心,大家发出啊的声音,顿时围成了一团。我在抖,或者是有人在抖,不知道谁抓住了我的手,他的手心都是汗,或者我的手心都是汗。
  蜡烛又灭了,从门外透进来的光远远找不到我们惊恐的脸。我感觉到明和老大站在了最前面。
  门外突然伸进来一只手,我没有看错,是一只手,它在门的空隙里停顿了一会,又忽的抽了回去。然后一阵急促的皮鞋声音从我们寝室前走开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呼,脚步声就已经远去。
  我大气都不敢出,就这么10个人围成一圈僵持了2分钟的样子,一切归于了平静,门悠悠的被风吹上了。
  看见一个人快步走了过去,灯亮了,还真有点刺眼。
  还是10个人,还是满屋子风,但是桌子上粉碎的碟子,和每个人脸上惊恐未定的脸提示着我们刚刚发生的不平凡的一切。
  风雨渐歇。

  越来越觉得阳光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可是第二天依旧阴郁。
  当生活被一种非常规的力量打破时,我想只有两种方法可以抵御,一种是疯狂,一种是消极。志强,风他们属于第一种,他们开始疯狂的玩游戏,不眠不休,另一中是消极,像小飞,整天的枯坐,像入定的高僧。
  不过也许还有第三种方法,像明和白卓。
  他们上网在论坛上发布了很多的帖子求救,也在书城里买了很多关于灵异现象的书,一周的安然无恙,他们也看了一周的书。
  11月5号,院里集合,是关于优秀干部的评议,这次没有主席在名单上。
  11月6日,学校为我们调来了新的管理员,他是个近30的男人,年轻甚至有点英俊。不过他显然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了什么,一脸的可蔼可亲,经常站在门口跟我们说话。
  11月7日,阳光闪现,真是给人莫大的希望。
  晚上,白卓到我们寝室,“我买了一些纸钱,我们晚上烧一烧吧,另外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够背会一段法华经。”
  说着,他真的从宽大的裤子里掏出一大堆黄色的纸钱和一本皱巴巴的小书。看着这些东西让人哭笑不得,堂堂的大学生在自己的寝室门口像农村的老婆婆一样烧起纸钱来了。
  他看我们犹豫,补充道:“老方法也许是最好的方法,你们是要面子,还是要命。”
  老大马上接了过去,我和风则为每个人抄了一段经。
  大概10点左右吧,我和明,还有白卓,在门口放了一个脸盆,开始烧纸钱了。偶尔有路过的同学,则像避瘟疫一样的走得飞快。
  火光映了上来,照得墙壁通红,我看见白卓和明的嘴里默默念叨着什么。灰烬带着小小闪亮的火星飞舞起来,暗了,载浮载沉。
  不一会就烧完了,老大吼了一声,“他妈的,你快回去吧!”
  然后沉默,我想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但是话到嘴边,又没了心情。
  还好,又是安稳的一夜。
  天彻底放晴,一扫阴霾之气,阳光四处的跳跃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感谢上帝。17栋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搬出去住了,几乎每个寝室都有一两个人选择逃离。
  我们寝室没有人这么做,尽管笑脸不多,但是互相交换的眼神中有脉脉的温情和鼓励。
  白卓,王威还有主席来我们寝室非常的频繁,俨然成为了我们寝室的一份子。
  也许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经将我们十个人牢牢的栓在了一起。
  
   十个人去学校旁边的餐馆热热闹闹的大吃了一顿。
  几杯酒下肚,脸一红,话就开始多了起来,几天来的郁闷,心烦,紧张通通得到宣泄,好不畅快。
  9点左右结束的时候已经醉两个,主席和老大,老大是逞一时威风,主席是心中苦闷啊。
  不过醉了也好,不用面对漫漫长夜,未尝不是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特别的安静,风声没有了,树枝摆都不摆一下,连老大的鼾声,呓语声都忽远忽近,似在梦里。打开手机,才11点呀。
  寝室里早就已经关灯,为什么从回来的路上就没有人说话了呢?
  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大家都感觉到了呢?
  感觉手脚凉冰冰的,我把自己卷成了一团,只留两个鼻孔呼气。
  眼皮开始压了下来,意识时断时续。
  一双皮鞋出现在了17栋的门口,为什么只看得见鞋子和异常粗壮的腿,深蓝的西服裤打了许多的褶皱,跟随着脚的步伐一晃一晃的。
  它缓缓的走上楼梯,它像是把什么人推到了一边,因为看到另一双腿打了个趔趄。
  它走得异常的沉重,皮鞋和瓷砖的撞击声分外的刺耳。
  它走到了二楼,在第一个寝室的门口等了下来,看到了门板的下半部分。一切象静止了一样。
  随着它猛的打开门,门撞到了后面的什么东西,哗的一声响。黑暗扑面而来。
  我猛的惊醒,听到了老大的鼾声,是我的寝室,是我还在!
  额头出了一头的冷汗,顿时觉得燥热不安。
  上铺一阵悉悉梭梭,风翻身下床。
  大概是酒喝多了,忘记了害怕,要不然在平时,宁愿憋死,也不愿意出去上厕所的。
  我暗暗好笑,为什么此刻我的脑袋如此清晰?
  他开门走了出去,我盯着门开的那条缝,外边的灯光照在了小飞的被子上。
  没一会风就回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原来还是害怕的。
  他的动作好象迟缓了点,比刚出去的时候,以至于他向上铺翻了两次没有成功,最后一次他上去了。
  我闭上眼睛再次入睡。可是门又被打开了。
  向我走来的还是风,他停了一会,一个翻身就上去了。是我熟悉的身形和动作。
  怎么会?心开始碰碰跳,先上去的谁?我不由得抱紧了被子,感觉自己在发抖,真的发抖。
  
  
   老大的鼾声似有似无,志强磨牙的声音却大大的折磨着我的耳朵,伴随着清晰的咀嚼让人不寒而栗,今晚这声音让我格外的害怕。
  我脑子里反复出现刚刚那个先上床的身影,他从门缝里进来,看不清楚脸,他迟缓的走到床前,用手攀住上面的栏杆,一次他没有成功,抬起的腿又放了下来,第二次还是没有成功,显然他的身行并不灵活,第三次他才爬上去。他收腿的时候穿的是什么?好象不是拖鞋,而是闪亮的黑色。
  是皮鞋,这个答案再次让我汗毛直竖。我弓起了腿,强迫自己相信这是在做梦,可是越是这样,让我大脑清醒。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我非疯了不可。小飞近在咫尺,却也像远在天涯。我警惕的望着四周,我望向每一个床铺,都是隆起的被子和暗影,惟独我看不到我的上铺,风?
  我仿佛听见时间流逝的声音,一秒一秒,端的难熬。
  我感觉浑身都是汗。
  我为什么这么紧张?除了刚刚上去的身影,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
  他没有消失,他还在寝室里,是他的气息让我如此紧张,他潜伏在某一处。他带来了不属于我们寝室的气息。
  冰冷的死亡的气息。
  幽深的眼光从某一处向我逼视过来,带着寒意,我在被人窥视,头皮一阵发紧,我一动都不动。
  是在柜子后面的空隙里?那么黑暗一片,处于柜子巨大的黑影中,我仿佛就感到那冰冷冷的眼光藏在暗处幽幽发光,他时刻会突围而出。
  我已经感觉不到我的肢体存在了,神经的集中好象随时会暴裂,伴随着它的是巨大的疲倦感将我吞噬。
  “轰”,电脑忽的开启,风箱呼呼做响。我神经发射似的坐了起来。
  因为我看到了一双手从小飞的床下伸了出来,黑暗的五指准确的按了电脑的启动纽,然后不见了。
  脑袋已经麻木了,已经感觉不到害怕了,我的反映是缓缓的躺下,安然的闭上了眼。
  我实在是太累了。这一夜像过了一万年。
  上床的身影,柜子后的眼,手,一遍遍在我眼前回放,但是我感觉不到害怕,一切恍如梦境。
  意时再次时断时续。
  很多的脚步声跌跌撞撞,还有女人说话的声音,听不真切,还有老大声音,低沉着在走廊里回荡,是小飞的哭声吗?细细咽咽,小飞,你怎么了?这还是梦境吗?
  有人用力打我的脸,艰难的张开眼睛,是明的脸越来越清晰,后面是阳光的背景。
  头痛得要炸开了,我刚要开口说话。
  明说:“风死了。”
  “轰”脑袋又炸开了。






    《十七栋男生宿舍》(3)
    《十七栋男生宿舍》(4)
    《十七栋男生宿舍》(5)
    《十七栋男生宿舍》(6)
    《十七栋男生宿舍》(7)
    《十七栋男生宿舍》(8)
    《十七栋男生宿舍》(9)
    《十七栋男生宿舍》(10)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