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灵书斋
     在幽深寂静的长夜里,你的背后突然响起了悄悄的脚步声,记住千万不要回头……
首页 >> 午夜惊魂{长篇} | 午夜惊魂{短篇} | 惊悚之旅 | 玄幻异能 | 《校园的驱魔女孩》 | 桔灵茶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友的提供和在网上收集整理,对于所发表的文章,本站不占有任何版权。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将立即删除!
桔灵书斋目录
桔灵书斋目录(简)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2)
桔灵书斋目录(详){短篇}(1)
桔灵书斋目录(详){长篇}
每周推荐
我的日历
最新评论
搜索日志
访问计数
凶宅幽灵 [2004-10-9] 桔灵书斋 发表在 午夜惊魂{短篇}
凶宅幽灵


自从加入灵异会以后,我就没有过上一天安宁的生活。成天替别人催眠,结果
却弄得自己经常失眠。最麻烦的是总有一群自认为见到“鬼”或“神”的人,或神
秘或慌张地找上门来要和我“讨教”。其实世界上并不是到处都存在鬼,人有很多
时候都是自己吓自己。甚至有很多时候,最可怕的都不是鬼,而是人。

说了这么多,我认为我还应该强调一件事,那就是我搬家了。

这里离市中心有十几里路,环境很好,很安静。房东住在市中心,每两个月回
来收租一次。隔壁是一家姓阮的人,阮婆婆,阮太太,阮太太的儿子希杰和女儿希
悦。希杰是一个单纯的男孩,但第六感很强,对灵异的东西也非常好奇。因此,只
要我在家,他便是我唯一的客人。

那天,我正在家整理资料。有人敲门,原来是希杰。

“有什么事吗?”

“冯姐,今天是我奶奶的生日,我们全家请你来我家吃饭!”希杰友好地说。

“我——不太好吧?”我还从没去过他家呢。

“客气什么啊?大家是邻居嘛。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了!”说着便拉我到他家。

我坐在客厅里,突然发现客厅一角坐着一个穿白衬衫黑裤子的老伯。我好象从
来没见过他?但也许是他们家的客人吧。我正要过去打招呼,阮婆婆便端了碗汤走
出厨房。

“冯小姐,坐下来吃饭了啊。”她说。

“叫那个老伯也过来吃啊。”我一边说,一边指象刚才老伯坐的地方,却发现
哪个老伯不见了。刚才明明还在哪里啊!

“哪有什么老伯啊?冯小姐,你是眼睛看花了吧?”

“哦,可能是吧。”

“这样啊——那你是不是工作很忙啊?哎,也要注意身体啊!”

“哦,谢谢阮婆婆。”我真的眼睛看花了吗?我从来不怀疑自己的眼睛。

第二天,阮婆婆死了。是从阳台上摔下来。大家悲痛万分。

希杰红着眼睛,哽咽着说他小时候与奶奶的事,“小时候,我父母不在家,我
和姐姐都跟奶奶住在一起,她很疼我们——”我不停地安慰他。但职业习惯使我注
意起一个问题,那就是希杰一直没提起过他的爷爷。当然,看他那么伤心,我也不
好再问。

安葬他奶奶那天,我也去了。回来的说话,我发现希杰的神色不怎么对劲。

“希杰,怎么了?”

“冯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老觉得还会有什么事要发
生,真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脸色苍白地说。

我感到一股凉意直冲背心,于是不禁打了个冷颤。

“希杰,没有什么,只是你太伤心了。”我拼命使我和他平静下来。

“不,冯姐,我说的是真的,我害怕是有原因的,我的第六感很强你也是知道
的。怎么你就不相信我呢?”他有点急了。

“不会的。希杰,你冷静点,谈点别的行吗?”我拼命转移话题,“哦,对了,
我怎么没听你提到过你爷爷呢?介绍一下他的事好吗?”我竟憋出了这个问题。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表情,但马上就平静了下来,淡淡地说:“死了,几
十年前。”

“希杰,你告诉妈,今天晚上我晚点回去。”希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对希杰说。

“好吧,姐。”

“那我先走了。”

我无意间望了望希悦的背影,突然发现……

第二天上午,我正在写关于灵异的报告。突然,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瓦斯?!是希杰家传来的!

我连忙报警。但消防队赶来时已经晚了,瓦斯虽然关了,但希悦却死在了卧室
里。阮太太一早就出门买菜了,而希杰在更早的时候就去上班了,但希悦一向有睡
懒觉的习惯。

希杰的预言实现了?!

半个月不到就失去了两个亲人,我不敢想象希杰的伤心。阮太太一回家就昏倒
了,从医院回来后也不吃不喝。我想我唯一能做的也只能是安慰他们。

我想到了我在他们家见到的那个老伯,那天我看到希悦的背影,她的旁边居然
走着那个老伯,但她毫无察觉。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是巧合?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发现希杰变得怪怪的。他经常用一种不可猜测的眼神看着
他母亲,或者就是默默地,中了魔似的看着他祖母的房间。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感
到一阵令人颤栗的寒意。莫非他又有什么预感?还是他祖母房间里有什么秘密?

那天,我趁他上班后进入了他祖母的房间。房间里的家具都蒙了厚厚的一层灰,
看来自从阮婆婆死后就没人进来过。我环顾房间,突然发现那台老写字台的右下方
有一个抽屉上了锁。锁已经生了很厚一层锈,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开过。难道
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锁打开,却发现抽屉里除了一张黑白照片外什么也没有。
这是一张四五十年代的老照片,图象已经有点模糊了,但还是能分辨出上面是一男
一女。女的穿着旗袍,男的穿着西装,家境应该不错。哦,对了,这个男的好象在
哪见过……我想了很久也想不起来。对了,去问希杰,他一定知道,而且说不定还
能避免下一个悲剧的发生!

来到希杰的公司,他的同事却说他这天没来!但一听说我是他邻居便都围了过
来。

“听说希杰家半个月死了两个亲人,是吗?”

“这……天有不测风云嘛。”

“哎,希杰工作可认真了,从来没迟到过。”

“但有一回例外,就是**日那天上午。”

……

**日上午?就是希悦死那天?!他那天不是一早就去上班了吗?然后阮太太才出门的……

我满脑不解地走进电梯,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刹那,我发现一个穿白衬衫
的老伯从门口缓缓地经过。是那个老伯,希杰家那个老伯!他转过头漠然地看了我
一眼,然后静静地飘去……

我顿时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但很快回过了神来,我连忙打开刚刚关上的电
梯门,冲了出去。环顾四周,整个楼道空空如也……

一股寒意冲上背心,我的额头渗出冷汗……

手机响了,是希杰打来的。

“冯姐,我妈失踪了!”希杰慌张地叫到。

“好,希杰,你先冷静,等我回来再说!”

我赶回家,希杰满头大汗地说:“我妈一早就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我
真的害怕她会出什么事,她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了!”

“好,我知道了。希杰你冷静点,报警了吗?”

“我去过了,可他们说要24小时以后才能立案。但我已经不能等了,因为我又
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想想办法好吗?”

“想办法?冯姐,你不是灵异会的吗?就不能用这方面的方法吗?”

“你是说……催眠?”

晚上,我和希杰对坐着,我用日光灯照着他,手里摇动着一只怀表。

“希杰,我现在要对你进行催眠。因为你和你姐姐的脑电波十分接近,所以我
决定通过你连接她的磁场。她虽然死了,但她的磁场还存在,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
的鬼魂。好了,现在你看着这只怀表,心无杂念,只想着一句话:”我是阮希悦'.
“突然,我发现他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身后,我顿时觉得一阵寒意袭上背心,
我转过头……结果什么也没有,希杰怎么了,我正要转过去,只觉得头上突然被重
重地砸了一下,我眼前一黑便跌到地上。但我拼命不让自己昏过去,我忍住剧痛睁
看眼睛,却发现希杰的手中提着一根不知哪来的木棍,他看着我,冷冷地笑着……

“希杰,你……你疯了?!”我忍住痛,想挣扎起来。

“哼。冯姐,别再装了。你已经知道了一切。”他收住了笑。

“知道了一切?你在说些什么啊?”

“少装算!”他的眼神一下变得杀气腾腾,“那你去我公司干什么?还有,你
去我奶奶房间,打开那个抽屉干什么?你已经怀疑我了!”

“希悦真的是你杀的?”

“她们都是我杀的。”

“什么?那阮太太她……”

“也是。她的尸体还在我的床下。奶奶是我把她从阳台推下去的,至于阮希悦
嘛,那天我一早出了门,但是并没有去公司,等我妈出去后我又回到家,把瓦斯打
开。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他微笑着。

“那你今天是想杀我灭口了?”

“我也没办法。”

“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杀死你的亲人?”

“她们不是我的亲人!”他有点激动地说,“好啊,为了让你死得明白点,我
告诉你。那个你叫的‘阮婆婆’根本就不是我的亲奶奶,她只是我爷爷的父母选定
原配妻子,我爷爷根本没有答应。他在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了陈小姐,就是照片上
那个女的,她才是我的亲奶奶,但是被那个狠毒的女人害死了,当时我爸刚出生。
那个女的为了获得遗产,就逼我爸跟她的侄女,就是你叫的阮太太结婚。那女人刚
死了丈夫,带着个阮希悦来到我家,还和那个老女人逼走我的母亲。我父亲后来也
自杀了。哼,她们以为我不知道,我爷爷在临死前将一切都告诉我了。你还有什么
要说的吗?”

虽然我平时接触的最多就是死亡,但此时我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我第
一次感到死亡离我是这样的近。我分明地看到希杰手上的刀闪着逼人的寒气。

“希杰,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必须稳住他,“我见过你爷爷……的鬼魂。”

他先是一愣,然后大笑,“哈哈,冯姐,你这个谎撒得并不高明。”

“我没有必要骗你,我见过他三次。他是不是穿的白衬衫,黑裤子,头发花白,
身高大概1 米68?”我发现希杰已经止住了笑,“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你家,第二
天阮婆婆就死了。第二次是在她的葬礼后,我看见她出现在希悦身边,第二天希悦
也死了。不管她们怎么死的,至少你爷爷的出现预示着有人死亡。”希杰的脸已经
开始变白了,于是我继续说:“今天我在你公司再次见到他,我句知道我可能会出
事,所以现在我……这已经没什么了,最重要的是你爷爷现在站在了你身后!”我
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最后一句话吼得很大声。

希杰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的额头渗出了冷汗,“你骗我!你骗我!”说完慌
忙地到处张望。

我抓住这个机会,一边刺激他,一边掏出手机报警,“希杰,你爷爷一定不希
望你再杀人了。放下你的刀吧!不然你会和阮婆婆她们一样的。”

希杰显然是精神出于崩溃状,他开始在房间里一边乱跑,一边叫到:“你骗人,
爷爷不会让我死的!她们死是罪有应得!”

几分钟后,警察撞开了门……

希杰被捕后,我托我一个朋友——一个知名的精神病专家,为希杰出庭作证,
证明希杰有精神分裂症,只有这样他才不会被判死刑。虽然我知道他并没有,但我
不想他家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也死去。然而,当他被宣布无罪时,我分明看到了他眼
底无边的默然。

两个月后,**精神病医院。

我被医生带到希杰的病房。他眼神呆滞地坐在地上,像是在看墙壁,又像是要
透过墙壁看其它的什么,口中还念念有词。

“他在说什么?”我问医生。

“我们也搞不懂,他好象说的什么' 我要杀死你们' ,' 爷爷不会要我死的'.
每个精神病人都很奇怪。”医生耸了耸肩。

希杰真的疯了。很难以想象,那么多的仇恨压在他身上那么多年,他要怎样才
能不露声色地承受。久而久之,这些仇恨就成了他活下来的支柱,当仇恨没有了,
他也仿佛突然之间失去了生存下来的支柱。这就是他真正疯了原因吗?然而他爷爷
呢?连死了都要报仇。当然,那天他爷爷并没有出现在他身边,我只是为了让自己
脱身才骗他。

为什么人的仇恨会有这么大的力量?恨一个可以是十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
而爱一个人呢?真的有“永恒”吗?或许,只有在人死前的那一刹那,才会明白
“宽容”是什么。人在消灭仇恨的同时也消灭了自己。

人真的很可怕……

------------------------------------------------------------

≡≡≡≡≡ 评论(共  条) 阅读() 我要评论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Email} {CommentUrl}

{Comment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5D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