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越/立海大]旅途 送给haku(from 欢)

      Treasure 2005-6-22 17:17
1 不愉快的婚礼

不二前辈的手指在夜色里发出银白色的光。在木门上轻轻的敲击,一声,两声。黑底漆金匾在横梁上微微的晃动着。依稀看得到立海大庄四个字。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一个小小的灯笼,抬高起来照着我们的脸,大约是看清楚了,才听得一道低低的声音说道,不二公子,请跟我来。

风穿过偌大的庭院,四处皆是压迫到人心上来的黑影,带路的人始终默不作声,在这唯一的光影中由不得人多注意几眼。束发及肩,身形瘦削,散发的气息竟是与这庄园极为契合。手中的小灯笼竟然是这庄子里唯一的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不二前辈的袖子很宽,在风里扬了起来,我上前去想抚平了,他翻手抓住了我的手,手心冰凉,一笔一划的写,龙马,害怕吗?

脸上的表情是如常微笑的,我把手抽出来。加快脚步走到他前面。带路的人突然停住了,灯笼掉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响声,一道流火闪过,那人刹时间消失了踪影,面前阴沉的大门无声无息的缓缓打开来。门开到一半,漫天银色的光芒猝不及防的散射出来。不二前辈不知何时移动身影将我挡住,袍袖一卷,一切又归于沉寂。拔出来的剑无所适从的在冷风发出叮当一声,举起来,只碰着一个极小的银针。

不二前辈,漏了一个。我告诉他。

龙马,那是我送给你的。他笑得淡淡的,我无从反驳。

挑起银针准备向门内度进去,门突然敞开了,走出来一个男子,赫然正是刚才带路的人。他神色未变,狭长的眼睛里装着一点叫人看不清楚的月光,说,请进。

真是特殊的迎客方式。不二前辈带着我一起走了进去,仁王,柳生,你们还是这么喜欢彼此交换呢。

话音未落身后寒风闪过,一个人拿着盏破灯笼欺了进来,站在门口的是两个从装束到神情皆无差别的人。拿灯笼的人扯落束发,露出古怪的微笑,道,你还是来了。

这个你分明是指不二前辈。

叫作柳生的男子拿下伪装后显得更为阴沉,短发遮不住的细眼颇为凌厉的看着不二前辈。

如果我说你不该来呢。

这不是幸村庄主的待客之道。不二前辈淡淡的答道。

柳生森森的笑起来,好,我先带你去见庄主。不过这个灯笼留下来陪他。他把灯笼向我丢了过来。被仁王抄手截住。两人各自转过身去。气氛有些紧张。

不二前辈转身向我笑笑,说,龙马,把剑收起来。我去去就回。

仁王,原来这个人的长发才是真的,他脸上带着看不清楚的笑,问我。累吗?

我把剑插进销里,顺便把银针取下来,还给你。我不想看他和柳生一样的笑脸。像两个影子。

他把银针放在手里把玩。这针,是给他的。你们碰上了而已。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落寞。

那灯笼呢。我问他。有点好奇的。明明不是普通的灯笼吧,被掷过来时沉得仿佛灌了铅。

那本来就是我的。仁王随手往门外一抄,银针如雨飞了回来。尽数落入灯笼里。

他抬起头来看着我,你看得透别人的心思吗。

我摇头。

我也是,他苦涩的笑笑。所以不要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在这个庄园里。

他的脸在烛光里闪动着。我突然觉得困起来。我问他,那你呢。

他笑着看我,说。你可以相信我。

我安下心来。伏在桌上,任睡意席卷了最后一点意识。



早晨起来的时候不二前辈在床边,像往常一样,帮我穿上长长的纱衣,再把我的剑佩好。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阴影,仿佛昨夜什么也没发生过。

用过早饭。我问他,仁王送我回来的么。

恩。龙马,我们要在这里住下来。他淡淡的开口,我有些事要办。你不介意吧。

终于可以休息一阵了么。我尽力装出极其开心的口气,不二前辈笑起来,说,龙马,谢谢你。

他起身走出去的时候,我有一点失望。平常不二前辈都会陪我练剑,今天却好像忘了。

我推开房门,本来还朦胧的晨光奔涌起来,是个极晴朗的早晨。

我看了看四周,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小院落,没什么特别。远远的有些嘈杂的声音。我好奇的往那个方向纵身而去。一路上尽是院落重重繁枝掩映,建筑得分外精巧,一扫晚上给人的阴森之感。这个庄园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得多,起落了几个回合还没有寻到声音的来处,我有些泄气地停下来休息,看准了一棵够大的树就落脚下去,准备利用一下制高点。靠着树枝坐下来,却听到卡拉一声,树枝断了。听到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我有点懒惰的任自己往下坠着。当那个束发的男子一把带过我揽在怀中的时候,还以为是在做梦。他狭长的眼睛眯起来,轻轻的摸我的头发。

仁王。我叫他。

不是柳生?他笑着问我。

当然不是。我伸手去扯他的头发,看。是你的。

他放开我,说,龙马,你应该离我远一点。

为什么。我好奇。

他没有回答,然而嘴角是噙着笑意的。我带你去看他。



睫毛很长的男子,近似于闭上的眼睛,似看非看的扫过庭院,卷发少年一人在院中央蹲着马步,桀骜不驯的神情。仁王走过去,莲二,让切原休息一会吧。对着那个看也不看他的男子。叫莲二的人站起身来,转向我的方向,问道,这就是你的客人。
是的,我最珍贵的客人。



我看到立海大的客厅里张灯结彩,我看到门口的喜字铺设的有如极灿烂的笑脸。仁王始终牵着我的手,却不解答我的疑问。

原来不二前辈竟是带我来参加婚宴。可是他人却始终不见踪影。

叫莲二的人走过来,仍是不睁眼,问道,是今晚么。

仁王点头。他低下头来向我笑,龙马,其实你也快到应该娶妻生子的年龄了呢。

我不明白。一定要跟别人一样走上再平常不过的道路么。

不二前辈他,也还没有成家。我直视着他的眼睛,还有仁王你。

我只是希望我的小客人早一点拥有被祝福的人生。仁王的长发微微的抖动起来,笑容炫目。



如果立海大的会客厅里上演的是不二前辈和别人的婚礼剧码,也不会比我看到新郎席上点头奉茶的竟然是仁王更让我惊讶了。一个时辰前还在对我说这谆谆善诱的话,接下来竟然给我这么一个出其不意的结局。看着大红喜袍映衬着他浅银长发夺目无比,他狭长的眼睛甚至没有忘记在看到我的时候微微的示意。

轻轻的举起酒杯向我示意。

他还是叫我,最珍贵的客人。

是的,客人始终是客人,他甚至没有说过,我是他的朋友。没有人教过我应该怎样分辨别人的内心,我只是在表面上看到他的笑容,于是给以单纯的相信。

新娘的侧影修长而平稳,始终蒙面安静的坐着,不发一言。

一对璧人应该站起来敬酒了,一圈又一圈,却始终不见他们拜天地的准备,好一个冗长的前奏。

看似高潮的地方,却格外让人难以忍受。人生原来如此。我想起不二前辈对我说过的话。

一阵冷风吹过,灯火忽然全熄。听到喧哗声。然而当光明再次带来秩序的时候,新人不见了。我注意到门口赫然悬挂的,是几个带血的灯笼!

那是柳生的爱物。在惨白的灯光下看起来,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我奔出去,走廊里只有白骨般的月色。一把剑缓缓的抵住我的后颈,森凉的气息附骨而上。转过头来竟然是仁王。

不,我盯着他稍有些长的发,柳生,你把仁王怎么样了。

冷冷的笑。却有着说不出的沉静优雅,你以为我会让他娶别的女人么。告诉你,别想。只要我柳生比吕士活着一天,仁王就别想得到幸福。


我看着他的笑容渐渐变形扭曲,鲜血顺着嘴角滴下来,一把长剑从他胸口穿透出来。

不二前辈。你来了。向我温柔笑着的人,同样穿着大红喜袍的人,蓝眸不沾一点寒意的,看着我。

后来不二前辈告诉我,这世界上有些人,会爱别人爱到共同毁灭。
那你呢。

我不会让你毁灭。那时候他这么告诉我。

如果你要问我仁王的生死。我只能说,这世界上有些人情愿被他爱的人杀死。

那是我们所不能了解的世界。



离开立海大庄的时候只有切原来送我们。

立海大庄,还是天下第一庄吗?我问不二前辈。

也许是我的声音太响亮。那个叫做切原的少年狠狠地盯着我,道,自然是的。我看着他倔强的眼神。忽然知道仁王为什么要带我去看他。是的,立海大是不会倒下的。即使没有你在。

但是我还是很遗憾,我第一次认识的朋友,竟然只维持了两天而已。

离开的时候不二前辈手中拿了一把剑,他说是幸村庄主送给我的。然而我还是不知道这次的立海大庄之行是为了什么。

虽然是看别人的故事,但是龙马。我只是希望你能早点看懂自己。
他这么回答我。

好的。我在他手上一笔一划的写。并且给他以灿烂笑容。

但是不二前辈,你为什么同意扮作他的新娘。有什么把柄握在他手里么。我笑。

路,还很长。

2 没人参加的葬礼

我12岁的时候,不二前辈15岁。然而我认真地看他笑意盈盈的脸,妥帖的亚麻色长发,微微弯着的眼睛,从来不曾改变过。我时常以为,他已经在我身边很久很久,久到可以忽略年岁。

所以当他捧出自己亲手做的长寿面提醒着我欠他的一份生日祝福的时候,我有点迷惑。

不二前辈,你真的是16岁么。我问他。

他的手指敲击着木质疏松到裂开缝来的饭桌边缘,一声两声,不然呢。他笑着反问我。

总觉得眼前的人是看不透的,随时随地都可以进入演戏的状态,比如现在,客栈里刚好有着绝好的气氛。

我们身处的客栈很普通,普通的概念是说店小二的笑容是平和亲切的,肩上搭着的毛巾也是雪白蓬松的,然而那胡琴细细的仿佛要缠上人颈的声音却实在并不适合这样一个小店,奇突,看不见声音的来处,一圈又一圈的缠紧了,是个凄厉的故事。

我仔细的听着,胡琴下的女子咿咿呀呀的唱着。

却说那柳生仁王把命丧,眼见那大庄里好不凄凉。。。。。。

是说的立海大庄的事情,他们如何知道。我问眼前人。

龙马,这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专靠这些消息生活的,所以,没什么逃得过他们的眼。

他的神色很是平静。

偏偏如今雪上又加霜,那紫眸公子一并也成没命郎,那女子的声音继续不依不饶。

还有谁死了。我不解的问。

紫眸公子是江湖上人给幸村庄主的封号。



好好好。我听到邻座上响亮地击掌声。此种败类,死有余辜。

说这话的是个杏眼白肤的女子。倒要叫天下人看看,所谓的天下第一大庄,究竟是怎么个下场。

杏。不要胡说。一直在那女子身边安静坐着的秀气青年开口。

如何,他们纵使那厮伤了我哥哥,又对我们不动峰赶尽杀绝。难道我连讨个公道的地方都没有了,我偏不信这个理。叫做杏的女子说的极是大声,说着说着眼眶竟红了起来。

神尾,你说是不是。

另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低头应了一声。



我收回视线来吃面,面几乎凉了。这是不二前辈的生日。我应该快乐一点。冰凉的面条入口,前辈,这面条怎么没有滋味。
我抬起头来问他。


龙马,这与你并没有干系,何苦如此。眼前的人微笑,抬手擦我的脸。我竟不知道自己流了泪。

其实并没有见过传说中的紫眸公子。离开立海大庄的时候也没有流泪。这些人大声地说话,叫仁王他们做败类,我想反驳,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资格。谁知道我眼中的和他们眼中的,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立海大呢。

我想和不二前辈一样的平静。可是我做不到呢。



一曲终了。观众们不依不饶,非要那唱曲的人出来谢幕。当先的一条大汉满面红光,借着几分酒力嚷着闹着就要往那女子所在的隔间里闯。

俺们不知道什么紫眸公子不公子,只要交那娘们儿出来给爷们解解闷就行。

这就是不二前辈说的所谓侠客?我有些不满,看着他,他却只是喝酒而已。



离门口还有三步,两步。我看着那大汉在预计的最后一步倒下去。
那一直安安静静坐着的青年好脾气的笑,汤洒了,真不好意思。
他手中的那一大盘子汤汤水水尽数招呼在那倒下去的大汉身上。面色却是沉静。

一时间店内剑拔弩张,一群人大有群起而攻之之意。我抓紧手中的剑,饭桌底下却伸过来一只冰凉的手,在我手背上写着,等等,龙马。

那些大汉看着桌子上坐着的冷冷的三个人,终于闷哼一声,扶起同伴走了出去。

这样才是侠客吧。

即使他们是和仁王所在的地方有着深仇大恨的,可是他们也一样有着正直的眼神吧。



面条吃完我先离开桌子,走过那一群人身旁的时候,我看到他们恢复平静。杏在喝酒,带着艳丽的笑。神尾看着他。另一个清秀的青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冷冷的别过头去。

这是江湖人的生存法则么,喜怒不形于色,就像不二前辈一样。他明明和幸村庄主是熟识的吧,却像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消息一样笑着对我。



客栈的床单并不是不舒适。可是我睡不着。紫眸公子。如果他和仁王一样漂亮,会是怎生模样。还有那个倔强的少年,他会为这个消息流泪吗。

我感到身畔的剑也在微微的晃动,翻身坐起,将它托在手上仔细的就着月光细细观看。古老的样式,宽大的剑柄,这样一把剑的主人真如那些人说的那样,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所拥有的么。我看着月光底下在古朴花纹中凸出来的两个小字,精市。

沉甸甸的,翻过来,又是一行小字。赠龙马。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的看这个素昧平生的人送我的东西。却是令我惊讶的重量。似乎是被人长久放在心上惦念的重量。



隔壁的人声响动。

杏的声音,我们此次前去,一定能够为哥报仇的。

杏,你太鲁莽了。立海大的怪物不止那一个。你要记得那个一天到晚闭着眼睛的柳莲二还有那个个子小小的丸井他们都不可小觑何况这个消息还没得到证实你现在连计划都没有订好就贸然动身恐怕胜算不大。是那个青年的声音。意外的絮叨。

深司。你去便去。不去哪怕我就是一个人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的,趁着他们庄内人心惶惶,要什么手段使不出来。杏并不领情。
神尾,你会去吧。

恩。声音消失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

幸村庄主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一定知道的,是不是。

龙马,我们已经离开了,你就应该忘了那里的事情。不二前辈在我的床前蹲下来。拿下我手中的剑。幸村他,很喜欢你,但是立海大庄跟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而已。

即使眼看着隔壁那些人要去灭了立海大庄,你也不管?我问他。

就凭他们?不二前辈轻轻的笑。

既然明知道不可能为什么他们还要去?我不解。

这就是江湖阿。


幸村到底有没有死。

当然没有。

你怎么知道。

他神秘的笑。那消息还是我透漏给她的呢。

那他们是真地去送死了。

那倒未必。幸村是不会杀他们的。

为什么。

因为幸村的葬礼这个消息就是他自己要我放出去的,目的就是要会会这些人。

想解开误会?

为什么不是一网打尽赶尽杀绝呢,龙马,你总是这么天真。

那样你是不会让他们去的,我看到那个人整那些粗人的时候,你不是笑得很开心么。

龙马!面前的人无可奈何,你还没祝我生日快乐吧。

这时候我觉得不二前辈,确实是16岁的吧。我嘴角上扬,得意的笑。

不要。

为什么,这可是前辈我四年一次的生日呢。

我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那人说着。

明天启程吧。
好。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