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花/晴]十分钟(风蓝舞送的文)

      Treasure 2005-5-24 17:6
“摩羯座,优越、实际、不屈不挠,固执、孤独、不善交际……”所以的星座书上都是这么说,一点新意也没有,我随手把杂志甩了一边。以前从来不会去看这些无聊东西,那个时候,篮球是我的一切。一场意外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变得有些相信命运,现在我是B大的毕业生。我很冷漠,懒得关心与我无关的一切;我很骄傲,不会告诉别人其实我很怕寂寞。事实上我没有表面看起来的坚强。
“……本周运气不佳,但可以期待一下爱情……”明天要出发参加面试,心情平静不下来,又捞回那本闲书翻翻。恩,最近的运气是不佳,发出去的简历都没有收到回音,但生活不缺乏惊喜,我居然的得到了保送A大的机会。明天,我将乘上了北上的列车。爱情?还从没有在我的字典里出现过,我知道我长得很帅,至少在很多人的眼中是这样的,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花痴女了,收到的情书也数不胜数,但我就是没有对某个女生有过什么异样的感觉,有时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个gay。说真的,一个粗线条流川枫会考虑这些,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迷迷糊糊中,寒意渐浓,我蜷曲了身体。大家都觉得我是冰,没有温度,但我清楚我是油,只要有一点火星,就可以痛快地燃烧……
“白羊座,和蔼可亲、活力充沛、天生长才,稚绌、性急、虚荣心……哈,樱木,还真的像你啊,哈哈……”不明白高宫为什么可以高兴成那样,不就是一本星座书嘛,这东西天才才懒得理。天才只信仰自己。高中时,一个女孩偶然的闯进我的世界,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我最爱看她单纯的笑脸,于是我义无反顾地跟着来到A大。在别人的眼中,我的性格就和我的头发一般火热,我可以轻易的点燃周围人的情绪;大多数情况下我很冲动,率性而为懒得计较后果。事实上,我没有表面看起来的热情,我现在的一切都围绕我心爱的女孩,我在等待她接受我的那一刻。我喜欢她是人尽皆知的事,但我至今仍鼓不足勇气表白。
“……本周桃花红,但会破些小财……哈哈,樱木,我看你明天就和晴子表白吧,哈……”高宫虽然是开玩笑,但听在我耳中却另有一番意义。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要毕业了,这可是我最后的机会,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吓得高宫差点滚到地上。
拨通了电话,“晴子,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看电影,……,嗯,那好,就这么定了,……嗯,bye!”放下电话,我还能清楚地听到我猛烈的心跳,火一般灼热的脸,我恨不能跳进冰窖里冷却一下我的激情。
走出系主任的办公室,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的手心粘粘的,全是汗。我整日挂着不变的死表情,天知道我有多紧张,当然不会有人问,我也不会主动坦白。看来运气还真的不佳啊,我做的项目他们不感兴趣。
天暗黑,城市的灯光显得分外的炫目。再过一个小时,我就要踏上回校列车,我在街上游荡,消磨这最后的时光。路上行人快速穿梭,早听说这城市的生活节奏快,现在算是亲身体验了,却也给我一种兴奋感。
地铁站中人潮涌动,我散散地挤在中间,我讨厌这样的距离,果然人太多了。三分钟,地铁进站,人群动了,我顺着冲力踏进车厢,刚松一口气,后面的有人猝然推了我一把,我没站定,扑到某个人身上。我迅速起身,乘他没有反应之前我侧身而过,眼角瞥到他的头发,鲜艳的红。
挪了几米,终于找了个空间,回过身细细打量那抹红:他,个头很高,也许比自己还高一点,五官轮廓坚毅,就像玉石刻画得一般,不过,最惹眼的是他的一头红发,不知是不是天生的,呵,真有些奇怪,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火焰,莫名地让人想靠近。相碰一瞬间发现他的热度灼人,突然感觉有一种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驱走我所有的寒意。瞬间涌起一种要上前打招呼的冲动,想要拥抱那一团火,但这不符合我向来的个性,我就站在原地,远远的观望、打量,似乎感受到我的目光,他转了过来,眼神炯亮,却有几分怒意。他手中的玫瑰?……明白了。我的前襟上还挂着一枝。
这时车有进站了,一位欧巴萨挤到我身边,车厢内没人起来让座,我心里嘲笑了一下,让她站在我的位子,那里有个铁栏。
地铁继续向前行驶,离我下站点仅剩一站。
我先过去买票,晴子有打工,我们约在电影院门口见,我特地准备了一束玫瑰。我在宿舍里练习了好多次,终于觉得可以坦然地表白了,才出了门,心情很奇妙,仿佛又回到当初刚认识晴子的日子里。
今天地铁里的人特别的多,我站在靠近车门的位置,将玫瑰小心的呵护在怀里,再有三站就到了,谁知突然冒出个大个,挤坏了我的玫瑰,又匆匆逃走,幸好你走得快,否则,本天才一定会让你感到后悔的。
那人的脸擦着我的脸而过,冰冰凉凉的,刚刚好,就看到一头黑发。我抬头在车厢里找寻:三米开外站着个黑白分明的人,很高,但比我应该还差一点,他一直朝我这边看,眼神很犀利,脸上没什么表情,如一座冰山,也冷冻了他周围的空气。有种傲视的感觉,也很欠扁。
进站停车后,上来一个欧巴萨,车厢里的人都选择漠视,他却给让了个站的好位置。那一刹那,我明显看到了他嘴角的冷笑,呵,这个人还挺有趣,有着于外表不相符的热情。恍惚觉得和他已经认识很久,就想上前去勾住他的肩膀,拉拉他那张死人脸。
他迈了一步,又退了回去,我也静止,离我下车还有两站。
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地铁五分钟一站,我马上要下车,我甩了甩我的背包,像那个红影挤过去。现在我就站在他面前,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热量。凝视他的眼睛,清亮的,可以看见我自己的影子,我思量着怎样开口,身后的手中拿着想要还他的玫瑰。
列车急刹的惯力使我又一次压住他的玫瑰:
“对不……”我居然犯了两次同样的错误,有些狼狈,但不会表现在我的脸上,“……”我还想说些什么。
从打开的车门上来一个女孩,“樱木……”声音很甜,非常清秀,她自然地拉住了那男孩的衣襟。那个男孩的表情变得柔和,脸上出现笑意。
我急忙转身下了车,我终于到站了。
手中的玫瑰给我是这个城市留给我最真实的感觉。
明年毕业了,我要来这里工作,兴许还能碰到那个火热的人,在回程的列车上我这样想着,陷入昏睡中……
我看着他挤到我面前,半开着嘴唇,想要表达什么。他就在我对面,他身上的寒气笼罩了我。我注视着他的眼睛,清冷的,可以看到我自己的影子。他似乎在思考,我却只是有些戏虐的看着他的反应。列车进站,他再一次压了我的玫瑰。这一次我没有感到怒意,他那万古不变的脸上出现的一丝尴尬没逃过我的眼底。
“对不……”看来他不习惯道歉。我分明感受到自己脸上的柔和的表情,我笑了。
“樱木……”晴子怎么会在这,我怔了一下,然后发现他已跨出车门,背后的手中握着一枝玫瑰。
“樱木,怎么了?”晴子自我眼前晃了晃手指,“你的朋友?”
“不是,他弄坏了我要送给你的玫瑰。”一束玫瑰只送一个人,这就算送他的吧,“这个不要了,我再另外送你。”我准备把它扔进车厢的垃圾桶中,突然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仔细一看是B大的校徽。
……
我最终没有向晴子表白,两个人都满足眼前的关系。
“晴子,你毕业后去哪?”
“我想考B大的研究生,你呢?樱木。”晴子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可爱极了。
“我当然跟着你啦……”也许还能在碰到那个有趣的家伙,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