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delweiss(希希妹妹送的文)

      Treasure 2005-5-22 16:25
大心啊 v v

================

Edelweiss





(1)


传说中雪绒花能够带来幸福。他出生的那一天,正是雪绒花盛开的日子。花开的声音,细细的声音。




两岁那天,过大的棒球帽戴在他的头顶,他拿着与自己齐高的球拍,拾起了生命中最有价值的网球。父亲对他说:过来,龙马。




他始终不明白父亲为何在攀到顶峰的时候选择放弃,父亲半吊子似地告诉他未来是无止境的,而他在等待打败自己的那个人……




聪慧如他,倔强如他,他在一步步成长,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生活本来会再简单而充实中度过,直到有一天,那个人对他说:让我看看你的网球,属于越 前龙马的网球。




那天的夕阳很美,临近血色。一朵蔷薇在心里萌芽,进而慢慢开放,那是爱情的领域。手冢说:成为青学的支柱吧。他隐约看到冰冷的面孔下露出一丝温柔,好像盛开的雪绒花,明亮而温暖。




黑暗与光明并存,爱情的灵芝在成长,名为嫉妒的毒药在慢慢侵蚀幼小的心灵。




他与他独有的默契,他与他完美的球技,他与他匹配的外表,甚至他不曾存在的他与他的那两年,全部是它疯狂而窒息。毒药在皮肤下渗透,犹如吸血鬼一般贪婪地吸吮着新鲜的血液。




他晕倒了。




醒来后,安然地躺在学校的保健室。




在喧闹的球场上,他直直地倒下,毫无预兆。涌动的人群中,手冢抱起他,手臂是颤抖的。




手冢走进来,对他说:不要大意,你是青学的支柱。




一句简单的话语犹如星星之火,撩起心里枯黄而干涸的草原。




“部长,对你来说,只有青学的支柱么?你虚伪的面具下掩藏了什么,还是说只有不二前辈能看到。”




他低下头,用戏谑的目光望着他,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啪”……




飞鸟挣扎的落在电线杆上。

正在施工的青春大学,机器轰鸣的声音刺破人的耳膜。仿佛有鲜红的血液流出来,不是耳中,而是心里。



越前侧倒在地上,用手捂着脸。



当手冢清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他伸出手想去挽回些什么,却迎上越前鄙夷的目光。于是手怔怔地停在半空中。然后,他听到:出去。



关上门的一瞬间,手冢知道他的一掌毁掉了他们之间的信任 。







(2)

从那天开始,球场上不再有他注视的眼神,聚会的言语里不再有他难得一见的戏谑,他亦不再拥有与他比赛的特权。时间在逝去,生活在继续 。只是他们之间不再有牵绊,仅此而已。



转眼间,三年级的学长即将毕业。网球部里的人都在依依不舍的告别,而对于他,该走得走了,该哭得哭过了,该恨得恨了,一切回归原点,也许最好不过。



他来办公室,没见到老师,反而遇上来取毕业证书的手冢。身体先于思考,转过身,狼狈地离开。



闷闷地走着,他暗笑自己“BAGA”,抬头,看见一辆超大卡车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驶来,来不及躲闪,来思考的能力也没有

下一秒,他被带进宽大的怀抱。



司机叽里咕噜地骂了一句,一股烟的愤然离去。



这才记起身后的人,然而感激地话语在看到熟悉的面容时嘎然而止。



“部长……”许久不叫,竟有些生疏。



他看到手冢的额头在渗血,心里有莫名的感动,以至于忘了他们暧昧的姿势。



手冢轻轻地放开对他的桎梏,说:下次小心点。然后转身离去。





(3)

在手冢拐过第二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追了上去。抓着他的手臂,拽着往家赶。



两个俊美的少年手拉手走在大街上,引来了不少路人的驻足议论。



手冢坐在沙发上,越前半跪着为他清洗伤口。手冢皱了一下眉,没有逃过越前的眼睛。



“部长,疼么?”



他抬头,眨着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睛望着他,他发现那镜片后的黑亮澄清的眼眸,宁静淡泊如



镜面,波澜不惊,却有映着翠玉的颜色和脆弱。



他咬咬牙,用手捂着半边脸。手冢突然变得手足无措,眼神中有深深的内疚。



他捂住的是手冢曾经打过得那一半。不明原因,心里竟有隐隐的不舍。



“我只是长了新牙而已,有时会疼 。”(注:王子的牙洁白而完整,只是长了新牙。希:因为我也正在张新牙,很疼。)



他看到手冢疑惑的眼神,心想都过了这么久,怎会疼?即使有伤口,也是在心里,他看不见的地方。



他仰起头,“难道部长没有长过新牙么?”还不忘张开口,给他展示。



他没料到他也会有如此束手无策的一天。



手冢拉起他,吻上薄薄的唇。还未及闭上的口,正好配用他的舌在其中肆虐。



不懂情事的他被吻得晕头转向,只好瘫在手冢的怀里。待到两人都呼吸吃力时,他才被放开。



手冢横抱起越前,越前的头靠在他的胸口,突然觉得很安心,竟忘了反抗和控诉。



醒来的时候,他蜷缩在床边,盖着厚厚的被子,还有他的味道。





(4)

盛夏的空气里浮动着躁动的因子,闷热得使人窒息。向后倒进熟悉的怀抱,手冢的下巴枕着他的发旋,细细地摩擦。



越前的牛奶香和手冢的干草味道混合在一起,和谐而清新。



“部长,那个是我的第一次哦。”他扯着他的袖子,调皮的说道。



“如果有必要,我会负责。”



他回过头,寻找手冢的眼睛,完美而脆弱的黑瞳。



这已经成为他的习惯,他能在那里看到自己的影子和独属于自己的一份温柔。



而这时手冢会刮下他小巧的鼻子,轻轻的亲吻或是紧紧的拥抱他。



初三的那个假期,手冢带他去避暑。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乡下地方。房子的前面有一条小河,时而听到涓涓水流的声音。



河的两岸开着大片的雪绒花,小巧而洁白,干净而明亮。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们依偎在一起,静静的彼此沉默。



越前兴致勃勃地要手冢唱歌给他听,执拗不过,只好从命。



那天,在手冢性感而磁性的歌声中,越前枕着他的肩,沉沉的睡去。



梦里,他和手冢站在硕大的花丛中,手冢对他说:我喜欢你。他笑了。梦外,泪浸衣襟。





(5)



陷入爱情的人以沉沦,然终究有清醒的一天。



他约手冢来到青春大学的网球场,那时他爱上他的地方。



他背对着他,说:我们分手吧。



许久没有回音,“为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不爱了而已。”



“是么?”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彼此没有移动一步。



然后,他听到手冢的叹息和离去的脚步声。



手冢不是一个喜欢勉强的人,越前亦不是。只是,手冢不想勉强的人是他,而越前不想勉强的是自己。



越前没有说谎,只是不爱了而已。也许对手中有着深深浅浅的喜欢,然喜欢终究不是爱。喜欢可以是曾经,而爱是永远。



他离开的那天,没有来送行。青学的人么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会玩弄感情,也许他们没有错。无论多么喜欢的人和事,终有一天兴趣会消失殆尽。有些人选择责任,而他选择离开。



他们都不是喜欢勉强的人。



登机的时候,不二在身后喊:为什么?



“不爱了而已。”



离开的时候,他说:好好照顾他。用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





(6)

二十岁的那年,他成了大满贯最年轻的得主。



两年后,他回到日本,只是短暂的停留。



也许是人长大了,对过去会有回忆,会有内疚,他去了青春大学的网球场,第一次说喜欢的地方,第一次说分手的地方。



他回头。



手冢站在网的另一边。



“成为青学的支柱吧。”



对面的孩子半跪在地上看他,琥珀色的双瞳澄清无比。



他笑了,他们之间只有喜欢,而没有爱。



喜欢可以是曾经,而爱是永远。



离开的那天,车子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



他看清临近车子里的人,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时间并没有在手冢的脸上留下分明的刻印,他正和副驾驶座的人说着些什么,嘴角微微上扬。那是很难得一见的温柔,而已不再属于他。



绿灯亮了,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两辆车在相接的一瞬间擦身而过。驶往相反的方向。



车外的高楼逐渐模糊,竟有两行清泪流下。他暗骂自己“BAGA.”



他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7)



二十五岁的那年,在绿茵的球场内,他倒下了,和十三年前一样,毫无预兆,但绝非偶然。



十五岁那年,拿着诊断书,他攥紧了拳头。



他对手冢只是喜欢,因为没有爱的权利。



喜欢可以是曾经,而爱是永远。而他,没有永远。



生命的最后的日子里,他烧掉了三千四百封信,那全部是写给手冢的。那里面记录了他快乐的,感动的和想他的时间,然从未寄出。



他把所有的财产以匿名的方式寄给手冢。



带走的是他的生命,保留的是他的爱情。



秋天到了,树叶铺了一地,那是枯萎的,悲伤的气息。



所有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寄了回来,甚至,还多了一样。



那是一个用蓝色缎带系好的很漂亮的礼盒。



里面端正的摆着一盘磁带,上面铺着小小的信封。信纸从中露出来。



那是一张病危通知单。



十三年前的那场车祸,撞到了手冢的头部。



虽然留给了他们纠缠的时间,但并不许诺永远。



越前把磁带放入唱片机,流出的是手冢性感磁性的歌声。十年前,在那个夜里,手冢轻轻地唱给越前听,那是Edelweiss,译为雪绒花。



礼盒的最下面,是一张书签。



那是由雪绒花制成的标本。



书签的背面,是手冢纤细的笔迹。



“りょま,大好ですよ。”



他们只有喜欢,他们没有永远。



他们用有限的时间来证明他们深深的爱着彼此。



回不去了。第一步错误的开始,就早已丢失了回去的路。



冬天过去了,春天不会远了。



春天的时候,他竟奇迹般的好起来了。



相隔十六年,他重回日本。



在那个普通的乡下地方,他看到大片的雪绒花。



那些花儿,开得正好,正旺……





---END---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