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越]浮生一日(如优婚贺)

      敝帚自珍 2005-5-21 22:48
这篇王子被俺写走形了,小心慎入啊,我死掉算了,我不会写深越!咱的处女深越文,就写成这样了,硬着头皮贴,泪。小如,优优,咱这都是为了你们,呜呜~~~><~~~好吧,如此小白文,要扔蕃茄鸡蛋的来吧,抱头。。

==============

浮生一日





醒来的时候,身边早已经没有人。把手伸进旁边的被窝,早已冷却了。龙马伸了伸懒腰,掩嘴打了个呵欠,抬眼看了看四周。平常这个时候某人一定在旁边喋喋不休的,现在房间里静得只剩风拂动半开窗帘的声音。眯着眼望向窗外,阳光在窗子与窗帘之间落下飘渺的阴影,蠢蠢欲动。远处几只无着无落的白色小鸟掠过,窗前面的那棵不知名的树居然开花了,嫩黄的色泽,在风中芳姿摇曳,深吸一口气,仿佛闻到了那若有若无的香气。已经是春天了呢!





厨房的餐桌上早已摆好了早餐。土司牛奶荷包蛋。切!龙马有点厌恶地撇撇嘴,径直绕过餐桌向冰箱走去。“是不是没吃早餐就跑来拿芬达喝啊我就知道会被我猜中哪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这种碳酸饮料喝多了对身体可没好处更何况是空腹黑我把冰箱里的芬达都喝光了你就乖乖就吃你的早餐喝你的牛奶吧今天我有事不能陪你啦你自己出去玩玩吧我明天回来给你带芬达对了别忘了吃饭啊”。龙马有点恨恨地甩上空空的冰箱门,不甘愿地踱回饭桌。本来想把万恶的牛奶倒掉,想想万一被发现又要被念上一整天还是算了。甩手把空空的牛奶瓶扔进垃圾筒,空心球,龙马满意地拍拍手。看看表,十点多,看来今天只能一个人出去了。





是个好天气呢!天比往常更蓝一点,几朵云在其间徘徊不定。他站住想了一分钟,也没想好要往哪个方向去哪个地方,只好闭着眼抬脚随便挑了个方向。街上人群熙熙攘攘,想来是因为是周末吧。苍白的妇人独自坐在透明玻璃窗的咖啡店里落寞地看着窗外,热恋中的情侣浓情蜜意地依偎着走过,两个小孩子边走边为争夺一块草霉蛋糕而争吵着,形形色色的人,都在眼睛底下晃过。走过一座天桥,顿了顿,又折回来爬了上去。他趴在天桥的栏杆上往下望,黑鸦鸦的一片流动着的人头。抬头不费力地便找到了自己的家,红墙青瓦,很显眼易认的一幢。装修的时候深司说一定要用显眼的颜色,这样的话一眼就可以认出自己的家,就不会迷路了。虽然自己撇了撇嘴表示不赞同,深司就开始一直碎碎念,结果自然是反对无效。就算它并不独特,我也能一眼认出它的,他在心里小声地抗议,没有说出口。结果那个整天叫着lucky的家伙来家里玩的时候吹着口哨说没想到你们家这么可爱的啊,能来玩真是lucky的时候,他只能尽量压低帽檐。当初应该强烈反对的,龙马无奈地叹口气。





逛到网球场的时候,自然地就停住了。看着场内激烈的对决,双方谁也不想被打败,谁也不甘愿认输。小小的一颗黄色小球竟如此牵动人心,令人热血沸腾。很多年前的某个夏天,那时的大家也是如此,所有的人心心念念的是全国大赛,于是在赛场上相逢,演一场龙争虎斗。再回首,那段热烈的青春依然清晰,色彩斑斓。呆站着看了一会,兜里的手机响了。是迹部,他打来做什么。





“小鬼,吃饭了没有?”

龙马这才注意到肚子已经空了,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没有。猴子山大王你到底干嘛打来啊?”

“你以为本大爷爱打啊,还不是被人念到受不了。如果你有自己吃饭的自觉的话,也不会麻烦到本大爷。”

“切!谁要你管!”

“好了。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呃,街头网球场旁边呢。”

“好,你不要乱走。本大爷就来!”





蹲在路边,仰头看来来往往的车流及人流。对面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在卖五颜六色的棒棒糖。盯着棒棒糖上一圈一圈环绕的纹路,如同落入永无休止的漩涡般令眼睛酸涩无比。他眨眨眼,扭头去看旁边玩具店玻璃橱窗里的玩具。惟妙惟肖的娃娃,或哭或笑,各种表情各种动作,并不在意一双双胶着在它们身上的目光。视线被一辆闪亮的车子挡住,一看就知道是迹部的风格,华丽的。还是这么招摇!有些东西即使岁月再怎么轮转也改变不了,一如迹部的本大爷风格,一如家里那位的碎碎念。他甚至能想起深司碎碎念时那张嘴,快速地做着张合的动作,有时候他着迷地只是盯着他的唇,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有人说让人闭嘴的最好方法是吻他,他不是没想过这样做,但最终没有。他想他或许并不想让那张嘴闭上。




“本大爷都站在你面前三分钟了,你居然敢无视本大爷!”自认华丽无比存在感十足的迹部大爷对龙马的忽视极度不满。



龙马抬眼望了迹部一眼,站起身径直走向车子坐进去。迹部只能愤愤地跟上,居然不甩本大爷,亏了本大爷教养良好,不然早就抓狂了。


龙马困难地咽下略带血丝的牛排,对于最讨厌的西餐,想要假装喜欢真地很难,更何况他根本没想要假装。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本大爷请你高级西餐你还不知满足。果然平民是无法享受美味的。”迹部看着对面的人一脸嫌恶的表情,凉凉地说。敢无视本大爷,这就是下场。

“切!幼稚!”龙马还以一记白眼。

迹部瞬间又濒临抓狂状态,这小鬼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只会惹人生气。和那个罗嗦的家伙真是天生一对,都那么让人讨厌哪!我怎么会认识这样两个家伙,下辈子一定要跟他们撇清关系。

“吃完我送你回去!”

“嗯。”龙马含糊地应。



**********************




“喂,停车!”

“又要干什么啊?”

“我在这里下车!我自己走回去!”

“你确定你识得路?”迹部挑眉嘲讽。

龙马没理会迹部,下车。

“好吧。可别走丢了,我可不想被人念死。”

“madamadadane!”






龙马看着那辆银灰色的车子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公路的另一头。他转过身朝前走,太阳便落在了身后。他低头踩着自己的影子前行,影子并不长,却怎么也超越不了。太阳在后面,影子就永远在前面。扭头的时候看见和深司常去的公园,两人都不是会想约会去哪里的人,于是选择了最简单最便宜的公园。阳光好的时候,他们躺在草坪上,一个碎碎地念着昨天干了什么今天要干什么明天要去哪里,另一个闭着眼听着碎碎念不知不觉地沉入梦乡。对面的音像店里飘来几丝音符,飘浮的女声,在空气里幽幽荡荡。门口倒是一个很大的广告牌,贴着某部电影的海报。龙马想上一次去电影院是多久了,在记忆里寻寻觅觅最终回到初中时期的某个炎热的夏季。他没想到有人居然能在看电影的时候絮絮地念叨不休,他说女主角该如何男主角不该如何如果不能不如分手至少不用像现在这么痛苦什么的,他更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睡着。醒来的时候电影早已散场,偌大的黑漆漆的电影院里只余两人。他用手抚过他在黑暗里亮晶晶的眼,说走吧。后来没人提起,便没再去过。



他确信自己没有迷路,却踌躇着不知该往哪里走。他茫然地站在人群中间,看不清来来往往的面容。手机铃声响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慌忙地接起来,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却莫名地流下泪来。





原来,没有你在的地方,我一点都不想去;原来,听不到你的碎碎念的我,是如此寂寞。





“笨蛋,快点回来!”没理会周围的人奇怪的目光,龙马大声地对着手机吼!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