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SD 仙流洋*花]

      敝帚自珍 2004-9-10 1:44
那年夏天,天气异常地闷热。时间犹如电池将尽的闹钟,每一分钟都过得如此缓慢。太阳的热量在空气里流离失所,慌张着,徬徨着。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花道变得不再是花道了。

洋平在闻着手里咖啡的香气的时候说:“花道,你变了!”

会有那么成熟表情的,那么幽深目光的人怎么会是那个白痴樱木花道呢。

不过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一个定理,不是说你是那样的你就永远不会变。但是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樱木花道吧,笑得像个笨蛋的那个。

我不喜欢现在的你,连微笑都虚弱得让我心痛。

你的眼透过我在望着哪里呢?眼前的你仿佛是一个幻象,一旦我伸出手,你就会融化在这灼热的空气中。

红发少年的眼朦胧得像一团雾,也许是因为这炎热得过分的天气吧。

“洋平,快放假了吧?”红发少年的声音遥远地仿佛只是一声叹息,穿过温度过高的空气,飘进洋平的耳膜。

“是啊。你会去哪里?”你会去哪里?也许我已知道。你会去的地方,也只有那里了吧。

“洋平,我想去北海道。”红发少年说得很轻但是很认真很坚定,仿佛这是一个神圣的誓言。眼框却似委屈般地红了起来。

“北海道,吗?”并不意外听到这个答案,却意外地有一丝心痛。那时,感觉,心的某一部分重重地颤了一下,然后隐隐地疼起来。

不过还是可以微笑呵,水户洋平在樱木花道面前只可以笑的,不是吗?

那年夏天,天气变态般地炎热。所有人,仿佛也变态般地压抑着,果然这样闷热的夏天会使人心发酵,然后散发出一种浓烈的气味。所有的人,仿佛都被太阳的热气烤成了另一个样子。

樱木花道不再叫嚣,洋平不再取笑花道,流川却开始和花道如影随形。悄悄改变着,或许还有那个远在北海道的尖头发的少年。

夏天,果然还是太炎热了吧!



考完最后一门的那天上午,天气一如既往地闷热,气压也空前地低。或许在不久的午后,会有一场暴雨吧!看天上的云,聚拢着,叫嚣着,仿佛在说再不久这里便是我的天下。可是,它不知道,云总有散的时候。

“流川,下午我们一起打篮球吧!”红发少年的声音在空气里飘啊飘,有涩涩的味道。声音会有味道?可是我闻到了。也许只是错觉吧!

叫做流川的少年脸上飘过一丝淡得可以忽略的微笑,也许他对于这个从未有过的称呼和从未有过的邀请是无比兴奋无比喜悦的,可是在他的脸上,只能找到那一丝飘过去的微笑。

叫做流川的少年也许并没闻到那股涩涩的味道,又或许那真的只是我的错觉!

于是,两个气味迥然不同的少年,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打了一下午的球。然后两人累毙得躺在篮球馆的地板上,空荡荡的篮球馆一瞬间只剩下了喘息声。

“狐狸,你还是这么逊!没体力的狐狸!”红发的少年调侃着。眼睛瞪着篮球馆高高的天花板。

“躺在这里喘粗气的没资格说我!白痴!”

尽管对骂着,空气却温馨得像一个梦!天亮的时候,再美丽的梦也会醒的吧。

呼吸渐渐地平稳了,两人却都不再说话。彼此心跳的声音通过地板也许可以到达对方的耳朵吧。篮球馆内安静得令人莫名地心慌起来。

“狐狸,明天,我去北海道!”

轰!雨终于还是下了起来!聚积已久的乌云终于开始爆发了,轰隆隆的雷声是它们得意的叫嚣。看吧,早说过了,这里会是我的天下。可是,它不知道,暴雨过后,乌云就会散了吧!

“你说什么?”巨大的雷声盖住了红发少年的话语,黑发少年疑惑地问。心却莫名地紧起来,那是坏消息的预兆。

“我说,我要去北海道。”红发少年坚定地说着北海道那三个字,看着天花板的眼神却朦胧得像个梦。北海道,也许,那个地方,有他的梦吧!

北海道,为什么你要去北海道呢?要离开你的不是他自己吗?为什么你要去北海道?这里不好么?

“不要去!”

黑发少年转过身去狠狠抓住红发少年的手臂,用力过猛使他们的身体碰撞在一起。他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很坚定地说,

“不要去!不许去!”

红发少年不发一语,他的眼睛穿过少年的黑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黑发少年埋下头,呜咽着,却哭不出来。他的身体微微颤动着,唱出的却是一曲名叫悲伤的歌。

红发少年伸出手环住悲伤的孩子!

就这样相拥着。

如果时间可以停,如果外面的雨不停,也许我们就可以永远这样继续下去!只不过,乌云总会散的,雨也总停的。

所以,再见,狐狸!

那天的天气出奇的好,天空连一片云都没有,也许是因为昨日那场暴雨吧!

“花道,真的要走吗?”洋平在花道上车前的那一刻问。

“嗯。天才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依然是坚定无比的声音。

如果在这一刻选择逃避,结局会不会更好些呢!只是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有如果,所以决定的事只能勇敢地去做。

不做的话,后悔的只会是自己!

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向前走!

“洋平,这段时间帮我照顾一下那只笨狐狸!”红头发的盯着眼前的少年。如此恳切地请求,对红发少年是第一次吧!

“好了,傻瓜,快走吧,车快开了,这边的一切有我在就放心好了!”洋平的脸上依旧是令人安心的微笑。

世界上有一种人,为了别人而存在,却永远没有哭泣的权利。

水户洋平在樱木花道面前只能微笑吧!

所以,再见,微笑着说再见!


北海道,果然是一个不一样的城市呢。

一样的炎夏,却有一种不同的味道。是因为,有海的味道么?

樱木花道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仙道彰尖尖的头发!

果然,还是一样,喜欢在海边钓鱼!

风吹过他尖尖的头发,钻进他的衣领,他的衣服微微地鼓起来。

夕阳照耀的海面,遴遴地闪着光。

他坐在岸边的崖上,支着一只脚,另一只脚垂在崖下。

天是海色的,海是蓝色的,风是蓝色的,仙道彰也是蓝色的吧!

眼前的景象就如一幅图画般,如果多了我,会不会只是一种毁灭!

樱木花道在举步走向仙道彰的时候,忽然迟疑了!他停下来,站定,望着眼前那个离得很近的男人,忽然明白了咫尺天涯的意思。

在那一刻,他缩回了他即将迈出的脚步。转身,离开!

再见,刺猬头!这一次,我会笑着说再见!

那一秒钟,仙道彰的胸口莫名地痛起来!

原来钓不到鱼,也会心痛的呢。他想。

算了,回家吧!今天不会钓到鱼了!

标签集:TAGS:
回复Comments() 点击Count()

回复Comments

{commentauthor}
{commentauthor}
{commenttime}
{commentnum}
{commentcontent}
作者:
{commentrecontent}


注册5D通行证,立刻拥有自己的博客Join 5D!发表留言

用户Name:  密码Password: 匿名Guest
内容Comment: 
加粗 下划线 文本颜色 居中 插入链接 建立Google搜索链接 插入图片 引用文本
 
汗 喜欢 骄傲的笑 哭 酷! 愤怒 黑线 什么? 猥琐 偷笑 无语 晕 吃惊 诱惑
smile frown redface biggrin wink rolleyes mad eek 禁止笑脸转换 No smiley
zoom inzoom out
验证Verify: checkcode 换一个change the code